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红》

第17章

作者:独孤红

黄昏的洞庭湖,特别的美。

晚霞,为八百里浩瀚的烟波,徐上绚烂的一抹!万道霞光里,鸦背夕阳,渔歌传送,归帆点点,美得宁静,也美得不带人间一点烟火味。

委实是风月无边,水天一色。

瞧!

二三老农荷锄,四九渔大背网,踏着晚霞山远而近,k都那炊烟四起的处处家门——那有妇人重子依扉盼望迎候的家门,农村、渔乡,一般地朴实,知足而常乐,无忧无虑。

如果那些武林人物能到这儿来住一个时期,准保他们再也兴不起争强好胜、较长论短之心了。

这时候的洞庭,委实美而宁静。

除了几片归巢鸟啼,几声归舟桨橹,几声远远的唱晚渔歌,几声满载而归的欢悦笑语,再难听到别的。

除了万道霞光,四起炊烟,点点归帆,归途中的荷锄老农,负网渔夫,再也难看到别的。

但就在这一片美得出奇的宁静中——骨地里,君山之上,划空响起一声如龙吟似鹤唳的清越长啸,啸声裂石穿云,直逼长空,历久不绝。

就这么一声,当啸声渐弱渐散时,一切又归于原有的宁静。

就这一声。

啸声的发起处,是君山的最高处。

君山的最高处,霞光照耀下,雪白儒衫飘飘,飘逸潇洒,脱拔出尘,振衣慾飞地站着一个书生。

书生,正是那字内第一奇才,南宫逸。

霞光,由南宫逸的身左照射过来,把他汾酒颀长的身影,拖得更长,静静地映在一片黄土之上。

南宫逸身左,是下临洞庭烟波的断壁悬崖。

身右,是登临这君山最高处的一条荒凉小路。

身后,是一片杂草。

身前,南宫逸身前,却是三堆黄土,三座新坟。

坟前,没有石镌墓碑,却各放着一束野花。

坟前,也没有香烛,却插着几根柳枝。

南宫选就面对着这三座新坟而立,脸上的神色,是歉疚,是痛苦,是哀悼;目光黯淡,口中喃喃:“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南宫逸引以为咎,所以,我找了这块地方,亲手埋葬了三位……”

“这个地方,上接苍穹,下临洞庭,远近尽收眼底,加上这八百里浩瀚烟波为伴,该是最佳的安息处……”

“三位是在别人较长论短、恃强争雄的心理下,无辜牺牲的……”

蓦地里,他挑起双眉,目中电问寒芒。

适时,一缕轻淡黑烟,捷如闪电,随风飘上这君山最高处,停在南宫逸右侧五六丈外。

如鬼魅,似幽灵,轻烟歇处,一个黑衣人冷然伫立,不言不动,目中暴射复杂莫名的异采,逼视着南宫逸。

南宫逸倏敛威态,恍若未觉,继续喃喃地哀祷,话声虽轻微,却字字如重锤:“其实,为人者何苦!不大光中,争长论短,几何光阴,蜗牛角上,较雌论雄,偌大世界,百年一瞬,死后仅占寸土,何必与人争一日之高下……”

“再说,狐眠败砌,鬼走荒台,尽是当年歌舞之地;露冷黄花,烟迷白草,悉属旧时争战之场,盛衰何常,强弱安在,矜名不如逃名趣,多事何如省事闹,念此,也该令人有所……”

他这有所为而发的哀祷至此,黑衣人一袭黑衫无风自动,突然仰天纵声狂笑,许久,笑声始住,冷冷说道:“多谢教我,你说完了么?”

南宫逸听若无闻,看都不看他一眼,卓立不动,继续喃喃致哀,话声,却低得不可复闻。

黑衣人目中厉芒一闪,陡挑长眉:“南宫逸!”

南宫逸仍没理他。

黑衣人惨白的脸上,闪过一丝冷酷残忍之色,缓缓举起右掌……

南宫逸卓立如一尊石像,任凭风吹得衣袂狂飘,拍拍作响,他却始终动都不动一下。

黑衣人脸上冷酷残忍之色更浓,右掌已拍至腰际,眉梢一挑,就要拍出,但,倏他,他却又沉腕收掌!身形一阵轻颤,冷冷说道:“‘绝情掌’下,当者尸横,从无活口,你明知厉害,而视若无睹,无动于衷,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你那镇定功力较昔年有增无减,依然高我一筹。南宫逸,这第一阵我认输就是,你可以停了。”

南宫逸仍未马上答理,半晌,才缓缓转过身子,目中冷电威棱直逼黑衣人,冷然发话说道:“你来了?”

