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红》

第34章

作者:独孤红

“铁腕墨龙”辛天风的房中,商和、司徒奇与南宫逸都在座;只是,南宫逸三兄弟都默默地坐着,不言不语。

辛天风则是脸色木然,神情呆滞,前后一个更次不到,“铁腕墨龙”他恍若变了一个人。

面上,是一片不带丝毫血色的煞白;一双丹凤目,黯然失神,布满了血丝;一张嘴紧紧地闭着,看上去有点怕人。

前襟之上,湿了一大片,那是泪渍,而且,还带着斑斑的血迹,那是太以悲痛、泪尽血继所致。

往日那叱咤风云、气吞河岳的豪情,已经不复存在;如今使人直觉感受到的,是沮丧,是悲悯。

房中,充塞着一片沉重而悲惨的气氛;这气氛,隐隐地能让人透不过气来,让人窒息。

古兰,到了房门口,有着短暂的片刻犹豫,并旋即她又挑起黛眉,毅然当先跨入房中。

房中的几位,一见古兰与虚幻道姑双双来到,立刻都站了起来;单只辛天风没动,他仍然呆呆地坐着,生似他没看见门外进来两个人,生似他不属于这个世界。

虚幻的前来,在意料中,古兰的同来,却出乎意料之外。尤其,她的平静,更令南宫逸感到诧异。

南宫逸,他向着虚幻道姑没过讶异的一瞥,虚幻道姑却报以既神秘又复带着得意的淡然一笑。

南宫逸皱了眉,不过他没问;他知道,这不是问的时候,而他有九成把握,就是问,也问不出结果来。

古兰向南宫逸三兄弟微微地点了点螓首,然后,目光落向了她二师兄“铁腕墨龙”辛天风。

她心如刀割,无限悲痛,几几乎又忍不住两眶辛酸的泪水;但,毕竟,她还是忍住了。

泪水,是忍住了,可是她没有办法让她的心弦及话声平静,她尽了最大的努力,说出来的话声,仍自带着颤抖:“二师兄,我来了!”

辛天风那魁伟虎躯,突然起了一阵抖颤,紧闭着的嘴,张开了,但张了几张,却没能说出话来。

古兰心中又一阵刺痛,美目中,两眼热泪猛地往外一涌;她连忙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二师兄,我来看你,也来劝你,爹跟四师兄,人死不能复生,我先请二师兄节哀止悲……”

辛天风身形又是一阵颤抖,将口数张,仍未出声。

古兰接着说道:“二师兄,这没有什么可悲痛的;我想开了,宫寒冰,他算不得‘古家堡’的人,更算不得咱们的大师兄。唯一使人恼恨的,是咱们都没看清楚人,除此,咱们没什么值得悲痛的,二师兄如能平静地想想,当知这跟一般的仇怨没什么两样……”

辛天风没有反应,丝毫没有。“二师兄盖世英豪奇男子,也应该知道,悲痛于事无补,反而有害自己。当此之际,咱们应该珍惜有用之身,化悲痛为力量,为天下武林除害,为咱们自己雪报血海深仇,而不应该只顾悲痛,徒令爹与四师兄在天之灵泪眼相望、顿足兴叹。”

辛天风有了反应,但那仍只有身形颤抖与双chún微张,而且,他仍未出声,仍未说话。

古兰紧接着道:“所以,我要请二师兄节哀止悲,化悲痛为力量,跟三师兄与我携手江湖,再建家园,重振‘古家堡’声威,以慰爹及四师兄于天上……”

辛天风风目暴睁,威棱倏现,长眉高高挑起,那神态望之怕人;口一张,似要说话,但忽地他神情一黯,威态又渐渐敛去。

适时,司徒奇陡扬大喝道:“辛老二,你是怎么搞的!

兰姑娘都想得开,看得破,你就想不开,看不破;难不成你一个六尺昂藏须眉大丈夫,犹比不上一个柔弱的女儿家?你往日那豪情何在!别让我们这些大男人羞惭好不?“

辛天风身形一阵轻颤,缓缓低下了头。

司徒奇目中异采一闪,连忙向古兰递过一个眼色。

古兰冰雪聪明、玲挑剔透,立即说道:“二师兄,‘古家堡’的人,可别让人小看了。”

辛天风猛然抬头,霍地站起,悲笑说道:“师妹令我差煞愧煞,不必再说了!

