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红》

第27章

作者:独孤红

蓦地里,房外响起了一阵步履声,及门而止,随听门外有人恭声禀报:“禀掌教,素宴已经摆好,恭请入席。”

华山掌教闻声起立,稽首让客。

诸人跟着站起,南宫逸道:“掌教这是……彼此不外,何必客气。”

华山掌教笑道:“多年未降华山,南宫大侠又是远道而来,华山理应为南宫大侠接风洗尘,请。”又一稽首。

南宫逸不再说话。

背后,辛天风大笑说道:“昨天刚饮接风酒,今日又来洗尘宴,老弟,我等沾光不少。走!老弟,咱们拼上百杯‘松子酒’去。”

这一席接风洗尘“酒”,一直延续到了夕阳满山近黄昏夜色低垂——今夜,碧空中有几抹淡淡的云,上弦月,由那几抹淡淡的云中,微微地露出一弯金约。

夜里的华山,更静,只有那来自松间、洞中的松涛之声、流水之音,还有那偶尔的几声夜来悲啼。

“三清院”中,闪烁着几点灯光。灯光,透目每一间云房那纸糊的窗报上;窗棂上,映现着人影。

有时候,太静并不是好兆头,如今的华山,就是静得令人不安,令人有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之感。

在靠“三清院”左角的那一间云房里,窗棂上映出的人影,是三个,那是商和、司徒奇与南宫逸。

交谈的声音,很低,仔细听听,是南宫逸在向两位拜兄叙述别后的一切经过,叙述之中,南宫逸曾问起“南海”的那位苦和尚。

商和说,“南海”苦僧,来过了,可是没停多久就又走了,上哪儿去,和尚没说,不过他曾表示还会再来。

商和,也把别后情形,叙述了一遍,他告诉南宫逸,他跟司徒奇,有了一个惊人发现。

那是,所谓昆仑掌教练功不慎、走火入魔,不过是被人以独门的手法制住了下肢的重要穴道。

而那独门手法,似乎与制住“古家堡”已故老堡主古啸天的那种独门手法相同,宫寒冰是解穴,而不是义诊。

商和并又说,这如今只有他两个发觉到,别人都没留意。

而他俩,也只是在事后才悟出,并不是当场发现此一疑点,言下,不胜叹息宫寒冰手法太高,令人无法当场予以揭破。

南宫逸听了之后,先是皱眉,旋即展眉笑了。

商和有点奇怪,问他笑什么。

南宫逸说,能当场揭破那固然最好,而未能当场揭露,那也没有多大关系。反正,是走火入魔,还是被人制住穴道,唯有昆仑掌教自己明白,届时可以由他做个证人,宫寒冰千密一疏,他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

又谈了几句,南宫逸突然探怀取出一物,是那根通体乌黑的智儿,拿在手中,笑问道:“大哥、二哥,你两位可知这是什么?”

商和踉司徒奇自然知道,同声说,那是男人簪发之物。

南宫逸又问道:“大哥跟二哥仔细试想看看,天下武林之中,是谁持有这种极其珍贵的卷发之物?”

商和跟司徒奇摇了头,都说想不出。

南宫逸笑了笑,道:“大哥跟二哥要多想想。”

商和跟司徒奇可不是糊涂人,皆投诧异目光。

南宫逸笑道:“大哥、二哥,先别问,如今,我只能说事关重大。”

商和跟司徒奇皱了眉,略一沉吟之后,商和道:“三弟,天下武林之中,有这种簪儿的人,可不多。”

南宫逸笑道:“当然是不多,据我所知,普天之下,也就这么一根。”

商和抬眼深注,道:“三弟知道了?”

南宫逸道:“当年,我似乎看见某人戴过这么一根簪儿……”

商和道:“谁?”

南宫逸摇了摇头,淡淡笑道:“我不能肯定,因为这件事关系太以重大,我也不敢轻易地肯定。”

司徒奇可忍不住了皱眉说道:“三弟,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南宫逸淡淡笑道:“二哥,先别问我成不?我现在不能说,要等大哥跟二哥实在想不出谁有这么一根簪儿,或者是想出了是谁有这么一根簪儿后,我才能说。”

司徒奇道:“三弟,这是为什么?”

