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腾空》

第07章 冷面冰心见死不救

作者:东方玉

冷月兰见到白衣少年,像似遇到了救星,脸露喜容,娇声叫道:

“哥哥,你没有来迟,他们是‘红花门’的人。”

她手指着红衣丽人和高云岳。白衣少年一眼瞥见到黄秋尘,轻声问道:

“妹妹,他是谁?是不是跟妹妹一道前来‘小野柳居’镇的人。”

冷月兰微微一笑,道:

“他姓黄名秋尘。黄相公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我的大哥。”

黄秋尘目见白衣少年,英年弱冠,身负绝技,心中感到极是震惊,本来黄秋尘以为“煞星手”冷白,是个中年人或是三十岁左右,想不到竟是一位跟自己年纪相似的少年,这时他听冷月兰一叫,赶忙站起身子,拱手抱拳说道:

“久仰久仰。”

白衣少年闻听黄秋尘之名,乃是位默默不见经传的人,心中微感惊奇,但他这时却拱手抱拳,朗声笑道:

“家妹承蒙黄兄一路关照,兄弟冷白于此致谢。”

红衣丽人和高云岳在冷白解开冷月兰穴道后,二人都无动静的站立一旁,这时只听红衣丽人娇声笑道:

“‘煞星手’冷白之名果不虚传,出手间竟然辣手伤了本门五位弟子。”

黄秋尘听得暗惊,忖道:“在刚才一刹那瞬间,难道那五个红衣大汉会尽丧命在冷白手下吗?”他转首向厅外一望。只见楼梯口那个大汉,躯体僵硬横竖地板上,一动也不动,显然皆遭了毒手。

“煞星手”冷白呵呵轻笑道:

“客气客气,若我晚来一步,家姊也要魂归西天了。”

红衣丽人道:

“你来了难道就能够保得她安全?……”

语音中,红衣丽人右手轻撩长裙,举步一跨,疾欺了过来,左手指尘一招,“挥尘清谈”斜斜指击冷白面前。

这一招,施展真有如在挥扫地上灰尘一般,毫不见半功力,尘尾软绵绵的,但“煞星手”冷白,却脸色骤变。

蓦在此时,突见红衣丽人左腕一沉,那柔细的马尾,倏地暴散了开来,根根竖立如针,戳刺冷白的胸间十数个要穴。

好个“熬星手”冷白,早就看出这一招的厉害,尘尾曲缓变疾的刹那,他身躯有如行云流水的左闪了出去。

红衣丽人在这一招落空,右手五指疾如电闪,横里抓出。

“煞星手”冷白目见她莹玉闪光的五指抓到,倏地一跌食、中二指,点向红衣丽人右手脉门。

红衣丽人轻叹一声,掌势倏沉,由抓变成点击,反向冷白右腕脉门要穴点下。

这一式变化突然,两人的动作,又都快得异乎寻常,‘煞星手’冷白微惊之下,只得由指变掌,横向红衣丽人手腕猛切。

但见两人掌指翻转,忽升忽沉,倏息间已对拆了五招。

这五招变化迅速,招招间不容发,攻拒之间,各尽奇奥。

激斗中,实听黄秋尘急声叫道;

“冷兄,注意她‘锁魂腿’!。

语音刚落,突见红衣而人一腿踢出。

玉腿破裙踢出,势如闪电,肌肤莹光,玉腿躶程,跃目生花,这一腿奇奥至极,事先都无发腿的迹象。

要知武林中人交手,无论武功多高,若要变势发招,在事先都有一点迹象露出,譬如一个人要发拳,首先肩部便要动,发腿,腰部则沉,所以敌方才能临机闪避,若是招式能够在毫无迹象显示中击出,那么对方纵是事后发觉但已经太慢了。

煞星手冷白在黄秋尘喝声:“注意!”之时,他心头一震人已左旋了出去!

虽然冷白这反应极恰恰,但红衣丽人这招“锁魂腿”,乃是‘红花门’唯有的绝腿。煞星手冷白只感右肩骨节一阵火辣剧痛,整个人被红衣丽人‘锁魂腿’踢得巅出四五步,“碰”的一声,身撞墙壁之上。

好在冷白内功深厚,所中肩部又不是要害,锁魂一腿便没锁了他的命,但是冷白站稳身子时,冷汗已经夹背直流,如果不是黄秋尘事先警告,闪避稍慢这一腿被踢中咽喉,或胸部那一个要害,自己纵有十条命,也要尽丧她这一腿之下。

想到此处,冷自蓦然忆起黄秋尘如何会事先知道红衣丽人要发这一腿?

