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红》

第22章

作者:独孤红

这一切,刹时间又归于寂静。

但这次的寂静,不知能延续多久,也许很短暂,也许很漫长……

那一弯金钩般上弦月的昏暗月色,遍洒大地。

既洒照到这片白杨林,这座“山神庙”。

当然也洒向“武陵山‘冲的一片深长谷地。

这谷地,长长的,不知深有几许。

长而幽深的谷地,内中本该是一片黝黑。

但,中天钩月却将那一片金光不偏不差地洒落谷底,因之,谷地里,并不显得太暗,尚能看得很清楚。

谷底,没有树,没有草,只有峻峨狰狞的鳞峋怪石,两侧山壁上,也难见一片青苔。

就是大白天,这地方也阴森可怖懔人,别说人迹难至,就是能至,也没人敢来,何况这深沉月夜?

但,此时此地,却有人在。

这个人,站在谷口内不远处,一袭长袍,罩住一个无限美好的身形,一片黑纱,遮住了那本应该风华绝代的庐山真面目。

这个人,是虚幻道姑。

夜风,吹起了她的衣袂,拂动了她的长发,也飘动着她脸上那块覆面黑纱,她一动不动,月光下,直如一尊栩栩如生的女神像。

覆面黑纱遮住了她的脸,却没遮住她那双圣洁、清澈、柔和、庄严,还隐隐慑人的目光。

那双目光,正投注在谷底深处,一片月光难及的暗隅中。

良久,良久……

蓦地里,一缕清音透自那覆面黑纱之后,那是个无限甜美、轻柔、悦耳,令人不忍不听的话声:“阁下,风月无古今,林泉孰宾主,这片谷地该不是你的,不过阁下先我一步来此,这谷地算是你的;既然阁下现为此谷主人,怎么竟让我这后来为客的客人,站在谷口老半天?这岂是你阁下的待客之道么?”

难不成,这谷里还隐藏著有人?

想必有,不然她那甜美话声对谁而发?

既有人,就该有反应,就该有回音。

岂料,那甜美话声落后好久,却没见一点动静。

虚幻道姑美目中闪过一丝诧异色,一声轻笑又道:“你令我失望,我听说阁下是位英雄,没想到……”

突然,一个冰冷声音传自谷底那月光难及的暗隅中:“没想到什么?”

第一着收了效。

敢情这人怕骂,禁不住激。

虚幻道姑美目一亮,笑道:“你既然答了话,那足证我听说的没错,我不想说了。”

冰冷话声说道:“好巧的一张嘴,只怕由不得你。”

虚幻道姑道:“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这可不能代她说,否则必是自己骂自己……

冰冷话声道:“我不知道。”

虚幻道姑笑了:“我可以事先说明,那可不大好听。”

冰冷话声冷哼了一声,没答腔。

虚幻道姑却紧接着问了一句:“你要听么?”

冰冷话声道:“除非你想血溅黄沙,尸陈就地。”

虚幻道姑笑道:“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不想。”

冰冷话声道:“那你就别说。”

虚幻道姑道:“我本来就不想说,自然乐于从命。”

这还没见面的第一回合,谷底的那位就吃了瘪。别说,这话可是他自己说的,他怎好出尔反尔,再通人家说?

冰冷话声良久才又道:“看来,你很会说话,心思也很巧。”

虚幻道姑道:“那是你阁下夸奖,对别人,我口齿笨拙得可以,对动辄便要杀人的阁下,我是福至心灵。”

谷底那位似乎一愣,道:“你怎知我动辄便要杀人?”

虚幻道姑道:“别问我,问你阁下自己。”

谷底那人冷冷说道:“我没有说。”

虚幻道姑道:“阁下好健忘,自己说的话,转眼工夫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谷底那人似乎并不太糊涂,略一沉默,道:“你是指我适才那句,血溅黄沙、尸陈就地?”

虚幻道姑道:“就是这句话令人寒心。”

谷底那人道:“你如今可是好好儿地站在那儿。”

虚幻道姑道:“那是因为我那句话没说出口,假如我说了呢?”

谷底那人哈哈笑道:“我就容不得你到现在。”

虚幻道姑道:“容不得该如何?”

谷底那人答得冷酷无情,道:“血染黄砂、尸陈就地。”

“是喽!”虚幻道姑道:“为了这一点小事,阁下就要杀我。

我说你动辄杀人说错了么?“

第二回合又败了北。

谷底那人半晌才冷笑说道:“没错,你既然知道,我劝你赶快退出去。”

虚幻道姑道:“为什么我要赶快出谷?”

