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腾空》

第18章 飞凤一式得腾蛟

作者:东方玉

黄秋尘闻言心中暗惊,说道:“冷兄内功深厚,我真不相信九龙玉尊一道掌劲,能够要了兄台的命。

煞星手冷白突然仰首发出一阵悲惨的长笑,说道:“不错,兄弟浪荡江湖三四年,刀山剑林,出生入死,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要了兄弟的命,但是这次却不同了,你看眼下众人,除了高大侠,柳门主和兄弟之外,那一个还能清醒。

袁丽姬这时正将六个昏迷不醒的伤者,仔细把脉珍视了一会,脸色凝重,沉默不语的站在一旁。

高云岳这时接声说道:“黄老弟,冷少侠的话说得不错,咱们今日虽然逃出九灯龙船,但只有等死的份儿,唉!事实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阴互功夫,竟然这般厉害。”

蓦然只听袁丽姬缓缓的说道:“根据我刚才察视六人伤情,看来对方是用一种极其阴毒的内家气劲,击伤你们少阴,焦阳,胆经之脉,以致阴阳二火上升,遁身周转,致使混身奇热,脑智发昏,以及胆经被伤,面色惨白,气机艰难,心脉跳动微弱,七日后气血枯竭而亡。”

这一番话,听得冷白更感绝望,他乃是一个年纪轻轻的人,当然心中极不愿这般夭逝,所以闻言后,脸上笼罩着一丝凄凉、悲哀之色,双眼无神地望着苍穹浮云,不知在想些什么。

高云岳生性豪气干云,视死如归,闻听此言,反而更加安静,他抬目望了左侧!柳雁红一眼,说道:“柳师妹,我们现在即将要离开人世,不知你有什么遗冒交待黄少侠。”

艳玫瑰柳雁红杏目圆睁,瞪了高云岳一眼.怒道:“咱们还有什么话好说,哼!若非遇上你,我也不会牵涉入伏虎剑的旋涡中,而去千草泽岛。”

高云岳淡淡的说道:“人之生死,上苍早已注定,高云岳死而何憾!不过,愚兄对于师妹之死,确实引以为疚。但是事情已到这般地步,恨天怨人,亦复何用。”

柳雁红冷冷一笑,道:“那么你就默默的等死神降临吧,还问我有什么遗言干什么?”

高云岳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咱们如今虽然要死,但要死得无忧无虑。”

柳雁红冷冷笑道:“人之死,双眼一闭,撒手西归,还有什么忧虑的事情。”高云岳浩然长叹道:“柳师妹,乃是红花门一代门主,难道你不为咱们红花门后代着想。”

柳雁红蓦地杏目一睁,问道:“师兄的意思,是什么?何不说个清楚。”

高云岳道:“愚兄是要师妹在临死之前,将掌门之位,传于本门弟子……”

柳雁红思索片刻,说道:“本门自从师父传自师姊,师兄,师妹三人,红花门除了咱们三位,还有谁能掌之红花门主?”

高云岳微微一笑,道:“目前有一人是咱们红花门主最适当的人选。”

柳雁红满脸惊异道:“难道师兄已经有了传徒?”

高云岳摇头笑道:“不,这人久是师姊的传徒!”

柳雁红脸色骤变,叫道:“你说是他!黄秋尘。”

高云岳点头说道:“不错,黄老弟不但得了师姊的武功精髓,而且生性仁侠,虚怀若谷,红花门主或为黄老弟担任,我红花门定然重新恢复十多年前的光明,强大……”

柳雁红闻言突然仰首一阵凄厉的格格娇笑、道:“想不到啊!想不到,红花门一代门主之位,竟然落到一位被驱逐出门墙的师姊传徒身上……”

黄秋尘听到这事情,心中大惊,赶忙说道:“高大侠,你们目前不是好好的活着,怎么谈起这种身后之事呢?”

高云岳惨然说道:“七日时间,谅已过了二日,剩余时光,弹指即逝,高云岳身为红花门人,若在死前,不将掌门之事交待,死不瞑目。”

黄秋尘突然凄凉的说道:“你们七日之后,苦是真的如言死去,我黄秋尘也不会侥幸不死!”

这句话,便高云岳心头大惊,袁丽姬也是芳心一震……高云岳急问道:“黄老弟,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黄秋尘凄然说道:“你们有所不知,我在千草泽岛也中了九龙王尊的暗算,最迟八日后即死。”

袁丽姬吃惊的问道:“这是真的吗?”

