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红》

第15章

作者:独孤红

  第二天,一支集宇内武林精英的队伍,离开了“古家堡”。

  “古家堡”除了大爷、二爷参与出征外,三爷“慈心神龙”

  留守,一流高手的十家堂主也全留在堡内。

  这是唯恐“幽冥教”乘虚侵犯,有燕三爷率十家堂主及堡内数十高手留守,可保没

有后顾之优。

  燕三爷铁骨仁心,加上公仇私恨,他原不愿后人,当然更不愿留守,还是大爷宫寒

冰、二爷辛天风一番苦劝,几几乎动了掌门令谕,燕三爷才勉强点了头。

  南宫逸跟着这支队伍,一直到了汉水,才一个人飘然他去,沿汉水,由陆路直奔

“洞庭”。

  燕三爷深知留守的责任重大,“古家堡”内,师父跟四师弟的灵柩尚未下葬,加上

一本引人觊觎的“归元真经”,“幽冥教”

  及武林群邪,随时都有进犯的可能。

  自大队出发后,三爷燕惕除了白天稍作歇息外,绝大部分的时间,皆用在巡视堡内

各处的戒备上。

  尤其是夜晚,他几乎每夜澈夜不寐。

  这一夜,该是大队离堡后的第三夜。

  燕三爷踏着清冷银辉,一个人徘徊在庭院中。

  墓地里,背后响起一个清朗话声:“三侠,辛苦了。”

  燕惕心头一震,霍然转身,虎目注处,他愣住了。

  面前一丈外,南宫逸面带微笑,负手卓立。

  他倒非惊于有人数近身后一丈,而茫然无觉,以南宫逸一身高绝功力,这毫不足为

奇。

  他是讶于南宫逸一个人的突然转回来。

  转瞬间,定下了神,燕惕飘身迎前,瞪目说道:“南宫大侠怎么……”

  南宫逸微笑截口说道:“三侠,小声点,除了三侠外,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我突如

其来地转回了‘古家堡’。”

  燕惕又愣了愣,压低了声音,道:“南宫大侠不是要往‘洞庭’么?”

  南宫逸笑说道:“我确是要去‘洞庭’,但是,在去‘洞庭’之前,我有必要先来

趟‘古家堡’,因为我实在放心不下。”

  燕惕感然投注,道:“南宫大侠有事?”

  “有。”南宫逸点头说道:“两件极为重要的事。”

  燕惕道:“什么事?”

  南宫逸笑了:“三侠忘了,‘古家堡’有内姦?”

  燕惕“哦”了一声,道:“南宫大侠指的是这件事……”

  “不错。”南宫逸道:“在这时候,若不肃清潜伏在‘古家堡’多年的内好,是件

很危险的事。假如他们乘虚有所行动,或者来个里应外合,三侠失责,罪在一身事小,

‘古家堡’沦落魔掌事大,所以,我不能不先转来一趟。”

  燕三爷霍然点头,像出一身冷汗,道:“多谢南宫大侠,还有一件事呢?”

  南宫逸道:“那件事属于次要,先办完了这件事再说。”

  燕惕点了点头,突然皱起眉锋。“可是,谁又是内姦呢?

  南宫大侠知道,举堡上下,都是追随家师多年的弟兄,没有明确证据……“南宫逸

笑道:“三侠放心,我知道谁是内姦,也有把握抓到他的证据。”

  燕惕急问一声:“是谁?”

  南宫逸笑道:“三侠别急,稍时自然明白。”

  燕惕赧笑点头,道:“请吩咐燕惕该怎么做。”

  南宫逸笑道:“很简单,三侠只要传来庞天化、魏立中、欧阳德三家堂主,跟他们

在这儿多谈会儿就行了。”

  燕惕神情猛震,勃然变色,道:“难道……”

  南宫逸笑道:“三侠,我只是请三侠在这儿跟他们多谈会儿,可没说别的。”

  燕惕脸一红,倏敏威态,赧然笑道:“南宫大侠知道,我是恨透了这般东西。”

  南宫逸笑道:“我很明白,但我要请教,三侠是要找出那罪魁真凶,还是只要找出

几个供人驱策的角色就行了呢?”

