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神》

第16章 巧施援手

作者:独孤红

这时候,雨已经不下了,晴空万里无云,看样子也不会再下了。

不下雨的时候,太阳晒起来那可就够受了,好在莫言躺在枝叶下、阴凉里,并不觉得热,可是他心里急,那比晒太阳还难受。

急归急,难受归难受,奈何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正如楚云秋临走时所说,这地方既隐密又安全,谁也想不到,也根木看不见躺着他这个人。

除非他叫,可是他敢么?他自问还是不敢,那残废老人还在左近,楚云秋还真吓住了他。没奈何,只好等一个时辰之后了!

既是非等一个时辰后不可,现在急有什么用呢,静下心闭着眼养养神吧,奔走江湖这么多年,还真难得有这么一刻呢!

莫言闭上了眼养起了神,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个话声传进了耳中,话声来自下头,清脆、甜美、悦耳,很显然是女子话声,而且是个年轻女于的话声。

那年轻女子说道:“姑娘,怕是咱们听错了吧,你看这儿破得这个样子,江相公怎么会到这儿来?”

“江相公”,莫言听得一怔,心头也一跳,想坐起来又动弹不得,只好凝神地再听下去了。

只听另一个话声跟着响起,也是个女子话声,这女子的话声比刚才那女子的话声更甜美、更好听:“傻丫头,你哪儿知道,这座梅家废宅可不同于一般废宅,这是昔日江南首富梅凌烟的家。梅凌烟的家不但是江南的首富,也是个武林世家。”

“梅凌烟几年前遭逢变故,一夕之间家破人亡,究竟是怎么招来的祸,哪些人行的凶,到如今仍是个谜。江相公身怀绝学,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咱们也很清楚,既然到了扬州,焉有不来悔家废宅的道理!说不定他就是为查这件事才到扬州来的。”

这番话,莫言字字听入了耳中,他有八成的把握,这“江相公”指的是江山,可是还欠两成把握他不敢肯定,而且他一时也不知道这两位姑娘是何许人。

所以,他仍不敢出声,仍耐心地听下去。

随听先前的那位姑娘道:“可是咱们到这儿来有什么用,这儿什么都没有……”

后说话的那位姑娘道:“我知道,我并不一定要找着他,我到扬州来也不是来找他的。但既然到了扬州,我认为该来看看这座梅家废宅。你看,眼前这座梅家废宅虽然残破不堪,但也可以看出昔日是如何富有、如何的美仑美奂。”

只听先前那位姑娘道:“你这是何苦,要不你就别来,既然来了,你干么又不承认是来找江相公的,你的心事婢子还会不知道,你对婢子还用得着隐瞒什么?”

后说话的那位姑娘道:“别胡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个已订了亲的人,我不想招惹这个麻烦,更不愿让他末婚妻的家人再跑来找我理论,这不是别的事,传扬出去落人笑柄,要让谷主知道了,我也别想活了。”

这一来莫言更糊涂了,“他是订过亲的人”,据他所知江山并没有跟谁订过亲,江山连提也没提呀!“谷主”?这又是什么谷?

先说话的那位姑娘道:“江相公也真是的,在咱们船上待了这么久,说也不跟你说一声……”

只听后说话的那姑娘道:“傻丫头,你是怎么了,人家跟我说这个事情干什么,犯得着么?”

“船上”,莫言为之心头猛跳,他明白了,这他听江山提过,当即开口说道:“下头可是萧栖梧萧姑娘?”

下头陡然传上一声惊喝:“什么人躲在暗处……”

后头那位姑娘说了话,话声很平静:“翠吟不可无礼,是哪位在此,请出来让萧栖悟见见。”

莫言忙道:“萧姑娘!我是莫言,在楼顶上,我的行动不方便,可否请两位上来一会儿。”

没听见萧栖梧说话,却听见衣袂飘风声上了小楼。

莫言忙又道:“萧姑娘,我在顶上,屋顶。”

话刚说完,眼前一花,香风袭人,一位美艳绝伦、冰肌玉骨、宛若神仙中人的白衣姑娘,跟一位明眸皓齿、俏生生的青衣少女已站在眼前。

那白衣姑娘两道清澈的目光投注在莫言脸上,只听她道:“可是“风尘二奇”中的莫老人家?”