谷底那人道:“小心我动辄杀人。”

虚幻道姑笑道:“要怕,我就不来了。”

“好!”谷底那人冷笑说道:“来之前,你可知道?”

虚幻道姑道:“现在我知道了。”

谷底那人道:“要走还来得及。”

虚幻道姑笑道:“走?那我何必来?”

不错,现在走,当初又何必来?

谷底那人道:“那么你要……”

虚幻道姑道:“我要跟阁下谈谈。”

谷底那人道:“谈什么?”

虚幻道姑道:“谈该谈的。”

谷底那人道:“什么该谈?”

虚幻道姑道:“除了不该谈的,都该谈。”

谷底那人道:“什么不该谈?”

虚幻道姑道:“除了该谈的,都不该谈。”

她是存心气人。

谷底那人果然被激怒了,厉声说道:“你是找死!”

虚幻道姑平静摇头,淡然说道:“我说你动辄杀人,看来一丝不差。”

谷底那人道:“是你自己找的!”

虚幻道姑道:“好死不如歹活,没有自己找死的。”

谷底那人道:“那么你……”

“我如何?”虚幻道姑截口说道:“你是主,我是客,主客之间,有这样谈话的么?”

不错,哪有隔这么老远,而且不露面儿的?

谷底那人笑了,是真笑。“看来似乎我缺理。”

虚幻道姑道:“缺理的本来不是我。”

谷底那人大笑说道:“看来你能愧煞须眉,我许你为当世第一胆大人。”

虚幻道姑淡淡说道:“好说,本来就是。”

谷底那人道:“那么你要我怎么做?”

虚幻道姑道:“阁下这一问,问得可笑。”

谷底那人道:“怎么?”

虚幻道姑道:“做主人而不懂待客之道的,天下少见。”

谷底那人道:“难不成要我出来拱手肃客,迎接于你?”

虚幻道姑道:“该不该,阁下最好问自己。”

“说得是。”谷底那人道:“你知道我是谁?”

虚幻道姑道:“这一问更可笑。”

谷底那人道:“怎么?”

虚幻道姑道:“我半夜三更跑到这鬼气阴森的地方,是来做什么的?”

谷底那人道:“那么你知道我是谁?”

虚幻道站道:“自然!”

谷底那人讶然问道:“那么,我是谁?”

虚幻道姑道:“复性宇文,双名伯空。”

谷底那人想必一惊,道:“你认得我?”

虚幻道姑淡然说道:“不认识我怎知你叫宇文伯空?”

谷底那人话声忽转冰冷,道:“你是何人?怎知我是宇文伯空?”

虚幻道姑道:“我,出家人,上虚,下幻。”

她说了能说的。

谁知,谷底那人不糊涂,毫不放松:“答我问话后段,怎知我是宇文伯空?”

虚幻道姑道:“我没有不答。”

谷底那人道:“那么,说!”

虚幻道姑道:“武林传言纷纷,皆知昔年‘玉面乌衣秀士’再现武林。”

谷底那人冷笑说道:“你敢欺我!”

虚幻道姑平静说道:“怎么说?”

谷底那人道:“我再现武林,仅碰上一个知我之人,但他不会说。”

虚幻道姑道:“你能碰上别人,准知别人不会看到你?”

一句话堵上了嘴,谷底那人良久才道:“姑且算你说得过,我不认得你,你找我干什么?”

虚幻道站道:“不一定要你认得我,我说过,我找你谈谈。”

谷底那人道:“那么谈吧!”

虚幻道姑谈笑道:“你还要我说么?”

谷底那人道:“你还是要我出来?”

虚幻道姑道:“应该如此。”

谷底那人道:“我不想跟一个不认识的女流之辈……”

虚幻道姑截口说道:“我以为你不会怕见一个女流之辈。”

“笑话!”谷底那人冷笑说道:“当今宇内,还没有我怕见的人;宁可委屈自己,也不让女流笑须眉。”

话声方落,虚幻道姑面前一文处谷地上已多了个身材颀长、俊美英挺的黑衣人,面色惨白,目射四煞,冷然而立。

正是那位宇文伯空。

虚幻道姑淡淡一笑,尚未说话。

宇文伯空突然一愣,目射狐疑:“你我似曾相识?”

