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红》

第09章

作者:独孤红

夜深沉,万籁俱寂。

“古家堡”,静静地浸沐在银白冷辉之下。

全堡的灯火,已然熄去,除了一两处微透灯光外,其余是黑黝黝的一片,寂静如死。

三更。

深深庭院中飘起了一个颀长黑影,黑影捷如轻烟般飘往堡西,很快地隐人茫茫夜色中。

转瞬间,颀长黑影又在堡西树林出现。

这片树林,是四爷“美姿金龙”岳次云的遇害处,自四爷遇害那天起,已被列为禁地,任何人不得涉足。

这是大爷宫寒冰的手令,他怕再有事故发生。

既是大爷的手令,谁敢不听?

这是谁?竟敢轻人禁地?真是胆上生了毛!

颀长黑影毫不停留,飞闪入林。

林内,那片小小空地之上,站着另一个人,一个身材高瘦的黑衣蒙面人,垂手肃立,不言不动。

一见颀长黑影入林,立刻恭谨躬身道:“参见……”

颀长黑影冷然挥手,语气冰冷,道:“古家堡上下,正在严密注意本教动静,你是有意给我找麻烦?藉本教惹事故?谁叫你来的?”

瘦高黑衣蒙面人身形一颤,腰躬得更深:“属下奉判公之命,有事要禀报!”

顾长黑影“嗯!”了一声,道:“适才我已听说了……什么事,快说!”

高瘦黑衣蒙面人应了一声,道:“‘地府’布置大部已经完成,只剩下‘森罗殿’一处及‘万劫修罗阵’,老鬼拼死不肯再绘图样。”

颀长黑影冷哼道:“‘森罗殿’未成,‘万劫修罗阵’不设,‘地府’形同虚置,个个酒囊饭袋,无用蠢才,阴古月他是干什么的?”

高瘦黑衣蒙面人道:“判公也曾用刑,但帝君令谕……”

“蠢才!”顽长黑影冷叱说道:“他只知道用刑,那老鬼天生一副硬骨头,这种事岂是用刑能解决得了的?看来,我不在你们便一事无成。”

瘦高黑衣蒙面人俯首觳觫,不敢多说。

顾长黑影目光森冷盯住,道:“仅此一事么?”

高瘦黑衣蒙面人道:“判公不敢做主,特命属下趋前请示。”

“连这点小事都得我劳神费心!”颀长黑影冷然说道:“我暂时不能离开‘古家堡’,一切先停下来,等我返回‘地府’再说。好好款待老鬼,除限制行动外,一切任其需求。”

高瘦黑衣蒙面人应了一声是,躬身刚要说话。

顾长黑影忽然有所警觉,忙一挥手,沉声轻叱:“快走!”

话落,身起,一闪不见。

高瘦黑衣蒙面人闻言一震,忙闪身树林,向深处射去。

树林深处,紧靠‘古家堡’高高围墙,由此出堡既快且便。

他快,有人比他还快!

蓦地一声冷喝:“你还想走么?”竟是二爷“铁腕墨龙”辛天风的声音。

黑影如电,飞扑入林,怒龙探爪,“天魔掌”疾袭而至。

“古家堡”绝学威震宇内,高瘦黑衣蒙面人虽然已经腾起半空,但却未能脱出“天魔掌”威力范围。

犹图侥幸,半空中霍然转身,回击一掌。

掌力相接,砰然轻震,高瘦黑衣蒙面人,身形翻滚,飞射出墙,不知他是藉掌力回震脱逃,抑或确被震伤。

二爷辛天风冷哼一声,就待追出墙外。

突然,夜空中响起怒叱:“竟敢夜闯‘古家堡’,你是找死!”

已经出墙的高瘦黑衣蒙面人似遇千钧重击,一声凄厉惨曝,身形倒射而回,“叭哒”

一声,摔落林中。

二爷辛天风一惊停身,凤目投注,墙头上卓立着一人,青衫飘飘、神威逼人,竟是大爷宫寒冰!

大爷来得好巧!

辛天风微躬身形:“原来是大师兄……”

宫寒冰微一挥手,飘落林内,望了仰卧地上,七窍流血、寂然不动的瘦高黑衣蒙面人一眼,道:“二弟,此人可是‘幽冥教’徒?”

辛天风尚未答话。

夜空中有人轻笑接口:“不错,此人正是‘幽冥教’徒!”

闻声,大爷、二爷皆知是谁,宫寒冰星目异来一闪,辛天风已然抬眼望向林外,扬声说道:“是南宫大侠……”

“正是南宫逸在此。”

白虹一道,飞射入林,南宫逸潇洒、飘逸,含笑而立,望了大爷宫寒冰一眼,微笑道:“南宫逸未经允许,擅入贵堡,宫大侠谅宥!”

