《珍珠令》

第25章 飞龙三剑

作者:东方玉

三人一起走出小客厅,行过长廊,到得厢房门口。

芍葯翩然走入,叫道:“师傅,凌兄和三妹来了。”凌君毅到得门口,便自停步。玉兰是陪同凌君毅来的,自然也不敢擅入,跟着站定。

只听太上的声音说道:“叫他们进来。”芍葯回身道:“太上叫你们进来。”

凌君毅神色恭敬,应了声“是”,举步走入,朝上拱手一揖道:“属下拜见太上。”口中说着“拜见”,但却长揖不拜。

玉兰早已盈盈拜了下去,说道:“弟子叩请师尊金安。”

太上端坐榻上,一双熠熠目光,直注凌君毅,过了半晌,才点点头,接着朝玉兰道:“起来。”玉兰依言站起。太上问道:

“你二十名花女挑选好了没有?”

玉兰躬身道:“弟子已经挑选好了。”太上道:“很好。”

目光缓缓转到了凌君毅的脸上,和声道:“凌君毅,你知道老身叫你有什么事吗?”凌君毅道:“属下恭聆太上吩咐。”

太上听了他这句话,意颇嘉许,徐徐说道:“你膺选总护花使者,可知总护花使者的职责何在?”

凌君毅道:“请太上指示。”太上道:“总护花使者,负有辅住帮主,捍卫本帮,消灭一切敌人之责。”

凌君毅恭敬地应了声“是”。太上续道:“在总护花使者之下,有左右护法,以及八护法,二十四护花使者。听你调度,但责任十分重大。”凌君毅又应了声“是”。太上又道:“你是不通大师的门下,以你目前的武功,若无强仇大敌上门,自然也足够应付,只是咱们近日之内,就要找上黑龙会去。黑龙会二十年来,罗致了不少黑道高手,你身为本帮总护花使者,自然不能替老身丢人。”

凌君毅道:“属下蒙太上不次拔攫,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太上蔼然笑道:“你师傅虽然晚年脱离少林寺,不管他如何变化,但武功仍然不脱少林路数。佛门武学,以防身为主。虽有降魔之名,出手仍存我佛慈悲之心,精博有余,辛辣不足,这是少林武功的唯一缺点。”

凌君毅又应了声“是”。太上又道:“咱们面对的敌人黑龙会,个个都是黑道巨孽,左道恶煞,而且咱们长途跋涉,在人数上也众寡悬殊。要以少胜多,就不能和他们缠斗,只要遇上敌人,动手之际,必须一二招之内,克敌致果……”

凌君毅这回不能再唯唯应“是”了,抬起头,望望太上,说道:“这个属下只怕……”太上没待他说完,莞尔一笑道:“你怕力不从心,办不到么?”凌君毅低头道:“是。”太上道,“老身知道你无法做到在一二招之内,解决敌人,但咱们遇上的敌人,甚至武功强过你的人,也要在一二招之内,把他解决,这就是老身今天要你到这里来的缘故。”

太上的心意。果然没出芍葯和玉兰的预料,两人脸上,不期都有了喜色。凌君毅自然也听出了一点端倪,这叫做正中下怀,但他脸上却丝毫不敢流露,反之却一脸惧是惶恐神色。

太上一双善目从蒙面黑纱之中,透出慈祥的光辉,含笑道:

“你人品武功,俱都极佳,为了应付未来的局势,老身破例传你两招剑法。”“两招剑法”!芍葯心头踏实,喜形于色。玉兰一颗心陡地往下一沉,大大地感到失望。百花帮只有帮主一人,获得太上传授三招镇帮剑法,副帮主、总管只会两招,十二侍者,只会一招。按帮中规矩,帮主的夫婿——百花帮驸马,也可以获得三招剑法,以此类推,副帮主的夫婿,自然也可以获得两招剑法了。太上答应传凌君毅两招剑法,岂非暗示凌君毅将成为副帮主的夫婿?凌君毅可不知其中道理,他所希望的,就是为了想弄清楚自己家传的“飞龙三剑”,何以会变成百花帮的“镇帮三剑”?

不用说,太上要传自己的两招剑法,准是“镇帮三剑”中的两招无疑,哪怕是只传自己一招,自己也就有机会从她口中,探出一点端倪来。这是他求之不得的事,自然喜出望外,忙躬身道:

“太上赐传的两招剑法,一定是神奇玄奥之学,属下初入本帮,寸功未立,怎好……”芍葯急道:“你是本帮总护花使者,责任重大,太上才破例传授,还不快快拜谢?”

