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神》

第01章 赛刀大合

作者:独孤红

赛刀大会宗旨:选拔天下第一刀。

时间:五月五日正午。

地点:云梦“百花城”!

资格:武林中人,年岁不限,凡参加赛刀会者,必须持刀一把形式不拘。

(出家人及妇女谢绝参加。)奖赏:五月五日正午,由本城礼聘名家品选,膺选天下第一刀者,本城四大名花任选其一,外加黄金万两,明珠千颗,“轩辕刀法”一页三招。

凡慾参加“赛刀会”者,务于五月五日正午、前莅临本城外城,过时不候。

就这么一张,凡是有人的地方就贴这么一张,没出三天,轰动了天下武林。

云梦“百花城”,不知道起自何时,也不知道是何许人创建的,只知道当武林中人听说云梦有这么一座“百花城”时,“百花城”的名气已凌驾于诸大门派之上,震动了整个武林。

“百花城”的名气虽凌驾于诸大门派之上,但那只是名气,武林中始终没人见过这座“百花城”,也没有人见过“百花城”的人,不知这座“百花城”是圆是方,也不知“百花城”的人是不是比普通人多长一只眼,或是少一个鼻子。

自从武林中听说有这座“百花城”以来,曾经有不少人嚷着要到“百花城”

去看看,不知道他们去过没有,反正凡是说过这句话的人,从他说过那句话之后就跟石沉大海一样,在武林中消失了踪影。

渐渐的,没有人再提“百花城”了,“百花城”是存在于武林中人的心里。

尽管没有人去过“百花城”,可是有关“百花城”的传说却不少!

有人说,“百花城”是龙潭虎穴,人间地狱,去了就回不来,这似乎是实情,因为有很多嚷着要去“百花城”的人失踪了。

有人说,“百花城”是世外桃源,人间仙境,城主爱花成痴,城里遍植琪花瑶草,每一种花都是人们从没见过的,嫣红垞紫,美不胜收。

尤其“百花城”的花是匹季常开,终年芳泽浮动,十几里外都能闻得到。

诗人墨客常拿花比喻美人,事实上花踉美女是分不开的,“百花城”里有多少朵花,就有多少位千娇百媚、倾国倾城的美女,无一不是冰肌玉骨的人间绝色,谁去了谁就跟跌进了温柔乡似的,乐不思蜀,宁愿老死斯街。

这似乎也是实情,因为有很多嚷着要去“百花城”看看的人,永远失踪了。

于是乎“百花城”成了一个神秘的地方,一个带着恐怖色彩的神秘地方,一个带着绮丽色彩的神秘地方。

人是极好奇的,多少年来那股子要去“百花城”一探究竟的冲动,一直被压抑在心底,一直在极力的压制这股跃跃慾试的冲动,没有一个人能忘了这座“百花城”,他可能会忘了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但绝忘不了这座“百花城”!

现在“百花城”的大门突然敞开,为每一个人敞开了,凡是武林中人,只要带把刀,都能去。

出家人跟妇女运气不好,像是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想蓄发还俗,或者另投抬也来不及了,他们免不了要咒骂这位神秘的“百花城”城主。

但有一种人感谢这位“百花城”城主,非常的感谢,因为“百花城”城主为他们带来了一笔不算小的财富—铁匠!

四大名花任选其一,黄金万两,明珠千颗,“轩辕刀法”一页三招,太诱人了,谁不去?“百花城”本身就够诱人了,即使得不到这些,能去“百花城”看看也是好的“百花城”地方不小,地方小就容纳不下由四海、八荒来的这么多人口

事实上,“百花城”的确大,站在城前往两边看,那高高的城墙看不见尽头。

这座闻名已久、名气凌驾于诸大门派之上的“百花城”,门楼跟城墙都是一块块的大理石砌成的,里头是个什么样,由于围墙太一口匹,挡住了视线,看不见,但就凭这一块块的大理石,那万两黄金配千颗明珠,对那位神秘的“百花城”城主来说,应该是九牛一毛!

如今,万里晴空,没有一片云,天空只有一轮火红的太阳,“百花城”外人山人海。人海里摆满了紫檀木的大方桌跟长板椲,桌上铺的是大红桌巾,上头有茶水,有美酒,有点心,有水果,无一不精美,杯、盘、壶、箸,清一色的纯银打造。

紫檀木的大方桌、长板槁数目难计,桌上器具也数不过有多少,吃喝尽情享用,但有一点,自己动手。客人们没有一个不放心吃喝,因为器具是纯银的,任何的毒也瞒不了银器,这也表示主人光明磊落!

