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腾空》

第01章 血啼青城、孤雁飘天涯

作者:东方玉

酉牌时分,夕阳西斜,大地一片残红。

这时正是一日之间,最美丽的时候——

在青城山道旁的松林里,这时发生一件闻者痛心,见者垂泪,最最丑恶的事情。

一个年幼无知的十一二岁男孩被人反背缚在一株树头上,眼睁睁望着一个尝尽悲苦,受尽风霜的红颜苦命女人,正被一个歹徒在强暴地污秽着……

那是一种极端的疯狂罪恶表现,使遭遇者,心肠为之寸断,羞得泪下如血,惨不忍睹!

歹徒满足私慾之后,竟发出一声姦笑、拔出利剑,戳进那个美丽绝伦女人的胴体上,遂扬长而去。

暴风雨过后,一切并没有恢复平静,代替的是一幅悲伦、凄凉、哀怨、幽苦,动人肺腑的图画。

那美妇躶露着混身血迹的身体,滚滚爬爬来到孩童身侧,解开被缚的绳索,孩童伸手取下被塞在口中的棉花,厉声哭道:

“妈妈!这是怎么回事啊!”

他扑伏在那美妇人的怀中,泪水象急涌的泉水一般,从他嫩红的双颊滚滚落在他的胸襟上。

一缕凄凉哀怨的语音,迸出美妇颤拦的樱chún,道:“尘儿……

这事情……!

你都看到了啊!

妈……到底做错了……什么事?……为何苍天这样责罚我……呀?”

她每个字的音韵,都拖得十分悠长,象寂静的深夜里,哀弦弹出的音符,字字血泪,句句动人肺腑,是那样凄苦,幽怨!

就是天下人间铁石心肠的人,看到这种景象,听到这种声音,也要千回百转,酸然落泪。

那孩童这时双眸充满血丝,失神地望着美妇,他脑海里似在回忆这残酷事的经过……

美妇徒然睁开已闭的眼睛,但是她知道死亡之神,不可能再赐她的生命了。如果会的话,那末,自己就不会惨遭这种浩动所以她进出最后叮咛的声音,说道:

“孩子,你要坚强的活着,以今日的遭遇来激励你自己的生命!”她想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

“青城山修剑院,是中原武林九大门派联合的秘密组织……你要学习武功去报仇!报仇……你父亲不会是叛徒……这只是一件复杂的武林恩怨罢了……孩子,你要记着,永远记着!这血淋淋的一幕,要像烙铁似的印入你的心坎中……”

那细若游丝的语音,终于被呼啸松籁声音,掩没了。……

她曾经挣扎几次要生存下去,但那婬汉临走的一剑,却深深地戳中了她的要害,死亡之神,终于夺去了她最后的生命。

黄秋尘悲泣,坚毅地哭喊道:

“七年,七年后,我黄秋尘要血洗青城山修剑院!”缓缓地他也离开了此地……。

果然,七年后的秋天,一位虎背熊腰的少年,独自持剑寻上青城山的修剑院,但极其可怜的,那位少年,只不过遇上青城九大剑客的弟子,便遭败北,身受剑伤逃逸而去。

虽然,这少年遭到落败,但这件事却轰动了整个天下武林。

因为青城山修剑院,是中原武林九大门派的结合。所主持这修剑九大剑客,亦是九大门派中选出的一等高手,自创院以来,修剑院变成中原武林的权威,故而这地方,也就是九大门派发号施令的所在地。任是霸一方的摩头巨擘,也不敢向青城修剑院寻岔,所以少年寻找青城修剑院之事,实令武林为之震动。

这又是一个三年后的秋天夜晚。

修剑院登山道上入口处,倏然出现了一个肩背长剑,虎背熊腰的蒙面青衣少年,星刃弹泻眨眼间,青衣蒙面少年已经奔过一道数十丈高的石级。

青城山修剑院,依山而建,崇楼画阁,殿宇连绵,碧瓦辉煌,构造得十分精巧,彷如一座神仙别府,气象巍峨之极!

蒙面少年眼望矗立在夜色中的修剑院,他身躯不禁一阵激动的颤抖。

那是恐怖的寒抖,不错,他此刻心里充满无穷的恐惧。

因为三年前,他差点就丧命在此地,三年后的今天,他仍然没有把握能胜修剑院全部高手。

蓦然,他凄凉的暗叹道:

“回去吧,黄秋尘.几年后再来?”