莫言忙道:“不敢当,正是莫言,我穴道受制,行动不便,请姑娘屈驾,还请姑娘原谅。”

青衣少女道:“老人家你怎么知道我家姑娘?又怎么知道我家姑娘叫……”

莫言道:“我是江山的朋友,听江山提过萧姑娘:“青衣少女美目一睁,神情一喜,萧凄梧娇岱嫣红,开口说道:“原来老人家跟江山是朋友,那就难怪了,老人家这穴道是被谁制住的?”

莫言苦笑道:“就是江山。”

翠吟道:“江相公?那他人呢?”

莫言道:“走了,刚……”

萧栖悟满面诧异地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老人家既是江相公的朋友,怎么会被他制了穴道?”

莫言当即从他结识楚云秋说起,一直说到刚才,当然他为楚云秋瞒了该瞒的事,他只说能说的。像有关残废老人的那一段,他只说楚云秋怀疑那是梅凌烟,想找着残废老人问个究竟,别的他一字也没提。

静静听毕,翠吟首先叫道:“原来那“百花城”竟会是昔日的“残缺门”,江相公也真是,怎么能一个人深入险境,姑娘,我看咱们还是赶快赶去吧:“萧凄悟脸色有点凝重,别的没看出什么,只听她缓缓地道:“不忙,先为莫老人家解开穴道再说。”

莫言道:“那真是多谢姑娘。”

萧栖悟道:“老人家别客气,江相公可是在老人家腰间点了一手?”

莫言点头道:“正是。”

萧栖悟纤纤玉手往莫言腰间拍去,这一掌是拍实了,但莫言仍躺着没动。

萧栖悟呆了一呆道:“江相公用的是独门制穴手法,逼我就无能为力了。”

莫言为之一怔,道:“怎么,他用的是独门制穴手法?”

萧栖梧点点头道:“不错,恐怕老人家只有等穴道自行解开了。”

莫言苦笑道:“那也只好等了。”

翠吟望着萧栖悟道:“姑娘,咱们是不是先赶去……”

萧栖悟迟疑着没说话,莫言忙道:“姑娘能不能等等我,刚才我已经嚷出了声,要是那残废老人还在左近,他一定听见了。”

萧栖梧微微点头道:“老人家说得是,那就等老人家一块儿走吧!”

说完话,她转身生了下去。翠吟只好跟着生了下去,但她却忍不住心里的焦急,说道:“老人家,还有多久:“莫言有点窘道:“就快了。”

萧栖梧看了翠吟一眼。尽管翠吟皱起眉锋,还想再说,但她却没再敢说。

莫言迟疑了一下,窘迫她笑了笑,然后望着萧栖悟道:“请恕莫言孟浪,姑娘可是来找江山的?”

萧栖梧娇靥又一红,道:“老人家刚才已听见我跟翠吟的谈话,我也不必隐瞒,我到扬州来是来找他的。”

莫言道:“听姑娘刚才说,他已订了亲,他末婚妻的家人还我过姑娘?”

萧栖梧微微点头,道:“是的,提起来实在让人羞惭,其实我并不知道,我也没做错了什么!”

莫言道:“这不是罪孽,姑娘本就没有做错,而且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姑娘是听谁说他已订了亲的?”

翠吟美目一睁道:“怎么,他难道没有……”

莫言拦住了翠吟,望着萧凄悟道:“请姑娘你先答问话。”

萧凄悟道:“就是他末婚妻那个娘家人。”

莫言道:“那个人姓什么?叫什么?是他末婚妻的什么人?长得什么模样?”

