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腾空》

第08章 一饮一啄前因有定

作者:东方玉

回生草胡圣听了话,脸上微然色变,但随即冷冷一笑,自言自语道:

“伏虎奇剑,老夫已经苦心造诣搜寻十余年,今日此剑居然被冷面娘带到‘千草泽’,怎能再让别人夺去,嘿嘿嘿……”

他语罢,扬声发出一阵阴侧恻的姦笑!

由他那张脸容,显示出他是多么贪婪,令人见了滋生厌恶之感。

胡圣手阴笑一阵后,冷冷对洪杰说道:

“洪杰,你继续潜藏‘小野柳居’,监视江湖武林人物的行动,如有船驶向‘千草泽’,就引诱他们进入激流旋涡圈内。”

洪杰答声,“是!”就要将游艇驰去!

突听胡圣手说道:

“慢点,你先将这小子带上鹅毛不浮的死潭,将他尸首毁灭掉,日后铁木僧前来也找到半点证据。”

洪杰闻言提起黄秋尘的躯体,背在背后,飞身纵跃上峭壁。

原来那峭壁之上,竟然是座凌空平台,周围大约有十丈方圆而已,但在平台的中间有一日圆井似水潭。

此潭约有四五丈大小,潭水色呈碧绿,冷清清的水面,没有一片屑小堆物,而且清波无纹,像似一口死潭。

洪杰将黄秋尘带到潭边,突然一眼看见黄秋尘双眸露出一丝怨恶之光,怒瞪着他,洪杰看得心头一惊,暗道:“他怎么没死?”

其实,黄秋尘虽然被洪杰一拳打口得不能出声,但他脑智仍然清楚,回生草胡圣手师徒,狼狈为姦的一番话,他都听人耳内。

他极是感叹人心的不平,万想不到一个享誉武林的名医胡圣手,这般阴险狡猾,心肠歹毒如斯。

洪杰望了黄秋尘一眼,冷冷的笑道:

“黄兄,这是你命运多舛乖僻,莫恨人为的狠毒,这口死潭,乃是‘千草泽’通往下江流其深无底的泉眼,泉眼中有一股激流,回环冲击,形成一个巨大旋涡,任何东西落在这旋涡之中,立刻被卷入泉眼中心沉没。现在我将你抛入中刹那间,你便会死得尸骨无存了。”

黄秋尘听了他这番不徐不缓的话,心中愤怒填胸,但他此刻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如何施以反抗报复。

黄秋尘悲伤的血泪,向心中流,暗暗悲哀嘶嚷道:“天呀!你怎么这般妒恨黄秋尘,想不到我今日是来寻医疗治残伤,反而被胡圣手师徒伤害,加速缩短启己的生命,啊!我黄秋尘死不瞑目……”

这时洪杰已经将黄秋尘身体抛入潭中……

一股奇寒刺骨的水气阴森浸入黄秋尘的体内,他全身肌肉一阵抽搐的收缩,黄秋尘的头发已经沉没在水面下。

人类本有一种生命潜力的挣扎,使黄秋尘奋力挥动四肢,但却感到一种像在噩梦中被人追赶一般,手足软疲无力。

他的躯体逐寸向泉眼下潜……

那种软疲的感觉,令他十分难受,那味道就像跟整个宇宙对抗,非败不可的味道。

忽地黄秋尘感觉得全身一紧,像是让什么箍住似地。

同时之间,那软疲无力的感觉也自消灭无踪。

他的全身忽然旋转起来,四面怒涛激荡,有天崩地裂之势。

一股巨大吸力,将他的身子翻了一转,头下脚下,快逾奔马往下急沉。原来这时黄秋尘已落在泉眼旋涡圈中。

黄秋尘这时感到四面遭受的压力,愈来愈大,浑身三百六十支骨头,根根寸断,躯体像似化着血水,渗入激流之中。

这种感觉没有多久,他已经晕死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黄秋尘似大病初愈,醒转过来。

他的头脑非常清醒,但却浑身疲惫无力。

黄秋尘十分诧异的自问,晕是什么地方?