南宫逸道:“我说了之后,难免影响大哥跟二哥的想法,唯有让大哥跟二哥在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情形下,那所想出来的才可靠。”

司徒奇默然不语,不再说一句话。

商和也跟着皱起了眉。

显然,他两位都在穷搜枯肠,遍寻记忆,埋首苦思。

南宫逸自然是丝毫不加打扰,让他两个静静地去想。

屋中,立时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良久,良久,司徒奇首先打破了沉默,猛然抬起了头:“三弟,我想起来了,是……”

南宫逸忙一摆手,道:“二哥,等等,先别说出来。”

司徒奇一愣,住了口,道:“三弟,怎么?”

南宫逸道:“没什么,等等大哥。”

话声方落,商和双目暴睁,击掌笑道:“三弟,别等了,我也想起来了,是…

…“

南宫逸适时再次摆了手:“大哥,也请等一等。”

商和刚一愣,南宫逸已然信手拿起桌上一枝狼毫,德墨疾书,在左掌上写了几个字,提起左掌,把笔递予商和,道:“大哥,写在手上,然后咱们对对看,这样谁都不会影响谁。”

原来如此!商和笑了,接过笔,出左掌,一挥而就,然后,又把笔递给了司徒奇。

司徒奇自然照做,待他写毕,不知怎地,南宫逸突然之间竟有点紧张,也有些激动,道:“大哥,请摊左掌。”

商和闻言,立即把左掌伸到了南宫逸面前,这一伸,商和掌上的字迹立刻呈现,却很快又被南宫逸水袖所遮,能看到商和掌上字迹的,只有在座的他三兄弟。

字迹入目,南宫逸身形方自一震,司徒奇已然大笑,接口说道:“我的记性不错,三弟,我也是。”

随即也摊开了左掌。

二摊之下,南宫逸身形猛颤、霍然变色,双目暴射惊人威芒,玉面一片煞白,那神情好不怕人。

商和、司徒奇一愣,诧声急道:“三弟,你这是……”

南宫逸忽地威态尽敛,刹那之间,人似脱了力,头一低,出声长叹,一言不发地,摊开了左掌。

四目投注之下,商和、司徒奇又复一愣,商和旋即笑说道:“真巧,咱三兄弟想的全是一个人……”

倏地皱起眉锋,满面惑然地接道:“三弟,是他,怎么了?

有什么不对?“

南宫逸抬起了头,chún边抽搐,哑声道:“大哥、二哥,你两位可知我这根簪儿是怎么来的,由何处得来的?”这话问得好,他不说,谁知道?

商和瞪眼道:“怎么来的?哪儿来的?”

南宫逸神色木然,缓缓说道:“这根答儿,是华山弟子在我那‘龙风小筑’旧址,一堵断垣之旁拾得的……”

商和与司徒奇同时点头;司徒奇霍然色变,目中暴射厉芒,尚未说话,商和已须发俱张的震声说道:“三弟是说,他跟当年纵火焚毁‘龙凤小筑’事有关?”

南宫逸道:“我是这么想,不然他这根犀角簪儿怎会遗落在‘龙凤小筑’废墟中!大哥跟二哥知道,他可从没去过‘龙风小筑’做过客。”

商和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可是,三弟,这可能么?”

南宫逸苦笑说道:“我也知道不可能,无如,除此而外,我想不出别的说法,大哥跟二哥也不能不承认这令人动疑。”

商和沉吟地说道:“三弟,假如咱们对这根智儿的记忆都没错,这是令人动疑……”

南宫逸道:“事实上,普天之下,只有这么一根功能祛除百毒的犀角簪儿,而咱们三个想的又都是他。”

商和默察不语,但旋即又正色摇头。“三弟,多年深交,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咱们三个知道得很清楚,换个人,那没说的,唯独对他,我不敢怀疑,也不敢相信。”

南宫逸苦笑说道:“我何尝不是如此?可是,大哥,你把一些事儿,前前后后连贯起来,仔细玩味玩味看。”

商和沉吟良久,说道:“三弟,我想过了,我承认一些事儿能拉得很近,可是我仍是不敢轻易怀疑他,也绝不敢轻易相信是他。”

南宫逸说道:“我曾以为,也说过,杀无双、火焚‘龙凤小筑’的,是同一个人,那是我根据这人在杀了无双之后,唯恐我查究报复,为轨革除根,永绝后患,乃潜来华山纵火,所做的判断,这判断,至今我仍不以为有误。大哥想想看,是不是一个人只有做了这种对不起良心,而又为人所知的事后,才会被人胁迫、永远抬不起头来?”

