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腾空》

第06章 千草泽

作者:东方玉

冷月兰越想越觉自己的推忖不错,她乃是一个心机阴沉的女子,想到这里脸上神色渐渐缓和下来。

这匹“红血龙”驹,真是一匹天下独一无二的神驹,经过四个时辰的奔驰,已足足走了数百里路程。

月残星灭,这时三更天的现象,冷风轻指,黄秋尘耳际听到一阵海浪波涛,冲击岩石的呼啸之声,原来已到江畔。

“红血龙驹”沿着江岸大道飞驰了数里,这条临江道路,竟然都栽着烟波云柳,风景宜人,尤其是晨雾迷漫,更衬托出柳烟的清鲜,秀色可参。

蓦地‘红血龙驹’突然将速度减慢了下来,只见冷月兰转首说道:

“咱们终于在一夜间赶到了‘小野柳居’”。

黄秋尘闻言抬头前望,只见不远处一座市山而也许那个小,就是“小野柳居”。那么“千草泽”大概就在这个附近。

黄秋尘突然翻身下马,说道:

“冷姑娘,你是不是要在‘小野柳镇’等待你哥哥。”

冷月兰见黄秋尘下马,她也紧随跃下,说道:

“黄相公,咱们整夜奔驰,人马已精疲力倦,现在就入镇寻个地方休息,我哥哥等人最快大概明日午后才会到达。”

黄秋尘沉吟顿刻,说道:

“好吧,冷姑娘若不嫌弃我倒愿跟随小姐,以增见识。”

原来这时黄秋尘看出冷月兰,好像要强留下自己,如果自己坚持要走,可能会引起她动手相阻,于是他只好点头答应下来。

冷月兰娇声轻笑,道:

“黄相公说那里话,其实我还怕挽留不下相公呢?”

冷月兰像似对这‘小野柳居’市镇,极是熟悉,她带着红血龙驹和黄秋尘,在依山而建的一座,“凌云波客栈”住下。

这所凌云波客店乃是‘小野柳居’镇最具规范的旅店,楼阁跨院,依山而建,俯瞰江水,将整个市镇明媚风光,浏览一尽。

冷月兰租下一所阁楼院房,让黄秋尘住在二楼西面卧室,她自己则住在东面厢房。

黄秋尘将房门带上,盘膝跌坐床上,暗暗运气调息,他想看看自己的伤疾,是否还那般严重,因为他知道自己被卷入‘伏虎剑’秘密是非之中,迟早难免都会遭受别人袭击,如果自己能提集一点真气,那么便可用奇奥的招式,补助功力的不足,至少还能够保住性命。

但他失望了,黄秋尘仍然感到肋间伤脉,一经真气冲击,立刻隐隐作痛,他暗暗的悲叹一声,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黄秋生梦中被人摇醒,睁眼一看,只见冷月兰悄悄凝立床沿,黄秋尘一咕噜翻身坐了起来,尴尬的笑道:

“冷姑娘,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冷月兰道:

“黄相公,请恕我打扰你,因我有紧急事情跟你榷商。”

说着,冷月兰转身走出卧室,转到楼阁的客厅。

黄秋尘眼望一下天色,已经是落日时分,他跟随冷月兰来到客厅中,二人对面坐下,黄秋尘首先开口问道:

“冷姑娘,不知有何急事?”

冷月兰柳眉紧紧的皱在一起,沉声说道:

“在午后时分,我因呆不住客栈中,外出走了一趟,无意间发觉‘小野柳居’中,已经聚集了不少的江湖武林高手。……”

黄秋尘听得一怔,说道:

“这样说来,武仪天他们已经先咱们一步赶到‘小野柳居’吗?”

冷月兰摇头说道:

“不会的,武仪天和那蒙面灰袍人,如能逃脱出蓝衣中年大汉的追击,大概也要到子夜时分才能到达这边。”

黄秋尘道:

“那么他们是谁?”

冷月兰突然脸孔一整,冷若冰霜的说道:

“黄相公,你何必再隐瞒,‘小野柳居’出现了武林高手,分明是‘伏虎剑’秘密,早已为人所知,那宝剑机始终就在相公身上,汇漏的人也只有黄相公,所以说,那些武林高手显然是黄相公的人。”

黄秋尘脸色一变,说道:

“姑娘这般怀疑我,真使人百日莫辩,其实若非姑娘发现‘伏虎剑’机密,在那书皮中间,我真还不知此事。”

冷月兰冷冷说道:

“黄相公居然这般隐秘,合默如瓶,我也无法逼迫你说出伏虎剑潜藏‘千草泽’的所在,不过我首先警告你,以黄相公和你的人手,大概还无法抵得住‘黑手岩’,和闻讯而来的各地武林高手。”

冷月在说这番话时,双眼始终凝注在黄秋尘睑上变化情形,但她失望了。

原来这时黄秋尘脸上露出一种痛苦,愤怒的神色,那是一个人被冤枉,而百口莫辩,所应有的神情。

黄秋尘脸上肌肉抽搐了几下,冷冷一笑,道:

“冷姑娘如认为我黄某为敌人,那么我也无留此地的必要,请恕在下却时告辞。”

说着话,黄秋尘站起来身子转首就走!