我为何没有葬身泉眼水底?!

他抬首望了四周一,只见躺卧之地十分潮湿阴寒,一阵水波激荡之声,空空洞洞地响在耳边。

那声音,令人泛起一丝凄凉阴森的感觉。

黄秋尘慢慢地挣起身来,只感每一根骨头都发痛,而且头晕胸恶。

“唉!我何必强忍疼痛去摸索呢!现在只不过是待死于须臾间而已……”

黄秋坐这般暗叫悲叹着!

他脑中空空洞洞,没有希望,没有畏惧,甚至连回忆也没有!

好像这事来临得很自然,仿佛他早就等待这么一个结局……。

可是黄秋尘静静等待了个把时辰,他竟然没有死,也没随着时间拖长,生命力愈衰弱之感,反而他感到呼吸愈舒畅,全身疲惫之感逐渐消失。

“哦!我不会死!我还能活着!”

这是奥妙生命的维系,生与死不过是在三寸气息之间,黄秋尘既然发现自己不会死,当然他不会放弃这生命力。

这种奇异的发现,使黄秋尘另生一个念头,心想:自己心脉是否也已经好了,于是他盘膝坐定,缓缓试运真气……。

一声凄凉的长叹!

黄秋尘失望的站起身来,他的伤肪,仍然没有好转,稍微一运真气,胸口肋间伤疼立刻发作。

黄秋尘这时缓缓的轻步着,发现这是个石窟,方圆约摸六七丈,石窟壁间显现出不少裂缝,活像一条长蛇爬攀盘踞在壁上。

那一阵阵流水声,就是由壁间尽头一个陷落成石穴的地方传出来,黄秋尘心想:“自己可能是被那股激流旋涡冲力。带得跳上这个石窟中。而拾回这条生命。”

黄秋尘轻步走到石窟间另一尽端,有块大石,像块屏风似地几立,窟壁鸡有三四丈高下。

蓦然黄秋尘发现那块屏风石后,隐隐泛出一缕白蒙蒙的光芒,那像是水色反映之光。

但黄秋尘暗一细想:“这边距离水穴有六七丈,水光怎会映射到这里,何况又是在屏风石之后。”

想到此处,他心中一动,暗想:“这石窟中已再没有别的可异地方,这块屏风石之后,恐怕有蹊跷!”

于是,黄秋尘手足并用,爬上了那块屏风石后面。

双眸看处,他惊愕了一下。

原来屏风石的这面,平坦光滑,壁间悬挂着一柄脱了鞘的长剑,剑身上发出一弘明月似的柔芒,其光度虽然极是强亮,胜过一盏琉璃灯,但光线却不刺眼,使人感到眼睛极端舒服。

由此剑的明月柔光看来,已知它是柄名贵宝剑,

黄秋尘踌躇了好一会,伸手取下此剑一看,他不禁仰首一阵哈哈大笑!

笑声充满着一种悲欢哀乐,各种不同意味。

黄秋尘长笑了数声后,自语道:

“枉任他们于方百计,我得来却全不费功夫,呵!呵!”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原来这柄长剑上端刻着三个明显的豢字:“伏虎剑”。

黄秋尘就是白天作梦也不会想到,自己因祸得福,轻而易举得到这柄疯狂天下武林人心的“伏虎”奇剑。

此剑昔日乃是黄秋尘父亲黄龙山之物,而今日又重落在黄秋尘手中,这种奇缘巧合,莫非真是前因有定。

黄秋尘得了这柄“伏虎剑”,狂喜得意了一阵,随后心中突起一丝悲凉之感。

原来他想到自己虽得了柄奇剑,但自己身罗残疾,功夫全失,如何能护住此剑不为人所夺!

蓦然一道灵光惊过他脑际,黄秋尘想起铁木僧在青山石洞中,问自己叙述“金罗真人”以及武林四尊和四柄武林奇剑的经过……。

说:每柄剑鞘都秘藏着一部武功绝学……。

于是他抬头向石壁上望去!

