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令》

第29章 剑创星宿

作者:东方玉

当然,其他三人,也同样攻守失据,身在险境之中,但徐守成的处境,特别险恶而已。就在许廷臣尖叫“饶堂主饶命”的时候,徐守成也同时发出一声惊叫,执剑右腕,突然被黑衣人紧紧抓住。

凌君毅一长一短双剑飞舞,和五个黑衣人搏斗正酣。他手中虽有削铁斩金的利器,但对方五人,武功高强,他们已知凌君毅一长一短的两柄宝剑,正是自己等人的克星,因此谁也不肯和他正面接触。好在五个人各占一个方位,你进我退此起被落,相互呼应,围着他攻击。凌君毅被他们困在核心,手上纵有利器,一时确也有些顾此失彼,心头本已大感不耐!。此时听到许廷臣、徐守成两声尖叫传入耳际,转目望去、只见徐守成被一个黑衣人抓住手腕,正在极力挣扎之中,心头不禁大急!一时哪还和他们缠斗?口中大喝一声。双剑乍然一分,刹那间冷芒电掣,剑气弥漫,从他双剑飞洒出来的纵横剑影,宛如怒潮汹涌向四外卷出!剑光流动,隐挟风雷之声,这一招使的正是“飞龙三剑”第二式“龙战于野”,威力之强,无与伦比!围着他扑攻的五个黑衣人退避不及,一个双腿被削,两个各断一臂,厉啸惨啤声中,血雨横洒。凌君毅一招出手,连看也没看一眼,就双足顿处,剑演“神龙出云”,剑先人后,他作一道矢矫匹练,朝抓住徐守成的黑衣人凌空飞击过去。那黑衣入抓住徐守成右腕,徐守成情急拼命,左手骈指如戟,一招“双龙抢珠”,朝黑衣人双目戳去,双足抬处,连环踢出两脚。他终究是武当门下它出弟子,不然,百花帮也不会把他罗致而来担任护花使者了。方才剑法纵然处处受制,施展不开,但这一招两脚,在拼命之时使出,却也十分凌厉。指风嘶然,袭向黑衣人双目,黑衣人就不得不出手化解,他左手扣着他的右腕,右手举肘格开了徐守成袭来左手。但听莲蓬两声,徐守成连环飞腿,全已踢中黑衣人小腹。无奈黑衣人身上衣着,乃是皮革经葯水浸制而成,刀剑不入,这两脚虽被踢中,自然也无法伤得了他。徐守成也明知自己一招“二龙抢珠”,不易奏功,因此在这两脚上,却用了十成力道。黑衣人纵然有皮衣护身,也被他这两脚踢得身躯震动,后退了一步。就在此时,凌君毅一道矢矫如龙的剑光,也相继飞掠而至!黑衣人突觉一道寒风,自天而降,眼前奇亮,根本连看也没看清楚,剑光泻落,响起一声惨叫,五指一松,身往后倒。徐守成惊魂甫定,身子摇了几摇,也跟着往地上倒去。

凌君毅这两招剑法,几乎一气呵成,出手之间,黑衣人三伤一死,当真神威奋发,锐不可挡,把场中正在扑攻的黑衣人一齐震慑住了!

就在此时,突听一声急促的啸声,划空向北飞逝!场中黑衣人,听到这声啸音,纷纷纵身飞掠而起名”主张,力求实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级森严,去势如箭!

凌君毅倏地回过身去喝道:“饶三村!”

飞龙堂主金铰剪饶三村早已走得不知去向,连黑衣人也走得一个不剩!

公孙相抹了把汗,长剑一指,愤然喝道:“追!”正待纵身追去。

凌君毅收起双剑,急忙叫道:“公孙兄决留步,穷寇勿迫。”

公孙相只得停下,恨恨地道:“便宜了这姓饶的。”

凌君毅已在此时,俯下身去,注目一瞧,但见徐守成双目紧闭,但除了右手腕被黑衣人扣过之处留着五个乌黑指印,全身并无伤痕,心知只是中了对方指上剧毒,尚无大碍,当下连点了他肩头两处穴道,不让毒血流动。

宋德生、张南强同时走了过来,眼看徐守成双目紧闭,似是伤势极重,两人同声问道:“总座,徐兄伤得如何?”

