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红》

第30章

作者:独孤红

“莲花峰”那绝峰之上,面临万丈悬崖,负手站立着一个身材颀长的青衣人,他衣袂飘飘,有乘风飞去之概。

红日,在那远远的天边,已然成了鲜红慾滴的一点;那一点,吞吐着万丈霞光,红透了半边天,也为这“华山”的最高处,披上了一袭绚烂的外衣。

云淡,风轻,好一幅“西岳”黄昏美景。

这身材颀长的青衣人,自然便是“冷面五龙”宫寒冰。

宫寒冰身后丈余,站立着一个潇洒、飘逸俊美的白衣书生,那是“谈笑书生乾坤圣手”南宫逸。

除此,峰上没有别人,也没有丝毫动静。

这是南宫逸自再现武林以来,第一次与宫寒冰的单独相处,第一次相会在一个无人的地方。

南宫逸,他沉默着没有开口。

宫寒冰也没回头,但是,他突然发了话:“你来了!”话声平淡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南宫逸也淡淡地回了一句:“不错,我来了,你料到我会来的。”

宫寒冰笑了,“哈‘地一声,道:“毕竟是南宫大侠高明,不错,宫寒冰是料定了南宫大侠必来,可没想到南宫大侠来得这么晚。“南宫逸道:“那是有事耽搁了……“

宫寒冰截口笑问:“是因为家师妹?”

南宫逸排了挑眉,淡然说道:“也可以这么说。”

宫寒冰嘿嘿一阵冷笑,道:“家师妹委实是痴得可怜,任何一个机会她都不肯放弃。”

南宫逸笑了笑,道:“你不觉得说这种话,有失你‘古家堡’掌门人、‘四豪’之首‘冷面玉龙’的身份么?阁下。”

宫寒冰淡淡说道:“我不觉得,我只觉得我有资格说这种话,而这种话,是铁般事实,你不能否认。”

事实上,宫寒冰他是有资格说这种话;而古兰,对南宫逸也的确是痴得可怜,只要有片刻相处机会,纵是默默无言相对,她也绝不放过,宁可放下那别的一切。

南宫选哑了口,神色中,有点窘,轩了轩眉,改了口:“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宫寒冰道:“宫寒冰还不算太傻,家师妹她所以急于下峰,就是要去看看多日不见的南宫大侠;见了南宫大侠,她也必然会告诉南宫大侠我仍留在峰顶,既如此,南宫大侠焉能不立即赶来看看究竟?”

“冷面玉龙”果然心智高人一筹,果然料事如神。

南宫逸为之暗暗点头,也为之暗暗皱眉,道:“这么说来,你是有意在此等我的了?”

宫寒冰毅然点头:“不错,有几件事,我很久就想跟南宫大侠谈谈,只苦一直没有机会,如今我不得不自己制造机会了。”

南宫逸道:“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么?”

宫寒冰笑道:“以前我不敢说,当南宫大侠登上峰头,四望无人之际,不也会突然想到有些事,该趁此机会跟宫寒冰开诚布公的谈谈么?”

好厉害,一语中的,一针见血。

南官逸心头一震,道:“谈话,尤其是开诚布公的交谈,该面对面……。

宫寒冰霍然旋身,面带神秘诡笑,犀利目光直逼南宜逸:“这么说来,我没料错。”

南宫连扬眉笑道:“阁下心智高绝,料事何曾错失过?”

宫寒冰笑了:“那是南宫大快夸奖,事实上,对南宫大侠,宫寒冰是处处失机先,步步落了下风。”

顿了顿,接过:“你我站着谈,还是坐着谈?”

南宫逸笑道:“先来者为主,有道是:客随主便。”

“好一个客随主便。”宫寒冰笑道:“那么,我以为还是站着的好;站着谈,视界较为广一点。”说着,举步走了过来,直至南宫逸身前五尺,又道:“南宫大侠,请离开悬崖远一点,要不然,万一南宫大侠不慎失足,有人会许疑是宫寒冰为‘情’害命。”

南宫逸心中一震,可是脚下没动,笑道:“倘若是为情,你没有向我下手的必要。”

宫寒冰犀利目光深注,笑了笑,笑得阴沉:“你我这单独相处的机会,难得的报,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南宫大侠,要谈什么请说吧!”

南宫逸略一沉吟,道:“过去的事,没有谈的必要,我也不想谈了;不过,有件事,我要弄清楚,半年前令师妹她为什么突然离开古家堡‘?”

宫寒冰目中寒芒一闪,并没有丝毫不安态,笑道:“南宫大侠既明白,何必放问?”