果然壁间另端悬挂着一柄剑鞘。

黄秋尘手握着那柄“伏虎剑”,走步向前慾取下那柄剑鞘,突然又发现了一桩奇事,只见那块屏见石壁上,刻写满许多字迹,和三座栩栩如生的人像。

这些字迹人像,刚才因为没注意,所以黄秋尘现在才发觉,同时心中泛起一丝讶异,暗自忖道:“伏虎剑自从由家父之手,转落冷面娘朱娇凤后,就没人得到过,那么留字于此的人是谁?会是冷面娘朱娇凤?!”

黄秋尘双眉一轩,抬头细读那壁上字迹,念道:

“于十余年前洛阳城郊,得青城‘中原正剑’黄龙山君重托‘伏虎剑’……。”

黄秋尘看到这里,喜声叫道:

“真是朱娇凤女侠留字于此。”

在这刹那间,黄秋尘脑海里很快又闪出一个疑问,冷面娘既然被家父重托‘伏虎剑’,又何会来到这里?

他急忙抬细读下去,道:

“‘中原正剑’黄龙山君托我将‘伏虎剑’,带上青城修剑院交给铁木僧,但我突然失信黄龙山君,携剑潜伏到此地,苦心钻研伏虎剑鞘秘技,七年来不但没将绝技练成,反而因练错武功,而导致走火入魔,身罗残疾,性命垂危故留字于此,冀后来有缘,能以警惕,免于步我之后尘……。”

黄秋尘看到此处,心中无比的感叹!

原来冷面娘朱娇凤之死,而是练错伏虎剑秘技走气入岔道,身罗不治之疾。唉!如果朱娇凤当年如家父所托,携剑到青城修剑院,也不会导致病死古刹之中,想来一个人起了贪心歹意,终不得好结果。

黄秋尘又继续往下念道:

“凡是尔后有缘到者,若慾习练剑鞘绝技,首先需要领会壁间三座人像奥谛后,乃是伏虎绝技之钥,如能领悟那三招武功,那么其余武学便迎刃而解。

余历尽七年精血,日以继夜,穷研伏虎三式,虽然未能领悟,但却有些心得,留刻于人像之下,以兹后者参考,期能演练武功,我虽在九泉之下,亦含笑向你祝贺。最后向来者交代之事。

第一,你若不能领悟伏虎三式奥秘,干万不可携剑走动江湖武林,陡招杀身之祸,昔年‘中原正剑’黄龙山君,武学绝高、尚且无法护剑,何况后人。已经平息了下去。机智聪明的黄秋尘登时发现这怪事,并非偶然,而是千真万确,关键就是在‘伏虎三式’武功上。……”

难道这伏虎三招的气机运转,能够疗治自己的伤脉吗?

黄秋尘这时既然已经抓住了生命之钥,自然不肯放松半步,马上又聚精会神的研练伏虎三式。

这一次黄秋尘有了注意,果然他在第一座人像坐姿练习气机运转之时,当现了一道逆流的气血,缓缓冲击那被闭塞住的二处经脉。

这一下他欣喜若狂,日以继夜的演练这‘伏虎三招’,忘记了睡眠、饮食,不知经过了我少时日。

黄秋尘真的领略到伏虎三招的精髓,如同冷面娘朱娇风所说三招,演变到九式的“鱼龙变幻”。

当黄秋尘发现大功告成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许久没有吃东西了,只感饥肠辘辘,饥饿难忍。

他伸手入怀中要摸取食物,那知所带的干饼,已经空无一物,黄秋尘轻轻叹息了一声,咽了一口水止饥,心想“昔日冷面娘在此七年,当然不会说,漫长的七年时光,没有饮食人间烟火,那么这样想来,石窟之中定有秘道通到外面,自己既然已经练会了伏虎三招,何必再长久呆留此地。”

想罢,黄秋尘立刻在石窟中遇周搜寻出路,那知他摸索了石窟每一个地方,竟然都没有道路可通。

“这一下黄秋尘可心急了,他想自己若不能在数日内寻出通道,定要活活被饿死石窟之中。”

经过七八次往复寻找,黄秋尘失望的回到那块屏风石后,轻然叹道:

“朱老前辈啊,朱老前辈,你为何不在屏风石壁上留刻通道所在呢?”

