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令》

第06章 情丝如绵

作者:东方玉

两匹马离开吴氏别业,不多一会,已经转上大路。凌君毅回头问道:“姑娘要上哪里去?”

方姑娘一催坐马,和凌君毅并排走在一起,回过头来,望着他哈的笑道:“大表哥呀,你在和谁说话呀?”凌君毅道:“自然和你说话了。“方姑娘道:“好啊.离开吴氏别业,你就不认我这个表妹了。”凌君毅笑道:“我有你这样一位聪明美丽的小表妹,高兴还来不及,哪有不认之理?”

方姑娘甜甜一笑,忽然樱chún一披,气鼓鼓地道:哼,小表妹?

你老把我看作小孩子,你有多大?我今年已经十八了,谁说我小?”

说出十八岁,姑娘粉脸骤然红了起来。凌君毅道:“好,好,你不小了,你是大表妹。”

方姑娘得意地一笑,说道:“哦,对了,方才你来的时候,真急死了,我怕你当着干娘不承认我是你表妹,后来总算你认下了。”

凌君毅道:“你为什么说是我的表妹?”

方姑娘脸上一红,羞涩地渲:“那你叫我怎么说呢?唐七爷手下几个人和我动手的时候,我已经说出是你的……你的妹子了,后来于娘问我,我只好说我们是表兄妹。”

凌君毅朝她笑了笑,道:“这真叫一表三千里,可惜我这做表哥的,直到此刻,还只知道我有个姓方的表妹,甚至连表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方姑娘春花般的脸上,飞起两朵红云,红得比花更娇,佯嗅道:

“好啊,原来你在套我口气。”

凌君毅瞧着她轻笑佯嗅的娇憨模样,不觉看得呆了,半晌没有说话。

方姑娘似有所觉,心头忽然跳得好快,脸上娇红末褪,更是热烘烘的,扭头道:“我偏不告诉你。”

凌君毅轻笑道:“难道做表哥的,不该知道表妹的名字?”

方姑娘眨眨眼睛,说道:“那你就猜猜看吧?”

凌君毅道:“一个人的名字,如何猜得出来?”

方姑娘抿抿嘴,笑道:“猜不出来,那就算了。”

凌君毅望望方姑娘,沉吟了一下,说道:“女孩子的名字,总离不开凤呀,兰呀,仙呀的,这些字里面……”

方姑娘没待他说下去,披披嘴,道:“我才不是呢!”

凌君毅道:“我话还没说完,你就插嘴了。”

方姑娘道:“好,依你说吧。”

凌君毅道:“像姑娘这般清丽娇婉,如花如玉,应该有一个更清雅绝俗的名字才对!”

方姑娘听他称赞自己,心里一喜,眨着一双水样清柔的大眼睛,含笑道:“你已经说对了一个字了。”

凌君毅道:“慢点!我刚才说过什么……”用手扳着指头,接道:“我说的是‘清丽娇婉,如花如玉’是不是在这八个字中?”

方姑娘咬着下chún,轻“嗯”了一声。

凌君毅沉吟道:“我听唐姑娘叫过你苹妹。”

方姑娘又“嗯”了一声。

凌君毅道:“清丽娇婉,如花如玉……这八个字中的一个,配上一个‘苹’字……”

忽然俊目一亮,笑道:“如苹,对不对?”

方姑娘粉脸一红,惊喜地道:“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凌君毅道:“我猜得没错吧?”

方姑娘含羞点点头。

凌君毅道:那是因为我说过的‘清丽娇婉,如花如玉’这八个字中,能配得上‘苹’字的,只有‘清’、‘婉’。‘如’三个字,而这二个字之中,又以‘如’字最恰当。”

方如苹低着头,幽幽地道:“大表哥,你真聪明。”

凌君毅潇洒一笑,赞道:“这名字真美!”

方如苹胀红着脸道:“有什么好?”

凌君毅道:“这两个字和你一样的美,秀而不俗,清丽若仙。”

方如苹甜甜一笑道:“你很会说话。”

凌君毅道:“你想不想听个故事?”

方如苹偏头问道:“和我的名字有关?”