冷月兰冷声喝道:

“黄相公,你慢走一步!

她右手疾出,猛然抓扣黄秋尘左手脉门。

黄秋尘知她会出手拦截,陡然左脚前跨一步,翻身一掌,疾甩了出去。

这一招,施展得快速无伦,精诡奥妙,一下间,黄秋尘一只手掌已将按上冷月兰的胸前玉峰。

冷月兰大惊不已,她想不到黄秋尘武学这般奇奥,身躯一翻间,已然避过自己一记擒拿手,反而一掌击到胸前,这掌若被拍上,自己那有命在。

惊急之下,冷月兰左手一招,“横架金梁”连削带砍,封挡住黄秋尘的右掌,左手由抓变掌,疾扫肋骨。

冷月兰临机应变,虽然极是迅快,其实这时黄秋尘的右掌已经抵到她胸前半寸,如果是一位武林高手,他含蕴掌上原内劲,早已吐出,怎能再给她发招拦截的机会。

可恨的是黄秋尘,现在功力已经全部丧失,他这一出招,其实是想用奇奥的绝招,使冷月兰呼的知难而退,他没想到自家因为用力过快,反而令冷月兰出手招架,他暗道一声:“完了!”

“碰”的一声,黄秋尘的肋.下被冷月兰扫中了一掌,闷哼一声,身躯摇幌,跌出四五步,一条右手也被冷月兰砍切得软软垂了下去。

这一骤变,倒使冷月兰看得一呆,她梦想不到自己这二招都没落空,而黄秋尘身上都无半点抵之力。

黄秋尘脸上肌肉痛苦的抽搐了几下,摇摇幌幌的栖背壁间,悲愤的狂笑出声,说道:

“好啊!好啊!我黄秋尘不知前世欠了什么女人债,今世偏偏遭受你们臭丫头的欺负,来呀!你快来一掌劈死我吧!哈哈哈……”

长笑声中,黄秋尘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洒得满地皆红,他人也软瘫跌坐地上。

冷月兰目睹他这种情状,真个呆愕住了,她诧异的问道:

“你……你怎么不运功抗招?……”

黄秋尘厉声笑道:

“我如果功力没有丧失,难道还会让你们这般人耀武杨威?……”

在这刹那间,黄秋尘心中泛起了自己的新仇旧恨,他胸中热血激愤以到极点,但也因这样引发了伤势,只听他闷哼了一声,双手抱住胸口,脸色苍白,汁水淋漓的倒卧地板上。

冷月兰看到黄秋尘痛苦的情形,不知怎样心肠一软,缓步走了过来,不避血污的扶起黄秋生的身躯,颤声问道:

“你……你说,功力早已丧失,我……我不知道呀!”

她话的意思,是说:“如我早知你功力丧失,也不会这般重的伤你。

黄秋尘这时只感胸口绞痛慾裂,头昏目眩,冷月兰的话,都没听到,他此刻心中暗暗叫道:“我不要死,我要坚毅的活着……我不能激动,让伤势恶化……”

一种求生的潜力,让他将心情迅快的平静去!

他静静的躺在冷月兰怀抱中,双眼呆直的望着冷月兰。

足足有一盏热茶工夫,他经脉伤疼、方逐渐稍减,一声凄凉的长叹,黄秋尘挺身脱离冷月兰的怀抱。

他冷然的望了月兰一眼,淡淡说道:

“冷小姐,我现在已经不必再向你隐瞒了,咱们在古刹中相遇的时候,我全身功力早已为人毁去……这样你该明白,我为何宁愿将书赠你?!为何不为‘伏虎奇剑’的秘密所动,为何不大愿意跟你同行!”