红衣丽人也是为着黄秋尘叫破她武功招式,感到惊骇万分,媚眸呆呆望着黄秋尘,所以没有乘追胜击冷白。

高云岳和冷月兰,也为黄秋尘一语,感到惊愕!

客厅中一时鸦雀无声,静得金针落地,都可耳闻。

黄秋尘这时被红衣丽人那双媚眸,看得心中暗自嘀咕道:“如果她转向自己攻击,我一招也接不住。……”

突然红衣而人长长凄叹了一声,自言自语说道:

“万没想到朱师姊,竟会将本门绝技传授他人。……高师兄,咱们走吧,我现在有件要事跟你商量。”

蓝衣中年大汉高云岳,自从走上阁楼,他始终凝立在旁,这时听了红衣丽人的话,转首望了黄秋尘一眼,慾言又止,转身和红衣丽人双双离去。

冷月兰本要拦截二人,但听冷白低声说道:

“妹妹,让他们去吧!”

冷月兰心中感到非常奇怪,她素知哥哥在江湖武林中,以很辣著名,今日如何甘愿让敌人轻易离去,于是问道:

“哥哥,你受伤了吗?”

冷白哈哈一笑,道:

“这一点伤算得什么。……”突然他脸色一沉,庄严的说道:

“其实,今日若非黄兄出言指破那一腿,我真要丧命腿下,本来我对于‘红花门’的武功,心存怀疑,当今年看来‘红花门’真不可忽视。……”

黄秋尘看着红衣丽人离去,心中感到极是迷惑,他不知二人如何会这般轻易放过自己,难道红衣而人为自己一言二语惊?……

不错,红衣丽人确实为黄秋尘点破那上招腿法所震惊,因为黄秋尘指破那招腿法,是在红衣丽人尚未发出之前指破,这种能耐,证明了黄秋尘对于‘红花门’武学造诣颇深,所以红衣而人误以为黄秋尘是她师姊得意传徒。要知冷面娘朱娇凤在‘红花门’中,是唯一的杰出高手,当年红衣丽人的武学,大部份是冷面娘代师传授,所以红衣丽人自忖,以自己武功大概无法制服黄秋尘,因此自身引退。

其实红衣丽人那里知道黄秋尘当今功夫全失,纵然他拥有‘红花门’的武学绝技,但也无法挡拒红衣丽人轻然一击。

黄秋尘听了冷白的话.沉然说道:

“红花鬼母一脉的武功,精奥博大,不下于中原九大门派正宗源流武学,而且奇诡之处,更有独步天下‘武林奥妙’”

“煞星手”冷白听得微微动容,说道:

“黄兄指正的是,但根据武林传说,自从红花鬼母一脉武功,在百年前分裂为‘红花门’在江湖武林上一厥不振……”

黄秋尘闻言暗忖道:“关于红花鬼母一脉的武功渊源,自己知道得很少,今日若和他谈论这些事,定会演出洋相。”

煞星手冷白,看黄秋尘沉默不语,不禁呵呵一笑,道:“到现在兄弟还没请教黄兄师门,单看黄兄英怀若谷,敛技不露,尊师定是武林先贤。”

黄秋尘苦答道:“在下恩师之名,说出来定然使冷冕失望,不说也罢。本来在下刚才要拜辞令妹,巧遇‘红花门’的人前来,现在贵兄妹久未唔面,定有要事相商,在下只好于此告辞了。”

煞星手冷白听黄秋尘说是要走,似感一怔道:“黄兄不是已经下榻此地吗?”

只听冷月兰娇声道:

“黄相公,我看那红衣丽人和高云岳定然还没离开‘小野柳居’,你此去走极当危险,不知你要去那里?”

黄秋尘这时已走到楼梯口,回头说道: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茫茫天涯,皆是我去处,冷姑娘今日相护之恩,黄某若有三寸气在,定当日报。”

冷月兰和黄秋尘的答话,听得使冷白不明所以,他见黄尘当真要走,急步走到楼梯口,朗声说道:

“黄兄若真要走,也不必急在一时,兄弟今日承蒙指点相助,浩海深思,还没报谢,怎能让黄兄这般离去。”

黄秋尘道:

“微薄小事,何足冷九挂齿言报,隆情盛谊,在下只有心领了,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黄秋尘转首走下阁楼,“煞星手”冷白还要坚持留下黄秋尘,突听冷月兰幽幽说道:

“哥哥,你让他去吧!他走不远的。”

煞星手冷白回头望着冷月兰,问道:

“妹妹,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此人身负绝技,而且是个刚刚出道江湖的人,如咱们能将他招罗住,岂不是一大臂助。”

冷月兰突然一声清脆娇笑,道:

