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腾空》

第16章 萧声琴影美人恩

作者:东方玉

“虬龙剑?”

黄秋尘心中震惊至极,暗暗忖道:“这柄剑,难道会是铁木僧所说:金罗真人留传下来的武林四大奇剑之首——‘虬龙剑’吗……?”

心念未完,突听身后传来绝丽少女的声音,问道。

“黄相公能看出剑鞘黄龙字迹吗?”

黄秋尘闻言一惊,转首答道:“这柄剑,只观剑鞘上雕刻栩栩如生的浮龙,已知是柄价值连城,旷世罕见的绝古宝剑……”

绝丽少女截声说道:“‘虬龙剑’剑鞘黄龙之雕刻,极尽鬼斧神工,那条黄龙就雕刻出此剑的名称。”

黄秋尘惊声道:“那么这是‘虬龙剑’!”

绝丽少女和那婢女,像似也为黄秋尘这种超人眼力,感到震惊,绝丽少女那双美丽的秋眸不禁多看了黄秋尘一眼.缓缓说道:“黄相公英雄慧眼,果然认得这柄绝古奇剑,不错,这柄剑,就叫‘虬龙剑’。”

黄秋尘突然反声问道:“小姐,你知道‘虬龙剑’的来历吗?”

原来这时黄秋尘感到惊愕万分,要知当今天下江湖武林人物,为着“虬龙”,“伏虎”,”飞凤”“腾蛟”四柄奇剑,不惜身败名裂,血流五步,明争暗抢,疯狂的残杀搏斗,而今日自己巧逢得见这柄“虬龙剑”,竟然作为悬挂壁上装饰之物,这怎不使黄秋尘以为绝丽少女可能不知这柄剑的秘密。

绝丽少女微微一笑,道:“‘虬龙剑’由我母亲之手留传下来,我怎么不知来历。”

黄秋尘“哦!”了一声,点头说道:“小姐!定然是个绝世奇女子,所以不怕……”

原来黄秋尘突然想到绝丽少女,是个身负绝世武技的高人,所以将这柄武林中人为之疯狂的‘虬龙剑’,悬挂壁上,不怕人抢,不怕人知道。

绝丽少女目见黄秋尘住口不说下去,不禁问道:“你说我不怕什么?”

黄秋尘生性忠厚,他曾经眼看群豪为着“伏虎剑”全部重创“九龙王尊”手下,此刻目睹“虬龙剑”在这女子手里,真替绝丽少女担心。

于是,他轻轻叹息一声,说道:“小姐,这柄‘虬龙剑’,乃是当今天下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奇剑,宝物外露,最妒人眼红,纵然小姐身负绝艺,足可惩戒偷剑之人,但些剑在小姐手中消息若传播出去,那些盗剑的魔头巨擘,前仆后继,重重叠叠而来,终使小姐不胜其烦,黄某当今蒙受小姐再造深恩,无从以报,特献以真诚之心相告小姐,最好能将这柄‘虬龙剑’潜藏起来,兔于惹眼招人抢夺。”

黄秋尘这番话,说得诚恳至极,丝毫没有半点虚伪之处,这种肝胆照人,豪气干云的气魄,听得绝丽少女怔了一怔,无言以答。

黄秋尘目见绝丽少女沉默无语,误以为她听了自己这番活而担心,于是,叹声说道:“小姐现在也不必担心,黄某今日得知‘虬龙’的消息,绝对保守缄默不向外人吐露。那么江湖斌林中人就无从知道此剑的下落了。”

绝丽少女这时眼望窗处的江波流水不知在思索什么重大事情,她好像听到黄秋尘这几句话。

这时那小素婢女,娇声说道:“咱们公主正在决定一件重大要事,黄秋尘请勿扰她分心。”

黄秋尘闻言暗暗感叹一声,随音这个婢女进入后舱梳洗,他自己从在石窟困居到现在,差不多已有整月没有修饰仪容,今日当洗尽全身污秽,连胡须也刮得干于净净,正待出去,蓦听室外传来小素婢女的声音,道:“黄相公,我替你拿套衣衫来了。”

语声中,室外走进小素,但当小素看到黄秋尘修饰过的仪容,不禁呆愕在那里。

要知道黄秋尘整月没刮胡须,早已将他脸容掩饰成粗犷浪漫的野人似的,当今他一整仪容,倏地变为一付英挺俊秀,丰神如玉的面貌,难免要使小素婢女差点不认识。

黄秋尘眼看小素手中所拿的地套青色男装,也感呆愕一下,朗朗笑道:“贵小姐这般照顾周到,真使黄某终身难忘深恩。”

