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腾空》

第03章 旧地重游、伏虎警伤雁

作者:东方玉

黄秋尘这时星目含蕴热泪,恨声道:

我黄秋尘誓死要查出‘伏虎剑’的下落,调查出杀害父亲的凶手……”

黄秋尘说到此处,脸上突然一阵惨白,汗水涔涔而下。原来他这一动怒,伤疼立刻发作。

铁木憎凄凉一叹,道:

“孩子,你又动气了。”

黄秋尘悲哀的问道:

“老禅师,我身上之伤,大概已无疗治之法了吗?”

铁木僧叹道:

“孩子,这个你不必着急,但我劝你不要恨姬儿,她是……”

黄秋尘立刻接声说道:

“老禅师,我既知道这事情的经过,当然不会再恨她了,可是,我一定要知道她的名字!”

铁木僧道;

“唉!这次你们交手,完全是一场误会,如你说出来历,这就不会落到这种局面。

姬儿,乃是接替你父亲的修剑院院主姓袁名丽姬,她虽然年纪轻轻,但自从得了‘飞凤剑秘笈’后,武功已是天下一流高手。

你身上被她所伤的,就是飞凤剑秘笈上的“透骨打穴伤脉”。指劲绝学,唉!被这种绝学所伤,就是姬儿和老纳也无法疗治,不过老纳知道当今江湖武林有一神医居住于千草泽,号称回生草胡圣手,他大概能疗治你身上伤疾。

铁木僧说到这里,蓦然向洞外喝问道:

“是姬儿吗?”

喝声刚落,一缕婉转轻柔的声音,答道:

“大师父,是姬儿!”

一缕香风送来,洞口已经凝立着一位美艳绝丽的白衣少女,她正是当今的青城山修剑院主袁丽姬。

铁木僧低声说道:

“姬儿,他是你师兄黄龙山之子……”

黄丽姬娇容露出一片忧伤之色,美眸流悠望了黄秋尘一眼,说道:

“大师父,姬儿已经听到了,我真对不起黄龙山师兄。……”

黄秋尘面对袁丽姬,心中有着无比激动,恨她吗?

但那全是一种误会所引起,自己何赏不是伤了修剑院很多高手,可是,自己一生急慾报仇,于辛万苦所学的武功,却在旦夕之间,被她所废。……

黄秋生突然站起身来,对铁木僧说道:

“今闻老禅师一番说明,使我对家父血仇有所认识,现在我就于此告辞,如我得能保全性命,定然查出杀父凶手,万一天不佑我,尚请老禅师能看在家父师徒份上,为家父报仇,此恩此德,黄秋尘来生结草衔环图报。”

说完,黄秋尘对铁木僧长施一礼,转身就走。

孩子,你要去那里。”

黄秋尘回头说道:

“茫茫天涯,慾去无处,我也不知上那里去的好!”

铁木僧叹道:

“孩子,你何不就此到千草泽走一趟,寻找回生草胡圣手,赶快将伤疾疗好,你只要说是老纳叫你去,他就会替你医疗。”

这时,黄秋尘已经走出老远,只听袁丽娘娇声道:

“大师父,他会去千草泽么?”

铁木僧转首看见袁丽姬眸中带着一缕忧愁蹙色,不禁叹道:

“这孩子性情刚毅,如他见了回生草胡圣手那种怪癖,就是死了,他也不愿求胡圣手疗治的。”

袁丽姬道:

“大师父,那么他的伤疾……我真对不住龙山师兄……”铁木真知道袁丽姬心中极端愧疚、后悔,于是安慰说道:

姬儿,你放心,老纳已经用达摩神功控制了他伤脉,他如果不强运真气,伤势不致于恶化。”

袁丽姬幽声说道:

“可是我废去了他一身武功,我……”

铁木僧道:

“他学的是红花鬼母一脉武艺,出身偏邪,你今日将他武功废去也好,老纳看此子,骨格奇佳,天资聪慧,如他再重学武功,不难臻至上乘,何况老纳隐约由他天庭间,看出一道北斗星纹,此去定然会有奇遇。”

姬儿,你不要担心他,咱们走吧!”

且说,黄秋尘走出青城山脉,放眼一片绵绵无际的荒草野原,他眼望着这片大草原,不知何去何从?