太上蔼然点头,道:“旁人听说老身要传他剑法,早已欣喜若狂,他能想到初入本帮,寸功未立,正是他的优点。一个人武功固然重要,品德操守更是做人的根本,老身总算没有看错人。”

说到这里,回头朝芍葯、玉兰两人说道:“此次前去黑龙会,据为师估计,咱们只有一半胜算,面对强敌,每一个人都要独当一面,发挥最高战斗潜力,才能以少胜多。你们也随为师进去,我再传你们一招剑法,玉兰回去之后,可把第二招传给梅花她们,务必在三日之内,演练纯熟。咱们决定三天之后出发。”

太上也要传她们一招剑法,芍葯喜道:“师傅,你真好。”玉兰躬身道:“弟子遵命。”

太上站起身,看了凌君毅一眼,蔼然道:“走吧!”转身朝里走去。芍葯慌忙在凌君毅背上,轻轻推了一把,轻声道:“还不快走。”

凌君毅心中巴不得跟太上进去瞧个究竟,这就举步跟着走去。这是佛堂后面的另一个院落,小天并中,放着两排盆栽兰花,踏进后院就幽香袭人。院中静悄悄不闻一点人声,太上走在前面,掀帘而入。

凌君毅、芍葯、玉兰相继走入。凌君毅举目打量,只见这间堂屋略呈长方,中间壁上接着幅画像,画的是一个赤脸虬髯紫袍老人,双目炯炯有光,看去甚是威武。画像上首有一行横写的恭楷,上书:“先考铁公讳中峰之遗像。”

凌君毅看得心头不禁一动,暗想:“这是太上住的地方,‘先考’自然是太上生身之父!她也会姓铁!她竟和母亲同一个姓,这已经不是巧合了!天下姓铁的人,固然不少,但‘飞龙三剑’呢?天下会的人应该不多,那么她和母亲……”他只觉得个中有重重疑问和很复杂的关系,叫人无法想得明白。太上走到画像前面,点起三支香跪祷下去,口中默默祷告了一阵,才行站起,回身道:“凌君毅,你过来叩拜祖师。”

凌君毅站着没动,躬身说道:“启禀太上,属下投效百花帮,但不能再行拜师。”这下听得芍葯、玉兰两人同时大吃一惊!太上的脾气,她们最清楚也没有了,在她面前,只有服从,从没有人对她说过“不”字。

出乎意料,太上居然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道:“老身知道你是不通大师的传人,怎会勉强你拜师?再说老身门下也不收男子,但老身既要传你的剑法,你总该叩拜剑法的祖师吧?”这话说得有理。凌君毅恭敬的道:“属下遵命”果然跪倒像前拜了四拜。

太上伸手从案上取过两个小小画轴,递到凌君毅手中,说道:“这是本帮镇帮三剑的一、二两招,老身这是破例传授,你起来之后,老身再传你口诀。”凌君毅接过画轴,口中说道:“多谢太上思典。”说毕,站起身子。

太上又道:“老身和你虽无师徒之名,但却有传艺之实。今后你要勿负老身期望才好。”

凌君毅躬身道:“属下终身勿忘。”太上伸手朝东壁间一指,说道:“你去挂起来。”凌君毅走到壁下,果见壁上有两枚铁钉,当下依言打开画轴,在墙上挂好。只见第一幅画的是“神龙出云”,上首赫然写着“飞龙三剑第一式神龙出云”字样!第二幅写的是“第二式龙战于野。”百花帮的“镇帮三剑”,果然就是“飞龙三剑”!这下凌君毅看得心头连震,不禁疑窦丛生,心念一动,忍不住问道:“太上说的‘镇帮三剑’就是这‘飞龙三剑’么?”太上颔首道:“不错,这三招剑法,从前就叫‘飞龙三剑’老身创立花帮,就把它改称为‘镇帮三剑’了。”

凌君毅又道:“这三招剑法,就是属下方才拜的这位祖师所手创的了?”太上道:“也可以这么说。”也可以这么说,那就是并非这位祖师手创的了。

太上似乎嫌他问得太多,微感不耐,说道:“凌君毅,她们大概已经告诉过你了,老身不喜欢追根问底的人。”凌君毅应了声是,道:“属下既蒙太上赐传剑法,就想多知道一些剑法的来历。”芍葯暗暗朝他连使眼色,示意他不可再说。