凌君毅道:“自然有关。”

方如苹“嗯”道:“你说说看。”

凌君毅道:“从前楚昭王渡江,有物大如斗,直触王舟,群臣莫视,使人去问孔子,孔子道:‘这是苹实。’我过陈国的时候,听到童谣:‘楚王过江得苹实,大如斗,赤如日,割而食之,甘如蜜。’所以你笑起来,就像蜜一样的甜。”

方如苹心头感到一丝甜意,却故意小嘴一撅,啐道:“原来你在取笑我,我不和你说啦!”一甩缰绳,坐下马匹,泼刺刺朝前奔驰出去。

凌君毅纵马追了上去,问道:“方姑娘,你究竟要上哪里去?”

方如苹回眸道:“你又不叫我表妹啦?”

凌君毅道:“在下和你说的是正经话。”

方如苹粉脸一绷,气道:“难道你叫我一声表妹,就不正经了?”

小姑娘这回真像受了委屈,连眼圈都红了。

凌君毅没想到一句话,会引起方姑娘误会,慌忙陪笑道:“在下只是一句无心之言,怎地生起气来了?我问你要去哪里,也是好意。”

方如苹哼道:“你管我去哪里?”

凌君毅道:“唐老夫人一再叮嘱,要我送你回家去。”

方如苹披披嘴,道:“丈母娘的话,自然要听了。”

凌君毅面上微有温意,说道:“你说什么?”

方如苹咭的笑道:“没有什么,你没听见就算。”

凌君毅见她天真刁蛮,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得道:“好表妹,那你总该告诉我,你家在哪里?”

方如苹轻轻摇着臻首,嫣然一笑,道:“我想想还是不便告诉你。”

小姑娘这是故意放刁!凌君毅道:“那么你真的不要我送你回家了?”

方如苹悠然道:“谁说要你送我回去了?再说目前也不想回去。”

凌君毅听得一怔,道:“你不是说要回去探望令堂吗?”

方如苹道:“我想想,又不想回去了。”

凌君毅道:“那你要到哪里去?”

方如苹凝眸望着他,问道:“你呢?”

凌君毅道:“我?”

方如苹轻轻“嗯”了一声。

凌君毅道:“我说过另外有事去。”

方如苹美目一睁,笑道:“我跟你一起去。”

凌君毅道:“这个如何使得?”

方如苹道:“有什么使不得的?我知道,你要去追查眇目人送的那件东西,我也要去。”

凌君毅摇摇头,道:“不成,江湖险恶,实不宜你们姑娘家行走,你第一次中了眇目人的迷香。第二次被唐七爷擒住了当人质,这两次教训,你应该记得。”

方如苹哼道:“那是我没留心,才着了他们的道儿,唐七爷手下的四个人,还不是全被我打倒了?”

凌君毅道:“好表妹,你还是回去的好,你把我当作大表哥,你就该听我的话。”

方如苹瞧着他,问道:“你为什么不让我跟你去呢?”

凌君毅道:“你是姑娘家……”

方如苹没待他说下去,披披嘴道:“我知道,你现在有了她,哪里还会把我放在心上?和我走在一起,生怕她知道了,是不是?”

凌君毅俊脸一红,道:“你胡说些什么?”

方如苹咭的轻笑道:“难道我说的不对?那你为什么不要我和你一起?”

凌君毅作难道:“只是……姑娘:…”

方如苹抿抿嘴,笑道:“我知道啦,上次你也不愿意和我一起走,后来你走了之后,我就想改扮男装,再跟你下去。不料却被唐七爷手下几个混球坏了事,大表哥,明天我换上一身男装,不就结了么?”“说得好,换上一身男装,好像就没有什么不便了,这就是小姑娘的天真之处。”

凌君毅被她逼急了,眉峰微敛,说道:“你跟我同行,这……算什么?”

方如苹咭的笑道:“随便嘛,你说我是你表兄弟,亲兄弟,都可以。”

凌君毅听得好笑,忍不住笑道:“你要我跟谁去说?”

方如苹双眉一挑,喜道:“你答应了?”

凌君毅无可奈何地道:“好吧!”

方如苹满脸欢笑,喜得在马上跳了起来,说道:“大表哥,你真好!”

两人赶到寿县,方如苹兴勿匆地在街上买了几件男人衣衫和靴帽折扇等类的东西。凌君毅因这一路上都未发现有金老爷子门人的暗记,显然那眇目人并未从这条路下来,因此他仍想赶回太和去。两人离开寿县,走没多远,就有一片树林。

方如苹叫道:“大表哥,你等一等,我到树林子里去换件衣服。”

说完,不待凌君毅答应,就飞身下马,提着一大包东西,匆匆朝林中奔去。

凌君毅摇摇头,只得停了下来,牵着马匹,在林前找了块大石坐下。不大一会工夫,方如苹已换了一身男人装束,身穿青衫,足登薄底粉靴,一手接着折扇,走了出来,喜孜孜他说:“大表哥,你看我像不像?”

