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红》

第20章

作者:独孤红

夜寂寂。

今夜,月如钩。月色,有点昏暗。

这是一大片荒郊旷野。钩月,在这荒郊旷野中,显得特别凄清,因之,这荒郊旷野,也显得特别空荡、寂静。

这儿,听不到任何一丝声息,除了那偶尔传自远方的几声浪降,狼嗥拖得长长的,刺耳、难听、怕人。

在这昏暗月色下,荒郊旷野的一角,有一座残破古刹,古刹断壁危垣,大殿中那尘土厚积的神案上,一灯如豆。

不,不是灯,那是一段残沙。

微弱烛光下,大殿左侧两淮枯草上,面对面地坐着两个人,正是那高大汉子跟矮胖汉子。

那辆独轮小推车,就靠在大殿外四。

由偏殿断檐上洒下来的昏暗月光,正落在他两个身旁五六文处;这片月光,似乎比他们的烛火还亮。

高大汉子跟矮胖汉子中间的地面上,摆放着几样卤菜;矮胖汉子手中拿着一个葫芦,想必,葫芦中装的是酒,他嘴对嘴喝过一口,抹抹嘴,顺手递给高大汉子。

高大汉子神色有点木然,摇了摇头,没伸手。

矮胖汉子一笑说道:“老大,往日豪情而今何在?这机会可是难得啦。”

人,不到死的时候怕死,可是一旦到了非死不可的时候,往往一切都看开了,现在这矮胖汉子就是这样。

要不,便是他胸襟洒脱,胆气两壮。

高大汉子抬眼深注,皱眉说道:“老四,哪来这好兴致?”

矮胖汉子笑说道:“人,到了这时候兴致最好,荒郊治刹。

对月、当烛,这,人生能得几何?何况这已是最后一回。老大,拿去!“高大汉子陡挑双眉,一声不响,伸手接过葫芦,一仰脖子,咕噜灌了一大口,一皱眉,又把葫芦递还矮胖汉子。

葫芦刚送到矮胖汉子手中,他就又二次伸手,抓起一把牛肉塞进口中,满嘴皆动,络腮胡颤抖,一阵乱嚼。

矮胖汉子一掌拍上左膝,笑道:“对,死也得做个饱鬼。”

一仰脖子,灌了一大口。

高大汉子把口中物咽下了肚,一抬眼,道:“老四,你说今晚?”

矮胖汉子点点头,道:“我说咱们看不见明天日出。”

高大汉子目光外望,道:“老四,夜深了。”

矮胖汉子抬手一指,笑道:“瞧,月影才刚移上,急什么,等着吧。”

高大汉子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儿,突又叫道:“老四……”

矮胖汉子道:“怎么?”

高大汉子道:“你说咱们准逃不过今夜?”

矮胖汉子点头说道:“九成九错不了。”

高大汉子目中的光一闪,道:“那咱们何必等人家?”

矮胖汉子目光深注,笑了:“老大,只是九成九,还不足十成,好死不如歹活,有一丝的希望,咱们也不能放弃。”

高大汉子神情一震,道:“老四,你是说……”

矮胖汉子笑了笑,道:“耐着心,等下去。”

高大汉子闭上了嘴,伸手一把抢过葫芦,仰头直灌。

矮胖汉子适时笑道:“老大,省点儿,葫芦底儿朝了天,剩下来的时光怎么打发?”

高大汉子一愣,葫芦离了嘴,道:“说得是,给你。”

顺手递了过去。

矮胖汉子一笑接过葫芦。

于是,你一口,我一口,默默的轮喝起来。

月影出了殿时,葫芦底儿也朝了天。

高大汉子别看他个头大,酒量却浅,他已经有了三分醉意;矮胖汉子量大,竟是一分酒意也无。

高大汉子手一甩,摔了空葫芦,道:“老四,夜过了一半儿了。”

矮胖汉子道:“还有一半儿呢。”

高大汉子道:“杀人可都是拣这时候。”

矮胖汉子笑道:“那是咱们,人家可不一定跟咱们一样。”

高大汉子像哼又似笑地耸了耸肩:“想当年,咱们专拣这时候杀人,到如今,这时候咱们却坐在这儿等死,这滋味,可真不好受。”

矮胖汉子也耸了耸肩,道:“这就叫报应……”

突然,一个清朗的话声起自殿外:“不错,你倒很有自知之明,的确报应到了。”

高大汉子机伶一颤,神情剧变,翻身便要跃起。

矮胖汉子出手如风,左掌已然按上他的肩头,四目投注,大殿外,天井中,一袭雪白儒衫,飘逸、流洒,南宫逸翩然而至。

月色下,威凛若神,好不慑人。

矮胖汉子毫无惊骇惶恐色,收回手,缓缓站起:“南宫大侠来了?”

