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红》

第24章

作者:独孤红

这一天晌午时分——“古家堡”那深沉、广大的庭院之中,一个年轻汉子正坐在小亭子里凭栏观书,看神态,他好悠闲。

是“慈心神龙”燕惕;他仍是一袭雪白衣衫,飘逸、潇洒,还有他那时刻不脱的英雄气概、豪迈之气。

不是么?瞧他右手持书,左手摸着那如犯钢髯,虎目圆睁凝注,一霎不霎,活脱脱桃园三结义中的张三爷。

尽管没那张锅底般黑脸,及那支仗以大破黄巾、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丈八蛇矛外,那慑人神威,却毫不逊色。

这该是个看书的好地方,听!静得很,除了那小桥下流水淙淙,及偶尔风过处,枯叶飞飘,有的落地,有的随水远流外,就听不到一丝声音,看不见一个动的东西。

然而,世上偏有那焚琴煮鹤、大煞风景的事与人——一阵急促步履声,打破宁静的一切。

燕三爷浓眉一皱,虎目高书,投向了画廊那头。

画廊那头,一名黑衣汉子一脸惊喜色,飞步而来。

燕三爷浓眉一挑,沉声轻喝:“站住!”

虽是沉声轻喝,其声已如闷雷,吓得那汉子一哆嗦,硬生生地煞住身形,站在数丈外。躬下身形:“禀三爷……”

燕惕冷哼一声,道:“我是怎么交代的?”

黑衣汉子一颤,连忙住口。

燕惕虎目深注,威态未敛,道:“什么事值得你匆匆忙忙,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黑衣汉子忙道:“禀三爷,姑娘回来了。”

燕惕神情一震,“叭”他一声,手中书坠地。“说什么?”

黑衣汉子忙又重复了一句:“禀三爷,姑娘回来了。”

燕惕满脸惊喜,大叫而起:“蠢才,你怎不早说!”

话落,刚要闪身抢出小亭……

墓地,虎目圆睁,须嘴暴张,他愣住了。

由画廊通庭院那青石小径之上,不知何时已站着个黑纱包头,身披风氅,风华绝代、艳绝尘寰的黑衣人儿。

正是他燕三爷的那位小师妹:古兰。

古兰,她一身风尘,娇靥显得有点苍白,香chún也失去了那娇艳鲜红的一抹,而且在微微抖动着。

抖动的,不只是她那失色的香chún,还有那袭黑衣,一双美目中所包含的晶莹泪光,还有她那微显嘶哑的话声:“三师兄!”

燕惕瞿然惊醒,机伶一颤,颤声大呼:“师妹!”

虎躯腾起,飞扑过去。

再看时,燕惕一双铁腕已紧紧抓上古兰的两条粉臂;不知他用了多大的力,凝脂肌肤玉骨,何堪那两只足能粉金碎石的虎掌?而此时,他早已忘了这许多。

古兰她也没觉得痛,只感到无限温馨由两只手臂传遍全身,那是手足友爱,可贵的真情。

这使她一身疲劳,一身风尘,霍然全消;然而,代之而起的是那女儿家柔弱的天性,所吃的苦,受的委屈,骤涌心头,化为串串珠泪,夺眶而出。

再看三爷燕惕,虎目微红,将四连张,只是说不出一句话儿来、如猖钢髯上挂着颗颗晶莹之物,这真是:泪眼相望,红颜泪对英雄泪,共流四行。

既悲且喜,喜的成份比悲的多。

天下最感人者,莫过于此,那黑衣汉子也低下了头。

好半天,还是古兰先收了泪,柔黄轻抬,抹去娇靥上两片泪渍,霎霎美目,长长的睫毛上,犹挂晶莹几颗。“三师兄燕惕一松手,突然仰天长笑,如龙吟,如虎啸,声震长空,风云为之变色,枯叶籁该而落。

须臾,笑声歇止,他举袖扶泪,一把又抓上粉臂。“走!师妹,到亭子里去,咱们好好儿谈谈。”

古兰默默地点了点头,任凭三师兄拉着,走向小亭。

坐定,燕三爷虎目凝视、无限关切:“师妹,这一向可好?”

这一问,问得古兰两串心酸泪险又夺眶,但她到底忍住了,微微点了煤首,强笑说道:“还好,三师兄好?”

