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令》

第04章 自命不凡

作者:东方玉

凌君毅身形一停,立即朝脚下看去,又并无异状,但方才跃起之时,分明有一股力道,扯着自己足踝,不觉冷声道:“你用什么东西,偷袭了在下?”玄衣罗刹眼彼荡漾,格格笑道:“系足红丝。”右手轻轻一扬,“嘶”的一声,一缕细得几乎看不清的黑线,直向凌君毅当头激射而来!两人相距极近,凌君毅见她突然出手,连忙闪避,却已不及,但觉自己发臂上微微一动,敢情已被她暗器射中,心头暗暗震惊。

只听玄衣罗刹轻笑道:别怕,你不是问我偷袭你的是什么东西吗?不会取下来瞧瞧?”凌君毅伸手在发兽上一摸,取下一支半寸长的绣花针,针孔上果然穿著一根极细的红线。一端握在玄衣罗刹手里,分明淬过剧毒!玄衣罗刹右手轻轻一振,扯动红线,把绣花针收了回去,嫣然笑道:“你看清楚了,我这针上,喂过奇毒,只要被它轻轻刺上一下,见血封喉。不过你放心,我方才只把针插在你鞋帮上,那是因为我话还没有何完,不许你走。”

凌君毅道:“你要问什么?”玄衣罗刹美目流盼,瞟着他笑道:

“多着呢,譬如你叫什么名字是何人门下,什么人叫你来的,你说清楚了,我自会让你走的。”凌君毅哼道:“在下无可奉告。”

玄衣罗刹哼道:“你敢在我面前这般说话,”凌君毅道:“有何不敢?”玄衣罗刹笑吟吟地道:“看来你还不知我是谁?”

凌君毅道:“在下如何不知?你是玄衣罗刹。”玄衣罗刹奇道:

“是谁告诉你的?”

凌君毅道:“是你自己说的,不然,我怎会知道?”玄衣罗刹秋波般目光忽然一寒,冷声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谁,总该听人说过,我心狠手辣,不好说话。”

凌君毅道:“很抱歉,在下今晚还是第一次听到。”玄衣罗刹怔得一怔,忽然格格笑道:“原来你是初出道的雏儿。”

凌君毅被她笑得脸上一红,说道:“在下无暇和你多说。玄衣罗刹挡在他身前,冷冷说道:“不成,你不说说清楚,就别想走。”

凌君毅剑眉一剔,仰首朗笑一声道:“在下要走就走,谁也拦不住我。”玄衣罗刹同样柳眉一挑,冷冷说道:“你就试试看!”

凌君毅道:“姑娘想和在下动手么?”玄衣罗刹微笑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凌君毅道:“未必见得。玄衣罗刹伸出一只又白又嫩的纤纤玉学,向凌君毅招招手道:“来,不信你就攻几招试试。”

凌君毅道:“姑娘要试试在下斤两,该由姑娘出手才对。”玄衣罗刹笑了笑道:“也好,你接得下我十招,我就让你走。”

随着话声,左腕一抬,轻飘飘朝凌君毅肩头拍来。她这出手一招,似拍非拍,似抓非抓,手法奇诡,好像含着无数奇奥变化。

凌君毅身形斜侧,右掌直立,使了一记“夭外来云”,正待封出。

玄女罗刹身子突然期进,接着发出右掌,切向凌君毅左肋。她前后呼应,甚是佳妙,以致这一记横击的招数,陡然平添了数倍威力。

凌君毅毫不思索,左手手背一反,闪电般向玄衣罗刹手腕拂去。

玄衣罗刹被迫得收回掌势,凌君毅直立的右手,趁势直切出一道劲急内劲,进逼如刀,嘶然有声,十分凌厉。

玄衣罗刹真没想到眼前这个紫脸少年。出手会有这般功力,一时不禁怔了一怔,身形一闪,避了开去,口中轻哼道:“瞧不出你果然有几手。”对拆过两招之后,凌君毅已知玄衣罗刹果非易与,玄衣罗刹也意识到凌君毅的武功,比自己想像的要强得多,两人乍分又合,四掌翻飞,互相攻拆了三招。

玄衣罗刹骤地掌势一变,奇奥招数,迭连使出,把凌君毅逼得连连后退,几乎无法招架。

凌君毅心头暗暗吃惊,缓缓吸了口气,双手迅速展开反击,他一身功力,十分精纯,此刻但听掌风激荡,出手忽虚忽实,指掌同施,倏忽变化,难防已极,顿时把玄衣罗刹追退四五步”总算扳回了劣势。