二师兄知过就是,从此不提宫寒冰,但知化悲愤为力量,二师兄我只要有三寸气在,誓非手刃此忘思负义、灭绝人性之贼徒不可!“

商和大笑说道:“这不就是了么!看来咱们还是比不上人家自己人,同样的话咱们说了千百遍,为之chún破舌焦,却不如兰姑娘说一遍,辛老二,你真是够意思的好朋友。”

辛天风赧然苦笑,道:“商大侠,不管怎么说,我辛天风谢了……”

商和笑道:“没人希罕你一个谢字,只要你别再闷着头一个劲儿地直发愣劝不听,我兄弟就阿弥陀佛了。”

辛天风脸上有了一丝红意,立即转向南宫逸:“老弟,我不多说了,这恩,我会牢记一辈子的。”

南宫逸摇头笑道:“二侠,彼此不外,你要这么说,我也不多说了。”

辛天风又转向虚幻道姑,搓了搓手,满面歉疚。“仙姑,以前是我辛天风糊涂……”

虚幻道姑不让他说下去,笑道:“便是如今,你二侠也是刚明白过来。”

商和又复呵呵大笑,道:“好话!好话!辛老二,彼此不外,都是逾命的朋友,还谈这些干什么!你也不怕腻人,少婆婆妈妈的啦,大伙儿坐下谈谈吧,再站下去,我这两条老腿……”

突然一阵急促步履声传了过来,直奔屋前。

商和一愣改口,轻喝发问:“是哪位?”

步履声及门而止,只听一个苍劲话声应道:“商大侠,贫道无为。”

商和“哦”了一声,忙道:“真人请进。”

无为真人应声推门而入,未等商和开口,便即稽首说道:“禀诸位,‘古家堡’燕三侠与三小求见。”

几人闻言一震,辛天风神情激动地急急说道:“真人,我三师弟他人在哪儿?”

无为真人忙道:“燕三侠现在‘三清院’外。”

商和一句“快请”尚未出口,辛天风魁伟虎躯一闪,已然抢出门外,飞步而去,其他请人亦未怠慢,急忙相偕跟了出去。

诸人来到“三清院”外,辛天风与燕惕师兄弟两个,早已见了面;只见两位当世英豪互相紧紧把臂,拥为一团,默然流泪,不言不动。

商和摆了摆手,没让几人走过去;三小并肩立于燕惕身后,一见大伯、义父、三叔及古姨,立即闪电般地飞扑了过来,先向商和三兄弟见了礼,然后转向古姨,一起轻轻地叫了一声:“古姨。”

古兰一阵激动,皓腕疾探,两手拉住三个,泪光在美目中闪动,娇靥上,却含着笑,柔声问道:“你三个都好么?”

三小点了点头,诸葛灵代表答了话:“谢谢古姨,小灵儿三个都好。”

古兰笑了笑,又问:“吃住都惯了么?”

三小又点了点头。

古兰道:“古姨好想你三个,你三个想古姨么?”

三小连忙又点头,小虎且愕愕地脱口说道:“怎么不想?

小虎三个早就忍不住找来了。“古兰热泪往外一涌,紧了紧玉手,改了话题:“你三个,都知道了?“

三小脸色齐变,都挑了眉,诸葛灵道:“古兰您别难过,有小灵儿三个呢。”

赤子心声最为感人,古姨娇躯一颤,带泪强笑:“谢谢你,小灵,还有小黑、小虎,古姨不难过……”

适时,辛天风与燕惕并肩行了过来。燕三爷仍是那袭白衣,可是满身风尘,已憔悴得不成了样儿。

似是多日未曾梳洗,头发蓬乱,虹髯如猬,面顿消瘦,目眶也陷下去了不少。

古兰心中一惨,松开三小,连忙迎了上去,强忍心酸热“泪,轻轻地唤了一声:“三师兄。“

燕三爷一袭白衣无风自动,深往古兰,哑声说道:“师妹,二师兄都告诉我了,你对,我跟二师兄都糊涂。”

古兰没说话,虽千言万语,一时却不知说些什么好。

燕惕又转向南宫逸三兄弟,肃容地说道:“老弟,两位前辈,你们的大思不敢言谢,我也不多说了。”

南宫逸明知他必会有此一说,立即报以苦笑:“不愧是师兄弟,都一样地腻人。”

燕惕还要再说,商和已一把抓上了虎腕。“燕老三,辛老二已经让人难受大半天了,你就少说几句吧。此地不是谈话之所,有什么话里边谈去。”

拉着燕惕便往“三清院”里走,迎面来了“华山”掌教无机真人与各门派的豪雄,双方见过礼,又寒喧了几句,群豪便先后告退而去。大伙儿都明白,这时候该让他们几位谈谈。

回到辛天风的房中,坐定,商和首先发话说道:“燕老三,你怎会突然来的?”

