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红》

第32章

作者:独孤红

古兰,她一个人站在长廊尽头暗隅中,那模样儿,显得既孤独又可怜,她正痴痴地望着南宫逸。

南宫逸心头一震,刚要收回目光,古兰却微微地向他点了点螓首,那意思是有事儿要找他。

南宫逸只得微微点头示意领会,又与众人谈了几句,待大伙儿散了,这才与商和、司徒奇结伴行向后院。

古兰,她已经在月形门边等着,南宫逸忙含笑迎上:“兰姑娘,有事儿么?”

古兰柔婉一笑,道:“看来,我是没事儿不能找三哥。”

南宫逸脸一红,古兰接着说道:“三哥,字文伯空到了。”

此语惊人,拜兄弟三人神情一紧,南宫逸急道:“兰姑娘怎么知道?”

古兰美自深注,淡然笑道:“只许三哥是宇内奇才,不许人家消息灵通……”

南宫逸脸上又复一红,古兰又接着说道:“是虚幻姊姊说的。”

南宫逸忙道:“虚幻仙姑回来了?”

古兰点了点头。

“人呢?”南宫逸跟着又问了一句。

古兰道:“回来以后,见着我,说了几句话就又走了。”

南宫逸呆了一呆,道:“虚幻仙姑又上哪儿去了?”

古兰摇了摇头。“她没说。”

南宫逸皱眉不语,若有所思,古兰注目问道:“三哥在想什么?”

南宫逐沉吟说道:“我在想,如此深夜,她匆匆赶回来,因何又急急离去?”

话中,竟充满了关怀。

古兰道:“我也不知道,三哥想出了什么没有?”

南宫逸苦笑摇头,忽地凝注古兰:“兰姑娘,虚幻仙姑她都说了些什么?”

古兰道:“她说,该做的,她都做了,要我代她向三哥复命,并告诉三哥,宇文伯空已经到了。”

南宫选眉锋一皱道:“仙姑为南宫逸事奔波了这多天,却不容我南宫逸当面道个谢……”言下,又似还有无限惆怅。

司徒奇突然说道:“兰姑娘,宇文伯空人呢?可知道他现在何处?”

古兰道:“虚幻姊姊说,他已到了‘华阴’,至于详细地点,她没说,我也没问,有可能她也不知道。”

司徒奇转往南宫逸,道:“三弟,你看……”

南宫逸淡淡说道:“他来得很快,也很惊人。”

司徒奇皱眉说道:“三弟,我不是这个意思。”

南宫逸笑道:“我知道,来让他来好了,我邀请了他,他当然会来。咳,要找他,让别人去找,我不找。”

司徒奇一震道:“三弟,你是说那……他会去找他?”

“当然!”南宫逸笑道:“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也是绝佳的机会,换了我是他,我也不会放过,要不然,等到八月十五可就不太方便了。”

司徒奇皱眉说道:“三弟不是说他自高自傲、自以为不可一世的盖世泉雄么?

我不以为他会不顾名声、自抑身份……“

南宫逸笑道:“声名、身份与霸业,二者哪一个重要?”

司徒奇眉锋皱得更深,道:“三弟,依你看,宇文伯空会点头么?”

“会。”南宫逸答得肯定。“他只要晓以利害、出言语相激,字文伯空他必然点头。”

司徒奇吃了一惊,忙道:“三弟,那……”

南宫逸笑道:“二哥,别担心,我智珠在握、成竹在胸,掌握了两着厉害杀着,二哥且请放宽心,到时候看他现形就是。”

情同手足、义共生死,司徒奇放心之下,还想说。

南宫逸目光深注,无限感动,一笑说道:“二哥,事非儿戏,我什么时候骗过二哥?”

何止不是儿戏!论公,宇内宁乱、武林安危紧系于一身;论私,一世威名、一代侠骨在此一会,南宫逸他自不敢轻忽大意,当然更不会骗人。

司徒奇总算眉锋微展,没再多说。

这一番话,商和自然是全懂,而古兰乍听之余,却是似懂非懂,一直到了最后,她才九分明白。

当然,她是最关心南宫逸的,那尤甚于关心她自己。

她美目深注,充满了忧虑,也充满了希望。“三哥,真的,也没有骗我?”

