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神》

第15章 残废老人

作者:独孤红

过了片刻,梅家废宅已然在望。

莫言带着楚云秋绕到梅家废宅后头,并且以指压chún,示意楚云秋别出声。

到了梅家废宅那没有门口的后院,莫言先贴在墙上凝神听了好一阵子,然后他一打手势,闪身进了梅家废宅后院。

梅家废宅的后院楚云秋跟黄君那夜进来过,但眼前这地方他看起来却很陌生,而且也看不见那座水榭,想必这后院很大,水榭较靠前,让屋子挡住了。

只见莫言停下了炓步,他指着两、二一丈之外,野草丛中只露出一角的井栏,低低地说道:“就在那口井里,是一口枯井。”

楚云秋微微一怔,旋即两眼之中闪过一丝异采,道:“现在……”

莫言道:“我打算以后再找他,所以找曾经暗中盯了他一阵,他白天待在井里,到夜晚更深人静时才出来走动。”

楚云秋道:“这么说,我势必得下井去找他!”

莫言道:“老弟你要是急着找他,那恐怕只得下井,这样吧,老弟你在上头等着,我下去把他吓出来。”

楚云秋忙说道:“怎么好,还是由我……”

莫言抬手拦住了楚云秋的话头,道:“老弟,老实说,我下去是有原因的,这个人虽然眼瞎、手毁,但两条腿仍在,我见过他一次,知道他不但人机警,而且身法相当快,要是没有猜错,恐怕他一身功夫也还在。我自己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下头是个怎么情形咱们是一无所知,万一你老弟下去不能马上找到他,一旦他跑了出来,我可不一定能拦得住,再说……”

一咧嘴,又道:“你我缘仅一面,还是初交,我有个不大好的名声,你身上又带着一页三招“轩辕刀法”,尽管我跟时偷儿是多年臭味相投的老朋友,你还是防着我点儿好,所以让我下去对你是不会有害处的,明白了吧?”

话落,他没容楚云秋再开口,闪身扑向了野草丛中那口枯井。

楚云秋听得呆了一呆:当他定过神来时,莫言已跃进井口不见了,他不免暗叹莫言心眼儿太多,因为他自问并没有提防莫言之心。

他这里正自心念转动,只这么一转眼工夫,枯井里窜起了一条人影,那是个长发披散、衣衫破旧的残废老人。

那老人两眼只剩下两个黑窟窿,鼻骨塌断、,鼻头歪向一旁,满脸的伤痕,交又纵横,一张睑完全走了样,形如厉鬼的确吓人,衣袖长过手臂,看不见他是不是还有双手。

它的身法真的相当快捷,双脚一沾井栏,腾身又起,直往那后院一憧一幢残破的屋宇扑去。

楚云秋猛提一口气,腾身疾掠,一个起落便拦住那残废老人的去路,道:“阁下请留一步。”

残废老人的听觉似乎相当敏锐,早在楚云秋提气腾身时他已听见了那疾速的衣袂瓢风声,他人还没有落地便猛抖双袖改变方向,改向横里窜去。

楚云秋有心出手,但眼见残废老人这等模样却又不忍,只有提气一掠又截住那琖废老人的去路,道:“阁下……”

他这一声“阁下”未完,残废老人竟然一个旋身往回扑去,一跃又投进了那一口枯井中。

楚云秋一怔,忙扬声叫道:“莫老小心,他又下去了。”

他这句话刚说完,那琖废老人又自井里窜起,胁下来着一个人,赫然发现就是莫言。如今的莫言却跟睡着了一般儿,残废老人一只衣袖搭在莫言的头上,站在井栏上一动也不动。

怪不得残废老人刚出井的时候,莫言没即时跟上来,不是他还在井底摸索,而是被残废老人放倒了。

看来莫言的“骗术”虽然高明,一身武功可真不怎么样。

残废老人没出声,一只衣袖仍搭在莫言头上。

这意思很明显,楚云秋自然懂,他心头一震没敢迫过去,道:“阁下话别伤人,我来此没有恶意。”

残废老人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抬衣袖指了指楚云秋,摇了一摇,然后指指自己再往墙上一指,最后把莫言往下放了放。

楚云秋道:“阁下的意思可是说,我让你走,你把他带一段路然后把他放下,绝不伤他。”

残废老人点点头。

楚云秋道:“可以,不过阁下要答我几句问话。我知道阁下说话不方便,阁下可以点头或摇头,阁下可是梅家的主人梅凌烟?”

