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腾空》

第09章 伏虎三招技震群雄

作者:东方玉

黄秋尘点头笑道:

“姑娘说话比较客气,我乐意接受你的请教,不知姑娘要到什么地方?

韩玉琪听黄秋尘这样说,突然娇声一笑,道:

“你是不是说我很凶蛮不讲理。”

黄秋尘望了她一眼,摇间笑道:

“不!姑娘现在变得也象姊姊温柔动人。”

胡翟蝶听黄秋尘这时谈吐温文幽雅,不禁暗暗忖道:“这人很怪,听他说话声音乃是年轻人,为何不善修饰,穿得不伦不类。”

想罢,胡翠蝶娇声说道:

“咱们要寻找居住千草泽的名医,回生草胡圣手,不知他那一个方向?”

黄秋尘听她一提起胡圣手之名,心中无名怒火,冒起三干丈,冷冷哼了一声,骂道:

“那个糟老头,等会我也要寻他算帐,你们等会跟着我去就是。”

韩玉琪看黄秋尘激动之容,吃惊的问道:

“你跟胡圣手有宿恨吗?”

“不错,我怀恨他老不死,心狠手辣,利慾熏心。”

韩玉淇道:

咱们姊妹是奉师父之命,要拜会胡圣手老前辈,怎能跟你这怨恨你的野人,一道去见他老人家。”

黄秋尘呵呵一笑,道:

“那么你们径自去见他吧!”

胡翠蝶这时娇声接道:

“我师妹话说得不错,阁下和胡老前辈有隙仇,如咱们跟你同去,反而被他老人家误解我们姊妹来意,还是阁下指示道路,让咱们径自前去好了。”

黄秋尘闻言暗暗发怔,忖道:“其实我也不知胡圣手落居千草泽那一个地方,不过洪杰将自己带到那峭壁之前,谅他们居处,定在死潭的附近。”

于是,黄秋生,道:

“那老不死的就住在岛西迦缘附近。”

胡翠蝶娇声道:

“多谢阁下指示。”她转首叫韩玉琪一声,道;

“琪妹,咱们走吧!”

二女转身向溪流西方走了几步,胡翠蝶突然回头向黄秋生问道:

“阁下说:和回生草胡圣手有着嫌隙,不知能否赐告。”

黄秋尘轻轻摇着头,径自啃着烤鸭,连眼皮也不抬一下。

胡翠蝶轻轻皱眉又说道:

“我事先向你警告,回生草胡圣手不但医术天下无匹,武学更是独步江湖,你若无制胜把握,最好赶紧离开此岛,信不信悉听尊便。”

说完话,二女转首就走。

黄秋尘依然听到韩玉琪的声音,说道:

“蝶姊姊,我看他人很怪。”

“嗯!棋妹妹,以他那双精光内敛的眸了看来这人大概身负绝学,不过江湖武林中,可没有传说这种成名人物……”

二女轻声商量的语音,随着她们远去的身影消逝。

黄秋尘这时也将这一头烤鸭吃完,伸手罢拍着肚子,轻哦了一声,缓身站来,左手拿起那柄“伏虎剑”,慢步走到溪畔,低头向溪水一照!

黄秋尘不禁仰首发出一阵哈哈大笑!

因为他感到自己的人影,太滑稽,太好笑了。

这时他身上也无另外衣服,当也无法梳洗更换,只得在溪中随便洗了下脸、手脚,伸手撕下半截衣衫,将这柄“伏虎剑”连鞘包好,因他生怕此剑,被人看出是“伏虎不”。在刚才他始终将剑压在屁股下,所以青城双娇并没发现黄秋尘带有兵刃。

黄秋尘将剑背在肩后,心想:“自己现在要去那里?第一件事,当然是回去小野柳居取回自己衣物,换洗这付狼狈相。”

原来黄秋尘匆匆离别冷白、冷月兰兄妹时,将整个包袱忘记在“凌云波”客栈之中。

但是黄秋尘回头一想,千草泽岛在滔滔江水之中,没有船只如何离开这里,于是,他想:“自己何不搭坐青城双娇的船离开这里。”

黄秋尘想罢,立刻展开轻功,向二女走失的方向追去!

他这时精力充沛,飞行之快,恍似烈马奔腾,顺着溪流直走,不过片刻工夫,遥遥已见二个红绿人影,联袂飞驰着。

黄秋尘追到距离二女三四十丈,缓缓将速度减慢下来,紧紧跟随在二女之后。

大约将近半个时辰的奔走,只见这条溪流弯曲转入一个盆地,那个盆地遥遥只见青草如茵,绿竹细柳,青苍翠绿。

就中那稀疏的矮松,绿竹细柳间,掩藏着一所白色楼院。

黄秋尘看得心中暗喜,忖道:“自己胡乱猜测,竟然被猜中了。”

要知千草泽岛,就只单居着胡圣手师徒,当然这所白色楼院,就是胡圣手的居所啦!