他双眸凝望着光滑石壁字发呆……

蓦然一抬头,黄秋尘轻轻咦了一声!

原来他这一静下来,耳际突然闻到一阵清越的格格娇笑之声!

这娇笑声,声音极端细小,但黄秋尘却清晰可闻,那是女子的笑声,可是当他一抬头之际,笑声已无。

石窟中隐隐可闻那流水的声音,那有什么女人笑声。

黄秋尘双眉紧皱了起来,暗道:“是我神经过敏和幻像吗?……”

于是,黄秋尘缓缓的盘拢双腿,跌坐地上运动出伏虎三招一式的人像“凝神归根”。

不知过了多久,黄秋尘听出这笑声,就是由屏风石的顶端传来的。

黄秋尘心头暗喜“飕!”的一声,振臂跃上三四丈高的屏风石上。黄秋生本不以为自己能够跃上这么高的屏风石,而是一股狂烈冲动令他飞腾上跃,没想到竟然一窜轻轻到顶端。

这种身着绝妙的轻功,使黄秋尘暗自一呆,暗叹道:“学习这伏虎三抬,不但医好自己内伤,更增加了自己内功火候,想不到我今日却因祸得福。……”

突然一阵冷风由脚底下吹拂上来,黄秋尘倾头一望!

只见这块屏风石之顶,平坦的很,中间赫然有一口二尺方圆的深井,那股冷风就是由圆井中吹拂上来的。

黄秋尘暗自忖道:“这口圆井大概就是石窟通到外面的道路。”

于是,他将伏虎剑入鞘系在背后,手脚并用,缓缓向圆井堕落,约有十余丈的距离,黄秋尘双手双脚,突地失去凭藉,身躯急往下堕……。

他心头一惊,赶紧运气上提,稍减去下落的速度,“飕!”的一声,他双脚已经着地,抬眼一望,这又是一条黑漆漆的通道,又窄又狭,像是岩壁长条裂缝。

黄秋尘当下又拔出“伏虎剑”,假借看明月秋水柔芒,慢慢向前走去!

大约走了百丈距离,前面露出一道峭壁夹缝,直伸入江水,一缕天光就由那峭壁裂缝斜射下来。

黄秋尘这时已经迫不及待,手脚并用,像只猿猴,捷快的爬了上去!

眼光到处,只见立足之处,正是一道岩壁顶点,下面江水滔滔翻滚,上面一块悬岩覆住,原来是峭壁内凹之地。

黄秋尘抬头望了四周地形,暗暗一笑,忖道:“好一个神秘之地,无怪回生草胡圣手寻遍‘千草泽’每一寸地,也无法搜索到这柄‘伏虎剑’。”

这时晓雾迷蒙,曙色初开,乃是凌晨拂晓光景。

黄秋尘忍不住长啸一声,精神大振,双足顿处,身形一溜烟般上腾,施展壁虎游墙绝技爬行而上。

他一口气爬上悬岩,只见前面青山拔天,老树这径,黄秋尘不知这是“千草泽”那一个方向所在。

于是,展开身形,星抛丸掷地飞纵上山巅!

他判别出这座小山是在“千草泽”的东南面,自己被洪杰抛入的那口死潭,则是位于干草泽的正西方。

黄秋尘首先在这道小山岭找寻充饥的食物,蓦然他在一条溪发现一群水鸭,从西南顺溪游来。

黄秋尘俯身检起二块石子,像飞蝗石一般,扬手打了出去!

