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腾空》

第05章 临危托剑

作者:东方玉

灰袍蒙面人和武仪天,联手合攻蓝衣中年大汉不下,心中各自吃惊。

但听武仪天阴森森的叫道:

“查兄,那东西已经得手了吗?如果得手了,咱们不必久战,你看那丫头的‘迷魂七里雾’,仍然在空中没有散去,如我推测不错,半个时辰之内,‘黑手岩’的人也会赶来……”

说话间,突听蓝衣中年大汉一声龙吟清啸,手中长剑暴出万点金星,化成一片云气剑瑞,卷向两人。

黄秋尘听说,抬眼望去,只见刚才蓝衣大汉弹出的葯丸烟雾,仍然尚未散去,好象凝结成了一个大圆球,缓缓浮空升起。

星月光照之下,显得特别醒目。

黄秋尘转首望了冷月兰一眼,只见她脸上泛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娇声叫道:

“武老贼,你虽然老姦巨滑,但当你发觉已经太慢了,不是我夸下海口,这周围数里附近,大概已全被‘黑手岩’的人包围了。”

灰袍蒙面人本来还想再打下去,但冷月兰这一句话,给他的威力极大,只听他冷声叫道:

“武兄,那咱们退吧!”

二人像是早已联系好了,那‘吧’字刚落,两人同时运劲击出四道凌厉狂飙,涌卷向蓝衣中年大汉,便将身躯同时凌空升起

蓝衣中年大汉,这时已经稳住了场面,见两人要走,厉喝一声,长剑突化成一道白虹,人剑合一,穿过那片狂飘,凌空追击两人。

武仪天和灰袍蒙面人,既然打消战意,蓝衣中年大汉虽是飞身追到,但两人只不过是边打边退的走了。

只见二次迎身接触,三人已经消失在夜中。

黄秋尘眼见蓝衣以身影消失,不禁长长的叹息一声——暗自道:

“如我功力没有丧失,就不会轻易让他们得手逃去……”

他感到蓝衣中年大汉,素味平生,但却尽力帮助自己,心中不禁暗自感激,敬佩,遗憾的是自己并不知他的名号。

黄秋尘想罢,低着头向客店走去——

蓦听拂香女冷月兰,娇声唤道:

“黄相公,你要去那里?”

黄秋尘回头说道:

“‘伏虎剑’的秘密,已经为武仪天盗去,身悬之危难已经消除,我想不必再逃避他们了,姑娘若有要事,敬请赶快去办,我想呆在那客栈休息一夜再说。”

原来黄秋尘自从得知冷月兰来历后,心中有所警惕,不愿跟她在一起,以免自己功力丧失的事让她看破,她若起了歹心,自己就难以逃避了。

冷月兰突然幽幽叹息一声,道:

“黄相公,你是不是为了那书本封面皮的事而生我的气?”

黄秋尘摇头说道:

“我生你的气干什么?!如果不是你发现‘伏虎剑’的秘密在那本书的封皮上,我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何况现在我对于‘伏虎剑’之秘也无重要,姑娘何必为此介意。”

这番话.听得令冷月兰心中感到极是惭愧,可是她猜不透这少年,为何性格这般消沉,萎靡。

要知天下武林中人,对于‘伏虎剑’的秘密,视若自己的生命,而他却全不为所动,难道他不知‘伏虎剑’的宝贵之处吗!”

冷月兰莲兰步轻移,走到黄秋尘跟前,轻声叹道:

“黄相公,也许你还不知道‘伏虎剑’之价值吧!所以你对它的得失,毫不重视。”

黄秋尘淡淡一笑,道:

“冷姑娘,你这种想错了,武林四大奇剑价值秘密,我不但得知很清楚,尤其那柄‘伏虎剑’跟我还有一段……”

黄秋生说到此处,倏地住口,因为他知道父亲和“伏虎剑”那段悲惨的渊源,尚若说了出来,将会引起更大的麻烦。

拂香女冷月兰,娇声追问道:

“‘伏虎剑’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黄秋尘摇摇头,道:

“冷姑娘,你不必追问了,咱们萍水相逢,总算有缘,若我黄秋尘幸得不死,后会将是有期。”

说罢,黄秋生转身就走。

但当他走了两步,突然一阵怪啸疾传而来,七八条人影很快的奔到跟前,将黄秋生的去路挡住。

黄秋尘心头一震,抬首望去.只见面前是九个黑衣劲装大汉,他们的肩上都插着一柄长剑,单看他们疾奔而至的身法,已知都是武林高手。

那九个黑衣劲装大汉,蓦地里,齐齐躬身下拜说道:

“‘煞星九剑士’拜见小姐。”

黄秋尘见状一惊,这九人原来是“黑手岩”中人,他不禁转首盯着冷月兰。

不知何时,冷月兰已站在他左肩后方,只见她娇容冰冷,柳眉泛怒,哼声道:

“‘煞星九剑士’你们怎么这时才来?”

