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腾空》

第14章 血染帆般鬼神寒

作者:东方玉

原来袁丽姬生性聪慧,心思慎密,她自从看到胡翠蝶是服下阴婬毒葯后,突感有几件可疑的地方。

要知她第一次前来这座石室的时候,发现二人都没有半寸衣物存在此地,如果说黄秋尘是婬徒,当然他不会连自己衣衫都抛掉,更不会姦污了胡翠蝶之后,还呆留此地,而且有一件事,就是那柄‘伏虎剑’不知去向?

而且她发现黄秋尘在刚才,好象是被人点了穴道,而不是自己熟睡不醒的样子,这几件细微的疑点,袁丽姬此刻想来,愈感其中有因。

袁丽姬幽轻叹一声,道:

“不错。岛上目前只有他一个活人,但这不一定就能肯定说是他干的,唉,差点我就铸下千古恨事……”

要知袁丽姬自从得知黄秋尘是黄龙山之子后,她芳心中,就对黄秋尘有一种负疚之感,不然在刚才黄秋尘就是武功再高,也难逃袁丽姬的追杀。

韩王琪虽然死心认定黄秋尘是凶手,但她见袁丽姬如此一说,也不敢驳辩,于是颤道:

“姬师姊,当今咱们要怎么办?”

袁丽姬沉吟了一会,说道:

“琪师妹,你抱着着翠蝶,咱们赶紧去追他。”

语毕,袁丽姬急速走出石洞……

且说,黄秋尘右腿中了袁丽姬的隔空震穴法,点中“委中穴”,右腿不听使唤,但他为着逃命,只提利用左脚一跳一跳的连继奔逃。

他奔下岩壁,穿过树林山径,奔了二里之后,突然觉得右腿和右肩伤疼渐渐麻木起来,这情形,竟象似在青城山被袁丽姬所伤二处经脉要穴一般。

黄秋尘大吃一惊,赶忙停下身子,试行运气,伤处突然一阵麻木,瞬息之间,整条右腿和肩头已经有如木头做的一般。

黄秋尘这一骇,真非同小可,他怕袁丽姬从后追来,自己就是要逃避,也无能为力了。

一种急切求生的潜力,使黄秋尘忍耐住内的痛夺,一跌一拐的走到一片密林里,盘膝蹲坐地上,暗暗的忖道:

“那伏虎三招的‘伏魔古佛’,运转心法连环三式,能够疗治昔日残伤,不知是否医得这二处新创。”

想到此处,黄秋尘立刻屏弃杂念,心神集中,一心一意的,运转‘伏魔古佛’心法。

黄秋尘这种作法,乃是一种绝望求生的心理,但事情就那般怪异,黄秋尘经过数次运转气机之后,肩部腿上麻木僵硬之感。竟然渐渐消退。

这情形,便黄秋尘心中惊喜至极,不禁加速运转‘伏魔古剑’,连环三式。

不过片刻工夫,二处新创已告痊愈,黄秋尘感慨的长长叹息一声,眼望着西方落日,心绪如潮汹涌。

他本来怨恨苍天对待自己的无情,但今回想起来,上苍并非真的遗弃自己,竟往往在自己绝处中,文能得到一线生机。

其实黄秋尘那里知道他屡次绝处逢生,并非是侥幸,而是一种万物相生相克的道理使然!

原来他所学的‘伏虎三招’,那招‘伏魔古佛’,运转心法连环三式,正是绝古武学名匠金罗真人所创,运气逆转自疗气机的奇学。

要知金罗真人留传于后世的四柄奇剑:‘虬龙’、‘伏虎’、‘飞凤’、‘腾蛟’的剑鞘绝学,每一招式,皆是歹毒绝伦,所伤无救之内家武技,金罗真人有见于此,特创这招‘伏魔古佛’三式,于伏虎剑上。

如果当年武林四尊的“北虎”,知道那‘伏魔古佛’的奥秘,他在华山天柱峰,到精力虚耗之时,亦可假这招绝学恢复功力。

落日渐渐的西沉,终于沉落天地间的水平线,蓦然,黄秋尘耳闻树林中响起了沙沙的脚步声!

黄秋尘心头一震,以为是袁丽姬追踪赶到,可是仔细一听,这阵脚步声,竟不是一二个人的步履声!

他怔了一怔,暗道:“这千草泽岛,目前就除了自己和袁丽姬等人之外,群豪全部重伤,这些人究竟是谁?……”

思念未完,黄秋尘突然发觉那些步履声,已经逼近到十余丈开外,心头一震,慢慢凝神静气,蓄势戒备。

倏地,那些步履声速然停止,在六七丈之外。

但这树林中黑暗异常,黄秋尘虽然目力过人,也无法看清人影,不过黄秋尘能耳闻阵阵的呼吸之声。

这些人不知是何门何派,他们停在那里,竟然鸦雀无声。

黄秋尘心中感到无比的奇怪,心想:“他们在那里干什么?是等人吗?”