但是,一个弃满哀怨凄凉的声音,似乎响在他的耳际:“……孩子,你要报仇,报仇!你已经等待十年了……”

突然,黄秋尘胸中热血沸腾,紧一紧肩上长剑,举步向那所琉璃瓦圆空顶的大殿走去。

瞬间,他已跃进院墙,来到一座两层门的大殿石级下,碧瓦飞檐,门外刻着“青城修剑院”五个斗大金字,门外两重白石台阶,左右蹲着两个石兽,一边是李老君骑的盘角青牛,另一边是姜子牙昔日的四不象。

黄秋尘星目电扫一下四周,正要走上石级,突听一声叱喝道:

“是那一个胆敢在深更半夜擅闯修剑院?”

微风轻响,峭壁下的小亭间,冲天飞来两条人影,黄秋尘抬眼一望,来的是两个中年修士,发向上梳,各背着一口青铜剑,朝着黄秋尘这边走来。

两道目光盯着黄秋尘,只见他面蒙黑纱,肩背长剑,二人不禁心中同时一怔,暗忖:“这小子行动怪异,大有来者不善之感。”

黄秋尘瞪了两人一眼,蓦地一声冷笑,道:

“武当、昆仑二位修士,别来无恙吧!”

原来黄秋尘已经一眼看出这两个中年修士,就是三年前曾经在此地,剑伤自己的修剑院九大剑客弟子的那两个。

右面那个身着黄衣的是武当派的弟子凌腾云,左面是昆仑派弟子万应道,他们两人听黄秋尘打话,像是熟悉的招呼他们,不禁各自一怔。

武当的凌腾云突然翻腕拔出长剑,问道:

“你是什么人?夜深人静,鬼鬼崇崇闯进修剑院作什么来?”

黄秋尘冷笑一声,道:

“善者不来,来者不善,本少爷今日来此,是要血洗这青城山修剑院。”

说话声中,呼的一掌,猛向左侧的昆仑弟子万应道劈去。

黄秋尘这次寻仇修剑院,胸中原含着满腔血仇愤恨,所以一出手就是七成功力,掌招出手,劲风生啸,力道惊人。

昆弟子万应道,不敢硬接,急忙闪身让避开去,翻腕就要拔剑,突听黄秋尘冷笑一声,道:

“没有这么简单,你再接我一招。”

随即纵身一跃,如影随形般追去,左掌“乌龙探爪”猛向万应道右肩抓下。

武当派的凌腾云目睹黄秋尘出手一掌,已知遇上平生高手,他生怕万应道无法让避他这一爪,陡然一剑无声无息的向黄秋尘后背刺去。

那知黄秋尘好像背后长了眼睛,陡然一个转身,双脚连环飞起。

黄秋尘这一招连环脚踢得奇奥绝伦,快速至极,凌腾云一剑刺空,心知要糟,算计便立即缩身闭退,但两条脚影已到。

蓦听自己握剑右腕一阵疼痛慾裂,长剑脱手而飞,接着胸口重重挨了一脚,凌腾云惨哼一声,口喷鲜血,整个身躯被踢出丈外。

万应道眼见凌腾云一招之下,遭人重创,又惊叉怒,大喝一声,翻腕撒出长剑,刷刷刷,连劈出主剑。

要知凡是被派到青城修剑院学习剑术的弟子,都是经过各派精选的得意门徒,武功造诣不凡,万应道三剑出手,剑风之凌厉,似惊虹电卷。

但是黄秋尘竟然欺身而进,随着他剑势一闭,已滑到万应道身侧,身法之奇,简直是武林所罕见。

万应道这一惊非同小可,仰身疾退三步,扫出两寒光霍霍,封住门户。

听听一声轻笑,黄秋尘身子转了一转,队伍剑势空隙中直滑进去,右手一伸,奇奥诡异的托住了万应道右肘关节,微微施劲一错。

一声惨厉哀叫,万应道右手肘间关节已经被挫碎,倒卧在血泊之中。

黄秋尘举手间重创了二人,突然仰身一阵悲厉长叫,道:

“爸……妈……儿子已经有能力血洗修剑院了!”

他这声厉叫,音调哀厉、凄凉,声震死寂的山谷。

余音中,带着一股极端英勇的气氛。

原来黄秋尘在三年前初次寻仇修剑院,曾经败在凌腾云,万应道两人手下,今日他第二次寻仇,举手投脚间,便重伤了二人,不禁对自己武功成就,充满了无穷的自信,认为可以和修剑院九大剑客对抗,实现了自己的誓言:

“血洗青城山修剑院。”

他这声厉笑也警醒了修剑院的全部高手,只见人影飘荡,兔起鹤飞,十数个肩背长剑的道人、修士,已经跃到庭院。他们的身法奇快,显然都是轻功火候极深的高手。可是当这些高手目光掠扫到晕倒血泊之中的凌腾云和万应道时,便都惊愣住了。

黄秋尘眼光一扫众人,知道他、们都是九大剑客的弟子,“铮!”的一声轻响.黄秋尘已经翻腕撤出长剑,他准备展开一场惨酷的屠杀。

修剑院众弟子之中,突然纵出四个手持长剑的道人。将黄秋尘连环围住,其中一个年纪较长的黄衣道士,剑指黄秋尘厉声问道:

“那躺下的两人是不是你伤的?”