  燕惕道:“这还用问!自然是要找出那罪魁真四,不过,要是能一起收拾了,最好

还是来个一网打尽。”

  南宫逸说道:“一网打尽,谈何容易?‘幽冥教主’功力、心智两皆过人,不是那

么好对付的,只怕要慢慢来……”

  话锋微顿,接道:“假如三侠要的是罪魁真凶,那么三侠就必须多忍,要知道,没

有人证物证,就是明知罪魁真凶是谁,也拿他莫可奈何。同时,我也请三侠别单为了

‘古家堡’,更得为天下武林的安危着想,别一时不能做小忍,坏了事情。”

  话说来平淡,可是燕惕却又为之差傀垂首,旋即肃然说道:“多谢南宫大侠教我,

为了公仇私恨,燕惕能忍。”

  南宫逸笑道:“那么,传人吧,可别说我来了。”

  话落,身形一闪不见。

  燕惕强抑胸中激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震声喝道:“来人!”

  远处有人应了一声,一名黑衣汉子飞步而至。

  黑衣汉子刚一躬身,燕三爷已然挥手说道:“传庞、魏、欧阳三位堂主,此处见

我。”

  黑衣汉子应了一声是,转身而去。

  须臾,画廊的东端响起了一阵步履声,三个灰衣老者并肩疾步行了过来,正是庞天

化、魏立中、欧阳德三人。

  行近一丈,驻足停身,躬腰施礼,庞天化恭谨说道:“不知三爷何事召唤?”

  “没什么大事。”燕惕摆手笑道:“想跟三位随便谈谈,顺便还想跟三位商量点小

事。”

  庞天化道:“三爷吩咐!”

  燕惕笑道:“别那么拘谨,太拘谨了就不好谈了。”

  庞天化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是”。

  燕惕略一沉吟,道:“三位知道,大爷、二爷离堡远行,堡中空虚,堡外群邪,堡

内内姦,随时有蠢动的可能,关于堡内的戒备,我想听听三位的高见。”

  庞、魏、欧阳三人,愣了愣,谁也没敢开口。

  只因为,堡中防务事四豪可从没跟十家堂主商量过,也从没有说过要听听十家堂主

的意见。

  虽然眼下堡中空虚,如今不比往日,燕三爷探询众议,乃是为了慎重;可是,防务

经三爷一手布置,别说没什么不周之处,就是有,谁敢说?

  其实,四豪并不是那种霸道不讲理的人。

  燕惕皱了皱眉,道:“事关本堡安危,这时候,我不希望三位客气。”

  庞天化身为十堂之首,他不能不开口,略一迟疑,说道:“禀三爷,堡中戒备周全、

万元一失……”

  燕惕截口说道:“这就是庞堂主的高见?”

  庞大化一震躬身:“属下就事论事,句句实话。”

  燕惕笑了笑,道:“难道一点毛病都没有么?”

  庞天化低着头道:“事实如此,属下……”

  燕惕突然大笑说道:“照你这么说,咱们可以高枕无忧了?”

  庞天化脸色一变,惶恐不知所措。

  燕惕目光转注魏立中,道:“魏堂主有什么高见?”

  这可真要命。

  在他之上的“白虎堂主”都没说什么,他怎好随便置评?

  况且,这种事又不能无中生有,信口胡诌。

  但,面对这位三爷,不说又不行。

  这下可真作了难。

  魏立中迟疑未语。燕惕却一笑又道:“怎么,难不成魏堂主的意见跟庞堂主一样?”

  魏立中又犹豫,毅然点头。“禀三爷,庞堂主所言皆属事实……”

  燕惕笑了笑,笑得令人难测含意,转注欧阳德:“欧阳堂主呢?”

  明知总会轮到头上,欧阳德似乎早有准备,立即躬身回话:“禀三爷,属下不愿言

不由衷、故作惊语。”

  这倒好,全跟庞天化一个意见。

  燕三爷挑了挑眉,但旋又谈笑说道:“事实就算事实吧,但只怕照这样下去,‘固

若金汤’的‘古家堡’,很可能会于不知不觉间拱手让人……”

  庞、魏、欧阳三人脸色俱皆微微一变。

  燕惕一笑接道:“好在这只是闲聊,现在我有件正经事儿要跟三位商量,希望三位

别再避重就轻,含混其辞地令我失望……”

  三人老脸一红,庞天化忙躬下身形:“属下等不敢。”

  燕惕笑了笑,脸色一转郑重,道:“自老堡主及四爷遇害后,‘古家堡’中潜伏有

内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经大爷、二爷跟我多日来侦查,已经获知这些内姦是谁,但

这些人都是跟随老堡主多年的弟兄,没有确切证据,我们没有办法动他们;而事实上,

又不容他们长此潜伏,对于这件事,三位有何高见?”

