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令》

第43章 酒楼认母

作者:东方玉

林子清“哦”了一声,缓缓站起,说道:“还是到前面去,吃得舒服些,至少比房间里一个人喝闷酒,要热闹得多了。”

那使女婿然一笑道:“爷说得是。”躬躬身,悄然退出。

林子清随手放下茶碗,举步跨出房门,只见天井右首三间厢房中,灯火荧荧,一名青衣女手托银盘,转过回廊,奉帘进去。不用说,那厢房中的客人,正在用膳。林子清想到这第三进是东升客栈的“贵宾房”,若非昨天任紫贵亲来把自己接去,三天店帐,由都统衙门支付,这里的帐房,绝不会把自己引到“贵宾房”来。

同时右厢那位客人,也许是过路的女眷,他不好多看,就一路朝外行去。东升楼是热河城里首屈士指的大酒楼,这时华灯初上确切地理解进化,把它看做一切事物的产生和消灭、互相转,楼上楼下五间大厅,差不多已有八九成座头。

林子清举步登楼,一名伙计就迎着笑;重:“客官一位么?请随小的来。”说着就枪在前面引路。这时酒客们乱哄哄的,要找座头,确实不容易。

伙计把林子清领到靠街的一张桌子,拉开板凳,堆笑道:“客官就在这里坐吧,这时客人多,大家只好委屈些了。”

桌上原已有两个商贾模样的人,正在一面喝酒,一面谈着生意。他们没瞧林子清,林子清也没去理会他们,自顾自的在横头坐下。

就在他落座之际,目光一动,发现右首一张桌上,品字形坐着三人。那是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妇人,看去约有六旬开外,一个是二八年华的少妇,看她们衣着,像是中等人家的婆媳。

另外一个老苍头,面色蜡黄,虽然和他主人同桌,神色极为拘谨。林子清骤睹三人,几乎要叫出声来!那不是娘、牡丹、丁峤吗?他们纵然化了装,林子清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了,娘也到热河了?

伙计在旁伺候着道:“客官要些什么酒菜?”

林子清随口道:“你去要厨房配几个拿手的下酒菜,烫一壶酒来就是了。”

这是老客人的口气,伙计唯唯应“是”,退了下去。

林子清端起荼盅,在咀边轻轻嗓着,一面就以“传音入密”

朝老人说道:“娘,你们也全部都到了?”

这老妇人正是铁氏夫人,突然听到凌君毅的声音,不觉微微一怔,很决的朝左右一瞥,就已发现了林子清。

她正在低头吃饭,自然不用顾虑旁人看到她嘴chún在动,一面也以“传音入密”说道:“毅儿,你找到戚承昌了么?你动身的那天,方姑娘突然不别而行,大概也是到热河来的。为娘和温庄主、祝庄主分作三拨赶来,就是怕她出了乱子,一路上就是没找到她的下落。”

林子清听得心头猛然一凛,辜鸿生说的在路上遇到几拨萎民,不用说就是娘和温庄主、祝庄主三拨人了!差幸这件事戚承昌交给了自己侦办,否则准出纰漏不可!最可虑的还是方如苹,她跟自己学会了简单的易容术,三拨人纵然对面遇上了,也未必认得出来。她是个任性的姑娘,天真未凿,没有心机,想到就做,一个人起来热河,不可能是找自己来的。万一她鲁莽行事,不但会破坏自己的计划,而且也会惹出麻烦来。一时双眉微拢,心头暗暗焦急,一面仍然手托茶碗,暗中以“传音入密”把自己误打误撞,在古北口救了傅格非,谁知这贵介公子竟是乔装出游的格格,如何把自己竭力推荐给傅都统,如何派在行官侍卫营当差,约略说了一遍。

铁氏夫人沉吟了下道:“毅儿,你不觉得得来的太容易么,会不会是人家故意安排的樊笼,让你自投罗网?”

林子清道:“娘但请放心,这个不大可能,孩儿也不会轻易上他们的当。”

铁夫人道:“这里是他们的势力范围,凡事自以小心为宜。”

牡丹就坐在铁夫人旁边,自然很快就发现铁夫人有些异样,忍不住低低的问道:“婆婆可是觉得饭太硬了么?”