燕惕一摊双手,道:“师妹,你瞧瞧,我永远是老样子。”

忽然叹了口气,接道:“倒是师妹,你清瘦多了。”

古兰伸手摸了摸娇靥,淡然笑道:“是么?我自己倒没觉得。”

有没有觉得,她自己明白。

燕惕自也不糊涂,他明白小师妹的心意,没敢再多说,勉强笑了笑,有意改变了话题:“师妹,大师兄跟二师兄……”

古兰截口说道:“我知道。”

燕惕愕然说道:“师妹知道?”

古兰点了点头:“这等大事,天下武林,谁不知道。”

燕惕笑了,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还是大师兄跟二师兄福气好。”

古兰一愣,道:“怎么?”

燕惕笑道:“师妹自离堡以后,连这一次共回来两次,大师兄跟二师兄头一次就见着了师妹,而我却要等到今天。”

一句话听得古兰险又掉泪,强笑说道:“真正福气好的,是我。”

燕惕一愣:“怎么?”

古兰笑道:“三位师兄,我都见着了。”

“还是师妹会说话!”燕惕哈哈大笑,笑声歇止,他浓眉双轩,虎目深注,犹豫了一下道:“师妹这趟回来,是……”

至此住口不言,目光凝视,静待反应。

古兰略一迟疑,道:“我这趟回来,是为了找东西的。”

“怎么?”燕惕脸色一变,道:“师妹还要走?”

古兰柔婉强笑,道:“我不得不走。”

燕惕虎目圆睁,道:“师妹,这话怎么说月古兰未答,想了想,道:“有件事,我得先让三师兄知道一下。“燕惕道:“什么事?“

古兰道:“有关南宫三哥自身,跟天下武林安危的事……”

接着就将“南海”苦僧告诉她的事儿,扼要说了一遍。

燕惕静听之余,脸色连变,古兰话声一落,他立刻接上了口,道:“‘玉面乌衣秀士’再现武林,苦和尚出了‘南海’,这该是震撼宇内、沸腾武林的大事,我怎么一丝儿也不知道?”

古兰笑了笑,道:“我在外面都不知道,三师兄整日不出堡门一步,一心全在堡中事务上,又怎会知道?”

燕惕点了点头,叹道:“说得是,看来‘古家堡’的耳目如今是够迟钝的了…

…“顿了顿,接道:“宇文伯空一身功力本不差,昔年便已威震武林,这一下何异如虎添翼,确足睥睨宇内,称霸天下…“

望了古兰一眼,接道:“师妹,那‘九阴’武学,可是百年前赫连天古所遗?”

古兰点了点头,道:“听苦和尚说,正是赫连天古所着‘九阴真经’上武学。”

燕惕神色忽转凝重,道:“这么说,他是非找大师兄及‘古家堡’霉气不可了。”

古兰神情一震,道:“三师兄,他找的只是南宫三哥。”

燕惕道:“师妹怎糊涂一一时?他既有席卷天下、称霸武林之野心,心目中的劲敌,该不只是南宫大侠一人。‘古家堡’天下第一,大师兄又是现任掌门,无论声名、地位,均在各大门派之上,他会放过‘古家堡’跟大师兄么?”

燕三爷粗中有细,分析得有理。

古兰神情再震,娇靥失色,道:“三师兄,那……”

“那什么?”燕惕虎目龙威、浓眉挑煞,豪情毕露地大笑道:“昔年找出道晚,如今可适逢其时,对他‘玉面乌衣秀士’我是久仰大名,早想领教了。他来了正好,正好一偿我多年的夙愿,既可斗斗他,也可看看‘九阴’武学及‘古家堡’武学孰高。”

古兰既惊又急,忙道:“三师兄……”

燕惕又截了口,笑道:“师妹,你由来愧煞须眉,今儿个怎么了?不来的,不用躲,要来的躲也躲不掉,连咱们这‘天下第一堡’的人都怕事,武林中别的门派,该怎么办?”

古兰默然没答话。

燕惕一笑,又道:“师妹,别担心,咱们这块招牌大,说什么,还得自己顶住,三师兄我凭这双肉掌,三尺龙泉,纵是致胜无望,可也不会输得太惨。师妹,先把它放在一边,咱们还是谈谈正经大事,师妹这趟回来,是找那‘归元真经’的?”