南宫逸冷然点头:“不错,我来了。”

矮胖汉子道:“夜深露重,南宫大侠何妨进来谈。”

南宫逸道:“既来了,还能不进来?”

一抬腿,人已到了殿中,好高绝的身法。

目光轻扫,看了看葫芦跟那包只剩几块的卤菜,道:“你两个好兴致。”

矮胖汉子道:“南宫大侠来迟了一步,如今是酒菜都没有了。”

南宫逸道:“我不是来吃喝的。”

矮胖汉子笑道:“我兄弟却不能不聊表寸心。”

真会说话。

南宫逸淡然一笑,道:“姜东流,你好像早在意料中?”

矮胖汉子姜东流笑道:“南宫大侠该知道,姜东流料事之能不差。”

南宫选笑了笑,道:“怪不得你两个这么大胆。”

姜东流道:“只料到南宫大侠这时候一定能找到这儿,并不够。”

南宫逸道:“你还料到什么?”

姜东流道:“南宫大侠奇才第一,智慧高过姜东流多多,还会不知道?”

南宫逸笑了:“你自知必死?”

姜东流道:“把握倒有九成九。”

南宫逸微笑不语。

姜东流道:“难道不是么?”

南宫逸道:“很难说,我还没做决定。”

姜东流道:“但愿能出姜东流意料之外。”

南宫逐谈笑说道:“‘夺命五鬼’曾经纵横武林,可不是等闲人物。”

姜东流笑道:“对别人,可以这么说,在南宫大侠面前,只有束手乞命。”

南宫逸道:“颇出我意料之外。”

姜东流道:“好死不如歹活,蝼蚁尚且贪生。”

南宫逸道:“你可是昂扬七尺须眉大丈夫?”

姜东流道:“大丈夫也是人。”

南宫逸道:“人不一定都怕死。”

姜东流道:“那要看什么情形,怎么说了。”

南宫边道:“怎么说?”

姜东流道:“要按死不能免,迟早而已,阴曹地府总要走一趟来说,没什么可怕的,随时可以死。”

南宫逸扬眉一笑,道:“还有呢?”

姜东流道:“不说也罢。”

南富途道:“怎么?”

姜东流道:“说了白费,南宫大侠未必肯信。”

南宫逸笑道:“你似乎很有把握。”

姜东流道:“只是自知难以取信于人。”

南宫逸道:“我从来没跟你交谈过。”

姜东流道:“今夜姜东流至感荣宠。”

南宫边道:“如今谈过了,虽只那几句,你已令我刮目相看。”

姜东流道:“能得南宫大侠一句谬赞,姜东流虽死无憾。”

南宫逸道:“我很为你惋惜。”

姜东流道:“南宫大侠指教。”

南宫遗道:“当初你走错了路。”

姜东流道:“我有同感,还不只一次,两次都走错了。”

南宫遗目中异采一问,道:“想回头?”

姜东流摇头苦笑,笑得悲惨、凄凉:“一失足成千方恨,何况两次失足,谈何容易?”

南宫逸道:“回头的事,没有迟早之分,容易与否那在自己。”

姜东流再次摇头,悲惨苦笑:“这道理,姜东流懂,无奈深溺苦海漩涡中,有心无力。”

南宫逸目中暴射成光,道:“我有心提你一把。”

美东流突然双膝着地,泪水泉涌,无限激动:“姜东流感同再造……老大,跪下。”

彭烈一愣,推金山,倒玉柱,砰然一声,伟躯矮了半截。

南宫逸身形飞闪五尺,目中异来闪漾,道:“南宫逸愿意做做天下第一个相信五鬼的人,起来说话。”

美东流、彭烈再拜而起,姜东流激动道:“南宫大侠,人性本善,姜东流兄弟不是狠心狗肺人。”

南宫逸目光凝注,道:“现在你可以说了。”

姜东流道:“既有挣脱苦海之心,谁还想死?”

南宫逸道:“说得是,不然何必挣脱、那么人呢?”

姜东流抬手一指小车,道:“在那儿,不过,南宫大侠不必看了。”

南宫逸淡然说道:“我知道,我问的是皇甫少青。”

姜东流一愣,道:“南宫大侠知道?”