她们扮作婆媳,自然要叫婆婆,其实她们也真是婆媳。她第一次叫婆婆的时候,还羞得两颊微红,这几天叫惯了,也习以为常。

铁夫人脸带慈祥,和她低低的说了两句。

牡丹忍不住低回粉颈,斜睨了林子清一眼,但很快就别过脸去。

林子清接着又以“传音入密”,和娘说出辜鸿生也到了热河,向戚承昌告密,以及自己奉派侦办此案,娘得赶快和温庄主、祝庄主两拨人联系,如果找到方如苹,最好尽快离开热河,以免妨碍了自已的行动,否则也不可再住客栈,最好住到民家去。

铁夫人道:“既然这样,咱们明天就搬到城外去,为娘还没和温庄主、祝庄主取得联系,不知他们落脚之处。但这不要紧,娘只要留下暗记,他们就会找去的。”

林子清道:“如此就好。”说到这里,正好店伙送来酒菜。

铁夫人、牡丹已经用毕饭菜,站起身来,老苍头丁峤掏出碎银,付过了帐,紧随两人身后走去。壮丹回眸看了林子清一眼,相偕下楼而去。

林子清目送娘等三人走后,独自用过酒菜,就会帐下楼。

这时客栈胡同狭小的街道上,夜市十分热闹,行人熙攘。

林子清出了东升酒楼,就朝街底隆记客栈走去。隆记客栈只有两间门面,又在客栈胡同尽头。只是一家三流客店,在这里落脚仍人,自然并不高级。客栈胡同少说也有七八家客栈,辜鸿生偏偏要选在这家客店落脚,在他只是为了不使人注意他而已。

林子清走到门面,客店中的伙计立刻迎了上来,哈腰打躬的道:“大爷要房间,小店上房雅洁,最是清静不过……”

林子清道:“在下是找一个朋友来的。”

店伙听说不是住店来的,脸上笑容已经收了一半,但因林子清衣衫体面,倒也不敢怠慢,问道:“大爷要找谁?”

林子清道:“你们上房,可有一位姓辜的大爷?”

店伙听说是找上房辜爷的,收起了一半的笑容,重又堆上:连连陪笑道:“有,有,大爷原来是辜爷的朋友,请,请,小的替你老领路。”边说边往里走。

进入二进上房,店伙三脚两步的奔到房门口,举手敲了两下,叫道:“辜爷,你老有一位朋友来看你了。”

“是谁?”房门呀然开启,辜鸿生上眼瞧到林子清,不觉怔的一怔,连忙拱手道:“是二……”

林子清立即跨上一步,含笑道:“兄弟林子清,辜兄想不到吧?”说话之时,暗暗向他递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在客店之中,不可泄露了自己的身份。

辜鸿生多年老江湖,自然一点就透,接着呵呵笑道:“真想不到会是林兄,快请里面坐,哈哈,这叫做他乡遇故知。”

一下握住林子清的右手,一阵摇动,一面侧身让客,一面朝店伙吩咐道:“伙计,快去沏一壶上好香茗来。”

店伙连声应“是”,退了出去。

辜鸿生随手淹上房门,拱手作揖道:“卑职不知二领班大驾莅临,有失迎迓,还望恕罪。”

林子清一摆手,傲然一笑道:“辜兄这是什么所在?咱们还是兄弟相称的好。”

辜鸿生道:“不敢……是……是……林兄请坐。”

林子清也不客气,和他相对落座。店伙已经沏了一壶香茗送上,立即退去。

辜鸿生取过茶壶,替林子清斟了一盅茶,送到林子清面前,巴结的道:“林兄请用茶。”“谢谢!”林子清只说了两个字就接着一端下巴,徐徐说道:“辜兄的报告,兄弟已经看过了。”

辜鸿生的那份报告,是给威统带的,他说出报告已经看过,这就表示他是戚统带面前的红人。

辜鸿生早就听戚禄说过,这位新任的二领班,是福邸派下来的,来头不小,连忙诚恐诚惶地欠身应“是”,接着请示道:“不知林兄有何指示?”

林子清淡然一笑,忽然压低声音说道:“统带把这件案子,交给兄弟来办,兄弟有几件事,特来向辜兄请教。”

“请教不敢。”辜鸿生道:“林兄有什么事,兄弟知道的,自当向林兄面报。”

林子清笑了笑道:“辜兄,咱们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兄弟要请教的是辜兄在统带面前,曾说在路上遇上几拨百花帮的莠民,不知辜兄在何处遇上的?共有几拨?是些什么人?”

辜鸿生道:“兄弟在出关的第二天中午,在金沟屯附近,遇上一老一少和两个妨娘,那老少二人,兄弟并不认识,但那两个姑娘,兄弟却还认识。”

林子清问道:“她们是什么人?”