南宫逸目中威棱暴射,逼视宫寒冰,缓缓说道:“宫大侠,你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竟然……以后,我不希望你再以这种卑鄙的手段对付古兰。”

“卑鄙?”宫寒冰扬眉笑道:“南宫大侠,别忘了,她是我宫寒冰未过门的妻子,我要先问问南宫大侠,是站在什么立场说话?”

南宫逸道:“南宫逸是站在与‘古家堡’上一代掌门人多年故交的立场说话,我不能眼见你以这种令人不齿的卑鄙手段,对付他那爱女。”

提起古啸天,宫寒冰他微有不安神色,笑说道:“南宫大侠,那是上一代,如今是宫寒冰当家。”

南宫逸双眉一挑,道:“莫非宫大侠不承认南宫逸这个故交?”

宫寒冰嘿嘿笑道:“宫寒冰未具天胆,不过,宫寒冰不比上代掌门人,他不希望任何人干涉‘古家堡’的家务事。”

南宫逸目光凝注,淡淡笑道:“宫大快,‘古家堡’的一切,本是家务事,可是几经演变,加今已经不是那么单纯的家务事了,况且……”

顿了顿,接过:“以宫大侠的作为,如今也不配当‘古家堡’的家了。”

宫寒冰淡淡笑道:“宫寒冰敢问,南宫大侠凭什么说这种话?”

南宫逸道:“宫大侠要我说?”

宫寒冰道:“我宫寒冰没有什么好怕的。”

南宫逸玉面忽罩寒霜,露声说道:“你暗组‘幽冥教’,荼毒武林,弑师杀弟……”

宫寒冰忽地正色摆手,道:“南宫大侠,我忠告一句,这种话,现在可以说,以后凡是与宫寒冰单独相处之时也可以说,可是,一旦有第三者在场,南宫大侠可千万莫轻易出口。”

南宫逸笑道:“多谢好意,我自己省得,在未获确切证据之前,我不会让你反咬我一口,说我妒才夺爱、恶意中伤、血口喷人。”

宫寒冰笑道:“那我就放心了。对了,南宫大侠,在你没有获得确切证据之前,宫寒冰可仍是‘古家堡’的掌门人,任何人也不敢说一句别的。”

南宫逸道:“宫大侠何必说任何人,那只有南宫逸一个。”

宫寒冰道:“那没有什么两样,南宫大使也是任何人之他直认了。

南宫逸挑了挑眉,道:“同样的道理,宫大侠该知道,你也不配为古兰的未婚夫婿。”

宫寒冰脸色一变,道:“宫寒冰不配,莫非南宫大侠配?”

南宫逸没在意,淡淡说道:“至少,南宫逸不曾做出那逆伦武师之事,妻子未过门,先杀准泰山,这种人哪能再为人之婿,为人之夫?”

宫寒冰脸上泛现一丝诡异狠毒色,笑道:“莫非南宫大侠真有意纳一位如夫人?”

南宫逸淡淡说道:“宫大侠请自重,莫以此污秽言语侮辱南宫逸,也莫以此污秽言语侮辱令师妹,南宫逸不是人间贱丈夫,别说没这种意思,就是有,也会顾虑到很多方面。”

宫寒冰狡笑说道:“南宫大侠,这难得的谈话,要开诚布公。”

南宫逸挑眉说道:“南宫逸是怎么样的人,宫大侠该很清楚。”

宫寒冰道:“那么,南宫大侠的意思是…,……”

南宫逸道:“很简单,我不能让古兰嫁给你。”

宫寒冰双眉一扬,想大笑,但终于忍住,道:“南宫大侠,我请问,你凭什么?”

南宫逸道:“就凭你逆伦武师。”

宫寒冰道:“我说过,这要等南宫大侠有了确切证据再说。”

南宫选点头道:“当然,我定教你在确切证据之下,天下武林之前,百口莫辩,俯首认罪,那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也许笑了笑,接道:“在我没有获得确切证据之前,我仍有办法让你自动放弃治家堡‘掌门人职位,及取消与古兰的婚约。“宫寒冰狡黠目光一扫,谈谈笑道:“我想听听南宫大侠这高明办法。“

南宫逸道:“你以为我会说么?时候到了,你自会知道。”

宫寒冰耸肩摊手,一副无所谓神态,笑道:“那我只好等那时候到来了。”

南宫逸淡淡说道:“本来如此。”

宫寒冰沉默了一下,抬眼凝注,道:“一个女孩儿家,总不能没有个归宿,南宫大侠既不让家师妹嫁给我,那么,南宫大侠对家师妹的终身……”

南宫逸截口说道:“武林俊彦、江湖英豪多的是,只要不是你宫大侠,换个正人侠士,她嫁给谁都行。”

宫寒冰目光深深逼视,笑道:“听话意,南宫大侠是真的无意……”

南宫逸截口说道:“南宫逸夫妇情深义重,永不会有二心。”

宫寒冰道:“这话可是南宫大侠说的?”