残废老人身躯一震,随即摇了摇头。

楚云秋和声说道:“我没有恶意,我只是……”

残废老人似乎不愿再听楚云秋问话,长身慾起!

楚云秋忙道:“请等等,我还有一问,“百花城主”…”

残废老人身躯猛震,腾身窜起,直往后墙外掠去。

楚云秋大鱼,腾身追了过去。

残废老人停身墙头,霍地转过这作势要拍莫言的头。

楚云秋一咬牙收势落地,道:“不要伤他,我让你走就是,我要你在二十女外把他放下,要不然我可就不顾后果、不惜一切了。”

残废老人一点头,转身掠了下去。

楚云秋忙掠上墙头,只见残废老人顺着悔宅后这条小胡同往西飞驰,虽然他两眼已瞎,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行动。

转眼已出二十丈,只见残废老人把莫言往地上一放,拐弯奔进了跟梅宅后这条胡同交又的另一条胡同里。

楚云秋忙提了一口气扑了过去,他想先找贱废老人再救莫言,可是当他扑到残废老人拐弯处时,残废老人却已没了影于。

他扑过来时没下地,是从那一户户人家的后墙上扑过来的,这样他居高临下视野宽广,加之他的身法快速,殁废老人决然逃不出他的视线。

但理虽如此,事却不然。残废老人确实逃出了他的视线,他如今站在墙头四干寻觅,仍没有看见残废老人的踪影儿。

四下到处是住家,唯一的可能是残废老人跑进人家家里躲起来了,并没跑远,但他却不能挨家挨户跑进去找!

好不容易找到这个残废老人,又让他给跑了,楚云秋好生懊恼,他掠下了地,抬手拍活了莫言的穴道。

莫言睁开了眼,一骨碌地瓟了起来,道:“我怎么会在这儿,老弟台,你看见他了么,人呢?”

楚云秋尽管心中十分懊恼,却总不能怪莫言没用,只有苦笑一声,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莫言满腔歉疚地一跺脚儿,说道:“都是我没有用,要是我没有让他放倒,老弟你何至于让他跑了,没想到这个残废老人的身手还这么的高,加以下头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楚云秋道:“他在暗处,莫名在明处,这本难怪,要怪只能怪我一念不忍,没在他山井后出手擒他,当时我要先擒住了他,他还能再跑回井里去么?”

莫言摆手道:“事到如今什么也别说了,如今他已是鷩弓之鸟,再想找他谈何容易呢……”

忽地目光一凝,又道:“老弟台,你说他可能躲进了这些住家里?”

楚云秋道:“照眼下的情形看,我不相信他龙跑出多远!”

莫言四干看了看,“嗯”了一声,点点头道:“对,有道理,老弟台,你要是没别的什么事,咱们来个守株待免如何,他或能不吃不喝,可是我不信他能不放不撒,他再灵总是个瞎子,咱们找个视野广的高处守着,看他能在人家家里躲多久。”

本来楚云秋已知当日伤在众白道高手围攻下的不是乃父“神手书生”,所以他并不急着找这残废老人。可是,他现在怀疑这残废老人就是当日没死在梅家灭门惨祸里的梅凌烟,因为听莫言说刮去水榭墙上那首“钗头凤”的,是这个残废老人,他推测梅凌烟要是还活着,绝不会远离悔家废宅。

而这个残废老人却住在梅家废宅后院那口枯井里。

同时由琖废老人适才逃跑的情形,也可看出这残废老人对梅家庭院以及梅家附近的环境很熟,要不然他一个瞎于绝不会挑那口枯井藏身,适才跑起来也绝没有那么顺利,错非是梅家的人,谁能对梅家庭院及梅家附近的环境这么熟。

而据楚云秋所知,梅家可能还有两个人活着,一个是悔恨天,一个是梅凌烟。当然这残废老人不是悔恨天。

如果这残废老人真是梅凌烟,那以百颗明珠代价,让乐无畏去汉阳冒充“神手书生”朋友,诈取那幅女子画像的是不是他,叉成了疑问。

因为乐无畏没说找上他的是个残废的人,而且找上他那个人是扬州口音,足见那个人会说话。

当然事隔这么多年,梅凌烟也可能在取得那幅女子画像之后,又遭了什么不幸,可是这不幸又是谁给他的呢?

