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红》

第13章

作者:独孤红

大巴山下,小镇上,“高升客栈”前,飘然走来了一位俊美游洒、飘逸出尘的白衣书生。

是南宫逸回来了。

一进门,魏胖子立刻打柜台里快步迎了出来,胖脸上满挂着真挚、亲切的笑容,急急道:“老弟,你回来了!”

南宫逸含笑点头致意。

魏胖子一脸关切,道:“怎么样?老弟,可有什么……”

南宫逸截口说道:“老哥哥,咱们屋里谈去。”

魏胖子一笑说道:“哈!你瞧我有多猴急!”

并肩行进后院。

进了上房,坐定,南宫选首先问道:“怎未见我大哥、二哥跟小灵三个?出去了?”

魏胖子随口答道:“到‘古家堡’去了。”

到“古家堡”去了?到“古家堡”干什么?

南宫追微微一愣,道:“怎么,有事儿?”

魏胖子皱了皱眉头,道:“‘古家堡’又出了事了。”

南宫逸神情微震,心头一紧,挑眉急问:“什么事?”

魏胖子微笑摇头。“老弟放心,不关古姑娘……”

这句安慰的话,听得南宫逸俊睑一红,可是心中也放下了一块大石。

魏胖子装作没看见,接着说道:“‘古家堡’钟楼上那口大钟不见了。”

好大的胆子,竟敢冒犯“天下第一堡”!

不但能进去,能出来,而且搬走了一口大钟:“古家堡”举堡上下神不知、鬼不觉,此人功力可知。

这个人丢得不小,只怕二爷“铁腕墨龙”辛天风要气疯了。

南宫逸笑了,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魏胖子没注意南宫逸的神色,道:“就是前天夜里。”

南宫逸点点头,说道:“无独有偶,武林中,这些天来怪事不少。老哥哥可知道,峨嵋‘金顶’禁地,那口大钟也不翼而飞了?”

魏胖子一愣,“哦”了一声,瞪大着眼道:“有这种事?老弟,这……”

“这不算什么,老哥哥,听我说完。‘南宫逸淡然一笑道:“惊人的事儿多得很,少林两尊镇守山门的石狮子,被人以内家掌力震成石粉;武当真武圣迹’挂剑树‘被人齐根砍断;昆仑掌教练功不慎,走火入魔;华山重地一地’九华金莲‘被人连根拔光,可笑这请大门派俱都在事后才发现……“魏胖子越听越吃惊,终于坐不住了,一跃而起,瞪目张口,满脸是惊诧之色,说道:“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儿?是谁这么大胆,竟敢轻犯诸大门派,毁物伤人,老弟,要知道……”

南宫逸一笑接口道:“我知道,这是绝大侮辱,非同小可;但,老哥哥,这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人连‘天下第一堡’都敢去惹,还在乎几大门派?”

魏胖子愣住了,半天才开口说道:“老弟这消息是从哪里得来的?”

南宫逸道:“终南山下,‘蓝桥’小镇上。”

魏胖子又问:“出自何人之口?”

南宫选道:“一丘之貉,喽罗脚色的三个‘幽冥教徒’。”

魏胖子神情猛霞,轻呼说道:“老弟是说,这一连串的惊人事儿,全是‘幽冥教’干的?”

南宫逸淡笑点头:“不错,我正是此意。”

魏胖子又复愣住了。

南宫逸淡笑又道:“那三个东西虽不承认,但那没有用。

也许,像他们那等可怜的身份、地位,确实根本不知道:“魏胖子定过神来,缓缓坐了下去,皱眉问道:“这人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南宫逸道:“一方面是对诸大门派略示颜色,一方面是对我示威,仔细想想,主要的用意,还是对付我。”

魏胖子道:“……何以见得?”

“以前我不明白,现在我明白了。宫寒冰野心勃勃,不是池中物,绝不会以那威震宇内的‘古家堡’四豪之首的声望而满足;他本打算窃据‘古家堡’,然后借‘古家堡’名义席卷天下,一统武林;但因为我的复出,他这个计划遭到阻遏,穷而后变,只有改以‘幽冥教’固有实力遂其野心。这一连串的惊人变故,只是三分颜色的小警告,接下去,将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凶残毒辣手法,不到诸大门派低头,绝无休止……”

顿了顿话锋,接道:“至于对我……老哥哥请想,宫寒冰他早不动、晚不动,偏偏在这个时候制造变故,酝酿事端,混乱武林,对各大派采取行动,施以压力,这不是分明向我挑战么?