凌君毅开始出手反击,他使的这一路手法,忽爪忽掌,杂以指法,出招攻敌,往往出人意料,招数之奇,似虚而实,似正而反,使人目眩神摇!玄衣罗刹出道以来,经过了多少阵仗,却从未见过这么一路怪异手法,心头越战越惊,娇躯一扭,忽然疾退两步,双手一敛,望着凌君毅问道:“你师傅究竟是谁?”凌君毅道;“家师不喜人知,在下末便奉告。”

玄衣罗刹粉脸生嗅,猛地一沉,冷冷喝道:“你少卖关子,我会叫你显出原形来的。”突然身形疾欺过来,一下逼近凌君毅面前,双手一扬,急抓而出,她双腕柔若无骨,这一抓,变化之多,超过五六招攻势,尤其她双手尖尖十指,指甲猩红。看去有些异样,极可能还淬有奇毒。

凌君毅急急后退半步,右手扬掌猛劈,左手一探,快速无比地朝玄衣罗刹抓来的右手迎去。他手臂微弯,五指似握,极像拿扣腕脉穴道,又像拍拂手肘关节,玄衣罗刹不明究竟,被迫赶紧撤手,那知凌君毅变招奇快,你缩回手去,他五指如钩,已然朝她香肩上抓落。

百衣罗刹右肩一沉,身形侧闪,右掌扬处,猛向凌君毅手背切到,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她手掌已扫中凌君毅手背,但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玄衣罗刹只觉对方手掌忽然向下一沉,翻到自己掌下,然后往上一抬,从凌君毅掌上,传来一般巨大潜力,竟然缘臂而上,直震得自己手臂骤然一麻,身子不由己地后退了三步。这一手当真快得无以复加,两条人影,倏地一分。

玄衣罗刹脸上闪过一丝笑容,死命地盯着凌君毅,轻轻喘息了两下,问道:“你叫凌君毅,对不对?”凌君毅听得一怔,他原想问她:

“你如何知道的?”但继而一想:“方才蓝衣人告诉过她,自己习惯使用左手。”想到这里,不觉傲然一笑道:“不错,在下正是凌某。”玄衣罗刹眨动者那双直勾勾的眼睛,忽然格格一笑道:“你莫要自命不凡,告诉你,你手背上,被我指甲划破了一条血痕。”凌君毅早就看出她指甲红得异样,极可能淬有奇毒,却故作不解道:划破一道血痕,又怎样?你认为是你胜了吗?”

玄衣罗刹双手一伸,一双又尖又嫩,有如十根羊脂白玉琢成的手指,微向下垂,直送过来,娇笑道:“你看看我的指甲。”纤秀的指甲徐着凤仙花汁,红是红,白是白,会看得人怦然心动!凌君毅只看了一眼,便冷声道:“你涂过毒?”玄衣罗刹口中“嗯”了一声,说道:“你知道就好,我指甲上涂的奇毒,只须划破一点血影,就子不见午。”

凌君毅看看手背,哼道:“果然毒辣,难你叫玄衣罗刹了。”玄衣罗刹道:“我划破你的手背,我自会给你解葯,只要……”凌君毅截着道;“不用了,在下不怕剧毒。”

玄衣罗刹星眸流盼,红菱似的嘴角一披,道:那你就走吧!”

凌君毅不愿和她纠缠,立即抱抱拳道,在下失陪。”纵身跃起,一几个起落,飞掠而去。

一口气奔出小径,折入大路,只听身后有人叫道:“小伙子,慢点走老夫有话问你。”听这口气,显然又有麻烦!凌君毅不禁皱皱眉,回头看去,只见数十丈外,正有一个高大黑影,徐步缓行而来,但他那双脚,行走起来,像是没沾着地一般,虽然他举足跨步,看上去像是徐步缓行,实则身法快若飘风。十几丈远近,晃眼间已到面前。

这人身材高大,面如古铜,生得短眉细目,狮鼻阔口,身上穿一件长仅及膝的铜色外袍,赤脚,拖着一双铜履。光是这身打扮,就有些古怪。

凌君毅冷做问道:“是阁下在叫我吗?”铜袍人一双细目,落在凌君毅身上,眼缝中闪着精光,微微点头道:“不是老夫,这里还有谁?”凌君毅道:“阁下何人,叫住在下,又有何事?”铜袍人从喉底发出嘿嘿两声冷笑,沉声道:“小伙子,你好大的脸,依老夫的规矩,你只能答话,不许反问,知道吗?”凌君毅看他老!横秋的横佯,甚是可笑,不觉傲然道:“那只是你的规矩,阁下可知我的规矩吗?”

铜袍人细目一睁,精芒迸射,问道:“你也有规矩?”凌君毅道!

“不错,我的规矩,不论什么人,都得先报姓名,必须够资格和我说话的,我才和他说话。”这话自然是气气对方的。”

铜袍人听了凌君毅的话,不但不怒,反而哈哈大笑起来!这一大笑起来,竟如敲锣一般,声音甚是震耳,笑到后来,愈笑愈高,但觉四山回应,震得耳鼓嗡嗡不绝!