晚霞、薄暮,映射着这位孤独、凄凉落寞少年的影子,缓缓向北方移动,轻风吹,飘起他的衣袂,略感凉意,他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半日,夜幕降临,已是很深的二更天了。

黄秋尘抬头望了一下四周,不禁呆呆怔立那里,脸上泛出一阵奇异、悲怆、凄凉、沮丧……各种不同的神色。

只见皓月当空,明星照耀,面前一片茂林修竹,崇山峻岭中,隐约地发现一座红墙绿瓦的雄伟建筑物,矗耸在寂静的夜空中。

那是一座庙宇;

不错。

是一所荒废已久的陈旧的古刹

黄秋尘记得在三年前,自己初次上青城山寻仇,被追杀,惶惶逃离青城山的情形。……那夜,也曾来过这间古刹……想不到三年后的今夜,竟然不知不觉又来到这里。

黄秋尘凄凉的轻轻叹息一声,喃喃语道:

“三年前,我在这间破古刹巧遇那位病危老婆子,因而学习到‘红花鬼母’一脉的武功,但今夜,我又能遇到谁?疗治我身上内伤……”

说到此处,更是悲枪的长叹了一声,缓步向山坡上走去。

原来三年前,黄秋尘就在这所古刹中,巧遇一位病弱的老婆子,那老婆婆在临死前,送给他一册武学奇书,因而让他学习到今日的武功,纵然黄秋尘这次青城山之战,仍然败在袁丽姬的手下,但黄秋尘由铁木僧口中,知道袁丽姬的身份后,他感觉到虽败犹荣,心中仍是极端感激老婆子赠书之恩。

所以,黄秋尘走到坡上古刹东墙一颗苍松树下,一堆黄土坟墓前,跪拜了下去!

这个坟墓,就是黄秋尘亲手为那老婆子所建。

黄秋尘跪在墓前,凝神注视一会,正待起身——

蓦然,一缕阻冷寒凛的声音,由身后传来说道:

“老夫在此等待你三年了想不到你今夜果然来啦!嘿嘿嘿……”

黄秋尘听得心头一震,赶忙起身,转首望去!

只见身后三尺处,不知何时来了一个身着灰衣,圆脸鹰鼻满脸阴冷险诈,五十左右年纪的老者。

黄秋尘目此人,并不熟识,不禁怔了一怔,说道:

“阁下敢是认错了人?区区姓黄名秋尘。”

灰衣老者那双吊客眉,倏地一扬,嘿嘿!阴笑二声,道:

“不会错,不会错!老夫三年来等待的就是你,嘿嘿嘿……人说:做事只怕没恒心,果然不错,老夫如果在前三天走了,那就永远遇不上你了。”

黄秋尘听了这话,心中更是一呆,若说这老者是疯了,但他讲话,没半点疯癫之状,却是那么认真。

黄秋尘轻皱眉头,问道:

“阁下等待我作什么呀!

灰衣老者蓦然脸色一沉,阴森森说道:

“老夫,首先问你一件事,这堆黄土下埋葬的人,是不是一个白发老婆子!?”

黄秋尘生性聪明、机智,他转头一见这灰衣老者,一眼就看出他不是善者,心中就有所警惕,此刻听他问话,不禁暗自忖道:

“难道他真是冲着自己而来的吗?他找自己何事?”

黄秋尘念头一转,淡淡说道:

“不错。是一位白发老婆子,你问这个干什么?”

灰衣老者闻言脸上神色一动,无形中流露出一丝欣喜之色,但瞬间即逝,只听他又阴声问道:

“这样说来,老婆子临死之前,是不是向你吩咐许多话。”

黄秋尘呆了一呆,道:

“没有啊!她老人家一句话也没有讲。”。

灰衣老者闻言冷笑一声,蓦地疾欺过来,一手扣拿黄秋尘左腕脉门。

黄秋尘很自然的右脚尖半旋,侧身避过他一招拎擒拿。

灰衣老者阴侧恻一笑,道:

“好啊,原来你还有一手。”

话声中,灰衣老者扣出的右手,倏地一翻,双掌对准黄秋尘胸口拍去!

他这一变招,快速无伦,如果在黄秋尘武功没废之时,本可很轻易的接下这招,但他现在功力已失,刚才闪过擒拿,身躯移动已经够慢了,这时灰衣老者变掌拍来,一闪间已到胸口,心中大惊,左手猛出一招“手拔五弦”,指击过去!