南宫逸挑眉说道:“出自我口,人于你耳,你宫大侠不妨等着看好了。”

说得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宫寒冰笑了,跟着摇头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万般似水柔情,风华约代花窖,南宫大使竟然无动于衷,南宫大使当真是铁石心网。不但是当今第一奇才,而且也是当今天下唯一忍人,南宫大侠,这一点你令我宫寒冰羡慕、愧煞!”

南宫逸神色木然,没任何表情,没说话。

他知道,宫寒冰这是句句实话,因之,他不敢流露一丝丝心中的感受,宁愿让那种痛楚锥心。

宫寒冰一双目光毫不放松,拍手一指悬崖,笑道:“还好家师妹她不在、听不见,要不然,我担心她会从这地跳下去。”

南宫逸这回开了口,淡淡笑说道:“她是令师妹,你也视她为未婚娇赛,她要是从这地跳下去,只怕那悲伍慾绝、痛不慾生的是你宫大侠。”

宫寒冰笑道:“那要看怎么说了。”

南宫逸道:“怎么说?”

宫寒冰目中电闪寒芒,说道:“倘若我宫寒冰站在大师兄的立场,师兄妹相蚣多年,请逾手足,那自然是要泣血一恸……”

顿了顿,chún边浮现一丝冷酷笑意,接口道:“倘若我宫寒冰站在未婚夫婿的立场,那就不然了。”

南宫逸陡挑双眉,道:“为什么?”

宫寒冰嘿嘿阴笑,道:“南宫大侠要我说?”

南宫逸儒衫拂动,厉声说道:“宫寒冰,古兰地冰清玉洁,你可不要……”

宫寒冰冷冷一笑,道:“南宫大侠何言之过重?我可没有那种污秽念头。”

南宫逸莫名其妙地脸上一热,激怒稍敛,道:“那你是指什么?”

宫寒冰扬眉笑道:“看来我是非说不可了,否则要让人笑‘古家堡’家教不严,没有闺训,姑娘家不知廉耻了……”

南宫逸猛然又是一阵激怒,可是他无从发作,宫寒冰他话说得技巧得很,听起来是好话。

它寒冰笑得好不得意,接道:“南宫大侠,情不是罪孽,也丝毫勉强不得,家师妹倾心于南宫大侠,是在她与我官寒冰订名份之前,这种事,任何女儿家都易放难收,如今旧情难忘,一缕值丝仍紧紧缠在南宫大使身上,一般说起来,这实在无可厚非,也是人之常情,对么?”

虽用意难测,但理却不错,南宫逸他无话可说。

宫寒冰一笑又道:“可是在我这个未婚夫婿眼中看来,那就大大不同了,是么?”

这也是理,南宫逸他不能不承认。

宫寒冰目中异来一闪,笑道:“那么,如今宫寒冰指责她的心不贞,南宫大侠该不会怪我宫寒冰侮辱她、冤枉她吧?”

南宫逸全身热血往上一涌,却仍没开口。

宫寒冰接着笑道:“似这般心地不贞的未婚妻子,要她何用,值得一哭么?”

南宫逸忽地冷冷说道:“宫寒冰,你说完了么?”

宫寒冰笑道:“宫寒冰已经说完了,南宫大侠有何见教?”

南宫逸冰冷说道:“师妹,她没有丝毫对不起你之处……”

宫寒冰截口说道:“名份属我,内心向人,我不以为那是对得起我。”

南宫逸双目暴睁,威态低人,震声地叱道:“你就师杀弟,灭绝人性,恩将仇报,又对得起谁?”

宫寒冰他一点也不在乎,笑说道:“南宫大侠,我仍是那句话,在这儿,对我,你可以这么说,换个地方,对别人,那可要等到南宫大侠获得了确切证据之后;而且南宫大侠也不能否认,我富寒冰这番话句句是理,说的都是事实。”

南宫逸默然了,尽管怒火中烧,为古兰大大不平,可是,宫寒冰那前半段话令他无词可驳。那后半段,说得也都是丝毫不假的事实,令他莫可奈何。

南宫逸没说话,宫寒冰可一点也不留情,淡淡一笑,又道:“南宫大侠,话说到这里,我宫寒冰要总结一句,要我放弃‘古家堡’掌门职位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