凌君毅因他中了黑衣人指上剧毒,必须自己用“骊龙辟毒珠”方可治疗,但此珠又不能让大家看到。当下目光转动,略作沉吟,道:“他伤得不轻,只有兄弟以本身真气,助他疗伤,方可保住生命,最少也要有顿饭时光,尤其在疗伤之时,不能有人惊动。”说到这里,从身边抽出倚天剑,递给公孙相说道:“公孙兄可待此剑站到三丈之外,守住北方。”接着又把巨阙短剑递给了张甫强说道:“张兄可持此剑,站到三丈外,守住西北方向。”两人接过宝剑,依言站到三丈之外去了。

凌君毅又道:“宋兄身边有一盒‘森罗令’,可去江边守卫。”

宋德生听得一怔,不觉顿足道:“总座不说,属下怎么忘了身上还有‘森罗令’,唉,不然,方才就可拿他们试试它的威力,也许可伤他几个。”

凌君毅笑了笑道:“没有用,‘森罗令’纵然霸道,这些人全身刀剑不入,只有两个眼孔,他们不会让你有机会出手的。若是给他们夺去,对咱们可能更为不利。”

宋德生想了想,伸手取出“森罗令”,转身朝江边走去。

凌君毅把三人支开之后,立即盘膝坐下,从怀中取出“辟毒珠”,放在徐守成右腕之上,徐徐滚动。

不过盏茶工夫,徐守成手腕上五个乌黑指印,都已消散,凌君毅收起辟毒珠,双手在徐守成肩颈上轻轻揉了两下,解开穴道。

徐守成倏地睁开眼来,只见凌君毅盘膝而坐,自己就躺在他面前的草地上,登时翻身坐起,噗的跪了下去,连连叩头道:“总座两次救了属下性命,属下无以为报……”

凌君毅迅快把他扶了起来,说道:“徐兄,你这干什么?”

徐守成道:“生我者父母,总座两次救命大恩……”

凌君毅拦着道:“徐兄不可如此,兄弟乔为总护花使者,肃清内姦,抵御外敌,是我的责任,救你也是我职责份内之事。”

徐守成还要再说,凌君毅道:“徐兄不用多说了,咱们先得检点一下,那许廷臣和假扮你的贱人,他们匆匆撤退,并末把人带走,不知是死是活?”话声方落,突听宋德生放低声音说道:“启禀总座,江面上出现了五艘快艇,好像是朝咱们这里来的。”

凌君毅举目瞧去,果见江面上正有五艘快艇,冲浪而来,只是相距犹远,看不清是敌是我,略微思索了下,说道:“宋兄打出一个火花讯号看看,他们若是本帮的船只,就会有讯号作答。”

宋德生答应一声,摸出一个火花,燃起火线,但听“嗤”的一声,—道紫色火花,直向对方上空射去,紧接又是“叭”“叭”三声轻响爆出三个绿色火球,在上空飘飞,缓缓熄去。这里射出的火花堪熄灭,笔直驶来的五条梭形快艇上,也适时放起一道紫色火花直上云霄,接着同样响起“叭叭叭”三声,爆出三点棕色火球。

宋德生喜道:“果然是咱们的人,这就奇了,冉兄(冉遇春)他们只有三艘快艇,怎会多出两艘来了?”

凌君毅笑道:“咱们方才力搏十二星宿,剑光烛天,船上自然会看到了,这五艘快艇,可能是赶来的援军。”

公孙相道:“若非总座神威,等援军赶到,咱们早已壮烈成仁了。”说话之时,和张南强两人交还宝剑。

凌君毅仍把短剑贴身藏好,一面说道:“十二星宿武功虽也不弱,但所凭仗的只是特制皮衣,普通刀剑无法伤得了他们,兄弟也不过有两柄利器,足以克住他们罢了。”当下由大家分头清理战场。发现被黑衣人夺去的许廷臣,弃尸草坪之上,他是被黑衣人一掌击碎天灵而死,死状极惨;也由此可见黑龙会对待自己人手段十分残酷。倒是那假的徐守成,被宋德生随手弃置地上,黑衣人加注意,居然无恙。

另外场中还遗留了三具黑衣人的尸体。这三人中,一个是被凌君毅用“牟尼印”震碎心脉而死。一个是抓徐守成的那人,被凌君毅一剑,劈作两段。另一个则是在凌君毅一招“龙战于野”削断双足的人,敢情是因双足被削,无法撤退,自碎天灵盖而死,但也许是他同伴补了他一记也未可知。总之,这一战之中,“十二星宿”三死三伤,无怪饶三村要撤走得如此快了。

五艘快艇,乘风破浪,来得极快,此刻已经驶到江岸。第一个抢先上岸来的竟是副帮主芍葯,接着是梅花、莲花、玉梨、玫瑰。稍后则是左护法冷朝宗,护法冉遇春和万有为、孙秉贤。凌君毅早己率同公孙相、宋德生、张南强、徐守成四人,站在江边,看到芍葯,不觉一怔,谎忙迎着拱手道:“副帮主怎么也来了?”