辜鸿生道:“林兄看过兄弟邸报。自然记得,荣敬宗、凌君毅从青龙潭救出二男三女,兄弟遇上的这两个姑娘,就是从青龙潭救出来的,好像一个姓唐,一个性祝。”

林子清心中一动,暗道:“他说的一老一少,那是祝文华和唐少卿了。”一面微晒道:“那也未必是到热河来的了,哦!他们可曾看到辜兄么?”

“没有。”辜鸿生接着道:“兄弟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打过尖。上马走了。兄弟伯被他们认出,因此不好跟着上路,就在金沟屯歇脚,到了傍晚时光,兄弟又发现了一批人。”

林子清哦道:“那是什么人?”

辜鸿生道:“那是两个瘦老头带着一个少女,三人坐的是骡车,也在金沟屯过夜。那丫头,兄弟认识,叫做温婉君,是岭南温家的人,擅使*葯,兄弟就是被这丫头的*葯迷倒才被擒的。”

林子清道:“辜兄后来还遇到什么人么?”

辜鸿生道:“没有了,因为兄弟第二天就赶到热河了。”

林子清微微一笑道:“辜兄只在路上看到几个姑娘,怎知她们是到热河来的?再说几个年轻姑娘,也做不出什么事来。”

辜鸿生肯定的道:“是的,她们是到热河来的,兄弟虽然只遇上这两拨人,但兄弟猜想,这几个姑娘来了,凌君毅一定也来了。那姓凌的是反手如来的徒弟,武功高强,是个十分扎手的人物。”

林子清道:“百花帮和黑龙会有粱子,那是属于江湖寻仇,但他们没有到热河来的理由。”

辜鸿生看了林子清一眼,慾言又止,但终于说道:“林兄也许不清楚,他们到热河来的目的,可能是找统带寻仇来的。”

林子清惊奇地道:“这些江湖莠民,居然敢找统带寻仇。

啊,他们和统带有什么仇呢?”

辜鸿生道:“林老哥有所不知,当年的黑龙会、原是反清复明的叛乱组织,曾有一批大内高手,在黑龙会附近通害。那时戚统带已是大内三等侍卫,奉命查办此案,劝兄弟等人归降朝廷,因而破了黑龙会,后来朝廷正式任命戚统带为黑龙会监督,兄弟也升了管带。”

林子清心中暗道:“原来当年出卖黑龙会,也有你一份,这就该杀了。”但他却故意装作听得微微一楞,抱拳道:“原来辜兄早在二十年前,就跟统带了,兄弟失敬得很。”

“岂敢?”辜鸿生脸上飞过一丝得意之色,谦逊了一句,接道:“林兄试想那百花帮太上,既是铁老会主的女儿,破了黑龙会,岂肯放过威统带?”

林子清轻哼声道:“难道他们还敢在热河造反?”

这一趟在他来说,原是例行公事,戚承昌既然派他侦办“莠民”,他自然得先和辜鸿生取得联系,而且也要辜鸿生证明他今晚的行踪。但他和辜鸿生这—席谈话,却获得了两件宝贵的资料:

第一,辜鸿生是当年几个丧心病狂、领先投降清廷、出卖黑龙会的内姦之一,大概荣敬宗也不知内情,才会放了他。

第二,是辜鸿生只在金沟屯遇上祝文华、温一峰两拨人,对他们的行踪,并不详细。

两人谈了一回,林子清就站起身道:“时间不早,兄弟也该告辞了,为了避免对方注意,我就位在东升客栈后进。这件案子,统带交下兄弟和辜兄两人负责,辜兄如果发现什么情况,随时和兄弟密取联系。”

“这还用说?”辜鸿生跟着站起,一脸诚恐地道:“林兄是统带身边的人,也是兄弟的上司,兄弟一切唯林兄之命是遵。”

林子情走到门口,辜鸿生还要相送。

林子清道:“辜兄留步,咱们别露了形迹。”说完,随手替他带上了房门,扬长出门而去。

回转客栈,初更已过,林子清熄去灯火,迅快地脱下长袍,抹去脸上易容葯物,转身一个箭步,掠近后窗,轻轻推开窗户,穿窗而出,把窗门掩上。然后站身掠起,施展“天龙驭风身法”,宛如一缕轻烟,穿房越脊,一路朝北飞掠。不大工夫,“避暑山庄”嵯峨宫墙,业已在望!

林子情悄悄跃落暗处,借着民房阴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章 酒楼认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珍珠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