虚幻道姑身形一震,道:“我本来认得你。”

字文伯空摇了摇头,道:“不,我是说,我好像也认得你。”

虚幻道姑淡淡一笑道:“也许昔年。”

字文伯空道:“昔年我没有像你这样一个出家人的朋友。”

虚幻道姑道:“那是阁下误会了,事实上只是我见过你,你没见过我。”

宇文伯空点了点头,刹时间神色一转冰冷,眉宇间凶煞复现,犀利目光凝注,冷然说道:“我出来了,要谈什么,说吧!”

虚幻道姑笑了笑,道:“你阁下性子急得可以……”

话锋微顿,刚要二次张口。

宇文伯空突然脸色一变,双目暴射懔人寒芒。“且慢!”

虚幻道姑微愕,道:“怎么?”

宇文伯空冷笑说道:“答我一问,你怎知我藏身在此?”

对呀,虚幻道姑她怎知道的呢?

虚幻道姑她平静得出奇,笑了笑,道:“旦问阁下自己吧!”

宇文伯空一愣,道:“怎么说?”

虚幻道姑道:“我是一路跟来的。”

宇文伯空神情一震,道:“由何处跟来?”

虚幻道姑道:“白杨林旁那座‘山神庙’,难道不对?”

宇文伯空霍然色变,目中厉芒一闪,忽地纵声大笑起来。

虚幻道姑淡然发问:“你笑什么?”

字文伯空笑声倏住,目射凶煞,冷冷说道:“我笑你欺人。”

虚幻道姑平静地说道:“怎见得?”

字文伯空道:“你既知宇文伯空,就该知宇文伯空一身功夫天下无匹。”

虚幻道姑道:“天下无匹又如何?”

字文伯空道:“放眼天下,没有人能跟踪我。”

虚幻道姑淡然一笑,道:“我也要笑了。”

字文伯空道:“你笑什么?”

虚幻道姑淡笑道:“我笑你自视太高。”

宇文伯空脸色一变,道:“是否自视太高,你可以试试。”

虚幻道姑道:“我试过了……”

宇文伯空一愣,尚未说话。

虚幻道姑已然接道:“没什么了不起的,仍然被我跟踪找到这里。”

这话不错,宇文伯空他自己明白,他由那“山神庙”移住到此谷,敢说没人知道,不是跟踪而来,又怎能轻易找到他?

可是他也知道,他一路行来,半里之内,没发现有任何人迹,这可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愕然良久,他方始说道:“我不信。”

虚幻道姑淡淡说道:“事实上,我现在站在你眼前。”

宇文伯空目光紧紧凝注,道:“这么说来,你功力该比我还高。”

虚幻道姑答得妙,也不露一丝破绽:“这一点,我恕难奉告,你自己想吧。”

宇文伯空神色突转狰狞,目中暴射懔人寒芒:“我不要想,我打算试试。”

缓缓抬起了右掌。

虚幻道姑心头一震,表面上,却显得更平静:“我想提醒一句。”

宇文伯空冰冷一字,道:“说。”

虚幻道姑淡淡说道:“对一个出家女流,胜之不武,败了可就够难堪了。”

宇文伯空神情一震,脸上变了色,冷笑说道:“那么,你承认……”

虚幻道姑截口说道:“我只是提醒,没有承认什么,听不听在你。”

这,够高深莫测的。

字文伯空面上浮现狐疑色,道:“你可是不想让我试?”

他犹围试探。

虚幻道姑却高他一着。道:“那是为你好。”

字文伯空目中历芒连闪,一副犹豫不定色,右掌停在半空,双目紧紧凝注,道:“看来,我倒要谢谢你……”

虚幻道站淡淡说道:“那倒不必,有道是: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你只知己而不知彼,我却知己又知彼,胜券谁握,已很明显。”

宇文伯空狠笑说道:“胜券在握,该谁无惧?”

虚幻道姑道:“我不是怕,没听见么?我是为你好。”

宇文伯空目闪厉芒,突扬厉笑:“我心领了。”

右掌猛然提起。

适时虚幻道姑淡然发话:“我再说一句,‘九阴’武学,并非不可克制的武学。”

字文伯空脸色大变,神情猛震,修地沉腕收掌。“你怎知我身怀‘九阴’武学?”

虚幻道姑谈笑道:“我不说过,我既知己,又知彼么?”

宇文伯空狞笑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