九个黑衣劲装大汉闻言,低首认罪道:

“小的等罪该万死,不知小姐这边紧急,尚请小姐恕小的等来迟之罪!”

黄秋尘一旁看得暗感惊异,忖道:

“这九个大汉,身材魁梧壮如狮虎,想不到却这般敬畏冷月兰,如此说来‘黑手岩’中人的规矩,定然极端的严肃。”

拂香女冷月兰,轻轻哼了一声,道:

“你们迟迟而来,错了一件大事,如我将此情上报,你们难免被处重刑,不过,本姑娘念在你们‘煞星九剑士’,往昔功绩辉煌,暂将此事隐瞒上报。现在你等赶紧调聚本门所有高手,以最快的速度,赶赴‘千草泽’待命。

最好你们之中,能够派出几人,分头寻找我哥哥的行踪,务必要在三日之内,到达‘千草泽’,策划大事,不得有误。”

黄秋尘在旁听得惊骇万分,暗道:

“她这般调集人手,要赶到‘千草泽’,又是为了什么?”

九个黑衣剑士最右一个,恭敬地道:

“报告小姐,少主人已经和小的等有了联络。”

冷月兰问言脸上露出一丝喜色,笑道:

“这样很好,你们赶紧去吧,我先到‘千草泽’的‘小野柳村’等待我哥哥。”

九个黑衣剑士恭恭敬敬的向冷月兰行了一礼,转身联袂驰去,瞬间身影已沓。

冷月兰转首望了黄秋尘一眼,道:

“走吧!咱们赶紧到‘千草泽’。”

黄秋尘皱眉问道:

“去‘千草泽’作什么?”

拂香女冷月兰,嫣然一笑,道:

“那柄‘伏虎剑’就珍藏在‘千草泽’。”

黄秋尘唤了一声,道:

“是真的吗?”

冷月兰道:

“我骗你干什么?那书封皮底页就记载着说,‘伏虎剑’藏于千草泽八个字。”

黄秋尘胸头一动,问道:

“就只有那八个字吗?我想还……”

冷月兰杏目一睁,问道:

“你怎么知道,还有另外记注?不错。那封皮上除了说“‘伏虎剑’藏于千草泽八个字外,另外有一段记载。……”

原来冷月兰心中有些怀疑黄秋尘,以为黄秋尘早已知道这秘密,而故意假装不知,其实她那知道黄秋尘心中另仍一个想法,他的目的是要知道冷面娘朱娇凤,是如何得到那柄‘伏虎剑’的经过。

所以黄秋尘听说另有记事,立刻问道:

“冷姑娘,那上面记载了些什么?”

冷月兰看他紧急之色,深感怀疑,当下笑说道:

“我们一面走,一面告诉脸你”

黄秋尘本当极不愿跟她在一起,但现在事情就这样巧合,自己要到“千草泽”寻找回生草胡圣手疗治残伤,而那“伏虎剑”隐藏之地,恰是在“千草泽”,这样一来,自己不得不和她同程赶路,何况黄秋尘此刻心中急慾得知那外记载是些什么?于是问道:

“冷姑娘,‘千草泽’距离此地多少路程?”

冷月兰道:

“马不停蹄的奔走,大概要一日一夜,才能到到达。”

黄秋尘皱眉说道:

“用则自们用走路的大概要数日夜了。”

冷月兰道:

“如果以双脚赶程到‘千草泽’,非要数日夜不可。但咱们在今夜天亮前,大概便能赶到‘小野柳居’了。”

说着,她伸手入怀取出一支小竹哨,含chún“嘟嘟嘟!”的吹了三声!

黄秋尘心想:“她是叫什么人?”

只见冷月兰吹了三长怪哨声后,说道:

“‘红血龙’待会就闻声寻来,咱们在此等待片刻。”

黄秋尘怔了一怔,问道:

“什么‘红血龙’?”

冷月兰道:

“‘红血龙’是我哥哥坐下神驹,日行千里,通灵异常……”

语音未完,黄秋尘突然听到遥远传来一声马啸声!