因为我没有力量保护那书本,无能力和天下武林群豪争夺宝剑,因我要使自己的生命活得长久,到我功力恢复的一天,然后再跟江湖武林中人,争一日长短,所以尽量逃避危险,纵然人家辱我,骂我,我也要忍受下去。

现在我已经向你说出这秘密,冷姑娘如要那本武学奇书,我无条件的给你,若是要杀害我,我也只得怨恨命运乖舛。”

黄秋尘这一番话,虽然尽量的抑制胸中激动,心平气和的说出,但语言之间,却充满着一种悲怆、凄凉的味道,听得令人同情,心软。

如果以‘黑手岩’往日在江湖武林,心狠手辣的作风,冷月兰听了这话,更会乘人之危的杀害了黄秋尘。

但拂香女冷月兰,自从遇到黄秋尘之时,她那股不择手段,阴险狠毒的性格,就已经变了,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数次都没暗害黄秋尘,而跟他同骑来到‘小野柳居’,在先前她有一个藉口,是要利用黄秋尘的武功,挡拒来侵的敌人,但这时黄秋尘坦白说出他身无半点功力,相互利用价值已失,可是她仍然不忍杀害他。

冷月兰这时皓眸中,闪泛起数种不同的变化,有时露出一种骇人阴辣杀机,但瞬间又缓缓消逝,这样变化了数次,突听她幽幽地叹了一声,说道:

“黄相公,你就是这般认为我是一个毫无半点人性的杀人狂吗?唉——不错,‘黑手岩’的人,在江湖武林中以阴狠残辣闻名,但是你要知道,行走江湖中的武林中人,那一个是善良的,大家都为利所至.勾心斗角.不择手段。……”

黄秋尘突然打断了她的语音,说道:

“冷姑娘,如你不再难为我,那么我就告辞了。”

黄秋尘感到自己已经无留这里的必要,于是转首向楼梯口走去,蓦然楼梯口响起一阵脚步声。

阁楼梯口捷速的窜上五位劲装大汉,左三右二,分作两边站立梯口。

这五个劲装大汉的出现,不但使黄秋尘感到一怔,就是冷月兰也娇脸色变,原来这五人身上服装是鲜红颜色,腰带上却结着一朵玫瑰花,他们当然不是‘黑手岩’的门人。

五人红衣大汉出现的刹那,楼下突然传来一阵荡人心神的格格娇笑声,楼梯脚步之声连响,倏地走上一男一女。五位红衣大汉立时躬身作礼。

男的身材雄伟,浓眉虎目,腰佩长剑,身着蓝衣,他不就是追击武仪天和灰袍蒙面人的蓝衣大汉吗?

黄秋尘和冷月兰目见蓝衣中年大汉出现,心头各是一惊,再转首膘向那位女的,乃是一个约三十岁左右少妇,肌肤洁白如玉,面容娇美,体态丰满,身着红色彩装,胸间别着一朵玫瑰,手挽一支长尾指尘,神态华美高贵已极。

冷月兰这时见红衣丽人胸间别着一朵玫瑰花朵,脑海里灵光一闪,娇容色变,惊声问道:

“你们是‘红花门’的人!”

那红衣丽人抬眼望了黄秋尘和冷月兰二人一眼后,娇声轻笑道:

“你不要害怕,我们要借这座阁楼谈谈。”

说着话,左手指尘轻举,莲步姗姗,直向客厅走入。蓝衣中年大汉紧随身后走来,瞧了黄秋尘一眼,说道:

“黄小侠,请你不要走,在下有些事情跟你谈。”

原来黄秋尘这时举步要离开,闻言一怔问道:

“不知阁下有什么要事?”

问着,只得回身走进客厅,黄秋尘对于蓝衣中年大汉,心存好感,所以他才打消走意。

冷月兰待三人都进入客厅坐定后,才冷冷一笑说道:

“你们这种擅闯人家阁楼宅院行径,实在令人有些谢绝宾客之感。”

红衣少妇闻言脸上立刻呈现一丝怒容,冷然说道:

“若非有事,你纵然是叩头相请,我也不会前来这破烂阁楼。”

红衣丽人淡淡几句话,充分显露出她的华贵威望,冷月兰听得柳眉倒竖,轻轻哼了一声,道;

“这座阁楼是我花钱包租下来的,现在立刻下逐客令。”

说完,冷月兰掉头要走,只见红衣丽人倏地站起,手中指尘“飕!”的一声,猛卷了出去,柔细尘尾缠卷向冷月兰左手玉腕,冷声说道:

“你给我好好呆在这里,等话说完了再走。”

冷月兰本就知道红衣丽人会出手拦阻自己,所以她身子一动,冷月兰蓦然欺身逼了过来,香肩微幌,已避过指尘指卷,右手轻扬,疾速向红衣丽人劈出三掌。

红衣丽人似没想到冷月兰这般大胆,敢反身扑击自己,只见她脸上一变,左腕轻挫,已飞出的指尘尾,疾速倒转过来,指尘把柄连指带戳,将冷月兰一气呵成的三掌,轻描淡写化解开去。

冷月兰目睹她怪异的招式,心头大骇,就在这一怔间,红衣丽人左手一抖,“飕!”的一声劲响!

那柄指尘突然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千草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腾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