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神》

第10章 大闹睹场

作者:独孤红

夜色太浓,看不清那几十个人,但却能看出那十几个一式黑色动装,身上都带着兵刃。

雪艳芳冰雪聪明,她知道傅怡红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也知道傅怡红为什么把马车掉过头,心里不由一阵感动。

她不愿坐在车里,她要列车辕上去,可是她刚动便听得傅怡红道:“这是我的事,你在里头坐好,听我的,别让我分心。”

雪谁芳一听这话,没敢再动,她不能让傅怡红分心。

只听傅怡红冰冷地又道:“哪个不怕死的就过来吧!”

一个阴恻恻的话声传了过来:“我们走眼了,没想到,傅公子是一位高明人物。”

傅怡红冷冷她笑道:“你们何止走眼,简直就是有眼无珠,连金睖的博怡红都不认识。”

一声惊“哦”,阴恻恻地话声说道:“原来是名列“武林公子”之首的金陵“花花公子”,那可真是人失敬了。”

忽听另一个冰冷话声道:“傅怡红,车里是什么人?”

傅怡红道:“雪艳芳姑娘,雪姑娘不甘为你们所用,她要跟我一块儿走。”

那冰冷的话声道:“姓傅的,你把我们当成了二岁孩童。”

傅怡红道:“话是我说的,信不信由你。”

冰冷的话声哼了一声:“信不信无关要紧,我不妨告诉你,不管车里是谁,也不管你是什么三头六臂人物,今夜你们都休想离开“瘦西湖”一步。”

傅怡红仰天狂笑:“匹夫,你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傅怡红踏进武林这些年来,想上哪儿上哪儿,受上哪儿上哪儿,什么样的人物没见过,什么样的阵仗没见过,凭你们这么几个跳梁小丑就想把你家少爷搁在这儿……”

他这里仰天狂笑着,一条人影腾腾而起,一声不响地扑了过来,一个起落已到马车前了。

傅怡红突然一转话锋,冷冷地道:“你是头一个。”

他抖手挥鞭,脆响声中那人影大叫倒地到处乱滚,吓得套车马连连嘶鸣,四蹄一阵的踢弹。

只听那阴恻恻的话声道:“点子扎子,我们联手剁他。”

有他这一句话,十几条人影腾跃着扑了过来。

傅怡红双肩扬起,两眼闭起冷电,掌中长鞭连连探出,雨声脆响倒下一对,第二一鞭挥出却被一名黑衣人一把扯住,傅怡红为免受牵制,只得弃鞭应敌,那名黑衣人在狞笑声中跟另外两名黑衣人三把刀立即攻向傅怡红。

这一来傅怡红就吃亏了,有长鞭在握,他可以不让对方攻近马车,可以稳稳当当的护佐马车,如今一日一短兵相接,他势必跃下车辕与对方拚斗不可,对方人多势众,他一离开马车难保不顾此失彼。

果然,他刚跃下车辕逼退那二一名黑衣人,另几名黑衣人则由两侧无声无息地扑向了马车。

傅怡红发现了,可是他明白他一个人无法分身,而且前三名黑衣人又挥刀攻了过来,也根本不容他再顾别处。

他不得已,只好扬声叫道:“艳芳,小心两边。”

这句话刚说完,忽听一连几声闷哼,从两侧扑向马车的那些黑衣人一个个突然踉跄暴退,有几个甚至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突如其来而出奇的变化,立即看怔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就连傅怡红都包括在内。

就这一怔神问,马车旁多了一个白色人影。

只听白色人影道:“你们这些人干什么?吵得人不能睡觉,‘瘦西湖’是扬州最佳风景所在,你们也不怕熬了风景。”

这白色人影就在马车旁,离马车最近,傅怡红看着虽不怎么真切,倒也能看见个七八分,那是个很英挺的年轻白衣客。

只听一名黑衣人冷冷地道:“尊驾是哪条路上的朋友,怎么称呼,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英挺白衣客道:“别管我是那条路上的,怎么个称呼,我也不管眼前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只知道你们吵了我的睡觉,我不得不伸手拦拦。”

那黑衣人道:“这好办,请朋友往一边站站,等我们把这件事了结之后再给你朋友赔罪……”

英挺白衣客截口说道:“不行,要打你们到别处去打,我的睡觉地儿在这儿,就不准你们在这儿吵。”