南宫通谈笑点头:“不错。”

美东流一脸感然之色,诧异说道:“南宫大侠是什么时候……”

南宫逸截口说道:“我刚知道。”

姜东流又一愣!彭烈更是瞪大了眼。

南宫逸谈笑说道:“‘幽冥教’要的就是有皇甫少青在,这车上要是真的有皇甫少青在,哪能这么容易让我找到?这儿也绝不会就只你们两人,你两人更不会这么镇定。”

果然不愧宇内第一奇才,单这份心智,已是常人难及。

姜、彭二鬼耸然动容,目光中尽射钦佩色。

姜东流道:“我只能告诉南宫大侠,要找皇甫少青,往西追。”

南宫逸目中异采一闪,道:“我谢谢了。”

目光凝注,又道:“你知道‘幽冥教’为什么要皇甫少青?”

姜东流道:“我猜透了几分,中不中不敢说。”

南宫逸道:“说说看。”

姜东流道:“以小的胁迫老的。”南宫选眉梢一挑,道:“怎么说?”

姜东流道:“南宫大侠年前慨允皇甫少青以援手,要找的是谁?”

南宫逸一震说道:“你知道了?”

姜东流道:“我家老五说的。”

南宫逸点点头,笑道:“英雄所见略向,看来我没有料错话锋微顿,突作此问:“你两个可记得‘高升客栈’那位魏胖子,魏老板?“

姜东流点头说道:“记得。”

南宫逸道:“接住这个。”

扼腕微挥,一物飞投美东流怀中。

姜东流一愣,疾伸双手接住!来物入握,姜东流双目一亮,神情一阵激动,躬下了身:“再造大恩,姜东流兄弟不敢言谢,有生之年……”

南宫逸突然一摆手,截口说道:“答我一句,当日你二人是如何地死而复活?”

姜东流脸一红,道:“那是诈死……”

南宫逸双目突问寒芒,身形电飘,扑近车旁,一把扯开那双足有人高的行李卷。

姜、彭二鬼睹情方自一愕。

南宫逸忽地转身,陡场冷叱:“匹夫大胆,竟敢欺我!”

飞起一指,虚空连点。

姜、彭二鬼一声未出,砰然倒地,寂伏不动。

二鬼刚倒,南宫逸一跺脚,腾身飞射而去。

古刹大殿内,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只有,烛火摇曳,地上,静静地躺着二鬼。

但,墓地里,神案上残烛火焰一缩暴涨。

就在这烛火一暗复明的刹那间——大殿之中,多了两个人,两个黑衣蒙面人。

两个黑衣蒙面人四目森冷光芒闪烁,仅略一入目大殿内情景,居左那名立刻嘿嘿怪笑起来。

居右那名目光侧顾,突然开了口,话声好冷:“你笑什么?”

居左那名笑声倏住,道:“判公高绝妙计,好不令人佩服。”

居右那名冷冷说道:“怎么说?”

居左那名道:“借刀杀人、兵不刃血,还怎么说?”

姜东流的确有先见之明,心智之高人,也着实难得。

居右那名冷哼一声,道:“你以为他俩真的死了么?”

后左那名一震说道:“难道不是?”

居右那名冷哼说道:“分明是咱们那一套诈死之术。”

这话说得令人心惊胆颤。

居左那名目中冷芒一闪,道:“何以见得?”

居右那名道:“你可曾听见穷酸那声叱喝?”

居左那名道:“听得清楚,怎么?”

居右那名道:“那穷酸离去跟那声叱喝之间,相隔多久?”

居左那名道:“转瞬工夫。”

居右那名冷笑说道:“这就是了,既已发现人被掉了包,岂有不追问真相便下手杀人之理?南宫穷酸奇才盖世,不会如此轻率。”

居左那名沉吟片刻,旋即笑道:“我以为你多虑。”

居右那名冷冷说道:“多一份小心,总是好的。”

居左那名道:“南宫穷酸可有不杀他二人的理由?”

居右那名道:“我并没说是南宫穷酸下的手。”

居左那名道:“那么是……”

居右那名冷冷说道:“姜东流颇具心机,很可能他有先见之明,自己诈死。”

不错,这人也很厉害。

居左那名冷然摇头,道:“不可能。”

居右那名道:“怎么?”

居左那名说道:“孔夫子门前卖文章,他自份在咱们面前卖得了么?何况,南宫穷酸那声叱喝,你我听得清清楚楚,岂有……”

居右那名截口说道:“我总认为,南宫穷酸不该有这种疏忽。”

居左那名冷哼说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二鬼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