冷月兰向黄秋尘微部一笑,道:

“我哥哥爱惜‘红血龙’有如第二生命,从不借人骑坐,这次若不是追踪千里魅魂武仪天,他也不会借给我。……”

突然,黄秋尘感到后面一阵飘风,疾扑了过来,他大吃一惊,回头看去,不禁目瞪口呆。

原来这时距离二人之后三丈之处,已经静悄悄的伫立着一匹壮大马儿,全身血红如火的长毛闪闪发亮,美丽至极,那双碧眼金睛,更透出一缕奇异的红光。

这马儿来得无声无息.象似从天而降,黄秋尘暗暗叹一声。讨道:

“想不到我功力消失后,耳力随着呆钝,连一头马儿来到后面也无从察觉。……”

冷月兰象似看透他的心思,嫣然一笑,说道:

“‘红血龙’,飞行无声,远胜一个武林高手的踏雪无痕轻功。”

黄秋尘吃惊道:

“怎么!你说这头马儿,奔行无声?”

冷月兰点头笑道:

“你不相的话,等会儿一试便知。”

这就奇了,天下间那有说:

马儿奔行无声!黄秋尘真有些不相信,他本来以为自己耳朵灵敏呆钝,没听到马蹄之声,想不到竟是马儿奔驰无声。

冷月兰缓步走到神驹跟前,轻柔的抚摸马脸,说道:

“‘红血龙’,不信你能衔风飞行,等下你展开神技给我这位挚友开开眼界。”

黄秋尘看她天真人马通语,不禁感到好笑,那知这头怪马。听了冷月兰的话,竟然通灵异常,马头连点,昂首一声低嘶,那双金睛露出一缕红光注视着黄秋尘。

那意思,好象是叫黄秋尘赶紧上骑,观摩他的能力似的,黄秋尘看得啧啧称奇,想不到这头马,真是一匹通达人性的宝驹。

冷月兰突然轻轻提身跃上马背,转首叫道:

“黄相公,快来,你要坐前头,或者后面?”

黄秋尘生平没和女人相处过,这时不禁呆了一呆,他想;“自己和她只不过是萍水相逢,今日跟她同乘一骑,怎么可以……”

黄秋尘脸色微晕,呐呐道:

“冷姑娘,我……还是自己行走去‘千草泽’好了。”

冷月兰乃是一个鬼灵精,那会看不出黄秋尘心意,她娇声笑道:

“黄相公,你怕我会吃了你是不是。”

黄秋尘生性忠厚,因为他顾虑到对方乃是一个黄花闺女,今夜跟她同乘一骑之事,若是被人知道,那对于冷月兰的人格总有损失,于是说道:

“姑娘,我不是这个意思,因为这样太委曲你了。”

冷月兰突然脸色一沉,说道:

“千里魅魂武仪天,已经和人同谋夺去那‘伏虎剑’秘密,兼夜赶程到‘千草泽’如果咱们不先他们一步到‘千草泽’,那柄武林奇剑就要落入到别人之手,为着那柄‘伏虎奇剑’得失,我还能顾忌些什么小事。”

黄秋尘知道自己若不跟她同骑,定会令她生气,疑心,于是,他硬着头皮翻身爬上马背后头,因这头龙骑无鞍,身材又高又大,黄秋尘爬上去费了很大力量。

冷月兰看得紧紧皱起柳眉,暗暗忖道:

“他真的不会武功吗?可是那部奇书,记载着红花鬼母一脉绝技,他怎么会没有武功!?不然武仪天为何会那般忌惮黄秋尘?……”

这件事,使冷月兰思索良久,黄秋尘也看出她的心思,暗暗心惊,忖道:

“自己跟她同骑,处身极端,如果她发现自己武功丧失的秘密,是否会起歹念杀害自己……”

思忖间,突听冷月兰娇声问道:

“黄相公,你看‘红血龙’飞间有无摇烫之感?”

黄秋尘闻言惊醒,只感急风扑面而过,原来这头龙驹已不知在何时放脚狂奔了。

这实令黄秋尘惊叹不已,只见“红血龙”驹,真的四蹄着地无声,奔行间,恍似轻风云烟,惊鸿闪电,衔风飞腾。

最使人生感惊奇的,就是龙驹飞行速度这般奇快,但二人坐在背上,却没有感到一丝摇荡之感,好象静止不动一般,无怪黄秋尘没觉得龙驹是何时起步。

如果说人间天上唯一坐下神物,是太上老君的盘角青牛,那倒不如说是这头‘红血龙’驹。

黄秋尘浩然叹道: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我真不相信尘世间有这种神物,令兄拥有这头神骑,无怪他叱咤江湖,傲啸武林了。”

冷月兰听他赞叹,不禁转首嫣然一笑,说道:

“‘红血龙’虽是天下第一神驹,但我却一直替哥哥担心,当今江湖武林有许多魔头巨擘,存心要偷这匹神驹。”

黄秋尘道:

“人间神物,人见人爱,无怪有人存心染指,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临危托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腾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