黑衣人冷声笑道:“朋友,真人面前何必说假话,光棍眼里也揉不进一粒砂子,你在扬州地面上就该把点子放亮点儿,你管错了闲事出错头了。”

一顿又道:“剁他,一并剁了。”几个黑衣人闪身扑向了英挺白衣客。

只听英挺白衣客淡淡笑道:“怎么,要跟我打是吗?可惜你们这几个还不够我打的。”

没见他怎么出手的,连傅怡红都没看清楚,只见他运闪了几闪,那几个黑衣人就每人挨了个嘴巴捂着睑退了回去。傅怡红看直了眼。

适才那名黑衣人惊声道:“怪不得你敢逞强出头,朋友,你报个万儿。”

英挺白衣客又回到了原处,很没劲一样,微微一摆头道:“你们不配。”

那黑衣人道:“扬州地带我从没见过朋友你,看来朋友你是外来的,请交待一句,你要在扬州待多久?”

英挺白衣客淡淡笑道:“这个我可以说,你放心,三两天之内我不会离开扬洲的,你们只管找我就是。”

那黑衣人道:“今夜这件事全冲着朋友你了,咱们走。”

一声走,十几个黑衣人齐动,一转眼间全没了影儿。

英挺白衣客转了过来,望着傅怡红说道:“行了,两位请吧,我也要回去睡觉了。”话落,他转身就走。

傅怡红跟车里的雪芳同声说道:“阁下请留一步。”

雪艳芳随话带着春喜下了车。

英挺白衣客转过了身,道:“二位有什么见教?”

雪艳芳道:“多谢阁下援手,容我二人请教……”

那英挺白衣客似乎也惊于雪艳芳的绝代风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姑娘这个“谢”字我当之有愧,二位刚才没听我说,我是为了我自己。”

傅怡红道:“恕我直言,阁下是位高人奇士,怎么……”

英挺白衣客转望过来道:“傅公于这“高人奇士”四个字更使我惶恐。”

傅怡红道:“阁下知道傅怡红?”

英挺白衣客道:“仰名已久,惜一向福薄缘浅,刚才因傅公子自报大号,才知道名列“武林六公子”之苜的金陵傅公子已来到扬州。”

傅怡红倏然晏笑道:“我明白阁下为什么不愿示下尊姓大名了,我可以告诉阁下,今夜以前的“花花公子”已经死了,今夜以后的傅怡红又是一个人,我也愿意让阁下知道,要不是傅怡红浪子回头,洗面革心,也不会获得这位雪姑娘的青睐,得到这么一位使得傅怡红能傲夸当世的终身伴侣了。”

英挺白衣客轻“哦”了一声,转望雪艳芳。

雪艳芳当即毅然把今夜事毫不隐瞒地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英挺白衣客笑了:“二位眼光都高人一等,英雄美人相得益彰,倒是我的眼光差点让我错过了这么一对足以让武林留传一段佳话、羡煞天上、柘煞人间的神仙眷属。”一孢拳道:“江山恭喜二位,贺喜二位。”

雪芳落落大方,含笑答礼:“谢谢江大侠。”

傅怡红目光一皱,道:“江山?”

江山道:“不错,江山;长江的江,山河的山。”

傅怡红道:“在“百花城”独占鳌头、囊括诸奖的江山?”

江山微微一怔,道:“阁下也参加“赛刀会”了?”

傅怡红道:“我原打算去的,可是到了扬州就留了下来。”

江山倏然而笑,道:“阁下留对了,这趟扬州所获,虽倾天下之所有,也应不换的。”

雪芳道:“谢谢江大侠。”

傅怡红道:“听说阁下身上带着一百三招“轩辕刀法?——

江山呆了一呆,道:“武林中传事可真快,怎么,阁下有意思伸手么?”

傅怡红笑道:“倘若我在今夜以前遇见阁下,我一定会抢,今夜以后么,我已拥有一切,别无他求了。”

雪艳芳笑道:“你也不问问是不是江大侠的对手。”

傅怡红轻笑一声,道:“我没好意思说嘛!”

雪艳芳也笑了。她仍是浅浅的一笑,永远那么动人!

江山忽然一凝目光,说道:“雪姑娘既存扬州待了很久,有个入或许雪姑娘知道的。”

雪艳芳道:“江大侠说是扬州的哪一个?”