“哥哥,你向来机智绝人,眼力锐敏,但这次却走眼了,他现在乃是一位毫无半点功力的人……对于咱们在‘小野柳居’争斗‘伏虎剑’已无臂助。”

煞星手冷白愈听愈不明,问道:

“妹妹,你的话,听得令人更觉糊涂,你何不慢慢说清楚。”

于是,冷月兰将自己遇到黄秋尘的经过,全部向冷白叙述出来。

且说,黄秋尘走下阁楼后,快步走出‘凌云波’客栈,这时华灯初上不久,镇中街道行人如鲫鱼过江。

要知“小野柳居镇”,虽然是座小镇,但因他面临江水,背栖青山,天然野柳如姻,风景幽雅,由各城市慕名而来的游客,却是不少,尤其是在这人晚时分,各地游客租艇游江,将这镇点缀得酷似杭州西湖夜景,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没有商女笙歌轻乐。

黄秋尘目见小镇奇景,心中暗暗感到惊讶,缓步向渡口行去,突然一艘游艇的舟子,呼声叫道:

“喂!这位相公,是不是要游江观柳,请搭此舟如何?”

黄秋尘闻声心中突然一动,道:“自己此行是寻回生草胡圣手疗治经脉残伤,着今何不请问一下舟子,看‘千草泽’是在那个方向。如在这附近,自己就是星月赴赴向胡圣手求医……”

想着,他拱手向舟了笑问道:

“这位见台,请借问一声,去‘千草泽’的路怎么走法?”

那个舟子闻听黄秋尘问起“干草泽”像似怔了一怔,双眸如电也似的在黄秋尘身上掠扫了一遍,说道;

“相公,‘千草泽’岛附近,礁星萝罗棋布,而且隐有几急流旋涡,就是‘小野柳居镇’远近渔民,也极少到那边捕工捞,不知相公去‘千草泽’什么?”

舟子这番话,已经说出“千草泽”,原来是个人迹罕至的岛屿,更讲出它就在“小野柳居”附近。

黄秋尘听得心中大喜,跨步走上游艇,说道:

“不知兄台能否将我载到‘千草泽岛’,你要索多少代价,我尽付给。”

舟子闻言双眸突然暴射出一缕精光,淡淡说道:

“相公,我劝你最好不要去‘千草泽’。”

黄秋尘本来都没留意这位舟子的脸容,这时双目和那舟子眼光接触,不禁自心惊,忖道:“他的眼神,怎么这般锐利,竟像似一个内功高手……”

想到此处,抬目仔细打量了舟子一眼,只见他是个三十岁年幻的汉子,肤色黑得发紫,身材矮胖,眼神利,显得极是精悍机警黄秋尘迟疑了片刻,轻轻叹一声,说道:

“兄台如不敢载渡‘千草泽’,恭请能将游艇租凭,让我径自去千草泽如何?”

舟子突然举步向艇尾走去,喃喃细语道;

“为利所惑,执迷不悟,死有余辜……”

说话声中,他已解绳开艇,顺着江流驰去!

黄地目见舟了愿意搭载自己去“千草泽”,心中暗喜,于是他凝土船头,眼望烟波浩瀚,帆影千世,这艘游艇渐渐远离了渡口。

他眼望滚滚流水,默不作声,但心中却千头万绪,想起十余年前青城山下惨酷的遭遇……直至今日惨况,感到上苍对自己显得太不公平了。

今日前去“千草泽”,是否能如愿以偿,得到回生草圣手的疗治残伤?

现在自己所祈求的,就是能够治好内伤,然后着力调查家父血案,他想自己居然已知家父被杀是为那柄“伏虎剑”而起,那么多人如疯狂般的觅寻那“伏虎奇剑”总有一日迟早会遇上凶手。

说不定凶手,就是今日搜寻“伏虎剑”下落的那些武林中人。

此刻游艇,已经在江中,碧水孤舟,冷冷清清。

倏地,游艇已经停止了行驰,黄秋尘一怔回头,不知何时那舟子已站在自己身后数尺,双眸中露出于般骇人的冷焰。

黄秋尘在这刹那间,已经意识到这是怎么一回事,他认为这舟子是个江面上的强盗,要动持自己的财宝。

当今自己全无半点功力,大概也无法敌抗这个毛贼,唉!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黄秋尘暗暗悲叹着,但双目却注视着这个舟子的举动,他想:纵是引动伤脉复发,也要一举将舟子击落水中。

舟子眼见黄秋尘双脚不丁不八,倏然凝立的姿势,心头料感一震,原来他看出黄秋尘这种立姿,乃是武学中一招极端绝奥的“仰星踏斗”守势。

这招仰星踏斗,能够防守任何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冷面冰心见死不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腾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