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红》

第26章

作者:独孤红

莲花峰上,明桩暗卡遍布,都是“无”字辈老全真,也都是南宫逸当年故人;一路行来,老全真纷纷稽首,虽未出声招呼,可是老脸上、眉宇间,那隐露着的惊喜、亲切神色却令人感动。

“三清院”,坐落在“莲花峰”腰,登上百级石阶,那碧瓦、朱门,宽敞、宏伟、肃穆的“华山”中枢重地立现眼前。

广场上,那当年异香沁人,红花、翠叶、绿波相映的一池“九叶金莲”,如今只剩了一地死水。

一池功可益寿延年、强筋健骨的珍贵妙品,在一个慾图席卷天下、独霸武林者的野心下,做了无辜的牺牲,就这般白白地被糟蹋了,怎不令人惋惜?怎不令人痛心?

南宫逸望着这曾经相识的当年旧物遗迹,双目中威棱闪射,眉梢儿挑了几挑,暗暗地切齿不已。

“三清院”那两扇朱漆的大门,紧紧地关闭着。门外,那广场上,空荡、寂静,不见一个人影。

这,虽有异于往昔,但值此之际,当如是。

蓦地里,一阵嘹亮钟声自“三清院”中划空响起,震破了这“华山”瞬间之前的无限静寂,也冲淡了不少低沉阴霾。

南宫逸与无为,方自讶然互觑。

突然,“三清院”内当先冲出一人,大步飞奔过来。

是二爷“铁腕墨龙”辛天风。他一到面前,没容南宫逸开口,两只铁腕如电攫上了南宫逸双手,紧紧抓住,连连摇晃,神色激动,威棱闪射的风目中,流露着的,是炽烈的真情,这,令人眼睛发红鼻发酸。

“老弟,你终于来了,要是再不来,我可要离开大伙儿找你去了。古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咱们这多日不见,思何可支?老弟,你想煞人了,怎么样,近来可好?”

南宫逸既感动又佩服,任他抓住双腕,笑道:“托福,二侠好……”

辛天风紧接着又是一句:“事情办得怎么样?”

他自然不知南宫逸是为了何事。

南宫逸想答话,无奈,以“冷面玉龙”宫寒冰、“华山”掌教无机真人为首的各门派豪雄,以及他两位拜兄,都已含笑站在一丈外;人家尽出相迎,怎好让人久待?只得改了口,笑了笑,道:“二侠,咱们稍时再做长谈,行么?”

“行,怎么不行?”辛天风铁腕一松,大笑道:“老弟一句话,什么不行!”

说着,带笑转身。

南宫逸略整衣衫,抢步向前。

寒暄见礼毕。

宫寒冰目光深注,淡笑发话:“南宫大侠一路辛苦。”

南宫逸笑了笑道:“多谢宫大侠关注,路途崎岖难行,南宫逸好几次都差点儿栽倒,还好,终于走完了。”

僧、道、俗俱笑,尤其辛天风,他笑得更加豪迈。

可没一人懂这当世双雄对话中的真正含意。

宫寒冰双眉微扬,笑道:“天下可没有南宫大侠不能走的路。”

南宫逸笑道:“那要看什么路了!譬如,由‘洞庭’到‘武陵’这一段,可当真使南宫逸差点没栽了好几个大跟头。”

又是一阵大笑。

宫寒冰有点儿不自然,也笑得勉强。“无论怎么说,南宫大侠毕竟是走完了它。

如今,宫寒冰要拱手相让这暂代之位,轻松轻松了。“

他想来个“无官”一身轻。

南宫逸笑道:“以前我是勉为其难,如今我可再不敢接受了。”

宫寒冰道:“南宫大侠,这话怎么说?”

南宫逸道:“肩负艰铝,任重而道远,短短几天之内,宫大侠回春妙手先康复了昆仑掌教那走火火魔的僵硬下肢;再展神通,寻回了峨嵋金顶那口镇派神物巨钟。

这,使南宫逸自惭无能,自叹不如……“

宫寒冰目中飞闪一丝寒芒,淡然说道:“南宫大快也知道了?”

南宫逸道:“天下武林,人人额手称庆,个个高挑拇指,议论纷纷,有口皆诵,哪个不知,谁个不晓?”