这些人都是等着进城的,城门口有一道关卡,登记姓名、来历,外带审验资格,人太多了,只得耐心的等着。

人海里的众生相,有的坐在长板榣上,一个人握一杯茶,泰然安详,相当悠闲;有的抓住机会据席狂饮大嚼,头都顾不得抬;有的二一言两语,意兴飞扬:有的没心情坐,站着等进城,尽管满头是汗,却忘了头顶有一轮火红般的太阳。

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有个把林作牛饮的老头儿让酒呛住了,看来这一下呛得很厉害,一张瘦脸都涨红了,上半身趴在桌上一咳一抖,杯子没拿稳,一杯美酒泼了出去,殷红的酒液洒得邻座那位华服胖汉一身。

老头儿自己马上发觉,他不咳了,眼都直了,往桌上一放,转过身子从怀里掏出一条带着汗酸味儿发黑的汗巾,就往那华服胖汉身上擦:“该死!该死!对不起!对不起……”

华服胖汉人和气,修养好,胖脸上永远堆着笑:“不要紧!不要紧!我挨得这么近,难免,难免,这么大的太阳,一会儿就晒干了。”

他扶了瘦老头儿一把,站起来走开。

瘦老头儿打扮怪得很,这么热的天他穿件破旧皮袄,已经到了该扔的份儿了,头上扣了顶破毨帽,腰裹扎条黑色的宽布带,上头别了一把木柄木鞘的刀,跟把砍柴刀似的。

这当儿他不好意思地咧嘴笑笑,抓起那杯酒来还要喝!

只有人冷笑一声:“可碰上不花钱的人了,人家这也是钱买来的,不会喝就少喝点儿,干嘛给人家这么糟蹋。”

瘦老头儿砰然一声把酒杯放在桌上,瞪眼往话声传来处望去,说话的是个紫衣少年,腰间挂着一把金丝缠把、镶着宝石、看上去相当华贵的刀,人长得相当俊逸,只可惜神情冷漠,煞气太重。

瘦老头儿本来是一脸怒气的,可是一见着紫衣少年,他脸上怒气马上没了,他冷冷说道:“原来是你呀,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他转回身来又生了下去。

紫衣少年却一步跨过来,伸手抓在他肩上,冰冷地说:“老东西你怎么说?”

瘦老头儿坐着没动,偏着头冷冷翻了他一眼道:“轻点儿,扯破了我这件冬夏两用唯一的行头你赔不起,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呛着,我看见一个人快死了。”

他往紫衣少年胸口看了一眼。

紫衣少年不由自主跟着低头往自己胸口看去,发现胸口虚有拇指般大小一片红红的东西,赫然是血,他脸色大变,抬右手就要抽刀。

他手摸着了刀柄,可是刀却没抽出来,因为他两眼发直不动了!

旁边的人丛里有人叫了起来:“血无痕,血无痕!”

瘦老头儿抬手轻轻一拨紫衣少年抓在他肩上的手,紫衣少年身躯微微一晃,砰然倒在地上了。刹时,有人避开了,有的人围了过来。

瘦老头儿跟个没事人儿似的,抓起酒杯来喝了一口。

这口酒刚入口,一点紫芒迎面飞来,疾若迅雷奔电,瘦老头儿一惊低头,“当”地一声。

这点紫芒碰上了从他头顶劈下的一口刀,刀锋走偏,砰然一声砍在桌上,离瘦老头儿的身躯仅几十,好险!

瘦老头儿的睑色一变,霍然转身,他眼前又是一个紫衣少年。

这个紫衣少年比躺在地上的那个紫衣少年年纪略长,长得很像,神色也一般地冷漠,砍在桌上的那把刀就握在他手里。

瘦老头儿刚要说话,一眼瞥见这紫衣少年正胸口处也有一片血渍,就在他看见这片血渍的同时,这紫衣少年身躯忽然软了,一晃也倒了下去。

瘦老头儿怔住了,他抬手摸了自己的胸口,还好,他没有摸着血渍。

他这么一摸,围观的人也忙低头往自己胸口望去。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传过来:“血无痕在哪儿,我找他好久了,闪开,让我会会他。”

围观的人群往两旁闪去,现出了一个缺口,一个满睑傲气的中年黑衣人,手抚刀柄走了过来。

这黑衣人脸色白皙皙的,长眉细目,顾盼生威,他全身带着一股冷意,似乎是从冰天雪地里来的,谁看了他一眼都会机伶伶的打个寒颤。

只听有人脱口轻叫:““霸刀”冷厉!”

