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红》

第06章

作者:独孤红

夜,初更。

碧空中群星闪烁,一钩冷月刚上梢头。

天阶夜色凉如水,庭院中幽美而宁静。

小楼内,吕毅沐浴方罢,正临窗对灯坐歇,手里,是一本“周易”,这,是他特意向宫寒冰借来的。

易经,姬周文王国公所系,这本书,他已然过目多遍,朗朗成诵,熟得不能再熟了。

如今,他又再次地翻阅,想必是慾精益求精,做更深一层、更进一步的研究,件有助于他那占卦之术。

就这么静静地看着……

突然,他放下书,抬起头,双目遥注窗外,似在凝神听着什么。随即,他站起身来,挥手熄去案头灯火。

小楼中,立刻一片墨黑。

接着,一道淡淡白光被空射起,一闪而没。

好快!快得连高手如云、能人毕集、戒备森严的“古家堡”

内竟没有一个人觉察!

这“没有一个人”的说法,当然包括了古兰、四豪、“古家堡”一流内家高手的十家堂主在内。

这道淡淡白光直出“古家堡”,划过夜空,飞射西北。

西北方,是“古家堡”前通往山外的奇险山道。

山道,由四周高山峻岭盘旋下降。

白光,敛于岭顶,隐人树海。

随即,树海内响起了南宫逸的话声,带着责备意味:“小灵,谁让你来的?”

诸葛灵的声音接口:“三叔,您别生气,是魏叔让我来听听消息的。”

南宫逸勾起了心中悲痛,一阵轻叹,道:“古啸天死了。”

“什么!古啸天死了?”诸葛灵显然极为震惊,失声道:“三叔,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南宫逸道:“昨天夜里。”

诸葛灵默然良久始又道:“怎么这么巧?三叔刚透露了一点口风,表示要搬进‘古家堡’长住,古啸天就死了,分明是那人下的毒手。”

“不错。”南宫逸道:“那人为防事泄,为绝后患,不得不提早下手;为此,我对古啸天的死,至感内疚……”

诸葛灵没理会南宫逸这句话,他只关心他的古姨。“三叔,这一来古姨更加可怜了,她怎么办……”

“小灵!”南宫逸一声轻喝。

诸葛灵话声顿住。

半晌,南宫逸又一声满含悲痛忧伤的轻叹,道:“小灵,三叔不该怪你,古兰她现在确是够可怜的,不过,小灵,如今三叔住进了‘古家堡’,你还担心什么?”

未闻诸葛灵接话,只听南宫逸又道:“三叔比你更明白,你古姨目前的处境悲凉而危险。本来,古啸天一死,我就没有借口停留在‘古家堡’了;还好他们五师兄妹怕我受累遇险,坚决留我长住。这样正好,我一方面可以照顾你古姨,另一方面也可暗中侦查此事,姑不论古啸天昔年跟我认识,彼此交情不错,你古姨又……

就算彼此毫无关系,我不知道便罢,既然知道了,我也绝不容邪恶逞威、凶残横行…

…“

诸葛灵突然恨声说道:“好狠毒、好卑鄙的东西!一旦找他出来,我要不把他剥皮抽筋、碎尸万段……三叔,您要是找出了他,千万为小灵留个活口,小灵要替古姨报仇出气!”

没听见南宫逸说话,想必,他点了头。

诸葛灵话声又起:“三叔,您认为会是谁?”

南宫逸道:“很难说,不过,我对四豪甚为怀疑。”

“四豪?这怎么可能?三叔您……”诸葛灵大感惊异,又失了声。

南宫逸道:“我也认为这不可能,甚至,我还认为自己不该这么想,无如就事论事,四豪确有令人动疑之所处。”

“三叔何指?”诸葛灵出声发问。

南宫逸道:“我昨天微透口风时,在座只有古兰跟四豪五师兄妹。”

“三叔怎见得他们兴奋之余,不会说出去?多年来,没有一个医生能看出古啸大的病因,这是件轰动大事,一高兴,逢人便说,这很有可能。”

诸葛灵这话不错。

只听南宫逸道:“这就是三叔为什么只动疑而不敢断言的原因所在。三叔这是大胆假设,有待细心求证,只要四豪当天没说出去,三叔的疑心就没有错,就可断言那行凶之人是四豪之一,纵然下手的不是他,他也脱不了关联。”

“不会有人偷听么?”诸葛灵仍然不敢署信。

其实,何止是他,说给谁听谁都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会斥之为无中生有,血口喷人。

“小灵,你这一问,问得糊涂。”南宫逸道:“姑不论四豪功力如何,天下高手谁能在百丈之内瞒得过三叔耳目?”好大口气!实际上,毫未夸张。

诸葛灵为之默然,良久方始又道:“假如那杀害古啸天之人便是四豪之一,或者有所关联,那么人心就太可怕了!这不就是人神共债、天理难容、令人发指的大逆弑师么?师恩如山似海,古啸天待他们如待亲手,此人万死而有余事!”