黄秋尘控置不住心中的好奇,暗中凝提真气,身若幽灵鬼魂,悄悄的向前移逼过来,因为刚入夜不久,天空无星无月,所以树林中显得特别昏暗,加之黄秋尘轻功绝高,所以他逼到三丈距离,那群人仍没有发觉。

黄秋尘在石窟中半月修练,已经锻练成一双异于常人的夜眼,逼近到三丈距离,他已经可以看清楚前面一株千年松树阴下,黑压压的凝立着三排青衣劲装大汉,每排九人,共是二十七位。

但是在第一二排之间的十八位青衣劲装汉子的脚跟前,却放着九个担架,每一个担架上好象放置着一个人。

黄秋尘仔细辨认一下担架上的病人衣衫服装后,心头大震,原来那九个睡卧不动的人,竟然是被青衣蒙面人击得重伤的高云岳、红花门主柳雁红,回生草胡圣手,洪杰、天山掌门查清夫、千里魅魂武仪天、煞星手冷白,拂香女冷月兰和一位不知名的黑衣大汉。

黄秋尘看得暗暗惊疑,不知这帮人是那一方面的武林人物?

这些青衣劲装汉子,每一人的背上都斜挂着一柄剑形的连鞘戒刀,他们这时垂手凝立,好象在等候什么人似的。

正在心感迟疑的时候,黄秋尘突然发现有一个轻功极高的武林高手,疾速向这边飞驰过来。

眨眼间,苍松树荫下,闪出一个三旬左右腰悬长刀的健壮青衣汉子。

这个青衣长衫大汉身影一到,那二十七位青衣劲装大汉,立刻缩脚挺身肃立致敬。他那双神光奕奕的眸子,掠扫了众人一眼后,冷冷的问道:

“秦风等九人,还没完事吗?”

语音刚落,倏地传来一阵脚步声,苍松树荫又出现了九个青衣汉子,为首是个皮肤白晰,环脸肥胖矮汉。

腰悬长刀的青衣衫大汉,目光一扫来人,问道:

“秦风兄,不知完成任务了没有。”

那环脸肥胖矮汉,答道:

“任务已经完成,勇君兄请准备开船。”

两人照面后,只单说了这几句话,那秦风胖汉右手一挥,那些青衣劲汉子,抬起九个担架,一行三十六人无声无息的向东北方行去。

黄秋尘目睹这种怪事,心中疑念丛生,不禁暗暗跟踪,尾随追去。

他想:“这帮人行踪诡异,又带着垂垂待毙的群豪,倒不知是干什么的?……”

大约行有半里光景,已经到达千草泽岛东北方海边,阵阵波涛击岩之声,增加了夜间荒岛澡不少恐怖、凄凉气氛。

就在一个沙滩浅湾处一块悬岩之侧,黄秋尘发现一艘巨桅帆船停泊在那里。

黄秋尘暗想:“是不是要跟踪到尽头?”

因他心知自己若让他们发现跟踪之事,定然要被杀人灭口,可是他眼见豪生死不明被载上帆船,一种侠义之心立生。使他不顾自身安危的追踪过去。

黄秋尘展开轻功绕着悬岩右侧,凌空飞上帆船的尾端。他自从在石窟中苦研伏虎三招之后,功力无形中增进极多,所以他飞上帆船,竟然抢在那些人之前。

腰悬长刀的青衫大汉和肥胖的秦风走在前头,众人陆续上船后,一声令下,这艘巨桅帆船,立刻启锚开航。

黄秋尘隐在后舱外面的阴影处,只见青衣劲装大汉将高云岳等九人,抬入后舱之中,立刻紧闭船舱,派了两个大汉留守门侧,其余众人皆进前舱之内。

帆船迎风鼓浪,飞行疾速,烟波浩渺,一望无际,黄秋尘也不知他们是朝那个方向行驶。

黄秋尘暗暗忖道:“当今自己还不知这帮人韵来历,是否要暗中狙击一个水手,询问来历?……”

因为在这茫茫大江之中,黄秋尘人单势孤,又无法救援出重伤待毙的群豪,所以他潜藏了有个把时辰,仍然没有行动。

海风奇寒,黄秋尘蓦感肚子一阵咕咯咕咯急响,方才忆起自从由石窟中出来吃了二只水鸭直到现在,还没有进粒米饭下肚。

想着,黄秋尘悄悄潜伏到中舱的厨房,探头一看,只见厨房中炉灶旁,正蹲着一位肥胖的厨子,在那边打瞌睡。

所以黄秋尘豪不费力的将厨子点了晕穴,在厨柜里取了一大盘冷馒头,蜡肉咸菜,狼吞虎咽起来。

蓦地船舱外面突然传来一个破嗓子的声音,说道:

“船尾左舷四十五度角海面有船跟踪。”

此语一出,黄秋尘听到前舱中一阵騒动,显然那些青衣劲装大汉都已经奔出甲板,黄秋尘这时也隐在厨房窗口边,向船尾左后方看去!