宫寒冰目中再现异采,淡淡一笑道:“那是各门派同道合力所致,非官寒冰一人之能……”

群雄之中,突然有人截口说道:“宫大侠何必谦让?若非仰仗宫大侠绝世功力、高深智慧,凭各门派同道之力,只怕水难觅回失物,挽救昆仑掌教绝症。”

说话的,是那位少林“罗汉堂”首座主持大空老和尚。

他话声方落,紧接着,又一人开口:“说得是。有道是:精兵还须良将,倘若为帅者非智力兼具,深通韬略,仍不足克敌制胜。”

是那位武当“上清下院”主持,天一老道。

少林、武当说了话,“峨嵋”、“昆仑”两派更是如响斯应、同声歌颂,尽表感激、敬佩之情,只差没当着大家五体投地。

看来,“冷面玉龙”此人果然厉害,不过短短几天工夫,他已然轻而易举地赢得了各门派的“心”。

也轻而易举赢得了那高人一等的期望。

宫寒冰淡笑谦逊,可是,却毫不掩饰地将那流露着诡异得意的目光,投向了南宫逸。

南宫逸视若无睹,泰然微笑地说了话:“宫大侠,当此节节顺利,势如破竹之际,军中易帅,那是大不智之举,明智如宫大侠者,当知……”

宫寒冰双眉微轩,截口笑道:“那要看怎么说了。”

南宫逸道:“怎么说宫大侠都不该……”

“不然。”宫寒冰谈笑摇头,道:“宫寒冰不避狂妄,要是换个别人,此举也许不当,但面对奇才第一的南宫大侠,宫寒冰却自惭渺小,难望项背。”

南宫逸道:“宫大侠,这是大事,不是客气的时候。”

宫寒冰道:“所以宫寒冰请南宫大侠为天下武林着想。”

好厉害的一张嘴。

南宫逸挑了挑眉,道:“我认为宫大侠也该顾全大局。”

宫寒冰笑道:“拱手让高明,情愿听命帐下,宫寒冰为的就是大局。”

南宫逸道:“为帅者,须能孚众望。”

宫寒冰说道:“试问天下武林,宫寒冰不以为‘谈笑书生乾坤圣手’之声望,不如‘冷面玉龙’,低于任何一人。”

南宫逸淡笑道:“这也要看怎么说了。”

宫寒冰道:“怎么说南宫大侠都是独尊于武林。”

南宫逸摇头说道:“不然。”

宫寒冰笑道:“这话,只怕天下武林同道,没一人肯信。”

南宫逸淡淡笑道:“我却以为眼前诸位,必然点头。”

宫寒冰面有狐疑色,道:“宫寒冰不敢信。”

南宫逸笑了笑,道:“宫大侠当知,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宫寒冰点头说道:“这何止宫寒冰一人知道!”

南宫逸笑了笑,又问:“宫大侠也当知,败军之将,不足言勇。”

宫寒冰再点头,道:“这个宫寒冰知道。”

南宫逸道:“我在‘古家堡’对付‘幽冥教’,步步落人后着,处处落人下风;宫大侠率众征讨‘幽冥教’于莽莽江湖,却旗开得胜、节节胜利,这可是铁一般事实。”

宫寒冰笑道:“我来自‘古家堡’,‘古家堡’承蒙南宫大侠鼎力赐助,威震群邪,‘幽冥教’徒闻名颤栗、望风胆落,不到几天,潜伏在‘古家堡’的内好,肃清歼尽,怎说步步落人后着,处处落人下风?”

南宫逸目光深注,淡笑说道:“宫大侠要问?”

宫寒冰挑了挑眉,笑道:“宫寒冰愿闻。”

“不错。”南宫逸点头一笑,道:“南宫逸托夫之福,确曾在‘古家堡’歼除了几个内姦;但宫大侠知道,那都只是几个受人驱策的喽罗角色。有道是:射人先射马,擒贼要挽王,我明知那‘幽冥教主’是当今武林豪雄中的哪一位,却苦于抓不到他的证据,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阴谋各门派,欺骗武林,为害天下,请问宫大侠这叫什么?”

宫寒冰红了脸,神色也有点难看,可是目光中却闪烁着一种令人难以意会的异采,强笑地说道:“那也不能轻易言败,胜败兵家常事、且看最后关头,倘若先小受挫折,后大获全胜,纵论全局;仍是一个‘胜’字。”

南宫逸目光深注,淡笑发问:“宫大侠以为那‘幽冥教’,到头来必败在我手么?”

这话问得好。

宫寒冰目中异采疾闪而逝,脸色一整,毅然点头说道:“南宫大侠常说:邪不胜正,道必胜魔。”

南宫逸摇了摇头,刚要说话。

宫寒冰双眉一挑,却震声又道:“恕宫寒冰斗胆,南宫大侠宇内第一,德威皆孚众望,武林安危系于一身,各门派同道之寄望南宫大侠领袖群伦征讨‘幽冥教’,一如病危遇良医,久旱盼甘霖;假如连南宫大侠都无必胜之信心,天下武林何以言武?又何必远离根本,东征西讨,饱经风霜,流血流汗?不如就此各返来处,束手待毙,任人宰割!”

