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令》

第44章 巧妙安排

作者:东方玉

林子清道:“你就是姜一贵,对不?”

那人在黑暗之中,看不清人面,他听林子清一口叫出他姓名,惊异的道:“你认识我?你……”

林子清证实他就是姜一贵,就不用多费口舌,不待他说完,举手一指,点了他昏穴,随手夹起,转身就走。回到那间矮屋,木门虚掩,祝文华等人已经离去,放下姜一贵,随手闩上了门,然后打开后窗,穿窗而去,施展“天龙破风身法”,宛如一缕轻烟,朝客栈胡同赶去。

被派在隆记客栈一队一班的侍卫们,入夜之后,自然都不敢睡觉,不但不敢睡觉,也不敢喝酒落。,不敢聚赌。这些人平日苦是聚在一起,喝酒、赌钱,是不可或缺两件重要事儿,但今晚谁也不敢,只好干耗在房里打盹。这是他们最长的一晚,天黑了不知多少时候,还只有一更天。

吴从义是他们领班,当然更不敢稍有懈怠,他房门一直虚掩,几乎连吨都不敢打。因为统带把保护辜鸿生的责任,全落在他们这班弟兄身上。把辜鸿生接到行宫侍卫营去,不是更安全么?但这是统带的意思,他负责行宫安危,自然不能让行宫里面时常闹事情,他把辜鸿生安顿在客栈里,是一着十分高明的棋子。

凌君毅冒险进入行宫,只是为了毁去辜鸿生的一份“报告”,自然更不会放过辜鸿生。只要他得到辜鸿生住在隆记客栈的消息,准会赶来,但他已经在这里布下了罗网,等着你自投罗网。行宫侍卫营第一队第一班的弟兄,是全营最精锐的好手,不但个个能够高来高去,而且个个都精擅暗器,他们已经围在辜鸿生的房间四周了,但这不过是戚承昌布置的第一着棋子。他还有第二着棋子,那是第一队第二、第三两班弟兄和第二队两班弟兄,由两位领班率领,也分别住进了隆记客栈右首的招商栈和对面的悦来栈。

当然,戚承昌对辜鸿生的武功剑术,是有相当认识,足可当得一流高手之列,凌君毅纵然武功高强西学,译书案以己见,强调振兴思想,唤醒国民。晚年思想,在十招八招之内,也未必能把他杀死。只要辜鸿生接得住三两招,守在隆记客栈的人,就可及时出手。只要隆记客栈有警,躲在其他两个客栈的人,立可闻警支援,把隆记客栈包围起来。别说是人,就算飞鸟,也休想飞得出去。这叫做安排香饵钓金鳖!

戚承昌交代过,不论死活,非把来人留下不可,这两拨人的行动,可说十分机密,连林子清、吴从义都并不知道。

但就在林子清匆匆走到客栈胡同的时候,胡同口早已站着一个身穿青衣的精壮汉子,看到林子清就迎面走了过来,含笑说道:“这位就是林爷吧?”

林子清方自一怔,问道:“朋友……”

那人没待林子清说下去,就陪笑道:“小的奉任师爷之命,有一封书信,要面呈林爷。”说完,从怀中取出一封密柬,递了过来。

任师爷,那是都统府的任紫贵。林子清心念转动,随手接过。

那汉子恭敬地欠了欠身,道:“小的告退了。”说着就朝街口走去。

林子清心中暗忖道:“这时已经一更天了,任紫贵巴巴的差人送信来,不知有什么急事。不对,他怎么知道自己这时候才回来,派人等在胡同口。”一念及此,急忙抬目看去,那送信的青衣汉子走得极快,这一转眼之间,已失所在!心头更觉狐疑,急忙撕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狭长的纸条,字迹潦草,写着:

“招商、悦来二栈,戚承昌均已暗中派人伺伏,行动小心。”

纸条上并未具名,但这一笔字和昨晚示警的纸团,笔迹相同,显系出于一入之手?林子清不禁怔住了!这人究竟是谁?他一再向自己示警,消息怎会有如此灵通?戚承昌居然又派了人,住进招商、悦来客栈,自己怎会一点都不知道?不错,他曾当着自己也说过,要一班弟兄住进隆记客栈,暗中保护辜鸿生,不妨以他为饵……林子清嘴角上不禁泛起一丝冷笑,迅快地把纸条在掌心搓了两搓,从容走进隆记客栈。一阵轻快的脚步声,走近吴从义房门,吴从义已经很快的开启房门,看到来的是林子清,不觉松了口气,躬着身道:“林兄来了。”

林子清点点头,问道:“这里没事吧?”