小素女婢悄声笑道:“黄相公真想不到是位调悦潇洒的英杰美男子,差点使我不敢认你。这套衣衫是咱们公主贴身侍卫长岳凤飞的,他跟你身材差不多,你穿着看看是不是合身。”黄秋尘对红色绝丽少女,本来诚心存疑惑,精不透她是何路人物,这时闻听她拥有贴身侍卫,更令黄秋尘惊愕不已。

黄秋尘心中虽然满腹狐疑,但又不便询问,于是道声:“多谢!”接过这套青衫,进入内室更换。

果然这套衣服和黄秋尘的身材尺寸一模一样,合身已极。

人要衣裳,神要金装。黄秋尘穿上这套青衫,更显得英姿挺拔,谎洒风流,调搅不群,他走出门口,只见小素已经陪笑说道:“黄相公请随小婢谒见公主,有一事我要向相公说明,你在这艘游艇上,如未获得公主吩咐,最好不要随便乱跑,咱们公主对待你已经可以说是屡破前例,望你善自为之,如果公主看重你而被选为侍卫,那可就说是你生平造化。”

黄秋尘听了这番话,心中突然蒙上一层阴影,刹那间,他深刻的意识到那位绝丽少女,可能是江胡武林中一个秘密门派的领袖。

她是正派中人,抑或邪道的人,这点使黄秋尘暗暗关心、不过黄秋尘此刻心中暗暗惊异,忖道:“这艘快艇上,自我清醒后到现在,只见艇上只有绝丽少女和小素婢女而已,那么她的侍卫都到了那里?……”

思忖间,黄秋尘已随小素婢女走出后舱,这时看见那绝丽少女,凝首坐在那张檀木矮桌之旁,怀中正抱着那柄‘虬龙剑’。

小素女婢轻步走到她的面前,娇声说道;“公主,黄相公已经来啦!”

绝丽少女抬首望了黄秋尘一眼,嫣然笑:“黄相公请坐。”

她手指一张锦墩,接下又说道:“相公英华内敛,虚怀若谷,目见宝物毫不心动,这种超然定力,实令人佩服。”

黄秋尘落落大方的坐下,笑道:“公主人间仙凤,黄某今日能够巧遇,真是三生有幸,现在尚未请教公主尊姓芳名。”

绝丽少女嫣然笑道:“萍水相逢,瞬间终将分手,何苦报出名讳徒增一分惆惆离秋……”

黄秋尘闻言一怔,他真不解她话意,抬头一看,自己的眼睛正好和绝丽少女的眼神互相接触。

这一接触,黄秋尘心中机伶伶暗打一个寒噤!

原来黄秋尘这时感到面前这佳人眼神中,露出万般柔情秋水,淡淡幽怨,无限温柔,如深壑大海,如当空皓月。

这神情,首先使黄秋尘大感奇怪,心中有所警惕,但当他眼光注视了绝丽少女眼神几眼之后。

黄秋尘像似变了,眼神中不禁流露出一股暗恋,怜悯之情,他不知不觉的站起身来,默默不语的对绝丽少女走去。

就在这刹那之间,绝丽少女万缕柔情秋水,骤变为一道凛然杀机,手中‘虬龙剑’缓缓抽出——当‘虬龙剑’刃只不过抽出半寸,一道强烈的金黄剑光,像似闪电般刺入了黄秋尘的上眼睛。

黄秋尘像似如梦惊醒,“啊!了一声,惊骇的暴退三四步。

这瞬间,绝丽少女脸上杀机倏逝,换上一付惊愕之容,那抽出半寸的“虬龙”剑刃,也迅即回鞘,这情况,诡异万状任何机智的人也无法猜出绝丽少女的举止心迹。

黄秋尘脸泛殷红,狼狈的重新落座锦墩上,但他内心却如同闪电,掠起一道思潮,想道:“我怎么会自动站起来,如醉如痴的向她走去……”

想到此处,黄秋尘忆起自己刚刚苏醒时,不也是发生过这种失神落魄之态,难道这是自己胚内发生异样变化,抑或是这女子的眼神?……”

蓦然,黄秋尘想起“西域”武林,流传一种深奥的邪门异术。

能够以眼神摄敛人家的心神灵魂——“啊!不错,是她的眼神,噢,这女子太可怕了,她面容那么美丽,和蔼仁慈,令人做梦也无法想到她是位恐怖的蛇蝎美人。”

黄秋尘心中警惕暗叫着,但表面上却毫未动容因为他要看看这个美丽的女子,到底向自己施展什么恐怖的手段。

绝丽少女惊异的望了黄秋尘几眼后,脸泛原先的可爱笑容,说道:“黄相公如果真不嫌弃的活,就称呼我为‘虬龙公主’因小素等众人都呼我为虬龙公主,久而久之,我也不用本来姓名。”

黄秋尘皱着眉头,笑道:“昔年武林四尊,得到是四柄奇剑,竟以剑上,下个字取名‘东龙’‘北虎’‘西风’‘南蛟’今日公主拥得‘虬龙剑’取各虬龙公主,显得更其妥当幽雅。”

绝丽少女微然笑道:“相公之机智聪明,出乎意料这外,不错,我取‘虬龙公主’,的确是以剑命名,不过这意思,还是我母亲自幼就取的。”

黄秋尘对于这虬龙公主的身世来历,心存迷糊,这时闻言忙作试探的说道:“公主令慈想来是个世外高人,在下日后若是有缘,定然拜见她老人家。”

虬龙公主突然缓缓的说道:“黄相公,你是不是‘九龙王府’的人?”