还有,这残废老人若是悔凌烟,也就是说“百花城主”要找的仇人正是梅凌烟但家破人亡的明明是梅家,那位“百花城主”怎么说梅凌烟夺去了它的爱妻,害得他家破人亡?难道这里头别有什么蹊跷?

所以,基于以上的这些疑问,他还得赶快找到这残废老人查问个究竟─。

他也曾想到黄君,他不是不关心黄君吉凶福祸,他也不是个自私人,但是“逍遥宫”不知所在,而残废老人就在眼前。

而他之所以要找到“逍遥宫”,是去要回黄君,但他只推测黄君可能是被“逍遥宫”的人掳走了,并不能肯定。所以,他权衡一下情势,他只好选择眼前的。

是故莫言说完了话,他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莫言一见他点头,马上说道:“那么咱们还是回梅家废宅去,你看,这一带只梅家废宅后院小楼最高。”

楚云秋回身望去,的确这一带是以梅家废宅后院那座小楼为最高。

坐在那座小楼的瓦面上,这一带的景物可以尽收眼底,任何一点点动静也难逃过,所以他叉点点头,两个人便一前一后掠回梅家废宅。

他们刚进后院,楚云秋忽然神色一动停步,道:“莫老身上有火摺子么?”

莫言道:“有啊!怎么?”

楚云秋道:“借我用用,我下井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

莫言探怀取出火摺于递向楚云秋。

可是,楚云秋刚伸手要接的时候,他却又把火摺子收了回去,道:“还是我下去吧,别等你刚下了去,他又来了,又出手把我制住来个落井下石,或者是毁了井栏塞上了井口,那就惨了。”他没等楚云秋说话,闪身扑了过去。

楚云秋刚伸手想拦,但随又转念一想,莫言说的也是实话,的确有这个可能,委实是不能不防。

他这里没有说话,垂下了手儿。莫言那儿已跃进了那口枯井里。

楚云秋自己明白,他不是想下去看看能找到什么,而是他心里已经有了目的,是那幅名叫台烟女子的画像。

他认为梅凌烟既是不惜以百颗明珠的代价换取那幅画像,那幅画像对梅凌烟来说自是十分珍贵,要是能从这口枯井里头找到了那幅画像,那么眼前这个残废老人自是梅凌烟无疑的了!

很快地,人影一冒,莫言从枯井里跃了出来,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拿。

楚云秋的心当即就在下沉,道:“什么都没有?莫老!”

莫言掠了过来摇头道:“这回很清楚了,下头有个洞,挺干净,里头舖约有草,挺舒服的地方儿,只是什么都没有。”

楚云秋难掩心中的失望,道:“那就算了,咱们上楼顶去吧!”

莫言看了他一眼,口齿启动,慾言又止。

两个人掠土小楼瓦面,楼后一棵树,把小楼瓦面遮住了一大半。

两个人坐在瓦面上,居高临下可以看见四干,但却不虞四下的人看见他们俩,是个很理想的地方。

坐在瓦面上,楚云秋心里又盘算上了,没能在枯井里找到那幅画像,眼前这残废老人的身分还是不能肯定。

他这里心里转动,默默末语,莫言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道:“老弟台,你在想什么?你究竟想在那口枯井里找到什么?”

楚云秋定定神,吸了一口气,道:“莫老拿我当朋友,甚至为我的事奔波涉险,我实在不该再瞒莫老……”

莫言道:“老弟台,你是梅家后人?”

“不:“楚云秋道:“我姓楚叫云秋!”

莫言两眼一睁,道:“这縻说,你是“神手书生”的后人?”

楚云秋点点头道:“是的!莫老!”

莫言微微摇头道:“抱歉,老弟台!我真的不知道当年围攻令尊的人都是谁,他们……”

“莫老!”楚云秋截口说道:“我并没有找那些人的打算,还请莫老仍把我当江山,免得他们知道“神手书生”后人出现在武林大起恐慌之余反过来找我!”

莫言呆了一呆,道:“这么说,老弟台不打算找当年围攻令尊的那些人?”

楚云秋道:“当年家父的情形想必莫老一定清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残废老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刀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