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腾空》

第10章 伏虎之争

作者:东方玉

要知道黄秋尘这身不伦不类的样子,他们搜尽心肠,也想不出天下武林中,有这样一位高手。

黄秋尘脸上神色,极是为难的沉吟了一阵,说道:

“令姊妹要知我来历可以,但不是在此地,你们如果跟我一道走,我一定会将实情相告。”

韩玉淇柳眉一杨,冷叱道:

“你说什么笑话,咱们素昧生平,陌不相识,怎能跟你这个野男子一道走。”

黄秋尘轩眉一动,说道:

“韩姑娘,你说话总是带着三分泼辣性质,听得令人很不舒服,不知修剑院众师父怎么教导你的。”

黄秋尘这一番话教训她,使韩玉琪娇脸泛红,一时间答不上活来。

胡翠蝶突然幽幽叹息一声,收下长剑说道:

“我们知道你武功很高,若要比试,也陡自现丑,还是不比也罢!”

琪妹,咱们姊妹既然遵照大师父之命令,见了胡圣手老前辈,事已经完成,还是赶快回程吧!”

正当青城双娇收下双剑,要随黄秋尘离去的时候,突然那红衣丽人冷冷的喝道:

“站住。”

黄秋尘缓缓的回过身来,问道:

“阁下是当今的红花门主?”

红衣丽人听得一怔,暗道:他怎么知道我是红花门人?

黄秋尘见她不答话,当下微微一笑,说道:

“你们红花门中人,前来‘千草泽’,大概是要搜寻有关贵门一些秘密是吧?”

红衣丽人脸罩寒霜,娇声叱道:

“你是谁?”

红衣丽人和高云岳的来意,的确被黄秋尘一言说中,原来他们之到千草泽,完全是要搜寻面娘朱娇凤昔日藏剑之所,是否也藏有红花门三宝,要知当年三宝失落,红花门中人,始终认定是朱娇凤偷走的。

黄秋尘微然笑道:

“你不要问我是谁?但我可以告诉你,咱们曾经会过面,只是你认不出我而已,现在我也顺便向你说,关于红花门三宝,并不在千草泽。”

这句话,听得高云岳和红衣丽人脸色骤变,他们想不到这怪人,竟然知道红花门全部的底细。他说:“曾经是自家所认识之人!是啊!这人体态看来好不熟悉,只是不知在那儿见过。

高云岳和红衣丽人,同样的心思想着。

黄秋尘想起屏风石壁上朱娇凤老前辈的留字所托,于是又说道:

“高大侠,如你也能跟我离开这里,在下定会将红花门三宝下落告知你等。”

高云岳这时好象蓦然想起黄秋尘的长像,啊了一声,道:

“你——你……是……”

下面的话,未出口,黄秋尘已经呵呵呵!朗声轻笑三声,截住高云岳的活,说道:

“高大侠智心意眼,当然认得出在下,但是请大侠还得为我静默片刻。”

红衣丽人这时娇容笼罩一片寒霜,冷冷转首对高云岳问道:

“高师兄,这人是谁?”

高云岳面呈难色噻的迟疑说道;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呀!”

红衣丽人闻言柳眉泛怒,淡淡说道:

“高师兄,你要不要重返师门?”

高云岳叹道:

“师妹,你何必再问我这事。”

红衣丽人突然高声说道:

“妾‘艳玫瑰’柳雁,当今以红花门第十二代门主身份,预先允许被逐出门墙的高云岳,重返红花门下,日后再补行重返师门仪式。”

云岳闻言像似受宠若惊,躬身直对红衣丽人长拜到地,朗声说道:

“高云岳拜谢门主宏恩德释,今后定然鞠躬尽瘁,为光大我‘红花’门户而努力,赴汤蹈火,誓死不辞。”

红花门主艳玫瑰柳雁红,嫣然一笑道:

“高师兄,我今日违背师父临死的遗言,让师兄重返师门,乃是慾借重师兄精博武学,光扬我红花门户,师兄居然有这种抱负远志,师妹真感庆幸。……”

她说到此处,脸上突然庄严肃穆,接下说道:“……自从三宝在叛徒师姊手中失落后,我红花门在江湖上面临着存亡关头,十年来,本门侦骑四出,搜寻叛徒师姊下落,终觅不获……”

她话还没说完,突听黄秋尘高声说道:

“高大侠,在下有件事情向你澄清,令师姊朱凤女侠不是叛徒!”

原来黄秋尘听红玫瑰柳雁红,指说冷面娘是叛徒,心中不禁一阵激动,脱口截住艳攻瑰的话。

红花门柳雁红,杏目怒瞪了黄秋尘一眼,冷冷向高云岳问道:

“高师兄,你知道这人是谁?”