黑衣人答得不带一丝感情,说道:“我来了,你在这君山的最高处引吭长啸,难道不是为了找我么?”

南宫逸未答反问,道:“你不也在找我么?”

黑衣人道:“不错,但你怎知我还没离开洞庭?”

南宫逸道:“我不知道,我只是试试你我的运气。”

黑衣人道:“如何?”

南宫逸道:“你我运气都不错。”

黑衣人道:“我认为我的运气更好。”

南宫逸道:“是么?”

黑衣人道:“当然。”

南宫逸道:“我想听听……”

黑衣人截口说道:“你应该很明白。”

南宫逸淡然一笑,道:“你那么有把握?”

黑衣人道:“你该知道,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

南宫逸目光深注,道:“你的性情,跟昔年没什么两样。”

黑衣人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恐怕一辈子也改不了啦。”

南宫逸眉梢一挑,道:“你怎知我在找你?”

黑衣人道:“因为你找人的方法好。”

“是么?”南宫逸道:“你那找人的方法也不错。”

黑衣人道:“你更该知道,我这个人做事,只求达到目的,向来不择手段。”

南宫逸道:“‘三湘四虎’何辜?”

黑衣人冰冷的两字答话,益显残酷:“该死!”

南宫逸双眉一挑,道:“只因为他三个没说你是天下第一人。”

黑衣人神情一震,道:“你知道了?”

南宫逸道:“不错。”

黑衣人眉宇间掠过一片杀机,道:“那幸留一命的东西说的?”

南宫选道:“你的本意,不就是要让我知道么?”

黑衣人冷然点头:“不错。”

南宫逸道:“那你还发什么狠?”

黑衣人不理所问,道:“那该死的东西呢?”

南宫逸道:“为我已丧三命,你认为我会让你再杀第四个么?”

黑衣人道:“你认为我找不到他吗?”

南宫逸道:“我没那么说,不过,我认为你杀了他跟杀死那三个一样地显不了英雄,功力悬殊,胜之不武,徒增羞辱!”

黑衣人目中寒芒一闪,道:“那么,你认为我杀了谁方显得英雄?”

南宫逸淡然说道:“无论杀了谁,都显不了英雄。”

黑衣人嘴角浮现一丝诡笑。“你是怕死?”

南宫逸淡然说道:“你该知道,我生平从不知怕为何物,怕死我也不找你了。”

黑衣人道:“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是我。”

南宫逸道:“右手缺一小指跟那独门‘绝情掌’瞒不了人。”

黑衣人脸色一变,道:“想不到我这残缺一指的右掌,倒成了表记……”

脸色一寒,目中暴射仇火杀机。“你可还记得,我这右小指是怎么样断的?”

南宫逸道:“我没忘记。”

黑衣人道:“说说看。”

南宫逸道:“有这必要么?”

黑衣人狞笑说道:“你引以为耻?引以为荣?”

南宫逸淡然道:“你错了,我绝没把它放在心上。”

黑衣人道:“那么,何妨说说?”

南官逸道:“你一定要听?”

黑衣人道:“你多此一问。”

南宫逸道:“你自己砍断的。”

黑衣人道:“十指连心,没人愿意自残肢体。”

南宫逸道:“你还要我说理由?”

黑衣人道:“不错。”

南宫逸说得毫不在意,道:“为无双。”

黑衣人紧逼一句:“为她怎地?”

南宫逸淡淡说道:“断指示爱,矢志不移。”

黑衣人目光紧紧凝注南宫逸,诡笑说道:“这表示什么?”

南宫逸泰然说道:“表示你对无双的痴情。”

黑衣人诡笑更浓,道:“怎么样?”

南宫逸道:“不怎么样,愚蠢,太不值得。”

黑衣人勃然色变,目闪寒芒:“南宫逸……”

南宫逸淡然截口说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伤,你认为你做得对么?”

黑衣人默然不语,但旋又说道:“我断指示爱,表明心迹,这也不能算错。”

南宫逸冷笑说道:“那么,结果呢?你又得到了什么?”