凌君毅看她换了男装,真像一个粉装玉琢的佳公子,只是人嫌矮小了些,不觉颔首笑道:“像是像,不过看来最多只有十六岁。”

方如苹抿抿嘴,笑道:“只要像就好了,你是大哥,我是小弟咯。”

凌君毅笑道:“刚说你像,你就抿着嘴笑了,你几时看到大男人笑起来抿着嘴的?”

方如苹立时放下手来,说道:“大哥说得是。”

凌君毅道:“现在不要再一表三千里了?”

方如苹脸上一红,含羞笑道:“大表哥叫起来不顺口,如今我换了男装,还是我叫你大哥,你叫我兄弟的好。”

凌君毅道:“那你就得姓凌。”

方如苹道:“姓凌就姓凌。”话出口,突有所觉,羞得娇贾红到脖根,低下头去,跺跺脚道:“大哥,不来啦,你取笑我。”

凌君毅一怔道:“我几时取笑你了?我说的是实话,我们在路上既以兄弟相称,我叫凌君毅,你也该取个名字,叫凌君甚么的……”

方如苹忽然美目一睁,接口道:“凌君平,好不好?”

凌君毅点头道:“好,君平,这名字不错。”

方如苹挑着眉毛,嫣然笑道:“那么从现在起,我就是凌君平了。”

傍晚时分,赶到正阳关,就在镇外一处墙角上,凌君毅发现有人用木炭画了品字形三个圆圈,右下角一个圆圈,略呈橄榄形,这正是金鼎金开泰和他约好的记号!

凌君毅看得暗暗一怔,忖逗:“金老爷子亲自赶下去了!”

原来品字形三个圆圈,作橄榄状,暗示由左方来,向右转弯,尖端指向南方,是往南去的。

凌君毅在马上仰头看了看方向,暗自盘算,金老爷子从太和来,正是在正阳关的西北,到了正阳关向右拐弯南行,正是去六安的大路。那么金老爷于是朝六安方面下去的。

方如苹看他忽然停马,接着仰首望天,半晌沉吟不语,心中觉得奇怪,忍不住问道:“大哥,你在想什么心事呀?”

凌君毅“哦”的一声,道:“咱们走。”

本来正阳关是一处镇甸,这时该是投宿的时候。但凌君毅话声一落,立即掉转马头朝大路驰去。

方如苹催马跟了上去,问道:“大哥,你发现了什么?”

凌君毅道:“我看到金老爷子留的暗记,他已经亲自赶下去了。”

方如苹问道:“金老爷子是谁?”

凌君毅道:“金老爷子就是少林俗家掌门,金鼎金开泰。”

方如苹道:“他和你约好的?”

凌君毅点点头,只是催马赶路。一阵急驰,差不多赶了三四十里的路程,果然每逢岔路,都有金老爷子留的记号,赶到天色全黑,已经到了迎河。这里只是二个小村,乡村地方,习惯早睡,灯火全熄,别说宿头,连吃的东西都买不到。

凌君毅在路旁停住下马,歉然道:“为了赶路,今晚连宿头都错过了,你在这里稍等,我去附近人家敲敲门看。”

方如苹嫣然笑道;“天色已经黑了好一阵子,附近居民早就睡了,不用再去惊动人家了。我走的时候,干娘在包裹里,给我用荷叶包了一大包肉饼,足够我们当一顿晚餐,吃饱了,索性趁着月色,再赶一段路程。”

凌君毅笑道:“你这位干娘,对你真好,将来我几时也要去找一个干娘才好。”

方如苹一跃下马,抿抿嘴,轻笑道:“大哥不用找干娘,该找个丈母娘才对,俗语说得好,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只要丈母娘看中意了,比干娘好得多。”

凌君毅道:“你怎么知道的?”

方如苹咭的笑道;“我是亲眼看到的呀!”

凌君毅知道她是何所指,心中暗道:“你这小丫头,居然取笑起我来了。”

一面故意作恍然大悟之状,点点头,道:“这就是了,你亲眼看到的,那一定是令堂看中意了一位乘龙快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情丝如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珍珠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