凌君毅脸色微变,凛立不动,心中却是暗暗震惊:“此人功力好高!”笑声茎然而止,铜袍人一双眼缝中,神光既冷又厉,嘿然道“既然都有规矩,那就要看谁的规矩行得通了。”话声一落,右臂缓缓举起。从大袖中,抽出一只色如古铜的怪手,五指钧曲如爪,每个手指,都长着半寸长的指甲,锐利如刀,朝凌君毅作势慾抓,原来那是一只铜手。”

凌君毅见过灰衣人侯铁手,一只左手,是铁铸的。铁铸的手就像.柄铁爪,只能当作兵刃使用,五个手指,自然不可能伸缩自如。但眼前这人-只铜手,却和一般手掌无异,看他五指箕张,伸缩自如。

就在此时,耷听一娇嫡滴的声音,在耳边喝道:“小兄弟,快退!”凌君毅听出这说话的正是玄衣罗刹,但他不见真章,哪里肯退,也凛立不动,直待对方古铜色的怪手,快要抓近,才突然右手运劲,手掌一翻,朝前格去。

铜袍人出手虽缓,但凌君毅这一格,出手却是快极,哪知手掌格在对方腕背上,竟如砍在铁柱之上,一动末动。对方一只古铜手爪,依然缓缓伸来,毫无阻延,已快抓上肩头。

凌君毅格出的右掌,一阵剧痛,几乎麻到肩胭,心头大吃一惊。

估不到对方一只铜手,竟有如此厉害,急急吸气退身,向后跃开。

铜袍人也不迫击,只是冷冷一晒,回头朝左侧一片树林沉喝道:“林内何人?偷愉的和这小子说些什么?凌君毅听得又是一惊,心想:“方才玄衣罗刹那一句话,明明是以‘传昔人密’玄功说的,他如何听到的呢?”

心念转动间,只听“嘶”的一声划空细响,顿时香风扑面,身边不远,已经多了一个玄裙曳地,俏生生的美艳少妇。她,正是玄衣罗刹!铜袍人瞥了她一眼,冷冷说道:“你来作甚?”玄衣罗刹格格笑道:“我不能来吗?”一双俏眼,瞟着铜袍人,问道,“你认识我?”这句话带着点惊异口吻!铜袍人目光冷峻,晒然道:“老夫不从认识你。”

玄衣罗刹格格一笑道:“你不认识我,我倒认识你。”铜袍人道:

你知道老夫是谁?”玄衣罗刹道:“你是南疆一奇铜臂天王,对不对?”凌君毅心中暗道:“铜臂天王?我怎会没听师傅说过?”铜袍人细目一睁,射出两道棱棱寒光,又打量了玄衣罗刹一眼哦声道:

中原武林,居然也有人识得老夫。”说到这里,微微颔首道:“那很好,老夫不难为你,你快些走吧。”

玄衣罗刹格格娇笑道:“我要就这么走开,那就不用来了。”铜臂天王道:“你有什么事?”玄衣罗刹没有理他,笑吟吟地转向凌君毅道:“看来你真的不畏剧毒了?”凌君毅道:“在下早就说过,不畏剧毒。”

玄衣罗刹低低地道:“我当你少年气盛,不肯服输,才一路跟了下来……”凌君毅冷哼道:“在下没有死,你很觉意外是不?”玄衣罗刹白了他一服,嗔道:“我是一番好意,给你送解葯来的。”凌君毅听得不禁脸上一红,只得抱拳道,“如此说来,在下错怪姑娘了。”玄衣罗刹死命地盯了他一眼,才道:“你知道就好。”接着又道:“你既没有中毒,那就快走吧。”

铜臂天王冷哼道:“老夫没叫他走,有谁敢走?”玄衣罗刹笑吟吟地道:“你没听见是我要他走的吗?”铜臂天王道:“小娘子既知老夫名号,竟还替老夫妄作主张,敢是吃了豹子胆来的。”玄衣罗刹轻笑道:“这话不错,我若没有胆子,也不会叫他走了。”

凌君毅傲然道“在下要走就走,谁也管不着。”玄衣罗刹朝他眨眨限,一面又以“传音入密”说道:“铜臂天王称尊南疆,小兄弟不是我小觑你,你实在不是他的对手,还是我替你挡一阵,你快走吧。”她倒真是好心。

铜臂天王细目闪动,怒中道:“你们在老夫面前,鬼鬼祟祟,说些什么?”

玄衣罗刹笑道:“我催他走呀!”铜臂天王怒声道:“不成,这小子非留下不可。”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自命不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珍珠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