燕惕扬了扬眉,脸上掠过一片悲愤色道:“南宫老弟柬邀三雄的消息,传上了‘古家堡’,我觉得事有可疑,几经考虑之后,便带着小灵三个赶来了……”

辛天风道:“可是,三弟,你来迟了一步。”

燕惕抬头说道:“不算晚,在路上碰见几位同道,我全听说了。”

辛天风突又注目道:“三弟,堡中的事务,你……”

燕惕截口说道:“二师兄放心,我交给了几位堂主。”

商和插口说道:“燕老三,我要直说一句,你不该来。”

燕惕淡淡一笑道:“商大侠是怕堡中无人,有人乘虚而入?”

商和点头说道:“你想到了?”

燕惕扬眉道:“我也说过了,这次离堡,我是几经考虑;我临走的时候留了话,一有惊变,能守则守,不能守就不要了。”

几人心头一震,商和说道:“燕老三,你这是……”

燕惕道:“为天下武林除害,为报师仇弟恨,燕惕不敢后人。”

商和摇头说道:“燕老三,你错了!‘古家堡’天下第一,是你师父花费了多年的心血,经过多年的苦斗,才创下的基业。”

燕惕说得好,也说得感人,道:“商大侠,我没有错,皮若不存,毛将焉附;‘古家堡’创立虽是不易,但到底是武林一脉。公敌不除,武林危厄,‘古家堡’何能独安?再说,师仇弟恨不能报雪,要一座‘古家堡’又有何用?燕惕心意跟家师妹一样,一俟公敌就歼,私仇得报,我师兄妹三人再协力同心,重建家园,复振‘古家堡’声威,那样才能于心无愧。”

几人悚然动容,商和略一沉吟,道:“这么说,你暂时是不想回去的了?”

燕摄毅然点头。“不错,公敌未除,私仇未报之前,我师兄妹绝不返堡。”

辛天风振臂而起,大笑说道:“对!咱师兄妹人当灯发誓,公敌不除,私仇未报之前,绝不生还‘古家堡’。”

英风又现,豪情复起。南宫逸三兄弟暗暗欣慰之余,却皱了眉;三人互相交换过一个眼色之后,商和说道:“辛老二,燕老三既有这种话在前,我兄弟不便再劝他回去。这样吧,我跟我们老二想到‘古家堡’借住一个时期,不知你师兄弟可能俯允?”

辛天风毫不犹豫,立即豪迈感人地挑眉说道:“何谓借住!便是商大侠二位在‘古家堡’住上一辈子,那也算不得什么,我师兄妹更且求之不得,不过……”

商和忙截口道:“我先谢了,既允借住,那就别说那么多了,我跟二弟明儿个一早就走,躲到‘古家堡’享福去。”

只他跟司徒奇两个,没说别人,三小偷眼互看,心中刚乐,却忽听司徒奇说道:“别高兴,还有你三个。”

三小立时泄了气,诸葛灵一急,便要开口相求。

司徒奇双目一瞪,威态慑人,把诸葛灵已经到了嘴边的一句话,又给吓了回去,哭丧着脸,转望南宫逸。

南宫选摇头谈笑,道:“别看我,你大伯、义父既有了话,我爱莫能助。”

诸葛灵犹不甘心,又向着辛天风师兄弟投去求援目光,古兰最为疼爱三小,有心代为求情。

但司徒奇却先发制人,已然抢先说道:“辛老二,这是‘抱噗山庄’的家务事,你几个最好少管。”

古兰冰雪聪明,一听便懂,明虽指二师兄,实际上,是针对的她,这一来,她自然不便再代为求情了。

她深深地看了司徒奇一眼,笑了笑,道:“司徒二哥好厉害。”

司徒奇老脸一红,赧笑未语。

虚幻道姑突然说道:“灵哥儿,你年纪还小,有些事还不太懂,这种私心,人所难免,也没有不自珍羽毛的,你三个不该懊丧。”

司徒奇双眉一挑,目光通视过来道:“仙姑误会了,我只是怕他三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到处为人招麻烦惹祸,可不是怕他三个吃亏。”

虚幻道姑淡淡一笑,没有答话。

司徒奇脸色一变,收回目光,冷哼说道:“小灵,你三个跟在古姨左右,不必走了。”

诸葛灵三小做梦也料不到会有此突变,心中刚自狂喜,虚幻道姑已然谈笑说道:“灵哥儿,该不该谢谢我?”

三小一跃而起,慌忙拜谢。

至此,司徒奇方才恍悟上当,眉锋一皱,苦笑地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