  庞、魏、欧阳三人,神情震动,可是刹那间又变得跟没事人儿一般。庞天化微一躬

身道:“三爷既已侦知他们是谁,那是最好不过,但不知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燕惕笑道:“庞堂主糊涂,这个我现在怎么能说?一无人证,二无物证,话要是传

到他们耳中,可能还会被他们反咬一口,说我燕惕恶意中伤、血口喷人呢……”

  庞天化脸上飞闪一丝轻微诡笑,张口慾言。

  燕惕虎目深注,谈笑接道:“再说,时机未成熟之前,我也不愿打草惊蛇。”

  庞天化道:“属下斗胆,以为三爷这是多虑。”

  燕惕可没生气,含笑问道:“怎么说?”

  庞天化侃侃而谈,慷慨陈词:“属下以为,既已知他们是谁,为古家堡安危,三爷

还是早一天下手的好,以免夜长梦多,有所……”

  燕惕一笑说道:“这么说来,庞堂主是建议我立即拿人了?”

  庞天化毅然点头,道:“属下正是此意。”

  燕惕笑了笑,说道:“这也是我跟大爷、二爷唯一意见不同之处,有太多顾虑的,

是大爷跟二爷。三位该知道,我这个人做事是急性子,天大的事向来是做了再说,没那

么多顾虑,现在,大爷、二爷不在,‘古家堡’内,我做主,有全权处理一切。

  既然庞堂主也赞成这么做,那我就干脆来个通权达变、先斩后奏……“庞天化突然

说道:“禀三爷……”

  “怎么?”燕惕截口说道:“庞堂主还有什么高见?”

  庞天化脸色有点难看,道:“不敢,属下以为大爷、二爷的顾虑也……”

  燕惕愕然说道:“怎么,庞堂主又不赞成了?”

  庞大化一副怯情之态,道:“属下怕触怒大爷跟二爷。”

  燕惕虎目紧注,大笑说道:“大爷、二爷怪罪下来,自有我燕惕承当,你怕什么?”

  庞天化嗫嚅说道:“这个,这个……”

  燕惕笑容一敛,正色说道:“庞堂主,大丈夫做事要有魄力,能果断;适才庞堂主

说得好,这是为了‘古家堡’的安危,也可免夜长梦多,既然是为了‘古家堡’,又何

怕之有?只要做得对,也不必顾虑触怒任何人,甚至不惜触怒任何人。”

  庞天化低下了头,道:“多谢三爷明教。”

  燕惕虎目炯炯,威棱闪射,转往魏、欧阳二人:“对于这件事,你们两位有何高

见?”

  魏立中躬下身形,道:“不敢,属下等悉凭三爷吩咐。”

  燕惕收回目光,淡淡一笑,道:“既然三位同意,那我可要下令拿人了……”

  三人身形一震,道:“恭候三爷令谕。”

  燕惕冷然一笑,突然沉下脸色:“三位可知我所侦知‘幽冥教’潜伏在本堡内姦是

谁么?”

  三人显得极为不安,道:“属下等愚昧,迄今尚不知。”

  燕惕冷哼说道:“有人告诉我,三位便是潜伏本堡多年的‘幽冥教’徒,不知三位

对此能给我做什么样的解释?”

  三人霍然色变,暴退一步,庞天化骇然说道:“三爷,这话从何说起?属下等追随

老堡主多年,赤胆忠心,毫无二志,怎会是‘幽冥教’……”

  燕三爷高挑浓眉,冷笑道:“庞天化,就是因为你三人跟随老堡主多年,才令人难

以起疑,抓不到你三人明确证据,我师兄弟也不好动你,今夜可不同了……”

  庞天化长眉一轩,道:“三爷,这可是天大的冤枉,属下等跟随老堡主……”

  “别再拿这句话来压我,”燕惕冷然地说道:“我知道,你三人将十多年岁月牺牲

在‘古家堡’,也曾为‘古家堡’流过血、流过汗,论资格,该都是元老,可是我燕惕

毫不领情,因为那是有作用的,你三人也得到了相当的代价。老堡主生前待你三人如何,

你三人自己应该明白,用不着多说。”

  庞天化道:“三爷怎可轻易听信人言,这莫须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