黄秋尘这不敢跟着二女由正面进入,他转弯走向侧面,翻越过一道小丘岭,恰是白色楼院的左后方。

他身形象似一缕轻烟般,飘落下丘岭,搜若鬼鬼地一垫步,一掠数丈,跃上一株兰花树上。

正当黄秋尘刚隐蔽起身形,对侧阁楼突响起一个低沉的语音,喝道:

“来人止步。”

黄秋尘乍听喝声,误以为自己身形败露,抬头一望,原来青城双娇这时刚刚来到楼院之前。

喝声甫落,阁楼中象似飞隼掠出一条人影,飘落在青城双娇面前。

黄秋尘望了那人一眼,正是胡圣后的徒儿洪杰。

韩玉琪这时首先发声问道:

“请问阁下,这里是不是武林名医胡圣手老前辈住居?”

洪杰冷然望了青城双娇一眼,沉声问道:

“家师不接见任何人,你们是谁?”

韩玉琪看了洪杰那张冰冷黑紫的面容,心中有气,但是她们曾以受到铁木僧告诫,不可在外惹是生非,更不可怒胡圣手师徒,于是强忍下这口怨气。

豢翠蝶哦了一声,笑道:

“阁下原来是胡老前辈高徒,失敬之处,尚请宽宏,咱们姊妹是由青城山修剑院来的,敬请洪相公进去向尊师通报一声,咱们姊妹奉了铁木僧老师父之命,有要事谒见。”

洪杰听了这番话,脸上微微动容,但瞬间即逝,说道:

“真对不起,家师刚刚离岛往外搜寻葯草,们们姊妹迟来一步了。”

黄秋尘在兰花树上,听得暗自骂道;“好个狡猾的人,你要骗谁?哼!胡老头子如果不在里面才怪。”

胡翟蝶星眸一转望了师妹一眼,说道:“琪师妹,咱们如果不和那野人闲聊忱误了时刻,大概能够赶得上,这样咱们只好在这里等待胡老前辈回来了。”

洪杰离言轻轻叹了口气说道:

“贵姊妹还是不要等了,家师一出去采葯,最早搜集三味极难生长的异草,可能要二三个月才能回来也说不定,倒不知贵姊妹有什么要事,请说出让我转告也是一样。”

他说话的神色,没有露出一丝虚假,青城双娇听得深信不疑。

韩玉琪突然向胡翠蝶问道:

“蝶姊姊,你想怎么办?”

胡翠蝶幽幽轻叹了一声,自言自语说道:

“如果黄相公已经来过了,咱们倒不必再多上举……”

黄秋尘听了她这句话,心头一震,暗道:“她们来见胡圣手干什么?”

只听韩玉棋娇声问道:

“洪相公,请问你一件事,在上个月中旬,是不是有一个姓黄名叫秋尘的少年,前来‘千草泽’求尊师治病?”

她这一句话,不但使兰花树上的黄秋尘感到惊异,那洪杰更是心中暗惊,忖道:“果然她们是为那小子而来……”

原来自从胡圣手师徒,残害了黄秋尘之后,心中却忐忑不安,暗忖:青城修剑院的人会前来问询。

狡猾、机警的洪杰,这时心中虽然惊骇,但他却不动声色说道:

“没有啊!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人的名字。”

黄秋尘听得怒火中烧,暗暗骂道:“好啊!你竟然这般说谎,如果我当真死去,这事情你们师徒真作得天衣无缝,呵呵,但是上苍有眼,我不但没死,更因祸得福。嘿嘿……等会我要让你现出狰狞的丑面目。”

胡翠蝶道:

“洪相公,咱们今日前来‘千草泽’的目的,就是想请胡圣手老前辈,能将那黄秋尘的伤疾治愈,他现在既还没有前来‘千草泽’,咱们姊妹先行告知一声,如那黄秋尘来了,请洪相公能多多照顾他,日后咱们大师父铁木僧,定会亲来‘千草泽’拜谢这份恩情。”

黄秋尘听了这些言语,心中感动得热泪齐下,想不到铁木憎老师父竟然这般爱护自己,遥遥千里派这两位女弟子赶到‘千草泽’告知此事。

洪杰突然问道:

“二位姑娘,说是青城修理剑院的人,但恕我不认识两位,不知你们有无铁木僧老前辈的信物作证。”

韩玉琪道:

“难道咱们会假冒青城双娇的名号吗?”