蓦地传来一个冷森森,阴恻恻的声音,接道:“是真的!八日后,他也难逃惨死噩运。”

这缕语音,冰冷的像似地窖中吹起了一阵阴风,使场中诸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大家的眼光齐向发声处望去。

一个肩背古剑,身材修伟;指髯齐胸,面蒙青中,身着龙黄缎长袍的魔影,缓缓由楼阁左侧转了出来。

他一现出身,那双如同霜刃的锐眸微然掠扫场中诸人一眼,阴森森的低笑,笑声接下说道:“不过我不愿让你们六日后自生毁灭,今日你等一个也休想逃出七步之外。”

场中诸人,除了袁雨姬没有凝神作态之外,黄秋尘、高云岳、冷白、柳雁红个个都钠气凝神,准备以本身功力,拼抗敌人一击。

九龙王尊走到众人六步之内,看到雍容华贵,威严录穆的袁丽姬,心头像似一震,倏而止步冷冷一笑道:“女娃儿,你是谁?”

袁丽姬脸罩寒霜,冷然问道:“阁下可是九龙王尊。”

九龙王尊嘿嘿笑道:“不错。”

袁丽姬黛眉倏地一扬,肃声问道:“在千草泽岛一个幼龄少女,你给她吃了什么葯物?”

这一问,九龙王尊象是一惊,但随即干声冷笑,道:“消魂蚀骨九龙丹。”

袁丽姬突然喝道:“你这衣冠禽兽,污辱尚未成年少女,掌伤众豪,屠杀三桅帆船五十余条人命,这种惨绝人性的行为,百年来江湖武林从未有像你这种滔天大罪之人。”

九龙王尊闻听这番话,怔了一怔,双眸迅快掠过一道杀机,冷冷问道:“你怎么知道屠杀三桅帆船之事。”

突然听到黄秋尘朗声叫道:“注意他的左手……”

喝声未完,九龙王尊冷笑一声,左掌倏地一场劈出,但觉一股劲风挟着阴寒之气,猛向黄秋尘,高云岳等几人逼去。

袁丽姬娇叫一声,喝道:“黄相公……不要接他掌力,快带伤者退开……她暗腕一翻,迅炔打出一道般禅掌劲,劲风呼呼,横里击出。黄秋尘、高云岳、冷白、柳雁红四人早已蓄势戒备九龙王尊一掌劈出,四掌并举也随即发动。

几股潜力一接,立时卷起一阵旋风,黄秋尘等四人掌劲刚劈出,立时各觉着心神一震,一缕阴冷之气,逼人生寒。

高云岳首觉不妙,大声喝道:“快退!”

黄秋尘,冷白,柳雁红高云岳不约而同,迅快抓起身侧的伤者,跃出了六七步。

一阵激荡旋风哑呜大作,只听二声惨哼传出,那救援不及的洪杰,和黑手岩那个黑衣大汉,二个躯体被旋风卷带三丈开外。

撞到阁楼石阶上,脑袋进裂,鲜血四喷,齐齐魂归西天。

蓦见袁丽姬路到高云岳身侧,说道:“高大侠把剑借我,几位赶紧先走,让我挡他一阵。”

她话虽说的婉转,但神态之间,却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高云岳无暇思索,将长剑递给袁丽姬,叹息一声,说道:“大家快走!”

黄秋尘断后,一行疾向群山峰峦冲去。

只听九龙王尊发出一,阵阴诡的哈哈好笑,道:“几位还想走吗?”

他纵身跃起三丈,旋出轻功绝技,“拔步登空”猛向黄秋尘扑去。

九龙王尊身形刚起,袁丽姬连人带剑化做一道银虹,横侧拦截。

九龙王尊目睹一片银芒卷着凌厉剑风迎面轩下。这乃是剑术中最高造诣的驭剑术,不觉心神一震,凌空劈出一股猛掌风,翻身落地。

袁丽姬娇躯曼妙翻了一个半弧,跃落地面,抱剑档拒在九龙王尊面前。

九龙王尊像似被袁丽姬这种绝高剑术所惊,双目不瞬注视在袁丽姬的身上,半晌后,才冷冷问道:“看你年龄不大,竟然学到上乘的剑术和佛门般禅掌……”话到这儿,语音突转严厉,接道:“你这两种百年来已失传的绝技,是由那里学来的。”

袁丽姬双手抱剑,冷冷道:“九龙王尊,你有胆量为非作歹,为何不敢露出你的真面目。”

“就在两个问答问,黄秋尘等人身影已经消逝峰峦尽头。

袁丽姬目见九龙王尊乍这刹那间,双眸中神光闪动,突然他右手疾伸要抽肩后长剑。

袁丽姬那里容行他拔剑,娇叱一声,长剑若劈,只见寒光流动,疾刺九龙王尊“玄机”“将台”“腹结”,三大要穴。

这一招奇幻无比,饶是九龙王尊身负绝学也是无法拆解,逼得连纵带跳移出三丈开外。

这一剑九龙王尊内心更加激动惊异,脱口问道:“你这招剑术,如何名称?”

袁丽姬淡淡道:“九龙王尊,你自认博学天下各派武功,但这招终于不认识了,其实精微奇妙的剑术,还在后头呢?”