黑衣人惨白的俊面上,骤起一阵抽搐,哑声说道:“你知道为什么。”

南宫逸道:“你自己知道得更清楚。”

黑衣人神色一转凄厉,厉声说道:“我要你说。”

南宫逸淡然说道:“那你是找骂。”

黑衣人身形一阵颤抖,四态倏敛,chún边浮现一丝悲惨凄苦笑意,望之竟又令人怜悯、心酸,喃喃说道:“不错,我是在找骂,多少年没挨过骂了,放眼宇内,也只有你跟她骂过我。我当然知道得更清楚,对自己,哪有不清楚的?我冷酷、多疑、好妒、阴沉,而且不如你一身傲骨,有大丈夫气,也不比你是宇内第一奇才,但这些都不是真正理由,唯一使她对我不屑一顾的理由,只有一个,那是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对手,唯一的劲敌,知道么?就因为你,就因为你……”

他越说越是激动,惨白的脸上,一片铁青,双目赤红,嘴角渗血,神色凄厉,狰狞可怖,终于,他说不下去了。

再说下去,只怕他会疯狂,立即杀人……

南宫逸静静地望着他,一语不发。

口虽不言,但那一双目光中,却将心中的不忍、怜悯,以及不该有的歉疚之情,流露无遗。

良久,良久,黑衣人才渐渐恢复平静。

南宫逸也开了口,道:“这想必就是你要找我的原因?”

黑衣人神色猛然又转凄厉、狰狞,咬牙点头:“不错,我要雪耻,我要泄恨。”

南宫逸道:“什么叫耻?什么叫恨?我认为你该扪心自问,检讨自己,反省自己,在责人之前,最好无责己。”

黑衣人狞笑道:“你这种话,我听过不少次了。”

南宫逸道:“忠言逆耳,不知悔改,千百次也不嫌多……”

黑衣人道:“千百次也没有用!”

南宫逸道:“正是。”

黑衣人道:“那你又何必枉费chún舌,多此一举?”

南宫逸道:“仍存着希望,只希望其中有一次能略收效果。”

黑衣人chún边又掠过一阵轻微抽搐,道:“来不及了!”

南宫逸道:“回头的事,没有迟早,只问愿不愿。”

黑衣人身形一阵剧颤,嘴角涌血,狞笑点头:“愿意,除非她当初没有嫁给你,除非你如今死在我掌下。”

这叫愿意,等于没说。

南宫逸陡挑剑眉,目中威棱方现,倏又一叹说道:“你这是何苦?事隔多年,你还不能淡忘么?”

黑衣人狞笑说道:“能,除非日出西山,除非世上没有了我。”

又是“除非”,又等于没说。

南宫逸似在强忍,又挑了挑眉,道:“你认为无双当年嫁给你会幸福么?”

黑衣人道:“你又怎知嫁给我,不会幸福?”

南宫逸道:“你说过,对自己,你了解得很清楚。”

黑衣人道:“你准知我不会改么?”

南宫逸道:“你适才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黑衣人道:“我那是指现在。”

南宫逸道:“我想不出现在与当年,有什么两样。”

黑衣人道:“现在我受刺激太深,不能改,也不愿改了。”

南宫逸道:“这该是最好的借口。”

黑衣人神色冰冷,目射狠毒,没说话。

南宫逸望了他一眼,又道:“伊人已是他人妇,你即使杀了我,又能得到什么?”

黑衣人道:“我不想得到什么,只想平平胸中这口怨恨之气。”

南宫逸道:“你不怕她会恨你入骨?”

黑衣人狞笑说道:“这避免不了,我的本意正就是要她恨我,恨得越厉害越好,我也要她尝尝失去心爱之人的滋味。”

南宫逸剑眉又挑,目闪威棱:“你好狠、好毒的心肠。”

黑衣人纵声狂笑,神色怕人。“这叫狠?这叫毒?以怨报怨,以牙还牙,何狠之有?

何毒之有?这要叫狠毒,我昔年所身受者,又叫什么?”

南宫逸道:“昔年身受,是你自己找的,怪不得别人。”

黑衣人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这也是你两个自己找的,怪不得我。”

南宫逸脸色一寒,旋又一叹说道:“看来我是枉费chún舌,避免不了啦……”

话锋微顿,脸色又寒:“要找你该找我,他人何辜?”

黑衣人冷冷说道:“你是指那四个东西?”

南宫逸双眉一挑,道:“难道还有别人?”

黑衣人答得毫无一丝不忍之色:“他们以前没有,他们以后可不敢说,你要怕看我杀人,最好传言武林,叫他们别激怒我,逼我杀人。”

南宫逸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