流石劲力沉雄,发出一缕呼啸之声,奇准的打中二只水鸭头颅,“哇哇!”一阵鸭叫。

其余的水鸭,风声鹤唳的惊慌飞走。

黄秋尘抓了二头水鸭,拔毛破腹抓肠,在溪水中洗涤干净后,立刻取出带在身上的火把子,升火烤烧。

一时间香喷四溢,黄秋尘直看得涎水直流,实在他已经饿得难受,不待烤熟已经抓起一头烧鸭,狼吞虎咽的啃着。

眨眼间,已将一只二斤重水鸭,吃得一根骨头也不剩。

正当黄秋尘意犹未尽,抓起第二头烧鸭的时候!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格格的娇笑声,说道:

“蝶姊姊,你看那个野人,像似数十年不见肉食一般,那种食物之状,看得真使人恶心。”

黄秋尘闻声回头望去!

只见溪畔小林中缓缓走出二位妙龄女朗,她们身着粉红和草绿衣衫,肌肤白晰,面容姣丽动人。

黄秋尘乍见两位妙龄女朗心头一惊,他好像在那里见过二女,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直待二女联袂走到溪畔,黄秋尘方才惊啊了一声,暗道:“这两位妙龄少女,不就是青城山修剑院的青城双娇吗?!”

在青城山修剑院的广庭中,黄秋尘曾经单剑力斗这二位妙龄和青衣童子朱汉云三人,所以黄秋尘虽隔了这些日子,仍然记忆犹新。

黄秋尘心中感到惊异万分,不知二女如何会在这“千草泽”出现,难道铁木僧也下了青城山吗?

不错,这两位妙龄女郎,正是青城双娇,当今修剑院主袁丽姬的师妹,粉红衣饰者名叫胡翠蝶,绿衣少女是韩玉琪。

二女轻步走到黄秋尘面前数尺站定,她们见黄秋尘双眸露出一股骇人冷电,直瞪着自己姊妹,不禁心中暗感惊异,忖道:“这野人眼睛怎么这般锐利!”

韩玉棋年纪较小,但火气却较大,她看黄秋尘双眸像似疯狗眼睛看着自己,心头泛怒,叱声骂道:

“你这野人直看着我们干什么?”

黄秋尘看她们不识自己,口口声声叫自己为“野人!”双眉轻皱,低头望了自己衣衫一眼。

黄秋尘不禁心中暗自己好笑,原来自己下身衣衫,破烂不堪,形象乞丐,他心想:“可能自己脸上也满脸油污!”

想着,他伸手向脸上周围一摸,不禁暗暗呆愕住了,原来他这一摸,只觉脸上胡须刺手,长了满面,更加不油污,那真如同野人一般。

不过,黄秋尘暗感惊异,自己在石窟中只不过七日时光,怎么胡须会生这么长,其实黄秋尘那坦克知道他在石窟中,足足呆了二十七天,真是俗语:洞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

这将近一个月,他只顾醉心研练伏虎二抬,连洗脸都忘记了,所以今日的长相,真是如同深山荒岭中是野人。

黄秋尘呆愣了一会,突然露chún一笑,说道:

“姑娘不看我,怎知我看你们呢!”

他这一笑,露出二排洁白皓齿,看得二女又是一怔。不禁同时将眸子盯在黄秋尘全身上下掠扫了一遍。

但是两女仍然认不出黄秋尘来。

这时黄秋尘目见二女认不出自己,也不愿向她们道出自己来历,抓着好那头鸭子又啃啮了起来。

胡翠蝶黛眉轻蹙,娇声问道:

“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黄秋尘抬首望了她一眼,说道:

“荒山野人,如何会有名号。”

他这答话,使韩玉琪脸容泛怒,说道:

“你这人,真是不知趣,我蝶姊姊好意请教你姓名,你竟然这般滑头。

黄秋尘哈哈一声轻笑,道:

“你们走你的路,我在这里吃我的鸭,大家互不相关,谁叫你们来这里受气。”

说着话,黄秋尘右手斯开条鸭腿,张嘴啃得油质上洒。

青城双骄虽然听了黄秋尘这话,心中有气,但她们乃是出身名门正派,当然不会象黑道邪派中人,轻轻迁怒动手。

胡翟蝶为人比较沉着,咱们素昧生平,无怒无仇,大爱何必闹得不愉快,今日咱们姊妹前来‘千草泽岛’,地处陌生,不知阁下能够指示咱们姊妹道咱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腾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