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腾空》

第04章 伏虎之秘

作者:东方玉

原来黄秋尘在武仪天和黑衣少上搏的时候,蓦然觉到自己呆在当地,定然极端危险,等会无论那方胜了,都要找自己的麻烦。

如果在黄秋尘武功没有丧失之时,当然不怕他们。或许还要向他们追问一些自己所必须知道的事情。但是今日他手无缚鸡之力,那能抵制武仪天和黑衣少女一招攻击。

所以,黄秋尘在二人集中心神搏斗的时候,悄悄溜下山坡,迅快地向草原走去,直到天色破晓——

次日.他走出那片大草原,来到一座市镇,投宿到一家小客栈。虽然奔波一夜,已是精疲力倦,但黄秋尘躺在床上,仍然不能成眠。

因他脑海里,想着许多问题!

他想:冷面娘朱娇凤生前既然拥有“伏虎剑”,那么她会不会就是杀害父亲的凶手?

如果她真是凶手的话!自己十年含怨,这待报的血仇,便是石沉海底了!

黄秋尘暗自喃喃地道:“不会吧!朱娇凤不可能是害死父亲的仇人,虽然,我现在还不明这血仇的真相,但我知道母亲之被辱,和父亲之被害,定然有着极大的关联,可能是出自一个凶手所主谋,不然,在青城山下,那婬贼不会无缘无故的先辱后杀母亲……这里面定潜藏着一段江湖武林恩怨,唉——

倘若我早在三年前,得知这些事情,便不难在冷面娘朱娇凤口中,察知这段复杂而离奇的血案线索。

千里魅魂武仪天和那黑衣少女两个,都说朱娇凤拥有‘伏虎剑’,但在我的记忆中,冷面娘病倒古刹中,除了赠送我的一本武功小册子而外,身上似乎并无他物,难道这本小册子上面,还记述着‘伏虎’的事情吗?……”

想到此处,黄秋尘突然由怀中拿出一本寸厚,七寸长,五寸阔的册子,一页一页一字一句的仔细看了下去!

这本书,在三年的时间里,他早已研读过了,但是,他为了要搜寻冷面娘,有没有在此书中记载有关‘伏虎剑’的事项,所以他要重新拿出来再次研读。

黄秋生这一次研读,竟然让他发现了一件秘密。原来这本里头所记载的拳经,剑诀,和自己所练,有许多不同的地方,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将这书上的每一招动作,融合贯通,穷尽深奥。

譬如一招掌法,黄秋尘昔日所学得的,只是三式变化,但今日他却发觉里面,还有几式深奥精博的变化,如能将这几式变化,贯通起来,那么这一掌的威力,就会徒然增加数倍。

这一发现使黄秋尘精神为之一震,他忘记了搜寻书本的原意,竟然集中心神,研究拳剑经文去了。

两个时辰光景,黄秋尘已将书上记载的每一招,动作重新研究一遍。当他看第二次的时候,他又发现刚才所领悟的,仍然不够彻底,好象里面更蕴藏着许多含意博大精深,极是难练的上乘工夫。这一下黄秋尘欣喜若狂,不禁手足随着脑思挥动起来

“哎哟!”一声惨叫!

黄秋尘双手紧抱住胸口,弯腰蹲了下去,脸色苍白,肌肉抽搐。

原来他这一运气,触动了内伤发作,一时胸口疼痛慾裂,双目发昏,气血浮动,足足有一盏热茶工夫,伤疼始才渐止。

黄秋尘睁眼望着窗外几朵白云,凄凉暗自叹道:

“白云苍狗,变幻无常,但我的际遇何尝不是如此,记得昨天我在这间客店里头,还是一个生龙活虎,充满了复仇信心的人……那知相隔一日,我却落得这般惨况,唉——

这本书,纵然是部盖世奇书,但对我又有何用?而今我稍微一运气,就疼痛慾死,我还能够学习上面的武功吗……”

他黯然的悲叹着,慢慢地站起身子来,但又踉跄跌坐在床上。

他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睡,直到华灯初上时分,黄秋生始缓缓醒了过来。

当他醒来的时候,只见房内烛火通明,不由使他大惊失色,因为他来到客店,正是清晨,近晌午的时候才入睡,那么,这烛火,又是谁来点燃的?

想着,黄秋尘轻轻地走下床来,蓦然客厅中响起一个娇脆的声音,说道:

“你已经睡醒了吗?”

黄秋尘闻声,心头又是一震,他疾忙伸手去搜怀中的那本书,这一搜,却摸了个空,不禁使他脸色骤变,因为冷面娘相赠的那本书,不翼而飞了!