黄秋尘冷冷一笑.道:

“不错。是我把他们杀伤的,你待怎样?”

这四个黄衣道士乃是武当派大弟子,古道、古鹤、古松、古月,他们听了黄秋尘这种冷傲气人的话,其中古月、古松两人怒叫道:

“凶徒,你的胆子可不小。”

双剑齐出,疾刺黄秋尘命门要穴。

黄秋尘冷声笑道:“凶徒?!哼哼你们修剑院的人才真是满手血腥的凶手。”

说话声中,黄秋尘一招“倒倦星河”长剑挟风,“嗤”的一声,从两人头顶掠过。

古月、古松两人一听黄秋尘这番辱骂,登时气得面色铁青,不由双剑齐展,剑剑指向黄秋尘要害刺去。

站在一旁观战的古鹤,眼见两个师弟出手,他猛然一个“盘膝拗步”长剑“刷”的一指一缕青光,点向黄秋尘咽喉。

黄秋尘差点被古鹤这猝然一剑点中,心中大怒,喝道:“你们四人全部上来吧!”

他侧身一闪,长剑迅如电掣,扬空一划,刷刷刷,劈出三剑。

但见冷气森森,剑花耀眼,古鹤、古月、古松三人,均被黄秋尘尖锐剑锋所指,迫得手忙脚乱,疾速后退开去。

黄秋尘哈哈一声长笑,剑招奇变,一剑快似一剑攻向三人,顿时银光遍地,紫电飞腾,着着进攻,招招狠辣。

古道目见三个师弟联手,不但敌不住来人,反被逼得象环生,不禁心中又惊又怒,遂也迅快撒出长剑,一领剑诀,走斜边急上。

黄秋尘大笑道:

“你们修剑院的弟子都上来,免得我多费手脚。”

武当四大弟子这时并不出声,四柄长剑急刺急削,互相呼应,将黄秋尘困在核心,此去彼来,连番冲击,竟将黄秋尘剑势压住下去。

古松眼见自己师兄弟已扭转劣势,不禁纵声骂道:“口出狂言的小子,令日叫你尝一尝武当剑法的威力!”

刷刷两剑,欺身直刺。

不料黄秋尘一声豪笑,斥道:

“井底之蛙,焉知沧海之大,少爷这一来,也好叫你们自命名门正派的人物开开眼界。”

蓦地,他剑法又变,一柄剑有如神龙戏水,飞鹰盘空,指东刺西,指南劈北,身形疾转,匝地银光,顿时四面八方,都幻成黄秋尘的影子。

突然庭院石阶上传出一声苍老的声音,喝道:

“武当四位弟子快住手,那是红花鬼母剑法。”

喝声甫落,突听闷哼声响起!

古月、古松、古鹤先后中剑倒地,古道右手低垂,倒提长剑跃退丈外,脸色苍白,汗水淋漓。

这时场中已经站定一位白发童颜,神采奕奕的老道,他那双精光如电似的眸子,掠扫了中剑倒地的三个弟子一眼,然后将目光投注在黄秋尘身上,仔细打量了一阵。

黄秋尘眼见苍发老道,便知他是修剑院九大剑客之一,遂也不敢轻视,抱剑后退了,长吸一口真气,沉声问道:“阁下是修剑院九大剑客那一位?”

黄秋尘问话的口气似很倔傲,听得发老道脸上色变,寿眉一扬,厉声问道:

“红花鬼母,是你的什么人?”

原来这书发老道正是修剑院九大剑客之一,武当太极神剑紫电道长。

黄秋尘冷冷一笑,道:

“什么叫红花鬼母?”

黄秋尘口里问着,心中却在迅速忖道:

“这老道刚才叫出自己的剑法,是红花鬼母剑法,难道自己三年前在一间破庙所遇上的那位病临垂色的老婆就是红花鬼母不成?!”

原来黄秋尘三年前逃离青城山修剑院之后,在一座破古刹中,遇上一位患病垂死的老婆子,黄秋尘见她凄凉可怜,便细心照顾她三日,老婆了临终时,由怀中取出一本小册子赠他,想不到那本小册了,竟是一本武学奇书,里面记满拳术,剑、指武学等,黄秋尘巧遇此事,欣喜之极!后来亲手将老婆子埋了。

三年来,他朝夕苦研那本小册子记载的武功,因为老婆子始终没有告诉她的来历,所以黄秋尘而今也不知自己学的是那门武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血啼青城、孤雁飘天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腾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