南宫逸难忍胸中一阵激动,以目代话,点了点头。

古兰那两排长长睫毛眨了眨,美目中忽视晶莹之光,飞快垂下了螓首。

那是放心,那是安慰,却因为有“外”人在旁,不敢过份显露。

商和与司徒奇互觑一眼,连忙把头转向一旁。

南宫逸则暗暗一叹,心头又加重了负担,勉强笑了笑道:“天色不早,夜深露重,兰姑娘,请回房吧。”

古兰低垂着螓首点了点头:“大哥、二哥、三哥,我走了。”

那话声犹带着颤抖,转过娇躯,袅袅而去,转瞬间消逝在庭院深处。

一直望着那美好身影不见,商和突然一叹说道:“三弟,你所体会到的,应该比我跟你二哥多。”

南宫逸玉面抽搐,苦笑不语……

“华阴”城西,一片白杨林中,有一块坟地,白日里便少有人迹,一到夜晚,那更是寂静、阴森,分外慑人。

在这片“坟地”之前,有座不太小的“土地庙”。这座土地庙,早绝香火,年久失修,断壁危垣,梁折柱倒,蛛网尘封,冷落凄凉。

而今夜,不知是谁,在这座破庙的门口,悬挂了一盏绿光惨淡、阴森可怖而又风吹不灭的孤灯。

同时,在破庙四周百步距离处,插上了四块木板,木板上,血红几个大字,写的是:“百步以内,擅入者死!”

血红字已是触目惊心,再加上这充满凶狠、严厉的两句话,那更是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这时候,这地方,自然一切都是静的,除了那悬挂在庙门口那盏绿光惨淡的孤灯不住闪耀外,根本就瞧不见一丝儿动态,听不到一丝声息。

但,突然之间,有了动静。

那是突然出现夜色中的一个黑影;黑影,是直奔破庙前悬挂着的那盏孤灯而来,可惜,他没看见那四面木牌。

他刚过百步内,忽地砰然倒下,寂伏不动;那是个黑衣蒙面人,由他那露出双眼处,泪油外流的鲜血,可知他死相必然很惨,他浑身上下却无一前外伤。

由此,可见那插牌示警之人,不但心肠、手法两称狠毒,那一身功力也是高得骇人。

只因为,由那黑衣蒙面人适才奔来的身法看,其功力已臻一流,以一个功力一流的高手,却一声也未来得及出他便遭了毒手,那插牌示警之人一身功力可想而知!

于是,这地方,刹那间又归于寂静,但如今在那阴森鬼气之外,又多了一胜悲惨的血腥味,使得这个地方更为慑人。

然而,这寂静短暂得可怜,不过一瞬工夫,旋即又为一个接踵而来的另一黑影所打破。

这黑影,老远地便望见了地上躺着那黑衣蒙面人,震惊之下,加速飞射,落向地上那黑衣蒙面人身边。

着足处,已在百步之内,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只是,他在临倒地之前,发出了一声惨绝人突的凄厉惨呼。

一声惨呼之后,一切又归于寂然。于是,更阴森了,血腥味更浓了,这地方,更慑人了。

墓地,又一条黑影疾掠而至,他先望见那倒作一堆的两个黑衣蒙面人,立即身形一顿,停在十丈外。

须臾,身形再起,又一眼瞥及了木牌,更机伶一颤,忙又猛顿身形。看来他命不该绝。

他那两只眸子中,流露着的,是光芒四射的阴森凶光,还带着惊骇胆怯的神色;由地上两具尸身上,移注到百步以外,那破庙门口的绿灯上,突然发话说道:“‘幽冥四鬼’奉教主之命,特来拜谒,恳请接见。”

只有那庙门口惨淡绿光为之一阵轻晃,破庙之内,却绝不间审息,当然更没有答话。

黑衣蒙面人呆了一呆,再度扬声发话:“‘幽冥四鬼’,奉教主之命……”

同样的话,又说了一遍。

无奈,同样地没有得到一丝回音。

顿了一顿,黑衣蒙面人又第三度扬声发话,可是任他喊破了喉咙,依旧枉然,仍然是没人答话。

想必,黑衣蒙面人已是不耐,目中电闪寒芒,冷冷一笑,道:“阁下,事不过三,本教以礼来访,阁下这岂是待客之道,恕我放肆了!”