宫寒冰扬眉笑答道:“南宫大侠何出此言?‘古家堡’南宫大侠应该是要来便来,要去便去,不必经任何人允许。”

二爷辛天风呆了一呆,讶异投注。

宫寒冰一笑,说道:“二弟你还不知道,我无心一言得罪,南宫大侠已经搬出了‘古家堡’哩!”

辛天风长眉刚挑,南宫逸已然一笑道:“宫大侠错了,那是南宫逸自动离去,跟宫大侠那些话毫无关联,其实,我离去跟未离去也没什么两样……”

宫寒冰刚要张口,南宫逸一笑又道:“事情已成过去,何必再去提它?眼前这件事要紧,请问,此人是死在宫大侠掌下?”

宫寒冰微挑剑眉,点头说道:“‘幽冥教’、‘古家堡’势不两立,南宫大侠应该不会怪宫寒冰下手……”

南宫逸微笑截口道:“岂敢!心急血仇,理所当然,南宫逸怎敢怪宫大侠下手过重?

不过,我要是宫大侠,我就不会杀他。”

宫寒冰愕然说道:“宫寒冰不懂南宫大侠此言何解?”

“那是宫大快客气,以宫大侠之睿智,我以为宫大侠事先应该想得到的,生擒此人,留个活口。”

宫寒冰呆了片刻才道:“多谢南宫大侠指点,宫寒冰当时是唯恐此贼逃脱……”

南宫逸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那是宫大侠心切报仇,因痛恨而疏忽,否则,宫大侠定能看出这‘幽冥教’徒已伤在辛二侠‘天魔掌’下,绝难脱逃。”

宫寒冰默然不语,脸色有点难看,这难看脸色,是因为窘迫、悔恨,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就非外人所能得知了。

南宫逸淡淡一笑,转往二爷辛天风,道:“二侠值夜?”

辛天风点头说道:“辛天风今天当值。”

南宫逸道:“此处自岳四侠遇害后已列为禁地,堡中除令师兄妹外,任何人不得来此,二侠是怎么发现……”

辛天风道:“辛天风巡视至此,听得林内有人谈话……”

南宫选目中异采,挑眉接道:“二侠既听得谈话声,那适才林内绝非仅此一人,二侠可曾看见另外的人?”

辛天风有点窘,摇头说道:“辛天风扑进林中,仅见此贼。”

南宫逸点头说道:“看来那另外之人跑得快,机警、功力,也应均在此人之上……”

转注宫寒冰,接道:“宫大侠可曾看见那另外之人?”

宫寒冰赧然摇头。

南宫逸微笑摇头,道:“我这一问问得多余,宫大侠自然没有看见……”

宫寒冰神色微变,截口说道:“南宫大侠此言……”

南宫逸望了他一眼,笑说道:“辛二侠到得早都未曾看见,宫大侠迟来一步,当然也不会看见……”

宫寒冰没说话,南宫逸却望着他,接道:“只恨我比宫大侠到得更晚,否则,擒得那人虽不敢说,至少可以留下这个活口,由此人身上获得‘古家堡’内忧的大概真相。”

大爷宫寒冰,与二爷辛天风都未开口。

南宫选目光轻扫环往,最后落在地上,道:“宫大侠竟动用了‘古家堡’三大秘技绝学之一的‘天罗神罡’,怪不得此人内脏尽碎,立毙当场……”

抬手虚空微招,高瘦黑衣蒙面人蒙面布应手而起。

高瘦黑衣蒙面人面貌入目,宫寒冰首先讶然惊呼:“‘索命五鬼’中的秦无常……”

可不正是京命五鬼中最末一鬼秦无常!

辛天风长眉倒剔,凤目暴射威棱,钢牙咬碎,说道:“‘幽冥教’好大的神通,连‘索命五鬼’也被网罗……”

这一发现,大大地出人意外。

南宫逸心神震动,目闪异采,道:“‘索命五鬼’昨夜也在夺宝行列之内,这样看来,内忧就是外患,外患即是内忧,里应外合,双管齐下,‘幽冥教’用心高明狠毒得可怕…

…”

宫寒冰一语不发,剑眉双挑,目射寒芒,抬掌击下。

南宫逸星目深注,淡笑说道:“人死一了百了,宫大侠何必还拿死人出气?”

俱伸铁腕,托住宫寒冰右掌。

宫寒冰只得收掌,怒态稍敛,转望辛天风沉声发话道:“二弟传我令淘,即刻搜索另四鬼余迹,能生擒则生擒之,否则格杀勿论!”