高云岳早就知道师妹会再追问这句话,这时他脸上一片凝重,说道:

“敬禀掌门师妹,他是咱们在‘凌云波’客栈所会见的那少年。”

艳玫瑰柳雁红闻言惊愕了一下,倏地发出一阵格格娇笑。道:

“好小子,的确真是高明,万没想到你竟然先咱们一步到千草泽岛来了,哼哼!你这样打扮,这样看来,你已经将本门三宝早拿到手了!”

黄秋尘知她误会自己,于是辩声说道:

“柳门主,关于红花门三宝并不在千草泽岛,请你不要误会。

艳玫瑰柳雁红脸罩寒霜,冷冷说道:

“高师兄,这人乃是叛徒师姊的传人,我们要重觅回本门三宝,也只有从他身上找寻,现在恭请师兄立刻捉拿下他。”

黄秋尘眼年情势不妙,转首向青城双娇说道:

“胡姑娘,韩姑娘,咱们快走。”

说着,身一腾跃,已经飞出三丈多远。

突见白影一闪,那胡圣手凌空而起,疾如电光一闪般,由黄秋尘头上飞过,翻身拦住了去路,道:

“你能走得了么?”

黄秋尘见是回生草胡圣手,冷哼一声,举手一掌劈去!

胡圣手已知黄秋尘武学奇诡,当下不敢轻视,身躯侧让,呼呼!三道凌厉狂飙,带起一缕锐啸之风,迎向黄秋尘掌势。

黄秋尘冷哼一声,喝道:

“胡老头,你真是太顽冥了,这次莫怪我伤你!”

他然欺身直上,右手倒转,掌指向胡圣手“幽门穴”一招击出,左掌猛地又劈出一招。

这招武学,乃是红花鬼母一脉的武技,“南海朝香”、“暴风怒浪”招出手,一柔一刚,相互配合,威力奇猛无伦。

回生草胡圣手虽然感到这两招攻势,内蕴着刚柔二股不同内劲,但他乃是享誉江湖的高手,对于这种招式,还不致于构成威胁,不过他刚才就败在黄秋尘手丁,心中顾忌这一招掌式之中,可能还潜藏有什么奇奥诡招。

于是,步走偏锋,恍似行云流水般转到左侧,大喝一声,“雷霹九霄”!一掌由上斜劈过去。

这掌乃是胡圣手用了十二成功力所聚,掌势甫一出手,旋气激荡四溢。

“劈拍!”一声巨响,胡圣手这道掌力,和黄秋尘的刚柔二道内劲接触,黄秋尘只感胸口气血一阵翻腾,不自主的后退一步!

胡圣手目见一招呼得手,那敢怠慢,左右双手连环劈出七掌。

掌掌内含沉雄气功,招招奇诡深奥。黄秋尘对敌经验不足,他被胡圣手一掌震退,接着遇到这种密如骤雨的攻势被逼得倒退数尺,还未想到该怎样出手攻击,胡圣手又已疾攻而到,拳脚齐出,猛烈绝伦。

一时间,黄秋尘完全被处在挨打的照面,刚才那震摄人心的锐气,消失得无存。

反而胡圣手的胆气,愈来愈壮,攻出的招势,鱼龙变幻到极限,二十招一过,黄秋尘身上连续被胡圣手劈出的掌风尾劲,扫中三次,虽然皆未重实击中,但每一次都将贡作业尘扫得脚步。晃慾慾倒。

这种情形,看得令青城双娇百思不解,如果说:刚才她们不见二人经交手一次,这时她们眼看黄秋尘这种不志态,当然是无所异议。但是情形不同的是,黄秋尘曾经在先前三招之内,辱败一代宗师身份的胡圣手,为何现在他显得这般低庸,难道是他剑藏不露吗?

但又不是,因为由黄秋尘那种愤怒,悲伤,哀怨的脸色畏情看来,他绝对不是敛技不露,而是无能为力。

不错。黄秋尘本是满腔豪气雄心,现在已经丧失殆尽,原来他在刚才被胡圣手发掌震退一步之时,骤感胸口,肋间隐隐作痛,那是昔日被修剑院主袁丽姬内家神技击伤的二处经脉。

黄秋尘自从习练伏虎三招九式奇学以来,他以为伤脉已经痊愈了,没想到现在身体一遭强力真气激荡,伤脉又复发,这怎么不令其伤心,失望,震惊?