太上冷冷一哼道:“剑法就是使剑的法子,你只要懂得如何使剑就好。”凌君毅这回不敢多说了,只是唯唯应“是”。

太上不再多说,传授凌君毅两招剑法的口诀,又指着画上图形,详细解释了身法、步法和剑招的精微变化。然后又命芍葯当场以缓慢的姿势,示范演练了两遍。凌君毅对这两招剑法,熟得不能再熟,但此时仍装出全神贯注,用心看着每一个动作的样子。

太上等芍葯演练完毕,抬目问道:“你懂了么?”凌君毅躬身道:“属下只能记下剑路招式,至于精微变化,一时仍无法领悟。”太上芜尔笑道:“这两招剑法,变化繁复,你能记住基本招式,已是不易,招中神髓,必须逐渐体会,又岂能在短短半天一天之内,彻底领悟?”说到这里,口中说了声“好”,又道:“你就在这里慢慢练习,日落之前,务必把这两招剑法练熟,老身要收回剑图。”

凌君毅恭敬地应了声“是”。

太上又从案上取起另一个小画轴,朝芍葯、玉兰两人说道:

“你们随为师来。”举步朝左首屋中走去。芍葯、玉兰紧随她身后,走了进去。那自然是传两人“镇帮剑法”第三招去了。这三天之中,百花帮上上下下,练剑的练剑,摩拳擦掌的摩掌擦掌,一片俱是战斗气氛。大家都抱着同样的心情,要上黑龙会去显显身手。

这是第四天的凌晨,天空云淡星疏,四野一片漆黑。百花洲上的花家庄院内,不见一点灯火,但却有一行人从大门中鱼贯走出。

这一行中,是由一身黑衣、黑纱覆面的太上为首,接着是百花帮主牡丹、副帮主芍葯、总管玉兰。七侍者:玫瑰、紫藏、英蓉、凤仙、玉蕊、海棠、虞美人。最后是二十名一身花布、紧身劲装的花女。这是百花帮的劲旅,由太上亲自率领,御驾亲征。

送行的是梅花、莲花、桃花、菊花、玉梨五个侍者,她们是奉命留守花家庄院的人。湖边上,同样一片漆黑,没有一丝灯火,但在浓重的夜色之下,停泊着一艘三层楼船。只是这艘楼船,从船头到船尾,深漆着黑漆,看去影幢幢的像一座小山,船上不点一盏桅灯,越发显得有些神秘。岸上,人影幢幢,排立成一行,静肃得没有一丝声音。这一行人,是由百花帮总护花使者凌君毅为首,接下来是左护法冷朝宗,右护法蔡良。八名护法:公孙相、宋德生、秦得广、张南强、杜乾麟、罗耕云、叶开先、冉遇春,最后是十二名护花使者。他们恭迎太上登上楼船之后,接着色贯上船。

百花帮太上帮主乘坐的船,尤其是要乘坐着它去远征黑龙会,这条船自然打造得特别坚固,行动轻捷。楼船共分三层,但在水面上,却只有两层。船上早已分配好了舱位,最上面一层,住的是太上,帮主牡丹、副帮主芍葯、总管玉兰和六名侍者。第二层是总护花使者凌君毅,左右护法和八名护法、八名护花使者(四名乘坐快艇,负责水面巡逻),底层是二十名花女。楼船悄无声息的缓缓离开湖岸,朝北驶去。渐渐,浩瀚的烟波上,划起的一道银色浪花,也逐渐消失。

清晨,湖面上笼罩着一层轻纱般的薄雾。一轮红日缓缓地从东首水面上升起,大半天的灿烂霞光,大半天的耀目金蛇!

薄雾像轻纱缓缓揭开,一艘漆着黑漆的三桅楼船,满挂风帆,缓缓的从轻纱中驶出。风平浪静,水天一色,远处风帆往还,隐隐可见。这艘楼船的前后左右。还有几艘梭形快艇,有的在前面远远开道,有的在后面暗暗尾随,这是百花帮满载劲旅,远征黑龙会的一条战舰。楼船一路向北行驶,大家知道这次是上黑龙会厮杀去的,却没有一个人知道黑龙会的巢穴在哪里。要航行多少天才能到达。这是一个秘密,甚至连百花帮帮主牡丹、副帮主芍葯都不知道。帮主、副帮主纵或不知道,船上掌舵的老大总应该知道,否则这条船如何航行?但事实上,掌舵的老大也根本不知道,他只是秉承太上的指示方向,朝前航行而已。因此整条船上,除了太上,可说没有一个人知道目的地的。

大家心中都暗暗感到奇怪,黑龙会是百花帮的敌人,太上为什么要替敌人保守秘密呢?这是第二天的清晨,天边刚刚透出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飞龙三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珍珠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