江山道:“这个人姓乐,号称“拼命三郎”。”

雪艳芳一怔道:“江大侠问他……”

江山道:“我在查一件事,这个人是个关键人物,我这趟到扬州来,就是为了要找他。”

雪艳芳道:“江大侠你问对人了,“拼命三郎”乐无畏是“扬州八怪”之一,“扬州八怪”在扬州一带本是妇孺皆知的人物,可是,如今谁要是问起他们来,一般扬州人都会摇头说不知道。事实上他们的确不知道,因为“扬州八怪”从四、五年前在扬州地面上就看不到他们了,谁也不知道他们上哪儿去了,只有“扬州第一楼”少数几个人知道,他们是“扬州第一楼”的后台东家……”

傅怡红道:“怎么,芳,“扬州八怪”是“扬州第一楼”的后台东家?据我所知,虽然他们在扬州一带颇有名气,但充其量不过是几个混混儿……”

雪托芳微微摇头道:“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现在他们不是扬州地面上混混兜了。他们发了迹,如今俨然已是扬州地面一方之霸,徒众很多,黑势力也很大,他们除了拥有一座扬州最大、最豪华的酒楼之外,青楼、妓院、赌场十九都是他们的,而且过往的商客想要平安无事,无不得先孝敬他们,因之他们的买卖越做越大,越做越旺,简直远超过昔日的悔家。”

傅怡红道:“扬州梅凌烟悔家?”

雪托芳道:“是的,扬州梅家跟你金陵传家一样,也是武林中有数几个世家之一,跟你金陵传家唯一不同的是,梅家除了在武林颇负盛名之外,他们还拥有扬州所有的大生意,因之梅家在江南一带可算是首富,甚至在当世也数得着,可是曾几何时,梅家遭逢突如其来的惨变,一夜之间什么都完了,几年后的今天,却由“扬州八怪”取而代之了……”

傅怡红点点头,道:“我也听说梅家遭逢了突如其来的转变,梅家的人一个也不见了,因之列现在为止,谁也不知道当初梅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家跟梅家颇有来往,我爹当年也曾到扬州来过几次,但始终查不出一点眉目……”

江山道:“雪姑娘,梅家遭变是什么时候的事?”

雪艳芳道:“听说是十年前。”

江山道:““扬州八怪”发迹又是在什么时候?”

雪艳芳道:“听说是匹、五年前,江大侠莫非是在怀疑他们,不太可能的,十年前“扬州八怪”还是几个混混儿,纵然他们一个个都是三头六臂,也难动得梅家的毫发,他们也没那个胆。”

傅怡红道:“这倒是,当时的梅家,何等声威,何等势力,休说是“扬州八怪”,就算是“扬州八十怪”,也不敢轻碰梅家。”

江山道:“雪姑娘可知道这位“拼命二郎”乐无畏现在在什么地方么?”

雪艳芳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这就要去问“扬州第一楼”那有数的几个人了,自从四、五年前扬州地面上就看不见“扬州八怪”的人影了,或许他们现在身分不同,一向深居简出的缘故!”

江山道:“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得赶快去“扬州第一楼”去,就此别过了,异日再谋后会。”

他没容傅怡红跟雪艳芳说话,一抱拳一掠而去。

雪艳芳要说话,但她刚抬起头江山已没了影儿。

傅怡红道:“艳芳,咱们走吧,我先把你跟春喜安置在一个安全地之后,再想办法找你的哥哥。”

雪艳芳点了点头,傅怡红体贴地扶她上了马车,雪艳芳微微她笑着,心里真是感到欢喜。

江山赶到了“扬州第一楼”。

只见门前空荡寂静,“扬州第一楼”刚要门上最后一扇门。

江山一脚垮了进去,那上门的伙计道:“客倌,我们已经上门了。”

江山道:“我知道,我并不是来这儿喝酒的,我是特地来找你们的掌柜的,他在这儿么?”

伙计道:“我们掌柜的早回去了,客倌有什么事么?”

江山道:“你们掌柜的住在那儿,我要找他商量明天酒席的事儿。”

伙计道:“就在后头,客倌请等等,我上好门到后头叫他去。”

说话间,他已上好了最后一扇门,提起桌上那盏灯道:“客倌随便坐坐,我现在就去叫他。”他提着灯往后走去了。

江山跟上一步道:“干脆我跟你一块儿到后头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大闹睹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刀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