他要看看我这个举世公认的第一高手、第一奇才,能否挽救,拿他如何!假如我能,那还好,否则南宫逸三字,岂不被他官寒冰取而代之了?”

魏胖子频频点头,连道:“有道理,好厉害……”

抬头凝注,道:“老弟,宫寒冰他对‘古家堡’为何也……”

南宫逸截口笑道:“老哥哥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宫寒冰极具心智,狡猾姦诈,他岂能厚此薄彼,启人疑窦?”

魏胖子赧然苦笑,摇摇头,没开口。

但旋即又道:“那么,老弟你……”

“我明白老哥哥的意思。”南宫逸挑眉说道:“老哥哥知我,我个好名,我不在乎宫寒冰取代南宫逸,但我责无旁贷,义不容辞,没有不管的理由。南宫逸活在世上一天,就不容他这一阴谋如愿得逞,只为天下苍生、字内武林。”

侠骨柔肠,剑胆琴心,悲天悯人,誓死卫道,这才不愧是天下第一人。魏胖子肃然起敬道:“老弟,我永远跟着你走,这破产业,我不要了……”

南宫逸刚要接话。

一阵步履声由前院直达后院,跟着,响起了商和的话声:“三弟回来了么?”

想必,柜台上老帐房嘴快。

南宫逸、魏胖子先后站起。

“九指神丐”商和推门而入。

身后,是“铁面大曹神鬼愁”司徒奇。

“玉麒麟”诸葛灵。

“铁狮子”小黑。

“铜金刚”小虎。

见面后,商和不提“古家堡”的事,第一句话便问:“三弟,如何?无双她…

…”

南宫逸笑道:“大哥,请坐下谈。”

能笑,是佳兆,老少五人心头一松,顿时开朗。

商和哈哈一笑,摆手说道:“坐,坐,都坐。”

坐定,商和老眼凝注,捋髯笑道:“三弟,瞧见没有,大伙儿现在可没一个站着的了。”

也就是说,现在大家都等着听消息了。

人老心不老,他也一副急性子。

本来难怪,事关弟媳嘛。

南宫逸笑了。“大哥,别忙,我想先听听‘古家堡’的事。”

商和一瞪老眼,道:“三弟,你是存心惹我急。”

诸葛灵眨眨眼,插口说道:“三叔,您还是快说吧!您就不知道大伯这些天是怎么过的,吃不好、睡不着不说,连酒都没沾过chún哩。”

老少大笑,欢愉风生。

商和转注诸葛灵,老眼怒瞪,道:“小鬼头,谁说的!大伯喝酒难道非告诉你不可。”

诸葛灵一副嬉皮笑脸,道:“大伯,自三叔走后,小灵儿可是寸步没离开您身边。”

这下堵了嘴,商和只有瞪眼,说不出话来。

又是一阵哄然大笑。

笑声止,南宫逸道:“此行不虚,我见着无双了……”

一经证实,群情大悦,商和脱口说道:“怎么没一道儿?”

南宫逸没马上答话,无他,商和老泪双垂,司徒奇低下了头,诸葛灵等三小眼泪也在目眶中打转,这情景感人至深,他瞧着既感动又难受。

千不该,万不该,诸葛灵不该又在这时抖着声音带着泪,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说:“小灵儿三个又可以看到三婶了。”

赤子心声,撼人心弦。

南宫逸本在强忍,这下再也忍不住了,心头猛地一酸,泪水夺眶而出,是悲是喜,这泪水,包含得太多。

最后还是商和洒得开,他伸手抹了抹一脸老泪,破涕为笑,道:“都别哭了!

都别哭了!哭个什么劲儿,这该高兴才是,好啦,好啦,……三弟,说下去。”

南宫逸举袖拭泪,默然片刻,遂将终南所见之事,颇为详尽地说了一遍。

话落,一时竟没人开口。

老少几人,连魏胖子在内,均挑眉瞪目,怒火高腾,杀机狂炽,激愤之色充塞眉宇,气势怕人。

片刻之后,才有了反应。

“铁面天曹神鬼愁”司徒奇霍然站起,咬牙切齿,目瞅慾裂。“原来又是他!

无双与他何仇何恨,他竟下此辣手!我找他去,我要不把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誓不为人!”

翻身离座,往外便走。

请葛灵跟着站起。“义父,小灵儿跟您去,我要扎他几刀。”

南宫逸掠身出招,疾若闪电,一把拉住司徒奇。

司徒奇变色说道:“三弟,你要拦我?”