说着,袁丽姬一振腕,长剑恍似一道闪电“唰唰唰!”连续攻出三招。

这三剑,可以说集尽了天下武林剑术的绝奥,三剑出手,周围一丈方圆笼罩了一片剑光瑞气,精光闪跃,刺人眼目。

九龙王尊双掌连续指出三道内家气劲,挡住了凌厉的剑气,大喝一声,一道青光由他肩后闪起……“铮”地一声龙吟轻啸,袁丽姬惊啊一声,手中那柄百炼精钢长剑已断作二截。惊骇的后退三四步。

九龙王尊手持那柄惨绿绿的青光长剑,阴森森的冷笑一声,道:“你现在命运,已经完全握在我手上了,我问你,是那一门派的人?”

袁丽姬这时内心震惊万分,她梦想不到九龙王尊的武功,竟然这般绝高,要知他刚才四招剑式,乃是罗尽中原武林武当,峙顺,昆仑,终南四大剑派,唯一精华博大的绝招,竟然无法伤动他分毫,反而被他拔剑截断自己长剑。

袁丽姬乃是人间仙凤,目前他在九龙王尊手下已经显落劣势,但仍然镇静如恒,肃声说道:“你手虽然拥有一柄锋芒犀利的宝剑,但也无无伤我一根毫毛。”

九龙王尊乖戾霸道,猖狂跋扈,这时也为袁丽姬这种超凡的气质所慑,他感到袁丽姬眸中有股凛然正气,使任何人都不敢轻然冒犯。

九龙王尊这时心中如雷似的忖道:“这女子年纪轻轻,但身负武学,世所罕见,不过功力还未到火候,今日自己若无法杀她,再过几年,自己也难望其项背,将引为终身大患……”

想到此处,九尤王尊又眸燃起一道杀机,他仰脸一声长笑,声如龙吟,响彻云霄,只震得万山回应,嗡嗡嗡之声,不绝于耳。

笑声一落,九龙王尊提剑欺身,青光迅快逾雷奔电闪射出一道惨绿剑气。

袁丽姬娇叱一声,右手中剩下的半截断剑,脱手飞出,化着一道白光迎向九龙王尊剑势。

九龙王尊阴森森一笑,青光剑一卷一绞,袁丽姬射出的断剑已被绞断震飞。

“唰!”地一声剑气破空声响,九龙王尊青光剑疾挥而出。袁丽姬早知那柄断剑无法伤得了他,所以玉手扬腕弹出断剑后,娇躯一晃,凌空飞起,青光剑挟带着一缕冷森剑气,掠着她足下卷过,也就不过是三寸之差,没有扫中。

九龙王尊一招落空,躬腰翻身,剑若游龙,掉头反刺,慾刺坠落的袁丽姬娇躯。

这一招剑势,不但精微奥妙,武林罕见,速度更是有如陨星流矢,在九龙王尊心想:“纵是武功绝世也难逃这一剑。”

那知事实不然,只见九龙王尊青色剑锋距离袁丽姬三寸之间,袁丽姬左袖一指,脚不沾地,呼的一声,娇躯猛然再往上飞升半尺。

就在袁丽姬飞升半尺的刹那,她身躯一偏,右腿连足已经疾速踢到九龙王尊右腕脉门。

她这招旷世绝古的脚法,竟然也使九龙王尊无从闪避,在电光石火的一刹那,九龙王只得松手弃剑,右掌一翻横切袁丽姬足踝。

九龙王尊此举,显示出他超人绝代机智,要知九龙王尊若不舍剑、他右腕脉门难免被踢中而落剑,所以他主动弃剑翻腕反切袁丽姬足踝,如果袁丽姬缩退避招,他仍然可以回手抄回落剑。

九龙王尊心中盘算得极妙,但事情往往出乎人意料之外,袁丽姬右腿踢出逼得九龙王尊松腕弃剑,她的左脚已经由一个奇妙角度,将那柄青光剑尖锋弹踢得飞起,一道青虹直戳敌人要害。这手出人意料之外的绝学,使九龙王尊忘记了伤人右足,拧腰疾退,左袖犯指出一股内家真气,迎向疾戳而到的青光。

“嘶!”地一声裂帛声响,青光过处,九龙王尊左袖已经断了半截。

袁丽姬不知怎么作势,已经右手抓住那柄青光剑,稳落九龙王尊面前九尺距离,惊声呼道:“腾蛟剑!”

只见这柄青色长便,惨绿的剑尺上刻着三个篆字:“腾蛟剑。”

袁丽姬梦想不到武林四大奇剑之一——腾蛟便,竟然是落在九龙王尊的手中。

九龙王尊这时不知是惊骇,或是愤怒,双眼呆呆瞪着袁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飞凤一式得腾蛟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