黄秋尘闻言心头一震,问道:“公主何以如此说!”

虬龙公主道:“在二更天时分,咱们发现江中一艘三桅帆船,船上尸体横辟,没有一个活人,那些全部是九龙王府的人,黄相公如不是帆船余生者,便是杀害那些死者的凶手同谋。”

黄秋尘听得暗惊,想不到这女人心思缜密如此,不过她这事却猜错了。其实当今天下武林中人,又有谁能想出那五十余位九龙王府的人,乃是九龙王尊亲手杀害的,黄秋尘沉声说道:“黄某并非九龙王府的人,也不是凶手,更非凶手同谋。”

虬龙公主道。

“那你溺水江中如何解释?”

黄秋尘朗声笑道:“这事情说出来,公主可能不会相信,我是三桅帆船五十余条人命中,唯一得生者,但不是九龙五府的人,跟他们也没有什么瓜葛。”

虬龙公主像似喃喃自语的说道;“九龙王府在江湖武林形成神秘权威后、除了咱们知道这组织之外,中原武林九大门派从没有知晓……难道他会是……”

黄秋尘因为在没知道虬龙公主来历之前,不敢向她表明自己身份,这时见她对自己疑念丛生,不禁朗声道。

“公主无需用心猜测在下来历,其实我不过是武林间一个无门无派,默默无名的小卒。”

虬龙公主微然露chún笑道:“江湖无名小卒,往往会成为大人物,如我料想不错、日后你定然是个叱咤江湖,傲啸苍穹的大英雄。”

黄秋尘惨然苦笑的道:“公主恭维,黄某生感惭愧,内疚,唉——”

好凄凉的轻轻叹息一声,感慨的接下说道:“其实人生慾望无限,我何尝不想成为武林中流砥柱,人间豪杰,可是,我却那么渺小,那么笨拙庸俗。”

这几句话,说得极端悲壮苍凉,但也说出黄秋尘侠骨柔肠的性格。

虬龙公主微微一笑道:“黄相公的大怀心志,可敬可佩,今日我本来不愿杀你,但听了你这句话,使我眼前有如蒙上一层阴影,不得不伤害你了。”

他说话时娇容泛着一丝微笑,语音不急不缓,令人以为她是在说笑。

但是机警无比的黄秋尘,却暗暗警惕,蓄神戒备,因他已经体会出面前这女子,面如娇花,心境却极端歹毒。

不过黄秋尘心内真不知道她为何听了自己那一番话,决定要杀害自己?黄秋尘脸上没有半丝惊惧之容,哈哈朗声轻笑道:“黄某性命乃是公主所救,公主如果忍心杀害,我倒愿溅血美人跟前。”

虬龙公主脸露笑容道:“不错,你溺落江中,如不是小素捞你上船,难免不喂鱼腹,现在我取了你的性命,似不嫌为过,那你就认命吧!”

黄秋尘已经暗中运凝真气,随时应付虬龙公主的辣手突袭,他想,虬龙公主说完话,会立刻出手攻击,那知等了良久,她竟然丝毫不见举动。

“铮铮铮……”蓦然一缕琴声响起!

虬龙公主竟然手拂瑶琴,轻轻弹起了三声!

接着,玉萧凑chún一吹,一缕柔细音韵,由萧孔中扬出!

黄秋尘首先不明她为何突然弹琴,吹萧,但当他目光微微一望虬龙公主的面容神色,不禁惊啊一声,转身就走。

原来黄秋尘自从发觉虬龙公主的眸光,充满一种神秘惑人的力量之后,他在和他讲话时,始终不改正面看她一眼。

此刻他抬眼一望虬龙公主,只见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那笑容和通常人有异,好像眉毛,眼睛,以及面部千百万毛细孔内部在微笑着。

黄秋尘惊鸿似的一瞥,感到那笑容蕴藏着万千风情,美得有如百花齐放,使任何男人见了都要神魂颠倒,心旌摇动。

黄秋尘心中早有警惕,以及练就了伏虎三招的“伏魔古佛”

心法,定力较任何人深厚,一瞬间,他心神一动,立刻警觉到这是怎么一回事,赶忙转向船舱门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萧声琴影美人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腾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