就在此时,厅中缓缓走进一个娇丽的黑衣少女,她玉手中正拿着那本书,这少女就是古刹中所遇的那个黑衣女子。

黄秋尘淡淡的说道:

“你真个象是幽灵鬼魂般来追摄我,现在冷面娘来娇凤所遗留下的书.已经为你所获,你不必再前来打扰我了,赶快走吗!”

他这话说得黑衣少女反而一怔,她只是呆呆出神了一会。

黄秋尘见她呆立那里,不禁眉头轻皱冷冷地哼了一声,又道:

“不然,你还想要些什么?只要你说了出来,我都可以给你,但,只希望你得手之后,立即走得远远的,不要再追踪我就好了!”

黑衣少女不知怎的?娇丽的脸庞上,突然泛起一丝红晕,说道:

“我不会再追踪你的,也不要你的书,你拿去吧!”

说着,她将手中的书,往茶几上一丢,转头就走。

这一来,反使黄秋尘感到一愕,忖道:“她追踪我的目的,就是要朱娇凤这本书,怎么,一时又不要了呢?……”其实黄秋尘那里知道黑衣少女,最主要的是探知“伏虎剑”秘密的下落,她既然得到“伏虎剑”秘密,要那本书何用?

念头未完,突见已走出卧室的黑衣少女,蓦又转回头来,那双澄澈如秋水的大眸子,凝望了黄秋尘一眼,说道:

“临走之前,我诚恳的忠告你,你得赶快离开这里,不然,仍将难逃千里魁魂武仪天的追踪与杀害……”

黄秋尘冷冷一笑,道:

“武仪天追来,要的也不过是这本书,他要,我给他就是了,还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少女眨一眨大眼睛,道:

“那老贼不但要书,而且还要你的性命。”

黄秋尘道:

“我跟他无怨无仇,凭什么要我性命?”

黑衣少女轻声笑道:

“看来你真是初跑江湖的人,要知江湖武林中人,杀人并不一定讲什么仇怨,何况武仪天正是一个心狠手辣,阴险歹毒无恶不作的老贼,当然更不会跟你讲究什么江湖武林道义,只知道的是杀人灭口。

以你目前的武功来说,武仪天大概不是你的对手,但那老贼做事,一向不择手段,他一人虽无法伤害你,却很可能纠众,暗中取你的性命。”

黑衣少女的话听得黄秋生目瞪口呆,他想不到事情会有这般严重,眼前自己功力已失,不要说武仪天,就是一个普通武师,也足可取去自己的性命。想到此处,不由脸色骤变。

黑衣少女目睹黄秋尘脸上变色,不禁娇笑的道:

“你不必这般害怕,老实说,以你的武功而论,如果稍微有点江湖经验的话,那就不易中了武仪天的暗算。”

她稍一思索又道:

“就这样吧!你就跟着我走好了,我想,有我在你身侧,那就不会遭受到武仪天的暗算。”

黄秋尘若是知道黑衣少女来历,定然不会跟着她走。

因为这黑衣少女,是一个闻名江湖道的鬼女,她的狡猾、诡计,不但使武林上黑白二道高手,伤透脑筋,就是干里魅魂武仪天,也要甘拜下风。

她现在之所以要邀黄秋尘跟她走的原因,是要利用黄秋尘。

黄秋尘听她说得真诚毕露,遂自忖道:

“现在自己要去‘千草泽’寻胡圣手,不知还有多少路程?如果一路上遇到什么岔子,将无法应付,她既然这般诚意相邀,自己何不就跟她走一道,多少也有个照应。”

黑衣少女见黄秋尘久久不语,又道:

“愿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一切悉听尊便。”

黄秋尘突然问道:

“但不知姑娘要我跟你去那里?”

黑衣少女怔.了一怔,说道:

“我们现在的目的,是要摆脱千里胜魂武仪天的追踪,如果脱离了武仪天的追踪,咱们便可分道扬镳,各奔前程。”她稍停又道:

“如你答应的话,我们趁此黑夜,即刻赶路。”

黄秋尘点点头道:

“好吧!如姑娘不嫌弃,我乐意跟姑娘合力拒敌。”

说着,黄秋尘将茶几上的那本书放入怀,提起自己的行李,立刻和黑衣少女出了客店,一同上路。

刚一走出客店,突听黑衣少女低声向黄秋尘说道:

“已经有人暗中监视咱们,哼——如再跟来,本姑娘倒要让他尝点苦头。”