南宫逸插口说道:“不必搜索另外四鬼,单找大鬼、四鬼即可。”

宫寒冰微愕说道:“南宫大侠莫非……”

南宫逸截口笑道:“不是我,是舍侄诸葛灵。”

宫寒冰醒悟点头,道:“二弟听清楚了?”

辛天风领命告退。

南宫逸微微一笑说道:“宫大侠,找大鬼、四鬼,我也得稍尽绵薄,告辞了。”

腾身跃起,长虹一道,破林逝去。宫寒冰望着南宫逸逝去处,星目突闪异采,看也不看地上秦无常尸体一眼,转身疾向堡中飞射而去。

刹那间,林中又是寂静一片,只剩下秦无常那七窍渗血、死相狰狞可怖的尸体……

]d]在“古家堡”后面一座山峰之上,居高临下地站着三个人,那是南宫逸、司徒奇与诸葛灵。

冷辉洒照之下,大地一片银白,群山寂寂,四无声息,“古家堡”中享、台、楼、谢,清晰可见。

望了望脚下“古家堡”东角那片树林,南宫逸回顾说道:“二哥适才都看见了么?”

司徒奇点头说道:“此人心肠好不狠毒!”

南宫逸笑道:“何止狠毒?而且高明,以他的功力,他来得及出手救援,但他不作此图,反以重手法碎施暴袭,这用意其实并不在灭口。”

司徒奇长眉微挑,道:“怎么说?”

南宫逸笑道:“二哥是难得糊涂,能救不救而杀之,这情形会是为了灭口么?

二哥还记得岳次云被害事不?分明宫寒冰是知道我就在左近,有意杀秦无常以求脱嫌,因为这样一来,我不但更难抓得他的证据;而且,当着辛天风之面,在‘古家堡’中也可消除可能对他的猜疑。”

司徒奇摇头,叹道:“这厮心智委实称得上举世罕见,可惜邪而不正,否则…

…唉!这样看来,三弟你若抓不到确切证据,是丝毫拿他莫可奈何了!”

南宫逸挑眉笑道:“智者千点必有一失,百密也有一疏,有道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他总有遭报应的一天,我也自信必有抓到他那凶残证据,揭穿他那狠毒阴谋之日。”

“说得是。”司徒奇点头说道:“否则何谓天理!”

忽地抬眼凝注南宫逸,道:“三弟,兰姑娘对你是绝对的信任,你何不……”

南宫逸苦笑说道:“我不能那么做,纵然古兰相信,在未获确切证据之前,传扬出去,他们会以为我是为了夺爱,恶意中伤。”

诸葛灵剑眉微剔,突然说道:“他们敢!”

“小灵。”南宫逸道:“你年纪还轻,这不是他们敢不敢的问题,事实上免不了他们会这样想,众口可以铄金,懂么?”

诸葛灵还想再说,却被司徒奇以目光止住。

司徒奇道:“三弟,下一步怎么走?”

南宫逸微微一笑道:“烦劳二哥跟大哥去找公羊赤,小灵三个则负责找‘索命五鬼’中的大鬼、四鬼。”

司徒奇道:“三弟之意是……”

南宫逸笑道:“二哥没听见宫寒冰已传下令谕?生擒是虚,格杀是实,他是唯恐大鬼、四鬼落在我们手中,当然要先下手杀之灭口,所以小灵三个必须赶在他们前面找到大、四两鬼,至于那公羊赤……”

望了望诸葛灵,接道:“这,小灵知道,月前‘五鬼’找上小灵,公羊赤曾伸手施援,二哥也应看得出,昨夜‘五鬼’已和公羊赤连为一气,五鬼既是‘幽冥教’徒,公羊赤便绝难脱嫌,很可能‘五鬼’是被公羊赤故示恩惠,拉拢入教的。”

这分析,听得司徒奇既敬且佩,扬眉笑道:“三弟,由来你最行,二哥得令了!”

南宫逸淡淡一笑,道:“根据辛天风之言,如果我料得不错,那跟秦无常谈话之人,当是宫寒冰无疑;秦无常不是‘古家堡’中人,今夜来此,必是有什么大事报告。这样看来,今后我们已不能须臾放松‘古家堡’的监视,二哥跟大哥擒得公羊赤后,可交魏老哥暂时看管,随即赶返此处……”

墓地,一条黑影自“古家堡”中冲天拔起,疾如鹰隼,直上堡前山峰,向西北方飞射而去。

南宫逸目中寒芒一闪,道:“二哥请与小灵速即会同大哥,分头找人,这人似是‘幽冥教’十殿之王,我得跟去看看!”

儒袖挥处,倏化长虹,一闪不见。

司徒奇望着南宫逸背影消逝处,陡扬轻喝:“走!”

黑影两点疾泻峰左,没入茫茫夜色中……

这是一坐残破古刹。

古刹距“古家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