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腾空》

第15章 绝江逢生遇虬龙

作者:东方玉

九龙王尊这一番话,已经说出今后武林中,‘正’与‘邪’两大势力,惨烈权威之争,这一争夺不知要使武林变成怎样混乱局面,造成怎样恐怖命运,当然为人所难料。

九龙王尊略微一顿,继续说道:

“自从九龙王府在二十余年前组成之后,兄弟不时感到九龙王府始终缺少一个能够智谋策略大全的军师,今日秦风兄加盟九龙王府,正好满足了我这一件心事。”

“他这句话,显然是要秦风独当九龙王府一日理万机的军师,鬼矶士秦风闻言心中暗喜,但口中却推辞道:

九龙王尊这般看重秦风,真使我,感激涕零,但秦风自忖才识拙庸,无能胜任军师一职。

九龙王尊哈哈大笑道:

“南宫冷刀自信一生从没有看错人,现在就请秦兄移坐九灯龙船,回转九龙王府为秦兄庆贺就职大典。”

鬼矶士秦风突然说道:

“慢点,不知南宫对于红花门高云岳等人如何处置?”

九龙王尊道:

“一把火将他们连尸烧毁。”

鬼矶士秦风道:

“王尊之命,本不敢违,但秦风正想这样做未免丧失一件可兹利用的机会。”

九龙王尊道:

“秦兄有什么大计,请说出来。”

鬼矶士秦风突然前三步,附耳在九龙王尊耳畔说了几句。

九龙王尊哈哈一声得意的好笑,道:

“秦兄智谋略真使兄弟钦佩,哈哈,九龙王府有这样一位军师,何愁武林霸业不成功。哈哈哈……”

长笑声中,九龙王尊和秦风,飞身上了龙形怪船。

接着龙形怪船上跑过来七位武士,进入后舱船将高云岳、艳玫瑰、胡圣手、洪杰、冷白、冷月兰、武仪天、查清夫等九人,移到龙形怪船上。

这艘九灯龙船,没声没息,向江面驶去!

一轮明月缓缓由东方江面升起,清冷冷的星月之光,照射到这艘三桅帆船的甲板上,一条修长的人影,正呆呆的望着五十余具尸体出神。

良久,良久,他方才发出一声极尽凄凉、悲惨的长叹,说道:

“黄秋尘自命是侠义中人,但今日眼看五十余条生命,被恶魔残酷屠杀,却毫没能为力,躲藏在厨房内……唉……”

黄秋尘这时眼望残肢断躯尸体,心中说不出惭愧内疚,原来黄秋尘在九龙王尊下手残酷屠杀之时,几乎要挺身出来。

其实黄秋尘何尝不知道自己当时若挺身而出阻止九龙王尊的屠杀,也只不过是徒增甲板上多一具尸体而已。

要知那九龙王尊的武功,是如何的绝高,酷毒,残狠。

这时黄秋尘慢慢的回忆刚才一幕惊心动魄的屠杀,以及九龙王尊和鬼矶士秦风一番谈话心中震惊不已。

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能将这些阴谋,秘密,告知修剑院的铁木僧,今后江湖武林不知要演变成为怎么残酷结局了?

在这刹那之间,黄秋尘突然感到自己使命的重要,因为这关系整个江湖武林千百万同道命运。

蓦地,黄秋尘突然想起那鬼矶士秦风,不知向九龙王尊献了什么姦计?

他想:“那鬼矶士秦风,据说是青城修剑院第一高手铁木僧的师弟,武功定然极端绝高,智机阴谋超异常人,或着那九龙王尊不会那般重视他……”

当今江湖武林出现了那位九龙王尊,已经使武林呈现一丝恐怖危机,今日加上鬼矶士助纣为虐,武林恐怖命运可想而知了。

黄秋尘想到此处,赶忙由帆船上解开一只小艇堕落江面,轻摇木橹,缓缓离开这恐怖的帆船。

黄秋尘流眼四周江面,银色波浪,一望无际。

黄秋尘暗暗皱眉,不知自己要朝那一个方向行驶,他抬头望着星光,突然想起了‘小野柳居’,仍是处在西南方,自己如果朝西南方向驶去,定可驶到江岸。

于是黄秋尘轻摇孤舟。朝西南方向缓缓驶去。

其实黄秋尘这一方向却错了,他没想到自己在那艘三桅帆船上逗留将近二个小时.已经远离小野柳居了,而是朝岳州驶来的。

他现在若是向西南行驶,恰好反向长江上游,这段江面,黄秋尘就是行驶三日三夜,也无法到达岸上。

一轮明月由东方海面升起,渐渐移到黄秋尘的头顶,他知道自己已经摇橹行驶三个小时,眼看江水一望无际,周围数里之外不见灯光。

黄秋尘心中不禁暗暗的着急起来……

孤舟寒夜,绿波流影……

正当他向西南江面搜视的时候,突然后面传来一声阴恻恻的冷笑声……

这一瞧,比他听闻笑声之吃惊,更加激烈。

原来不知在何时,距离自己小艇不到三丈的江面,已经停着一艘中型快艇,艇上一字排列着四个青衣武士。

那四个青衣武士的前头迎风站着一个肥胖的矮汉,这人不是别的,赫然是那鬼矶士秦风。

黄秋尘在这瞬间,已经敏感到这是怎么一回事,可是黄秋尘很快的镇定一下心神,朗声说道:

“这几位大爷,请借问一声,要到小野柳居,是朝那一个方向走。”

鬼矶士秦风皮笑肉不笑的打个哈哈,说道:

“你为何不问往地狱朝见阎罗王是由那个方向走。”

黄秋尘闻言假作呆愕了一下,说道:

“这位大爷,我是由小野柳居镇租艇游江,因一时贪赏江水夜景,突然迷失了方向,敬请爷等做个好事,指示路途。”

鬼矶士秦风冷森森的说道:

“好小子,你在秦某面前,还是少弄玄虚,我问你,这艘小艇是由那里得来的。”

他这一问,黄秋尘心中震惊。显然秦风等人,可能重返帆船上,发现失落一艘小艇,因而追踪过来。

鬼矶士秦风冷冷的又说道:

“秦某真想不出你是躲在三桅帆船的什么地方,现在我问你,是由洞庭湖登船,或是在千草泽岛。”

黄秋尘闻言心知那艘三桅帆船,最先是由洞庭湖开驶向千草泽岛,自己若说是从千草泽登船,秦风可能会立刻杀了自己。

于是黄秋尘哈哈一声长笑,道:

不错,我是由洞庭湖上船的。”

黄秋尘这句话,竟然使这个诡计多端的鬼矾士深信不疑,原来在秦风心中想来,黄秋尘若在千草泽上船,那简直是不可能的,因为他自信以自己的武功,那里会让人家,潜上船而不知道。

“鬼矶士秦风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的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是那一门派的人。”

黄秋尘答应道:

“我是无门无派的江湖无名小卒。”

鬼矶士秦风对于黄秋尘这种镇静如恒的答话,感到惊异万分,要知一个人由谈话中,便可显露出内功的修养。

机警的秦风此刻已经看出黄秋尘,乃是一位江湖武林高手。他听了话,冷冷的一笑,说道:

“那么三桅帆船上的一切事情,你已经一目了然了吧。

黄秋尘这时已知无可辩解的余地,于是淡淡道:

“不错,那惨绝人性的屠杀,你那厚颜为奴九龙王尊膝下的丑态,都深深地印入我的脑海之中。”

黄秋尘这句话,很快的使鬼矶士秦风脸上掠起一缕杀机,只见他右手轻轻一挥,那四个青衣武士腰间鬼头刀齐出,银光电闪,朝黄秋尘的小艇上跃过了来。

黄秋尘心知他们绝对不会轻易地放过自己,虽然明知必死,岂能袖手待毙,一声暴喝!

黄秋尘扬手一掌,迎向第一个扑到的青衣劲装大汉劈去。

掌风出手,锐啸声疾,但是这四个青衣武士,乃是龙形怪船上的武士,武功皆是一流高手。

第一个青衣大汉,眼见与凌厉掌风迎面相撞,突然凌空挫腰,腾空避过那道掌劲,身躯仍然直对小艇扑到。

黄秋尘这一惊非同小可,想不到区区青衣武士,竟拥有江湖一流高手武技,他这时没有时间多作思考,蓦地左掌,连环劈出。

这一招,乃是红花门的绝技“银钗笔画”只见二道不同的刚柔气劲,如同雷奔电击向脚刚上船板的大汉。

黄秋尘这一招和先一掌,击出的时间,相差不过一瞬,所以这青衣大汉“哎哟!”一声闷哼,胸口中掌,整个身躯被二道内劲弹震得飞起二丈多高“噗通!”一声,摔落江面,瞬间沉落江底。

黄秋尘击毙第一个青衣武士,但另外二个青衣大汉,已经齐跃落小艇。二柄银光森寒的鬼头刀,已挟带着二道呼喝,迎头劈到。

黄秋尘冷笑一声,左手伸缩间,已然抓住一个大汉右腕,借势一轮,响起一阵金银交呜之声,迎上另一柄劈来的鬼头刀。

这一招借刀封拒,施很奇妙无伦,那个青衣大汉梦想不到黄秋尘伸手间,竟然能抓住自己腕脉,二刀一阵交触,直震得二人腕口发麻。

正自呆愕间,黄秋尘奇招突出,左膝一抬,右时一曲,齐时撞上两个青衣武士的小腹,胸口。

二声闷哼,他们仰身向江中翻跌出去。

另外一个青衣武士见三位同伴,均告失手,暴喝一声,挥刀正要扑来,猛听鬼矶士秦风冷声喝道:

“退后,去将两人救起。”

这个青衣武士只得翻身跳落水中……

黄秋尘连续击伤三个青衣武士,面不改色,气不翻涌,平心静气的凝立艇头,冷冷望了秦风一眼说道:

“阁下据闻是青城修剑院第一代院主元空禅师老前辈之传徒,想来武学成就一定超人,在下倒愿领教几招。”

鬼矶士秦风做梦真没有想到黄秋尘这般狂妄,胆敢对自己叫阵,他真是气极反笑,道:

“嘿嘿嘿……我鬼矶士秦风自从四十年息隐江湖武林,想不到当今武林出现了这样一位空前绝后的高手,竟然我不知道。”

黄秋尘对于鬼矶士秦风当年的武学成就,当然无所知晓闻言冷冷的说道:

“在下虽然称不上武林高手,但自恃还可接得阁下十招。”

鬼矶士秦风倏地脸色一沉,缓缓说道:

“居然你这般自廉,老夫就让你一个便宜,如果你能避过老夫三掌,便放你一条生路。”

黄秋尘目见九龙王尊那般倚重秦风,心知道鬼矶士武学,定然不是通常武林高手可比,以自己武功成就,自非是他敌手,所以黄秋尘用话相激对方,目的在使秦风盛怒之下缩减招式的诺言。

要知通常武林高手,对自身武功都极端自负,他们往往都抵受不住人家的轻蔑相激,鬼矶士秦风当然亦是如此。

黄秋尘听他承诺三掌之内取自己性命,不禁心中暗喜,忖道:“自己武功虽然不敌你,但我曾经用伏虎三招武技,接得九龙王尊数招,我真不相信你三掌能取我性命。”

想罢,黄秋尘脸上不动声色,淡淡道:

“阁下对我这般轻视,我就接你三掌试试!”

说着话,黄秋尘双眸突然神光暴闪,凝注鬼矶士的举动。

鬼矶士秦风目睹黄秋尘双眸神光,心头暗惊,忖道:“糟了,这人的武学,竟然比自己想像更高,如果我三掌之内,无法取他性命,那么帆船上的一切机密,便被他带到江湖武林……”

想着,鬼矶士秦风突然凝立原地,一时不作进击。

黄秋尘眼见鬼矶士久久不作进击,正感犹豫……

葛地看见鬼矶士秦凤一脚踏进江中,竟然踏着绿波向小艇走来。

只见他步履轻逸,看上去一步一步走得很慢,其实迅速惊人,眨眼间,秦风一脚已经踏上小艇。

黄秋尘大惊之下,只见鬼矶士秦风右手已经缓缓击到胸前。

黄秋尘暗叫一声:“糟了!”蓦地身子微蹲,双掌向天一翻,一道潜力,直迎秦风掌式击去。

他这招托天掌,乃是伏虎三招的‘玄天九转手’,劲道猛厉绝伦,恍似山崩地裂,怒潮汹涌,奔快无比。

鬼矶士秦风像似没料到黄秋尘能在这刹那间翻掌接了一掌,一怔之间!

“劈拍!”一声裂帛,小艇被二人凌厉内力震击,一阵左右摇晃,江水四洒。

黄秋尘脚步一阵踉跄,猛退了三步!

鬼矶士秦风一掌击出,第二掌已经在斜刺里飘身飞起,蓦然一个掉转,左手一挥,反击而下。

这一招不但攻得奇诡精奥绝妙,而且在速度上,使黄秋尘没有一个呼吸的机会,竟像似连同第一掌击出一般。

黄秋尘在这种情况下,无加思考,施出伏虎三招的“道成飞升”,身躯腾空,手脚平伸,迎着秦风击落的掌风接去!

“劈啪!”一声震天暴响!

回旋劲气,激荡成涡。

黄秋尘感到胸口一阵疼痛慾碎,“哀哟!”半声闷哼,他的身躯被震得直向江流中落去!

原来秦风这二掌强力攻击,已经触发了黄秋尘昔日被袁丽姬击伤的二处经脉发作。

鬼矶士秦风阴恻侧的冷笑道,

“还有一掌。”

身子恍似流星的射到,一掌往江水击去!

拍!的一声暴响!

绿波凶涌,珠花乱酒。

鬼矶士秦风身躯假借一股反弹之力,轻飘飘飞上那艘快艇,双眸冷电暴闪,凝视着那四浅的水珠平息。

黄秋尘的身影,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绝江逢生遇虬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腾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