芍葯一双秋波盯着凌君毅,口中唉道:“这里没发生事情么?”

凌君毅微笑道:“方才黑龙会飞龙堂率人突袭,但事情已经过去了。”

“飞龙堂?”芍葯左右环顾了一下,奇道:“他们人呢?没逮到么?”

凌君毅道:“已经退走了,只留下三个死的。”

芍葯顿顿足道:“咱们早来一步,就可把他们全逮住了!”

公孙相道:“他们来的十二星宿,个个刀剑不入,若非总座在场,咱们这几个人就得全军尽没,还想捉住他们?”

芍葯脸色一沉,道:“你说什么?”她是怪他在她和凌君毅说话之时,竟敢插嘴!

公孙相俊脸一红,低首道:“属下说的都是实情。”

芍葯重重的哼了一声。

凌君毅怕公孙相再说,触怒芍葯,忙道:“副帮主怎么会进来的?”

芍葯和凌君毅说话,一脸冰霜,立时消散,白了他一眼,娇嗔道:“你还问呢,又要我逮人,事前又瞒得我好紧,直到二更时分,三妹才拿着你的密柬上来,要我依柬行事……”

公孙相站在边上,看到芍葯和凌君毅说话的娇嗅神气,不觉低下头去。

凌君毅道:“那是在下要总管到了二更,才可送给副帮主,还望副帮主原谅。”

“谁怪你来了?”芍葯盈盈一笑道:“你是太上授权,要你全权处理的,别说是我了,连大姐都要听你的,我敢不遵命?”

“太上授权,连帮主都要听他的。”这事第二层上,没有一人知道。左护法冷朝宗听得暗暗惊奇,心想:“这小子一步登天,自己幸而没有得罪了他。”

凌君毅道:“副帮主言重,那是把杨家骢三人已经擒下了?”

杨家骢、沈建勋、何祥生三人,都早已被害,由黑龙会的人易容顶替,已在凌君毅和秦得广谈话中指出。

芍葯格的笑道:“自然拿下了,而且他们已经全招供了。”目光一抬,接着说道:“方才是九妹来说,她发现这里有剑光腾空,可能是凌兄遇上了强敌,我才匆匆赶来的。”

直到此时,左护法冷朝宗才趋前一步,拱手笑道:“总座真是神机妙算,目光如电,一下就把潜伏的姦细一网打尽,兄弟实在是既惭又愧,对总座佩服五体投地。”

凌君毅笑道:“冷老好说,兄弟也只是偶然发现而已。”

芍葯咦了一声:“秦得广呢?是不是给他逃走了?据杨家骢他们招供,他是潜伏姦细的头儿。”

凌君毅道:“秦得广已经死了,是被他们自己人暗算死的。这事倒不重要,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在下今晚遇上的‘十二星宿’。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都有这一样身服装,咱们的人就非吃大亏不可。”

芍葯问道:“不是有三个死的么,他们在哪里?快让我瞧瞧。”

凌君毅伸手一指道:“就在那里。”当下陪着芍葯走了过去。

芍葯探腕拔出长剑,问道:“就是这三个?”举剑朝一个黑衣人身上刺去。她这一剑,至少也用了五六成力道,但剑尖刺在皮衣之上,哪想刺得进去?

芍葯怔得—怔,奇道:“这是什么皮做的?”

凌君毅道:“在下也不知道,在下之意,不如把他们运回去再作道理。”

芍葯道:“凌兄这办法不错,啊,他们叫‘十二星宿’,那是一共来了十二个人了?”

凌君毅就把方才经过,扼要说了一遍。一面命大家就地挖了个大坑,把三个黑衣人身上所穿皮衣剥下,把三具尸体,连同秦得广、许廷臣两人,都—起埋了。然后由徐守成押着假冒他的贼人下船,大家纷纷登上快艇,一路朝大船驶去。这回,真有些像凯旋班师!大船上,百花帮主牡丹、总管玉兰已在三层膳厅上坐着等候。右护法三眼神蔡良率同全体护法、护花使者分布大船四周,看去人影幢幢,如临大敌。

凌君毅、芍葯当先登上甲板,三眼神蔡良立即迎了上来,躬身道:“副帮主、总使者回来了,帮主已在厅中坐候多时了。”凌君毅含笑道:“大家辛苦了。”

三眼神因有副帮主在侧,不敢多说,躬躬身道:“副帮主,总使者请。”

凌君毅、芍葯并肩而行,走到大厅门口,早有两名护花使者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剑创星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珍珠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