商和默然未答,半晌,方脸色凝重地微微摇头:“三弟,是理,只是对他,咱们知道得太深了,他怎么……”

司徒奇突然挑眉说道:“三弟,往别处想想吧,不可能是有人嫁祸么?”

按说经此一点,南宫逸必然震动。

岂料,他淡淡地摇了头:“二哥,我想过了,不能说没有这种可能,可是,倘若毫无事实,而纯粹被人嫁祸,他怎会甘心受人胁迫,不敢……”

司徒奇道:“那不难解释,被嫁祸之人,并不知真情。”

南宫逸淡然笑道:“是不是自己放的火,自己哪能不清楚?”

司徒奇道:“是不是自己放的火,自己不会不清楚,但是,三弟,是不是自己杀的人,自己却有可能糊涂。”

南宫逸一震哑了口。

司徒奇又道:“这既有可能,那么,若能使他误认为自己杀了人,再乘他惊骇失神之际,涤了他头上这把香儿,跑来‘华山’放一把火,临走把管儿丢在附近,这是不是说得过去?”

南宫逸心神连震,默然不语,好半天才点头说道:“二哥,我不能否认,这说得过去。”

司徒奇道:“那么,还有什么好说……”

南宫逸截口说道:“有,二哥,我要求证……”

把犀角簪递给了司徒奇,接道:“二哥,这东西,大哥他用不着,二哥可用得着……”

司徒奇目中奇光一闪,笑了,伸手接了过去。

南宫逸及时又补充了一句:“二哥,最好明天就用。”

司徒奇笑道:“三弟,二哥我省得。其实,我恨不得现在就用上它出去逛逛。

不过,既然三弟有话,明天就明天吧。“

南宫逸也笑了,忽地改了话题:“大哥、二哥,对那投书、毁匾事,二位可有所见?”

商和摇了摇头,道:“三弟,你跟宫寒冰那互逞机锋的一番话,我听出了八分,别婆婆妈妈了,干脆的说了吧。”

南宫逸笑道:“法不传‘八’耳,大哥、二哥要留意这个人,尤其是这几天,最好今夜就开始盯住他……”

说着又拈起那枝粮毫,抽出一张素笺,运笔如飞,一挥而就,顺手递向商和和司徒奇眼前。

商和与司徒奇只看一眼,立刻神情震动;司徒奇霍然站起,却被商和一把又拉了下去,商和道:“三弟,没错么?”

南宫逸道:“九成九不会错。”

商和道:“三弟怎知是他?”

南宫逸道:“我是举一反三,这一趟洞庭之行,这种事儿,我见得不少。”他没说明是发现丐帮中潜有内姦。

商和皱眉说道:“三弟,你知道,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南宫逸点头说道:“我知道,我没让大哥跟二哥怎么样,我只是要大哥跟二哥留心他,盯住他,当然;他要有所异动,那又该另当别论。”

商和点头说道:“好吧……三弟要我跟你二哥留神他,那么三弟你自己……”

南宫逸道:“我要到‘华阳’去一趟,办点儿事。”

商和。司徒奇一愣;司徒奇道:“三弟,这时候你要到‘华明’去干什么?”

南宫逸笑而不答,向商和伸出了手:“大哥,把你那‘金牌令’借我一用。”

商和又一愣,愣归愣,却是毫不犹豫地探手入怀,摸出了那面丐帮中权威天上的“金牌令”递给了他,诧异说道:“三弟,你要这‘金牌令’又是干什么?”

南宫逸一面伸手接过“金牌令”,一面笑道:“自然是要动用丐帮弟子,除此,‘金牌令’还有什么用途?”

商和一摇头,道:“三弟,你别骗我,你是丐帮王长老,要动用丐帮弟子,只须一句话,用不着动用这面‘金牌令’。”

商和说得不错,“金牌令”非有重大事故不用,他自蒙丐帮上代掌门颁赐这面“金牌令”以来,可从没有用过。

其实也是,商和身为丐帮大长老,比现任帮主要长上一辈,有什么值得出示“金牌令”的?

就南宫逸来说,没有什么太以重大的事故,他也用不着索用这面“金牌令”,有一句话已足够了。

南宫逗笑了笑,道:“大哥现在别问,等我从‘华阴’回来后再说,行么?”

商和还想再问,南宫逸淡笑又道:“大哥放心,我总不会乱用它的。”

这句话惹来了麻烦,商和作色说道:“三弟这是什么话!

难道我还信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