他这时感到二处旧伤脉,在胡圣手强猛真力,每一次震憾下,愈来愈严重,气血渐渐上涌,伤脉处感麻木。

黄秋尘用红花鬼母一脉的奇妙武技,勉强的又支持了十招,已经到摇摇慾坠的地步。

如果黄秋尘今日遭遇的对手,不是胡圣手这种成名高手,当然他可用红花鬼母一脉的奇诡武学,击败对方,但此刻情况不同,因为伤痛发作,逼使他很多奇奥绝,都无法发挥到妙用,而且胡圣手的修为,并非平常的武林中人,而是一位曾经叱咤风云,做啸江湖的了流高手。

只听一声闷哼传出,黄秋尘硬接了胡圣手的一掌猛击,被震得跌出六七步,双脚一软,跌蹲地面,苍白的脸上肌肉显出一阵阵痛苦抽搐。

回生草胡圣手乃是一个阴狠手辣的家伙,刚才他在众人之面前辱,心中恨透黄秋尘,此刻,猛一跨步,欺身追了过去!

一声恻恻的冷笑响起,他右手五指箕张,疾向黄秋尘咽喉要害,抓戳下去!

艳玫瑰柳雁看得大惊,娇声叱道:

“胡圣手,留下他活命!”

她长裙微提,娇躯一闪而到。

但是,这时胡圣手一招“鹰爪手”.已经递到黄秋尘咽喉三寸,她要救援已经来不及了。

黄秋尘这时虽然胸口伤脉绞痛慾裂,但他知道胡圣手这一抓,便是自己性命的终结,于是,他拼命的将头一侧!

“撕!”的一声,黄秋尘肩头一大片衣衫,被胡圣手的手指抓落,那背在肩后的“伏虎剑”,也被抓起半尺!

一道柔月似的精光,暴闪在众人的眼帘中。

回生草胡圣手一声惊呼,道:

“伏虎剑”

这声惊呼,令众豪眼睛各自一亮,十余道目光齐向投注在黄秋尘肩上“伏虎剑”。

胡圣手一抓被黄秋尘闪过,左掌立刻一招“大鹏展翼”,横扫过去,右爪一带,如灵蛇伸缩疾抓“伏虎剑”。

这两招出手都极端迅快,黄秋尘任是怎样闪避,也无法躲过此招。

但是事实不然,黄秋尘坐腰蹲身,恕叱一声,如山岳坐立,其实又捷逾鬼舵。忽地抢入胡圣手掌影之中。

“劈啪!”一响,黄秋尘双掌奇妙的按中胡圣手“腹垄”“凝血”二穴。

人影倏分间,其中一个已倒在尘埃,却不是胡圣手,而是黄秋尘。

原来黄秋尘虽然施展出“伏虎三招”的绝世武学,避过胡圣手左掌右抓,击中胡圣手腹部二穴,却没有半丝劲力。所以胡圣手在惊骇之中,猛出一脚,撞得黄秋尘闷哼一声,倒跌地上。

胡圣手一个虎步疾欺上去,右手轻摇,已将黄秋尘肩上伏虎剑连鞘抓去。

回生草胡圣手取得伏虎剑,左手急快将外面裹布去掉,抬眼端详了一下,突然仰首发出一阵欣喜似狂的长笑。

在笑声中,他领下长髯飘动,身躯颤拦,双手紧紧抱住伏虎剑,那种贪婪之态,看得令人作呕。

黄秋尘这时跌坐地上,眼看“伏虎剑”被胡圣手掠夺而去,心中百感丛生,他极端不愿此剑落入阴狠贪婪的胡圣手手中。

突然他脑海里灵光一闪,喝声叫道:

高大侠,这柄“伏虎剑”乃是令师姊之遗物,千万不可让胡圣手拿去。

艳玫瑰柳雁红闻言,格格娇知道:

“这般说来,‘伏虎剑’乃是咱们红花门莫属了。”

胡圣手听了二人之言,如梦惊醒,转身向逼来的柳雁红冷冷说道:

“柳门主,江湖武林中人一诺千金,老夫和你已经有约在完,难道你要干预这柄‘伏虎剑’?”

艳玫瑰柳雁红,娇容一沉,淡淡说道:

“你我相约,是寻得本门叛徒朱娇凤藏匿之所,你取‘伏虎剑’,本门觅回‘红花门’三宝,可是目前只有一件‘伏虎剑’又不是你自己寻到叛徒昔日栖居之地,难道这约束,还能生效吗?”

何况这柄‘伏虎剑’如他所说,乃是朱娇凤之物,难豫咱们红花门能够任旁人轻易取去吗?”

柳雁红的语音刚落,突然一阵呵呵大笑声传来,接下说道:

“不错不错,老朽费了一场奔波之苦,岂能让别人坐享其成……”

语音中,阁楼外花园树丛中,转出了两个灰衣老者。

那个没有蒙面的灰衣老者,语音略微一顿,转首对那蒙面的灰衣人,问道:

“查兄,你说是不是,今日如果要让人家毫不费力的将‘伏虎剑’得去,那可是一椿奇耻大辱的事,不知查兄对此事有何高见!”

黄秋尘转首望了二人一眼,心中大喜,叫道:“胡圣手啊!胡圣手啊,我看你今日还能轻易取去‘伏虎剑’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伏虎之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腾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