说着话,黑衣少女竟然伸手一下抓住黄秋尘的左手腕,将香肩依偎在他的肩侧,缓步向客店东上走去。

黄尘自懂事以来,从未遇过异性,像这般并肩相偎,肌肤相触,他还是破题儿第一遭的事。他只觉心跳不已,尤其是黑衣少女身上芬香阵阵,由她呼吸送来,黄秋尘愈感心中跳动得厉害。

蓦听黑衣少女轻笑一声,道:

“我看你好像紧张的很!不要怕,有我在你身侧,敌人纵然有什么歹毒姦计、阴谋,也将难以得逞。”

黄秋尘倏地挣脱了被她轻握的手腕,侧移了半步,脸孔微红,呐呐地道:

“姑娘我……我……”

他本来要说出他不是害怕敌人追踪,而是她这般依偎的亲热情形,令他紧张,但当他看到黑衣少女那双大眼睛中,泛动着一缕纯洁无邪的柔水时,不禁暗叫一声:

“惭愧!”感到自己涉世太浅了,竟然对这种事也感到紧张,这样子更显得自己太忸怩了。

黑衣少女似也看出黄秋尘心意,娇靥微晕,纵然她是一个无拘无束的江湖少女,但她这种出自无心,而被黄秋尘看作有意,不禁也是一阵娇羞,感到自己太过份了,这事若让哥哥知道了,还要误认他是我的情人。……

想到:“情人”二字,黑衣少女心中突然一动,睁着一双秋水般的眸子,凝注在他脸上良久……

更在此时,后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咳声——

黄秋尘心下一惊,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相貌堂堂的中年大汉,身佩长剑,不知何时,走近自己两人五丈之外。

黑衣少女像是对中年大汉突然而来,逼近到三丈外的轻功,感到惊异,她娇脸色变,冷冷一笑,道:

“你这般追逼,难道就不怕死吗?”

说话间,黑衣少女直朝中年大汉缓缓走了过去!

黄秋尘遥遥只见这大汉身着蓝色长衫,身材雄伟,双眸神光内敛,显然是个内外兼修的高手。

蓝衣大汉对黑衣少女逼去的身子,丝毫不为所惊,仍然静若岳峙,凝立原地,口中清朗问道:

“姑娘,敢是东北‘黑手岩’的人?!”

黑衣少女被他这一问,心头又是一震,但随即冷笑一声,道:

“不错。本姑娘行不改姓,坐不更名,东北黑手岩,拂香女冷月兰就是我。”

黄秋尘虽然对于江湖人物,不大认识,但对于这‘黑手岩’之名头,却不感到陌生,他知道‘黑手岩’是屹立在当今武林的一个极享盛名的门派。

使他吃惊的是,黑衣少女竟是‘黑手岩’的人,想不到自己和一个刁滑女在一起,竟然不觉,这一下使他机怯怯地打一个寒战。

蓝衣大汉淡然说道:

“拂香女”和“煞星手”冷白,鼎鼎大名,早已经传闻中原武林,在下今日能得一见姑娘,真是三生有幸。”

他说话的含意不是称赞,崇敬,而是带一股轻蔑,不屑的气味。

拂香女冷月兰柳眉泛怒,冷声哼道:

“阁下既然已知本姑娘来历,那么你这般摄尾追踪,大概别有用心吧?!”

蓝衣大汉浓眉轻扬,说道:

“我要姑娘将那本上撕下的封面,交还给他。”

说着,他手指站在一边的黄秋尘。

黄秋尘听了这话,心头一震,暗自忖道:

“怎么!她将那书本的封面撕去做什么?!难道‘伏虎剑’的秘密,就在那封面之上不成?!”

冷月兰闻言一骇,非同小可,想不到自己一切秘密他都知道了,但机灵的她,一怔之后,立刻娇声笑道:

“阁下为何不说叫我拿出给你。”

蓝衣大汉怒道:

“你如不将那封面拿出来还他,莫怪我要出手教训你了。”

拂香女冷月兰,突然格格一声娇笑,道:

“好好,那我就还他。”

说着话,冷月兰转头向黄秋尘走去,她的左手也向怀中探去……

蓝衣大汉冷笑一声,道:

“魅丫头,你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纵身一跃,追欺过去,左掌‘乌龙探爪’猛向冷月兰左肩抓下。

原来冷月兰左手并非真的要拿出那张封面,而是取出她独步江湖的“迷魂七里雾”葯弹,要暗算蓝衣大汉。

蓝衣大汉身手不凡,出手快速无伦,冷月蓝的葯弹还没摸出,掌风已近身,逼得她反手一招,“横架金梁”挡开蓝衣大汉左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伏虎之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腾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