“霸刀”冷厉听见了,但是他像没听见似的,白脸上又增添了三分傲气,森冷目光一凝,望着瘦老头儿道:“我当“血无痕”是个什么了不起约二头六臂人物,原来是个糟老头子,“血无痕”口我让你先拔刀。”

瘦老头儿定过了神,他看见“霸刀”冷厉站在面前,一双森冷的目光逼视着他,他不由一怔,道:“冷霸刀!”

冷厉道:“你认得我,那更好,快拔刀。”

瘦老头儿又复一怔,道:“拔刀,怎么回事?”

冷厉道:“血无痕!你连拔刀的勇气都没有,刚才在众目睽睽之下连杀皇甫兄弟的那股子狠劲儿哪里去了?”

瘦老头儿两眼一直,忙道:“冷霸刀,你弄错了,我不是“血无痕”。”

冷厉那惨白的chún边泛起一丝森冷笑意,道:“我自有办法让你承认。”

没见他动,他搮问的刀已然出了鞘,高高的扬起,从他刀上射出的寒芒像冷电,旁观的人都不由机伶伶的打个寒颤,往后退去。

只有一个人没动,这个人就坐在瘦老头儿对面,手里端着一杯茶,两眼正在凝视着杯里漂在水面上的两根茶叶梗,好似他不是坐在这儿。

这时候冷厉身上的冷意更浓了,从他身上透出来的那股冷意,几乎让那个人手里那杯热茶结冰。

冷厉的刀跟他的人一样冷,冷得令人毛骨悚然。

冷厉的刀在武林中走出了名,快、狠、准,别人顶多占两样,他却三样都占全了,而且刀出鞘不见血不回,尤其他刀下从不留活口,所以他被称为“霸刀”!

就像这时候,方圆一丈内的人都会有这么一个感觉,不论是在这一丈方圆内什么地方,似乎鄱在冷厉那凛人的刀芒笼罩之下。

有人说冷厉的煞气是他那把舐了太多人血的刀给他的。

也有人说冷厉的煞气是天生的,他能把他的煞气渡到他那把刀上,因之他的刀比任何人的刀都凛人。

冷厉眉宇问的煞气变浓了。

瘦老头儿口齿摇动了一下,没说出话来,他腰间有刀,但他的手没摸刀把,他的右手握起了拳。

、就在这时候,一个低沉话声划破了令人窒息的沉寂:“把你的刀收回去吧,他不是“血无痕”!”

说话的人就是那个坐在瘦老头儿对面,手里端着一杯茶的人,他两眼仍凝望着茶杯,连头也没抬一下。

这个人年纪不大,看样子只有二十多岁,长得很白净,很英挺,不算太俊,但看上去顺眼,让人心里舒服。

他身子显得有点瘦弱,一袭白但微微发黄的长衫,虽然任何人一看就知道穿了不少年,但洗得很干净。

其实他本人就是个干净的人。看他捧着茶杯的一双手,修长、白晰,十指根根似玉。除了眼前这个瘦老头儿外,他穿的不及今天来宝刀的任何一个人好,但是他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这却是今天来宝刀的任何一个人所没有的。

瘦老头儿想转过头去看这个人,但却没敢转过头去。

因为他要全神贯注在冷厉那把刀上,他知道,冷厉的刀,一日一挥动,那就跟闪电没什么两样。

冷厉却毫无顾忌地侧过头去,冷然道:“你是谁?”

那人淡然地说:“我是我!”

冷厉约两道长眉耸动了一下:“报个名我听听!”

谁都知道冷厉不高兴了。

那个人似乎不知道,他仍是那么平静,道:“江山。”

冷厉chún边浮起一丝轻蔑的笑意:“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血无痕”?”

事实上难怪冷厉轻视他,谁也没听说过江山这个名字,连瘦老头儿也包括在江山仰头,把那杯茶喝干了,道:“因为我看见“血无痕”了!”

丈余外围观的人群里起了一阵騒动。

一点极其经淡的红光向着少年飞了过来,它本是鲜红的,它所以颜色会变轻淡,是因为它速度太快,快得几乎让人看不见,连“霸刀”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赛刀大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刀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