洪杰听得暗暗一惊,忖道:“近年来青城双娇,名噪江湖,想不到就是面前这两位妙龄少女。”

胡翠蝶突然伸手入怀,取出一件用罗帕包扎的东西,小心翼翼的翻开罗帕,现出一座三寸高下铁木雕刻的僧人,说道:

“洪相公,请你辨认看看,这座小僧人,便是咱们大师父的信物”

洪杰细看了那僧人之像,即刻恭声说道:

“果然是一代神僧铁木老前辈交代此事,在下日后若见到那黄秋尘‘千草泽’,定然细心照护他。”

胡翠蝶这时又将那座铁木小僧人揣人怀中说道:

“眼下胡老前辈竟然不在家,咱们也不便打扰洪相公清修,我们现在即刻告辞了。

青城双娇说完话,正要转身离开,韩玉琪突然咦声叫道:

“你这个野人,竟然也来了。”

原来那兰花树的黄秋尘,眼看青城双娇要走,早已由树上溜了下来,恰好被韩玉琪转身一眼瞥到。

洪杰闻言转头向后退望去,立刻怒叱道:

“阁下是谁,竟然偷偷摸摸,擅闯人家院落。”

黄秋尘见江杰仍然认不出自己,当下冷冷一笑,道:

“老爷,就如韩姑娘所称,叫野人哼哼!这‘千草泽岛’,乃是皇上之后士,人人可走得,谁说我擅闯了你们地方。”黄尘这一番话,听得使洪杰怒气冲天,喝道:

“好小子,你这简直是冲着我们而来的……”

黄秋尘冷冷道:

“不错,本野人是寻胡糟老头子师徒的毒气而来。”

黄秋尘这种狂傲的口气,听得反使洪杰收敛下浮动的心气,淡淡问道:

“阁下真是好大胆子,当今江湖武林人物,敢这般辱骂家师的,要算你是第一,你赶快报出名号来受死。”

他最后一句喝问,声色疾厉,眼露杀机。

黄秋尘平心静气的说道:

“你要知我的姓名,就叫出胡老头,看他能不能认出本野人。”

洪杰喝道:

“家师若在院中,你早已暴死多时了。”

黄秋尘突然哈哈一阵洪声大笑,道:

“拳打看门狗,不怕主人不出来,洪杰,你只有自认气了。”

笑声中,黄秋尘双掌一错!

蓦然一式“六丁开山”开膛裂腹地劈击过去。

掌力压体,重如山狱。洪杰看得吃了一惊,电光石火般忖道:“这厮掌力,怎么这般沉雄凌,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他心中想着,身形已如行云流水般错步闪开,双掌平起,正用“猛龙过海”之式反击黄秋尘。

谁知黄秋尘眼光未移,脚步已经斜探出两尺,左右双脚,似盘膝之状,半蹲立,右手由下反上如电敲击洪杰“勉池穴”。

眼看要击中他穴道之时,忽地翻腕沉掌,拍击小腹。

“哇!”的一声大叫,洪杰已经双手抱腹弯腰蹲坐地上。

黄秋尘这两招变化,又迅疾又奇特简直使人眼花缭乱。

站在旁边观看的青城双娇,也不知道黄秋尘如何出掌击中洪杰小腹,这几手真的太奇奥,太迅快了,有如在电光石火的一刹那发生。

正当青城双娇为黄秋尘身手,惊得目瞪口呆的时候,忽然一缕语音赞道:

“好手法,好功老夫真开了一番眼界。”

声音十分冷峻!

人随声观,闪眼间,已站在黄秋尘面前。

他正是那位冷面冰心,见死不救的胡圣手。

可是在胡圣手出现之后,阁楼院落中,又走出一个中年蓝衣壮汉,和一位娇媚艳丽的红衣丽人。

黄秋尘很快认陋这二人,就是已故的冷面娘来娇夙师弟高云狱,和他的师妹红衣丽人。

黄秋尘心头一震,暗道:“自己在石窟中,隐约听到娇笑之后,和苍然长笑,莫非是高云狱和红衣丽所发。”

回生草胡圣手,那双冷峻的样子,微然一扫黄秋尘周身一眼后,眉际暗暗耸动了几下。

原来他看出黄秋尘是个年轻之人,但却不知他的来历,他想不出江湖武林上有这种高人。

要知胡圣手当日晚上,他只不过在黄秋尘受伤之时,匆匆一面,脑海里没有什么印象,何况黄秋尘现在满面胡须,衣饰破烂得不伦不类,他何能认得黄秋尘,就是那夜被人死潭溺尸的少年。

而且那个死潭乃是‘千草泽’江流汇聚的激流旋涡之地,滴水成团,鹅毛浮,就是演化诣水性的人,落入死潭,也要尸首无踪,胡圣手就是白日作梦,也不会想到黄秋尘还活在人间,就是这些因素,胡圣手和洪杰都没想到他就是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伏虎三招技震群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气腾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