义正辞严全是理,立刻赢得各门派群雄钦敬之色。

厉害,是厉害,这甫自交锋的第一回合,南宫逸已经栽了个大跟头;这心智,这口舌,怎不令人颤栗?

本想先挫他锐锋,却不料反被他倒打一打耙。

商和倒没怎么样。

司徒奇却目中威棱二闪,陡然挑起了双眉。

南宫逸可仍是那么平静、安详、泰然,他不容司徒奇有所表示,连忙淡淡一笑,又开了口:“多谢宫大侠明教,南宫逸并不是俱恶畏事人,也无意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更非无必胜之信心,倘如宫大侠所责,南宫逸我就不必再跑这趟‘华山’不错,”谈笑书生乾坤圣手“何曾怕过什么事,惧过什么人?倘果如宫寒冰之言,他何必再来”华山“?

各门派豪雄,又不由微微点头。

南宫逸目光轻扫流顾,chún边噙着淡然笑意,接着说道:“若是能节节顺利,直捣黄龙,何必先受小挫折,而后才大获全胜?

我的意思不过如此,宫大侠明鉴。“宫寒冰不愧机警,立刻改容谢罪:“不敢当,该是宫寒冰失言冒渎。“

“好说。‘南宫逸谈笑道:“事实证明,宫大侠能知己知彼,南宫逸却是只知己而不知彼,所以要清宫大侠继续领导群伦,为天下苍生……“宫寒冰截口说道:“恕宫寒冰插嘴,为天下苍生,为宇内武林,南宫大侠该当仁不让,毅然点头,肩负重任。“

南宫逸道:“我却以为宫大侠是义不容辞。”

宫寒冰道:“敢请南宫大侠以武林安危为重。”

南宫逸道:“也请宫大侠……”

宫寒冰淡淡一笑,施出了杀手锏,道:“南宫大侠,宫寒冰只是暂代,当初是怎么说的?”

南宫逸刚要说话。“辛天风突然大笑说:“好了老弟,似这般你推我让,何时方休?

这又不是坐江山,用不着伯夷、叔齐那一套……“话锋复顿,接道:“让我来说句话,老弟你不来便罢,既然来了,家大师兄他就该让,怎么说也该……“

铁铮奇豪,豪迈英雄,直肠人,他哪知其中毒阴谋?

南宫逸微微皱眉,刚叫了声:“二侠……”

辛天风已然长眉挑起,正色接道:“老弟,你知道,我这个人是直性子、笨口舌,我说不出什么别的理由,只知为天下武林,你义不容辞。”

南宫逸眉锋皱得更深,宫寒冰目中却闪过了一丝异采。

司徒奇冷眼旁观,突然冷哼说道:“三弟,辛二侠说得是,你别推了。‘幽冥教’区区跳梁小丑,我就不相信也能难倒你。”

宫寒冰笑了,是大笑。“还是司徒大侠铁胆豪情,令人钦佩。”

“好说。”司徒奇谈谈说道:“宫大侠以为司徒奇说得不对?”

“对,对,对极!”宫寒冰神采飞扬,点头道:“南宫大侠为主,司徒大侠与商大侠为辅,声威震天,雷霆万钧,便是泰山也要崩溃,何况那小小‘幽冥教’!”

司徒奇目光深注,扬眉说道:“难不成宫大侠真要无官一身轻的置身事外?”

“司徒大侠误会了。”宫寒冰笑道:“宫寒冰与二弟是南宫大侠马前先锋。”

一场推让,就这么了了,就这么决定了。

豪笑声中,“华山”掌教无机真人稽首肃客。

无机真人让客直让人他那掌教所居的云房中。

云房没那么大,容纳不了那么多嘉宾,是故,除南宫逸三兄弟。宫寒冰师兄弟,及各派首脑人物外,其余各派豪华纷纷告退散去。

坐定,无机真人首先发话,神色凝重,老脸上,还带着那无限悲愤、羞愧色,双眉连轩,说道:“南宫大侠来得正好,在各门派同道莅临的前一天,本派发生两件惊人怪事,无机正与宫大侠商讨对策中……”

南宫逸故作一愣探问。

无机真人连连长叹地把那投书毁匾两事说了一遍。

说完,一叹又道:“投书无可厚非,那是‘华山’无能。毁匾欺人太甚,该是‘华山’创派以来,前所未有之奇耻大辱……”

身形连颤,老脸一阵抽搐,长髯拂动,接道:“南宫大侠猜想,无机身为掌教,不能护卫代传神物,尚有何颜面对祖师?

短期内,倘不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