古兰点了点头,道:“三师兄的意思……”

“我没有什么。”燕惕一脸郑重,万文豪情,凛然大义形于色。“师妹知道我的为人,姑不论南宫大侠跟咱们交非寻常,对‘古家堡’曾有大恩,便是毫不相干的人,只要他是正派侠义,为天下苍生,为守内武林,就是要我这颗大好头颅,我也能面不改色,毫不犹豫,立即双手奉上。”

果然人间奇男,盖世英豪,铁挣大丈夫。

确也是有心人,那“交非寻常”四字,显得特别涵义。

其实也对,本来是跟他几位师兄妹都交非寻常。

古兰一阵激动,美目顿湿,无限敬佩,道:“三师兄,我先谢谢…。””这是什么话!“燕惕道:“用得着吗?要知道,这不是师妹一个人的事儿。“这是真心实话,唯真心实话最感人。

古兰沉默了一下,道:“三师兄可知道……”

燕惕截口说道:“师妹是指‘归元真经’的藏处?”

古兰点了点头。

燕惕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知道大师兄有没有把它带在身边。”

古兰双眉陡挑,道:“这又不是他一个人的东西。”

燕惕脸色一变,道:“师妹,别忘了,大师兄是掌门人。”

古兰默然不语,低下头去。

燕惕虎目倏现不忍之色,忙道:“师妹,我没怪你的意思。”

“我知道。”古兰猛抬螓首,道:“三师兄就是打我、骂我,长幼有序,那也是应该的,我也绝不会有任何怨言,只是……”

顿了顿,毅然又说:“只是他不该瞒着师弟妹,一个人修习那‘归元真经’上的武学。”

燕惕脸色又一变,道:“师妹,这是谁说的?”

古兰道:“苦和尚……”

接着把苦僧有关这件事的话,补充说了一下,最后说道:“三师兄该知道,苦和尚可是当代奇人、佛门得道高僧,他不会无中生有的做那虚无谎言。”

“南海”苦僧,燕惕自然信得过;可是,情逾手足的大师兄,燕惕他自然也信得过。

这麻烦得很,他到底相信谁好呢?

一个是无风不起浪,事出必有因,苦僧他不会空穴来风地无中生有,无端捏造事实。

一个是相处了十多年,情逾亲骨肉,“冷面五龙”大师兄他是举世皆知的当代奇豪,不世英雄,他该绝不会。

刹那之间,燕惕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显得很阴沉,默默地,不说一句话,好半天才开了口道:“师妹,我不会偏袒自己人,但……”

“三师兄!”古兰突然截口,说了这么一句:“这事连南宫三哥也知道。”

燕惕一愣,道:“这又是谁说的?”

古兰道:“也是苦和尚。”

燕惕浓眉一挑,道:“南宫大侠为什么没有告诉咱们?”

古兰道:“三师兄,怎么说,他也是个外人。”

燕惕道:“咱们可没把他当外人看待。”

古兰香chún边浮现一丝幽怨凄楚笑意。“那是咱们的想法。”

燕惕道:“他也该知道。”

古兰道:“他是知道,但如果换了我是他,我也不会说,如换了三师兄是他,三师兄会说么?这是做人的道理。”

燕惕再度默然,现在有两个人有这种说法,而这两个人,在他心目中的份量又极重,尤其是后者。

虽然他不敢相信这会是事实,但,无可讳言地,他对他大师兄“冷面玉龙”宫寒冰的信心,已有了些微动摇。

尽管这些动摇是微乎其微,却足以使他心神颤动。

因此,他的脸色更难看、更阴沉了。

良久,他才微微摇头道:“师妹,咱们是自己人,自己人的事儿好办,且把它搁过一旁,师妹,你说南宫大侠他不愿意跟大师兄联手……”

这时候,改变话题,该是最好的办法。

古兰点了点头。

燕惕道:“为什么?”

古兰道:“谁知道。”

燕惕浓眉忽挑,道:“该不是为了师妹……”

古兰苍白的面颊上倏现一抹红晕,道:“三师兄,你该知道,他不会是那种人,而且……”

神色忽地一黯,幽幽接道:“三师兄也早该看出了,对我,他是避之犹恐不及。”

燕惕心头一震,道:“师妹,别错怪他,就是因为他这样,才值得女儿家倾心,不是么?倘若他是个三心二意的人……”

“三师兄!”古兰颤声叫了一句。

燕惕连忙改了口:“那么他又为了什么呢?”

古兰摇了摇头,道:“谁知道,也许,他有他的道理。”

燕惕淡淡说道:“我为大师兄不平,也为大师兄叫屈。”

古兰chún边掠过一丝勉强笑意:“三师兄……”

墓地里,画廓东端,有人轻唤了一声:“古姨!”

古兰神情一震,螓首倏转,美目投注,不由一阵激动。

画廊东端,并肩站着三个人,是“三小”!

她颤声带笑,轻柔唤道:“小灵,你们三个……”

三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