只见银色浩波,一望无际,在半里外的海面,正有一艘灯火奇亮的船只,朝这个方向疾驶而来。

猛听甲板上那个腰悬长刀的长衫大汉,急声喝道:

“那是九盏灯龙船,赶紧派赶死队迎接‘九龙王尊’。”

甲板上的水手,以及全部的青衣大汉听闻此话,象似见了皇上一般,个个停止了自己的工作,全部列队甲板之上,静肃立正。

黄秋尘躲在厨房窗下,目睹此情,暗感惊奇忖道:“九龙王尊,九龙王尊,这是怎么样一个人?……”

他抬头向船尾一望,不禁心头大惊,原来刚才还在半里之遥的那艘灯火奇亮的船只,已经驰到十余丈外。

这不过一瞬之间,那艘怪船竟然在短短的片刻由半里之遥驶近,就是海上飞鹰也没有这船绝快的速度。

这时那艘龙形怪船,已经无声无息的驶近船尾,只见龙船之上张着九张风帆,每只桅杆上高挂着一盏巨大的玻璃雪灯,照耀着二十丈周围的江面,光若白昼,但是风帆之下的船舱、四板,因灯光被厚厚的帆蓬遮住,显得昏暗无比。

龙形怪船无声无息的停在这艘帆船三丈外,黄秋尘这时看到甲板上的水手,青衣劲装大汉,齐齐的对艘龙船跪拜下去。

就是那肥胖矮汉秦风,以及腰悬长刀的青衣大汉也屈膝跪拜,黄秋尘一时间真被这诡秘的神威震慑了。

他真不知那“九龙王尊”,到底是怎样一个威尊望重的人,竟然能使那些雄纠纠的大汉,屈膝跪拜。

黄秋尘穷极目光向那艘龙形怪船,甲板,船舱搜视,但他失望了!

这艘龙形怪船,静悄悄。黑压压的,好象没有半个人影,就是水手也没有。

黄秋尘当然不会相信船上没有半个人,不过是自己目光无法看到而已

突然龙形怪船上传来一缕语音,说道:

“九龙王尊,赦兔无罪起身。”

这语音,清晰明朗,不徐不缓,圆滑如珠玉,悦耳动人,尤其是那尾音,拖拉得极长,听得令人皮肤起疙瘩,余音绕耳不绝。

黄秋尘听得机伶伶暗打一个寒战,暗暗感到惊异万分,忖道:“这声音,好象是一个幼龄童子的语音,但却暗含着内家功力,单听此声,已可见发声人功力之高了。”

船上跪拜的众人,闻声如获大赦,恭恭敬敬的站起身来,但没有一个人走动出声,象似要等待旨意似的。

果然那童子语音一绝之后,另传出一个女童的声音,恍似黄鹰出谷,婉啭动人的说道:

“九龙王尊召见秦风,吴勇君问话!”

腰悬长刀的青衣大汉吴勇君,和肥胖矮汉秦风,战战兢兢的走出人群,来到船缘遥遥的对那黑压压的龙形怪船行了一礼,道:

“吴勇君,秦风叩见‘九龙王尊’千秋。”

二人的声音刚落,龙形怪船上传出一个平缓的语音,说道:

“吴勇君,你是否已经完成任务。”

那长衫大汉吴勇君敬声答道:

“禀告九龙王尊,吴勇君任务已达。”

龙形怪船的九龙王尊淡淡道:

“秦风,你呢!”

秦风不知怎样,突然“噗通!”跪他说道:

“秦风罪该万死,任务未达。”

腰悬长刀的吴勇君听得脸色骤变,颤声道:

“秦风,你不是向我报告任务已经完成了吗?”

那满脸阴险,诡橘的秦风,突然冷冷一笑道:

“吴兄,我何时向你说过任务完成?”

黄秋尘在厨房中听得暗暗为那吴勇君叫屈,要知在千草泽岛,千真万确秦风向吴勇君说过:任务完成叫他准备开船,万没想到那秦风阴险如此,矢口不认。

龙形怪船上响起九龙王尊的声音,问道:

“秦风,你为何使命未达?”

肥胖矮汉秦风说道:

“九龙王尊任命秦风率领属下布置千草泽岛的疑阵,但因属下发现青城山当代的修剑院主出现岛上,所以无法按照使命行事,只单将红花门的高云岳、柳雁红……等九人擒带船上,听候九龙王尊处治。”

九龙王尊听了话,沉吟一阵后,问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血染帆般鬼神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腾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