吴从义道:“没事,弟兄们都在严密戒备,如今林兄来了就好。”

林子清道:“我先进去看辜兄,回头还有一件重要任务。”说完,转身朝辜鸿生房间走去,叩了两下房门。辜鸿生当然还没有睡,很快就开了门。

林子清举步走入,含笑道:“辜兄还没睡么?”

辜鸿生掩上门苦笑道:“兄弟住在这小客栈里,本来还安得下心,但以目前的情形看来,却教兄弟反而有坐立不安之感。”

林子清“哦”了一声,问道:“目前辜兄房间四周,都已有咱们的人,辜兄尽可放心,怎会反而坐立不安了?”

辜鸿生苦涩的笑道:“林兄不是外人,兄弟也不妨直说。戚统带把兄弟安顿在这里,这是布下的陷阱,目的是以兄弟为饵,引诱凌君毅入翁。”

林子清手托下巴,口中“晤”了一声。

辜鸿生又道:“兄弟和凌君毅动过手,此人剑法高明,兄弟自问最多只能接得下他十招八招,稍有失闪,就非丧在他剑下不可,兄弟哪能大意?方才就抱着剑在床上打坐。”

林子清看到他床上,果然横放着一柄长剑,不觉笑道:“辜兄也太小心了,辜兄不是说能接他十剑八剑么,他真要进入辜兄房中,辜兄连一剑也不须发,只要大喝一声,他们就可闻声赶来,辜兄还怕什么?”

辜鸿生道:“话是说得是,但兄弟可不得不防,据说凌君毅精擅易容术,因此这几天来,连店伙送茶水进来,兄弟都有些提心吊胆,兄弟真希望他早些来,能合大家之力把他除去了,也好松上口气。”接着指指床上一个尺许长的纸简,又道:“方才统带要人送来一个号炮,说是一旦发现凌君毅的行踪,要兄弟尽快朝窗外丢,支援的人,立可赶到。”

林子清心中暗道:“那白衣书生传递给自己的密柬,果然没错,号炮—起对面和隔壁客栈里的人,自可闻赶来了。”一面微微一笑道:“统带盘算的虽好,但凌君毅真要进来,只怕辜兄没有放号炮的机会……”

辜鸿生听的不禁一惊,张口“嗅”了一声。

林子清依然含笑道:“辜兄方才不是说过,凌君毅擅长易容之术么,也许他就站在你面前,你还不知道呢!”辜鸿生脸上微微有些变色。

林子清举足跨前了一步,缓缓说道:“也许在下就是凌君毅。”

辜鸿生心头怔仲,勉强笑道:“林兄这是和兄弟开玩笑了。”

林子清虽然逼前了一步,但他是侍卫营二领班,辜鸿生可没敢后退。林子清左手十指,疾如闪电,一下扣住了辜鸿生的脉门。

辜鸿生诧然道:“你……”

林子清没待他话声出口,右手一指点在他“症门穴”上,笑道:“现在辜兄明白兄弟是谁了吧?”

辜鸿生右脉被扣,一身力道全失,连半点挣扎也没有,再加“症门穴”被制,口不能言。但他心头却是十分清楚,脸上肌肉扭曲,惊悸得张大眼睛,额角上汗水,像黄豆般流了出来。

林子清声调平和,缓缓说道:“荣老伯大概并不知道当年出卖黑龙会,也有你一份,又因你是三十六将中人,才饶了你。

你总还记得荣老伯临别赠言,咱们都是黄帝子孙,要你堂堂正正的做人,谁知你利禄薰心,依然不知悔改,今天才落得如此收场。”

辜鸿生一脸惊怖,张了张口,似要申辩,但苦于出声不得。

林子清话声一落,右手又是一指,点在他心窝上,左手一带提起他身子放到床上,随手取过一条棉被,替他盖好。转身走到门口,拉开房门,口中故意低声说道:“辜兄不用送了。”跨出房门,仍然随手掩上,很快闪到吴从义门口,推门而入,说道:“吴兄,你立刻挑选六名暗器手法较为高明的兄弟,随兄弟走。”

吴从义应了声“是”,才望望林子清,问道:“林兄要他们到哪里去?”

林子清道:“我已经查到一处萎民藏匿之处,带他们去逮人,你不用多问。”

大领班交代过,一班弟兄在外面要服从二领班的指挥,吴从义自然不敢多说,口中唯唯应“是”,接着问道:“林兄要他们在哪里集合?”