灰衣老者见黄秋尘出手招式,奇异无伦,五指拂来,恰好是自己腕脉要害,暗含一种极上乘极上乘的内家绝学“拂脉震穴”手法,不禁心头暗骇,赶忙收招疾退了三步,而黄秋尘竟然也撒招后退半步。

原来黄秋尘一招拂出,猛感出手无劲,而对方一股凌厉内劲,已经直逼过来,蓦然想起自己功夫已失,二人手掌接触,自己便要活活被震死,惊骇之下,黄秋尘也自动缩回拂出的招式。

他见灰衣老者撤回招式,不禁怔了一怔,想不出是什么原因。

灰衣老者这时那双冷寒的电眸,直瞅着黄秋尘,停了良久,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诡地声笑道:

“这位兄台,原来是位武林高手,失敬失敬,老夫肉眼无珠,差点不识秦山。”

黄秋尘听了话,更是有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面前老者的脸容,瞬息万变之情形,却令他更加警惕,知他是个极端阴险狡猾的人。

可是聪明的黄秋尘,这时却转笑答道:

“那里那里,末学后进,岂敢担当武林高手。”

灰衣老者哈哈一笑,道:

“好说!好说,年青人身怀武功不露,不夸张、不骄狂,虚怀若谷,这才是未来的正大英雄,大豪杰,哈哈哈,老夫武仪天今日交上你老弟了。”

黄秋尘对于当今江湖武林人物,可以说:一个也不知道,纵然灰衣老者自报了姓名,他脸上没有半点惊异之容,笑道:

“久仰久仰,晚辈能得见高人,真感荣幸。”

其实黄秋尘如果能知道武仪天为人,他真要大惊失色,要知道武仪天乃是名震黑白二道的独行盗——千里魅魂,这绰号说出他的心狠手辣,阴险姦猾,酷似魅影幽魂,千里附体追踪。

千里魅魂武仪天是个极工心计的人,听了话,已知黄秋尘并不认识自己,不禁暗暗皱眉忖道;

“看他刚才一招出手,分明是极上乘的内家武学,得传自高人,怎么走动江湖,他师父却没提告我的名字……”

原来这武仪天不但武功超绝,而且为人极是滑头,绝不吃眼前亏,在刚才他一见黄秋尘施出那招“手拔五弦”,立知是个硬汉子,所以他立刻收招后退。武仪天真是做梦也不会想到,他这种自作聪明却栽了个大筋斗。

武仪天笑道:

“黄老弟,如果老夫推想不错,令师定然是位名震江湖的先贤,才能调教出你这种年青高手。”

机智聪明的黄秋尘,在这时也看出武仪天,原来是误认了自己是个武林高手,所以他才自动收招后退,这时他暗叫一声:

“侥幸!”

但他知道江湖武林中人,波诡云谲,他这问我师承,如不能答出,狐狸尾巴就要露出来了。

黄秋尘脸上不动声色,强作镇定,笑道:“在下恩师.乃武林无名小卒,恕我不便提供他老人家的名号,免使武林前辈见笑。”

这句话,说得妙极,纵是武仪天善自猜疑,但也找不出漏洞,只听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武林中高人,向来都是埋名隐姓,这样说来,更是证明黄老弟是位名师高足了。”

黄秋尘听他话意,都是想询问自己师承,不禁立刻转变话题,问道:

“武前辈,你刚才说在此地等待三年,倒不知是为着何事?因晚辈自忖跟前辈,还是初次见面,一向并无恩怨。”

千里魅魂武仪无闻言,脸上神色一动,低声说道:

“黄老弟,这样看来,你大概还不知这老婆了是谁?”

黄秋生暗暗忖道:

“不错,自己根本不知这位老婆子是什么人?若不是在修剑院内,听铁木僧指出自己武功路子,是红花鬼母一脉的武学,自己所学的也不知是那派的武功,现在想来,这老婆子会不会是红花鬼母…”

他想到此处,缓缓说道:

“这老婆子大概是红花鬼母……”

下面语音尚未说出,武仪天立刻接声说道:

“不错,她就是红花鬼母一脉的传人——冷面娘朱娇凤。”

黄秋尘听了话,暗道:

“惭愧,自己本以为老婆了是红花鬼母,想不到她竟是红花鬼母一脉的传人。……如此想来,这红花鬼母一脉,便是昔年武林上一派武学的名称了。”

黄秋尘这时故意轻叹一声,道;

“想不到,她竟是冷面娘朱娇凤,唉——”

千里魅魂武仪天,望了黄秋尘一眼,说道:

“黄老弟,你不必叹息,其实天下武林知道冷面娘朱娇凤之名,而不认识其人却多着呢?哈哈哈……当今江湖武林人物,数以万计在找寻朱娇凤,却再没有人在老夫之先寻着。”

黄秋尘听了话,心头一动,暗道:

“成千上万的武林人物找寻这老婆子作什么?噢!如此看来,这事情定然牵涉到什么武林秘密。”

武仪天突然轻叹道:

“遗憾的是,老夫虽然在三年前,就寻到朱娇凤。所以就千里追踪到这里,却仍然没跟她会见一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旧地重游、伏虎警伤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腾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