举起了脚,刚踏出一步,突然,不知由何处吹来一阵怪风,吹得他猛打寒颤,如遭电殛般地连忙又把脚缩了回去。

怪风过处,那本待落足之地,“嗤”地一声无故自裂,现出了一道寸余宽的深沟;同时,一个不带一丝感情的冰冷话声随风飘起:“明知而故犯,倘若你敢妄进一步,我要你比他两个死得还惨。”

到底有了反应,黑衣蒙面人虽拿性命冒了一次险,总算有了收获。惊魂甫定之下,他暗吁了一口大气。“阁下,‘幽冥四鬼’奉教主之命特来拜谒……”

仍是那句话。但,破庙之中又没有了回音。

这下大出黑衣蒙面人意料,也大大地使他为了难,他不敢再有第二次冒险,也明知喊破喉咙也是枉然。

略一寻思之后,突然转身向来路飞射而去。

破庙周围刚回归寂静,墓地里黑影五条,那来而后去的黑衣蒙面人,已偕同另四个黑衣蒙面人如飞掠至。

另四人之中,最前面的一人身材颀长,举止间,隐隐慑人,严然有王者气概。

第二人,身躯高大,状至威猛。

那三、四两个,身材瘦高,手中却各提一盏瓜型小灯,左书“招魂”,右书“拘魄”,也是绿光惨淡、鬼气森森。

百步外倏然停身,居首黑衣蒙面人那阴蛰目光,首先落在地上那二黑衣蒙面人尸身之上;双目之中,一丝冷电寒芒一闪而隐,然后投向庙门,突然仰天长笑:“‘幽冥’称一派,不想还有鬼气阴森同好人,阁下,‘幽冥教’一教之主,‘幽冥帝君’特来过访。”

墓地,庙中冰冷话声又起:“你便是‘幽冥帝君’?”

居首黑衣蒙面人傲然点头:“不错。”

那冰冷阴森话声笑道:“这还差不多,我还以为‘幽冥教’中,除了几个见不得人、令人作呕的鬼卒之外,便没有了人呢。”

居首黑衣蒙面人目中寒芒一闪,笑道:“好犀利的口舌,阁下是责我退来失礼?”

那阴森冰冷话声说道:“我要你知道,我也是一派之主。”

居首黑衣蒙面人“哦”地一声,笑道:“阁下是哪一派之主?”

那阴森冰冷话声说道:“‘九阴正宗’。”

居首黑衣蒙面八点头笑道:“称得上,称得上,是我失礼。

但,请问,阁下,你又怎知我就是真的‘幽冥教主’呢?“

那阴森冰冷话声道:“这瞒不了我,我一眼便看出你跟他们不同。”

“何处不同?”

“举止顾盼,不可一世,伊然条雄样。”

居首黑衣蒙面人突然纵声狂笑,声震夜空,其势惊人。

“有道是:“英雄识英雄‘,阁下这句话,使我顿生天下英雄唯阁下与我之感,能得阁下这一句,今宵我也不虚此行。“那阴森冰冷话声冷哼了一声,没接话。

居首黑衣蒙面人笑声倏住,道:“阁下哼个怎地?”

那阴森冰冷话声道:“只可惜那天下第一人宝座只有一个,那当世英雄翘楚也只属于一人,在我眼中,没有双雄并立之……”

“那没关系!”居首黑衣蒙面人不等活完,立刻笑道:“倘若他日阁下能胜得过我,天下武杯,我拱手相让就是!”似乎天下武林已成他囊中之物。

那阴森冰冷话声冷哼说道:“九阴武学所向披靡,盛威所指,哪怕你不让。”

居首黑衣蒙面人笑道:“阁下,怎么说那也是以后的事。”

那阴森冰冷话声说道:“如今怎么样?”

“如今你我该携手对付强敌。”

“这就是你今夜之来愈?”

“面对高明,不敢隐瞒,事实如此,我不愿否认。”

“你是指……”

“阁下明知,何必故问?”

“你知道我愿不愿意?”

居首黑衣蒙面人笑道:“那听凭阁下,不过,事实客不得阁下不点头。”

那阴森冰冷话声忽转凄厉:“就凭你一个‘幽冥教’,今夜这些人?”

“你误会了,阁下!”居首黑衣蒙面人道:“我诚心来请求携手,哪有以威相迫、以干戈相向之理!而是,阁下倘若不肯点头,我万不得已之余,只有找南宫逸了。”

那阴森冰冷话声道:“你找南宫逸干什么?”

居首黑衣蒙面人道“:“阁下何必明知而故问?我找南宫逸联手对付你。“那阴森冰冷话声忽地纵声长笑,居首黑衣蒙面人一袭黑衣为之无风自动、衣袂飘舞,烈烈做响。

那另外几名黑衣蒙面人更身形猛晃,一连退出了好几步;居首黑衣蒙面人不禁骇然,话声却力持平静,喝道:“好深厚的‘九阴’武学!阁下,你笑什么?”

笑声忽住,那阴森冰冷话声说道:“你是以此威胁我?”

居首黑衣蒙面人笑道:“岂敢,情非得已,势所必然,我不得不奉告。”

那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