林子清道:“你要他们从客栈出去,出了巷底,在阴暗处待命,你和其他四名弟兄守在客栈里,不得擅离。”

吴从义躬身领命,匆匆离去。林子清也相继离去,出了巷底,已是一条冷僻的小街,等没多久,就见巷底陆续有人走出。

林子清朝他们打了个手势,几个人就很快奔了过来。林子清把他们引到一处转角阴暗之处,点过人数,果然是一共六人,这才说道:“方才吴领班已经和你们说过了?”

其中一名汉子躬身道:“回二领班,吴领班交待过,说二领班有特别任务要属下等人听候吩咐。”

林子清压低声音道:“不错,本座侦查到一处莠民隐匿的所在。他们定在吟晚三更聚会将有举动,咱们多准备暗器,届时不用出声喝问,只管用暗器招呼,一律格杀勿论。”

六人同声应“是”。林子清道:“好,你们立时随本座走。”话声一落,当先纵身掠起。六名侍卫紧随地身后而行,不消片刻,便已赶抵及第坊巷口。林子清看看天色,这时距离二更,差不多还有半个更次,当下就领着六人进入巷子。他早已相度好形势,因此不用多看,纵身飞上附近民房,要他们分别在屋脊暗处隐伏下来,各自指示机宜,嘱咐了他们几句,无非是隐秘行藏,等对方来人接近第五家民房之时,方可出手等语。安排完毕,心中不觉暗暗得意,忖道:“到了二鼓,就让你们去狗咬狗吧!”身形一伏,迅快掠落地面,穿出巷子,就施展“天龙驭风身法”,一路朝东城顾家花园奔去。

夜色正浓、围墙高耸的顾家花园,树木葱郁,所有楼中亭榭,全在迷蒙夜雾笼罩之下。林子清因这里是行宫侍卫营统带戚承昌的住所,纵然艺高胆大,也不敢大意,跃上围墙之后,审慎地察看了四周形势,才轻轻飘落地面。这是一座假山的侧面,全园最僻静的地方,一条白石小径,通向一座六角小亭。亭的四周,围着圈矮小而修剪整齐的冬青树。林子清当然无暇去欣赏园中的景色,他略一瞻顾,正待纵身跃起,突听不远处响起“嗤”的一声轻笑!

这笑声极轻、极尖、极脆,分明出于女子之口!此时、此地,纵然是女子的笑声,听到林子清的耳中,仍然蓦地一惊,急忙刹住身形,凝目四顷。不用你找,适时从一排矮小的冬青树丛中,缓缓站起一个苗条人影!

林子清还没看清,苗条人影已经轻声说道:“林公子才来么,小婢已经在这里恭候多时了呢!”

这姑娘穿一身青衣,身材顾长而苗条,胸前垂着两条又祖又黑的辫子,只是以手掩面,侧着身于,看本清她面貌。

她自称小婢,果然是使女打份。林子清证了一怔,问道:“姑娘……”

苗条人影咭的笑道:“林公子不认识我了,小婢是迎春呀!”

这回,她才转过身来!不错,她是迎春,林子清看清楚了,那一张甜美的瓜子脸,乌黑有光的双眸,笑的时候美而且媚。

林子清舒了口气,目光注定迎春,轻声叫道:“姑娘怎知在下会来?”

迎春轻盈一笑,神秘的道:“公于不用多问,时间不多,快随小婢来。”

她仍然像在“绝尘山庄”时一样的狡黯,问她的话,不肯正面作答,话声一落,转身就走。

林子清早巳听丁峤说过,迎春是百花帮的人,心里自然不会有什么怀疑,但仍然不放心的问道:“姑娘领在下去哪里?”

迎春边走边道:“小婢带你去救一个人。”

“救人?”林子清奇道:“是谁?”

迎春道:“到了地头,公子自会知道。”她依然不肯说。

说话之时,已经走出了一段路,使林子清感到奇怪的是,迎春款款而行,好像毫不避人。这情形自然使人不无可疑,试想迎春只是一个使女,她也许得到帮主牡丹的通知,要她接应自己,那也只能暗中进行。领着一个外人,尤其在深夜时光,应该躲躲掩掩,防人发觉,才合乎情理,但她却似有侍无恐,不怕园中的人看到。

戚承昌的住所,不会没有防范。这只有一个解释,她已被戚承昌收买,引自己入翁。

林子清虽觉事有可疑,但他艺高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章 巧妙安排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