一阵沉默后,南宫选话声响起:“宫寒冰说得好:“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也不应太固执。古来逆伦犯上之罪行不是没有,不过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冥冥有神,报应不爽,天理昭彰,不隐邪恶,这种人,纵使我不下手诛除,也终必遭到天谴。“又是一阵沉默。

忽地,诸葛灵话声打破寂静:“三叔,您难道未在古啸天遗体上发现什么?”

南宫逸未答,反问:“小灵,你看看这是什么?”

只听诸葛灵低低一声惊呼:“这是淬毒‘阎王刺’!三叔,难道……”

南宫逸话接道:“不错,这是我暗使‘不遗引功’由古啸天‘百汇穴’内吸出来的。

一根细如牛毛、阴损穴道的淬毒‘阎王刺’刺入了‘百汇穴’,古啸天他还能活么?幸而古兰无巧不巧及时赶到,否则古啸天联想看爱女最后一眼,说最后一句话都不可能。”

一阵格格异响,那是诸葛灵连挫钢牙。

半晌,他才憋出一句:“好个心狠手辣的该死东西!”

顿了顿,他猛然又道:“三叔,既然他们知道古啸天是被人下了毒手,他们难道就没想到这一层,察看察看古啸天的遗体?”

“这也正是令三叔动疑的原因之一。”南宫选道:“在他们未悉古啸天死因真相以前,当然不会想到这一层,谁也不会去察看古啸天的遗体;但,在我道破真相之后,经验丰富如四豪者,应该有所行动才对,可是他们没有。”

“这不对!”诸葛灵说。

“怎么不对?”南宫逸问。

诸葛灵道:“三叔请想,在您未道破真相之前,那行凶之人认为没有人怀疑古啸天的死因,不会有人想到察看古啸天的遗体,他无须抹除罪迹。但当您道破真相之后,那情形便完全不同了,为恐被人发现那根淬毒‘阎王刺’,那行凶之人必然会迫不及待他想将洞王刺‘取去,不防您这位文弱书生,他该防古兰四豪任何一人,现在’阎王刺‘反被三叔您取来,这岂不证明……”

“我明白了。”南宫逸突然截口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四豪既然在场而不取去凶刺,那应证明行凶之人并非四豪中人,要不就是那行凶之人并不在场,既不在场就更能证明不是四豪中人,可对?”

诸葛灵道:“小灵儿正是这个意思,三叔以为如何?”

南宫逸道:“也许那行凶之人一身功力尚不足以摄物于无形之中,他来不及,要不就是由这根‘阎王刺’中找不出任何线索,他很放心,故意不取;一旦有人发现了,谁也不会怀疑在场的四豪,而很自然地怀疑到不在场的‘古家堡’人身上,假如是后者,那就更证明这行凶之人是个极富心智、极其高明的人物!”

诸葛灵道:“这么说来,四豪还是不能脱嫌?”

南宫逸道:“事实如此,没有丝毫有力反证帮他们脱嫌。”

诸葛灵似在沉思,片刻后又道:“三叔,小灵儿认为,四豪没有查看古啸大遗体这一点,仍不足构成令三叔您对他们动疑。”

南宫逸道:“你是说你古姨也未采任何行动,是么?”

“三叔,您早想到了?”诸葛灵的话声有点窘。

南宫逸未答,反问道:“你知道古兰她在骤受丧父之打击后,精神恍惚,灵智迟钝到什么地步?她几乎不知自身之存在。”

“古啸天待徒如亲子,四豪不也一样么?”

“有所不同。”南宫逸道:“你古姨是个女儿家,女儿家外面表现得再刚强,内里却脆弱得禁不起任何风浪,何况丧父之痛!”

看来,这位“谈笑书生乾坤圣手”,对女儿家倒是了解得很透澈,尤其对那位可怜的“红粉罗刹”古兰。

看来,诸葛灵在他这位奇才第一、智慧如海的三叔面前,是没有话说了,没有疑问了。

他由来视这三叔为天人,既敬且佩!