南宫逸道:“二哥,听我说,要能这么做,我也不会先回到这儿来了。”

司徒奇怒声说道:“三弟,你看得清清楚楚,还有什么可顾忌的?”

南宫逸正色道:“二哥,不错,我看清楚了,是他,可是我当场未能将他擒获,空口岂能为凭?再说,风月无古今,林泉孰宾主,终南死谷,我去得,难道他就去不得?这类理由多的是,无证无据,咱们凭什么指人为凶?小不忍则乱大谋,二哥怎不能冷静些!”

司徒奇威态渐敛,默默不语。

商和摆手说道:“二弟坐下,三弟说得是,事关重大,不可鲁莽冲动,否则问罪不成反会被他指咱们恶意中伤、血口喷人。”

南宫逸松开了手。

司徒奇默默回座坐下。

但突然,他又高挑长眉,厉声说道:“三弟,我没你跟大哥那么多顾虑,既然不错,干脆放手去做,难道任他逍遥天理之外不成?”

南宫选淡淡一笑,道:“二哥,凡事要谋定而后动,证据确凿,使他俯首无从狡辩,才是上策;正如大哥所言,若被他反客为主,指咱们恶意中伤、血口喷人,咱们划得来么?别说咱们杀不了他,就是有力诛除,又如何向天下武林交代?凭的何证何据?无双那句话也说得好,‘昔年种因,今朝得果,报应当头’。因果循环,善恶必报,只不过来早与来迟而已,就算让他逍遥无理之外,为时又能多久?”

司徒奇绷着铁面,不开口。

商和蚕眉深蹩,沉吟说道:“三弟,以你之见?”

南宫逸道:“我想等见到了无双再说。”

提起了这位弟媳,商和眉头皱得更深。“无双她又是怎么回事?真令人费解,唉……”

南宫逸俊面上掠过一丝黯然神色,道:“我想不出原因,不过,她总有她的理由。”

魏胖子突然插口说道:“老弟,弟妹会不会是因为凶手尚未查出,有什么顾忌,不能跟你见面?”

南宫逸满面愁容,勉强笑了笑,道:“所以我说也许她有她的道理。”

司徒奇望了望南宫逐一眼,道:“三弟,那蒙面道姑跟无双那方玉佩,又是怎么回事儿?我怎么没听无双说过,她有这么一个朋友?”

南宫逸苦笑摇摇头,道:“二哥,这个我也不知道……”

话锋微顿,接道:“不过,只要能找到那位道姑,就不难明白了。”

司徒奇微微点头,刚要说话。

南宫追突然一笑,又道:“二哥,道姑不难找,这件事先不谈了,‘古家堡’情形如何?”

司徒奇道:“魏老哥已经对你说过了?”

南宫逸点点头,说道:“可有什么蛛丝马迹?”

司徒奇长眉微皱,摇头不语。

南宫速道:“二哥可知诸大门派……”

商和忽地插口说道:“刚才回来时,在路上,砖坪分舵已有人报告过了。”

南宫逸笑道:“丐帮传递消息之快,的确为武林其他门派所难及,来人可曾告诉大哥,这都是何人所为么?”

商和摇摇头说:“他们也不知道。”

南宫逸摇头叹道:“连耳目最多、消息最灵通快速的丐帮都不可知,可见他们的手法是如何高明,行动是如何秘密了。”

商和微愣说道:“怎么?莫非三弟已经知道了?”

南宫逸点头谈笑,道:“十之八九应该不会有错。”

“谁?”老少几位奇侠同声发问。

南宫逸道:“幽冥教。”

老少五奇侠神情惧震。

司徒奇道:“幽冥教?怎见得?”

南宫逸遂将“蓝桥”所见说了一遍。

说完,一笑又道:“二哥高见如何?”

司徒奇沉吟说道:“我有同感,宫寒冰他这是什么意思?”

南宫逸道:“显而易见……”

接着,又将适才对魏胖子所说的话说了一遍。

司徒奇砰地一掌击上茶几,长眉倒挑,目射威棱。“好阴狠的东西!我兄弟但有三寸气在,他这阴谋就永远别想得逞。”

商和皱眉笑道:“二弟,发什么火呢,有用么?”

司徒奇默默不语,威态稍敛。

商和转注南宫逸,道:“三弟,你看怎么办?”

他由来问计于这位奇才第一的三弟。

南宫逸想了想,道:“不忙,等我去一趟‘古家堡’再说……”

抬眼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