这在天生傲骨向不服人的“玉麒麟”诸葛灵来说,并非无困,且想想南宫逸适才的几番话,便可知道诸葛灵为何独对他这位三叔视为天人,既敬且佩,服服贴贴了。

过了一会儿,他才又说道:“那么,三叔是打算由四豪着手了?”

“不尽然。”南宫逸道:“对四豪,当然要细心求证,但三叔对他们只止于怀疑,却未敢断言,所以我仍不放松信家堡‘任何一人。”

“三叔。”诸葛灵道:“四豪,别的小灵儿还没见过,对那位三侠燕惕,小灵儿倒是觉得既心仪又投线,您可要……”

“这个,三叔还用你交代?”南宫逸道:“平心而论,四豪盛名不虚,俱皆人中英杰,一时之选,在未获确切证据之前,你尽管放心交你的朋友;若按你的性情,不止一个三侠燕惕使你觉得心仪、投线,还有一个二侠辛天风,奖号‘铁腕墨龙’,以后总会碰面的,你全心结交吧。”

能得“谈笑书生乾坤圣手”推崇的人那还有错!

诸葛灵连忙应声称是。

接着,南宫逸转移了话题:“小灵,你到县城去过了么?”

诸葛灵答道:“去过了。”

南宫逸道:“怎么说的?”

诸葛灵道:“我说三叔刻在信家堡‘,请大伯跟义父即刻赶来,越快越好,并且指明魏叔的’高升客栈‘为会合处。”

南宫选“嗯”了一声,道:“即刻赶来,越快越好,看来你是存心要你大伯跟义父那双老腿的好看了,小黑跟小虎呢?”

诸葛灵一句:“小灵哪儿敢!”接着说道:“听说他俩最近几天在三湘露过面,已另外派人去找了。”

南宫逸道:“那么你回去吧,等你大伯跟义父都到齐了再来通知我。记住!古啸天故世的事,除你和魏叔外,对任何外人不得轻泄,懂吗?”

诸葛灵道:“小灵儿省得,三叔到时候可别忘了代小灵儿问候古姨。”

“到时候”三字说得妙!

南宫逸答得更妙:“真的到了时候,三叔自然会代你问候。”

昏暗月色下,青影如电,冲天拔起,飞闪而逝。

接着,另一。道白光起白岭顶树海中……

“古家堡”内,大厅中,会议方罢,人影四散。

会,是由“冷面玉龙”它寒冰下令召开的。

会议的目的,一方面商讨老堡主治丧事宜,另一方面要当众宣布三桩大事,那是老堡主的遗嘱。

与会的有古兰、四豪、“古家堡”的十家堂主。

老堡主的治丧事宜,交由大弟子宫寒冰全权决定。

宣布老堡主遗嘱的不是古兰,是二爷辛大风。

遗嘱中的三桩大事是:第一,“古家堡”在老堡主身后,由大弟子宫寒冰掌理门户。

第二,那本秘发“归元真经”,由大弟子宫寒冰保管,与古兰及第二、三、四弟子共同来研习。

第二,爱女古兰许配大弟子宫寒冰。宣布遗嘱后,当众文订,成婚之期,由两人自己决定。

这张遗嘱,是古兰在乃父枕下找到的。

完全出于老堡主亲笔。

一切似乎理所当然,谁也没有话说,而且都心悦诚服。本来嘛,大爷宫寒冰在各方面都够条件。

一切也成了定局;文定,这是喜事,但在这时候,谁也高兴不起来,尤其古兰,她一直呆呆地坐着。

碍于老堡主新丧,大家连拱手称贺都免了。

宫寒冰虽然既得接管门户,又获美艳娇妻,可是他脸上却一丝喜色也没有,仍然是那么阴沉沉地。

会散后,众人各回住处。

古兰一个人儿踏着花间幽径,走向所居小楼。

宫寒冰本来要相送,却被她当着另外三豪之面,一口予以拒绝了。在自己家里,送个什么劲儿!

古兰表示,她心里烦得很,最好短时期内,任何人都别打扰她,让她一个人儿清静些时日。

这够难堪!无如,宫寒冰只要是为了小师妹,他能忍人所不能忍,何况这段时间,也的确应该让她清静清静。

这双重打击,对古兰来说,是够大的。

宫寒冰颇为窘迫,只得与三位师弟相偕而去。

走完了幽径,便是画廊。

画廊的尽头,就是她那闺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