萧凄悟道:“他没说他姓什么卞叫什么,他说是江相公的末婚妻是他的妹妹,很耳轻,人也长得很俊,穿一件白衣,不过我看他是个易钗而弁的红粉女儿身……”

莫言“哦”地一声,笑着说道:“我知道她是谁了,姑娘没看错,她确是易钗而弁的红粉女儿,提起她来,姑娘恐怕也知道,她就是那崛起不久、但却使黑道群邪闻名丧胆的“血无痕”……”

萧栖悟呆了一呆,道:“原来她就是“血无痕”,我还不知道“血无痕”是一位红粉女儿……”

翠吟道:“老人家,她是不是江相公的末婚妻?”

莫言笑笑说道:“据我所知,江山是在“百花城”才认识她的,缘不过几面,但是她一直暗中保护着江山,也确曾帮过江山的大忙,救过江山的命,她有没有跟江山私订终身我不清楚,不过她要是江山的末婚妻,他不会不跟我提一下。”

翠吟圆睁着美目叫道:“好哇!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亏她还想得出这种的词儿啊,真是不……”

萧栖梧看了翠吟一眼,翠吟立即改口说道:“姑娘,她不该对你这样:“萧栖悟没有理翠吟,望着莫言道:“多谢老人家指点,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也是人之常情,我不怪她。”

莫言道:“姑娘的度量比那位大多了。”

萧栖悟道:“老人家夸奖了:听老人家说江相公有位红粉知己已失踪,可能被“逍遥宫”的人掳了去,是不是指这位姑娘。”

莫言道:“不错,就是这位姑娘?”

萧栖悟道:“江相公只凭“扬州八怪”将入送往“梅岭”“史祠”大钟内之词,以及他在“史祠”内找到一张“逍遥宫”的信笺,便认为他这位红粉知己是“逍遥宫”的人掳去的,是么?”

莫言道:“是的,姑娘。”

萧栖悟摇摇头说道:“恐怕江相公误会了,要不然就是这里头别有蹊跷,据我所知,“逍遥宫”的人绝不会做这种事。”

莫言微感一愕,道:“姑娘知道“逍遥宫”?”

萧凄悟点点头道:“我知道,我对“逍遥宫”力道得很清楚,我敢保证“逍遥宫”的人不会做这种事。”

莫言惊异说道:“姑娘对“逍遥宫”知道得很清楚?那么姑娘一定知道,“逍遥宫”在什么地方了!”

萧栖悟道:“我知道,可是,请你原谅,我不能说,因为我的家人对“逍遥宫”主人作过许诺,绝不向我家以外的任何人透露“逍遥军的所在,不过,我可以再向莫老保证,“逍遥宫”的人绝不会做这种事。”

莫言道:“可是,那“逍遥宫”的信笺……”

萧栖悟道:“我敢说这里头一定别有蹊跷。”

莫言沉默了一下,道:“我不敢信不过姑娘,姑娘要是早来片刻就好了,也好让江山知道……”

萧栖悟道:“不要紧,咱们待会儿会见着他的。”

莫言目光一凝道:“我知道姑娘的出身来历,姑娘跟令堂毅然离开了南宫家,虽属不得已,但却是明智之轝,只是姑娘刚才提到谷主……”

萧栖悟道:“不瞒老人家,那是家母,我现在跟母姓,家母带我离开家父之后,人居于一处幽谷,家母叫它“长恨谷”,所以找现在是“长恨谷”的人。”

莫言“哦”地一声,说道:“原来如此……”

萧栖梧忽一凝目光,道:“老人家,我听江相公说过,他在为别人找一个眼瞎、无舌、两手俱毁的残废老人,找着这残废老人,他可以换取另一个知道他仇家人的住处,并且告诉我,这个残废老人对他极为重要,要是我没猜错,老人家所说躲进民家、就在左近的残废老人,一定就是他要找的那个残废老人,既是这样,他怎么会舍了残废老人赶往“百花城”去,尽管那位“百花城主”有意害他,而且有席卷武林之心,找着这位残废老人之后再赶往“百花城”也来得及啊!”

莫言呆了一呆,道:“这么说,有关这残废老人的事,他告诉过姑娘了。”

萧凄悟微颔首道:“是的,许是他忘了跟老人家提了!”

莫言有点不好意思,道:“姑娘不知道,要江山帮他找个残废老人的人,就是那位“百花城主”。”

萧凄梧微微一怔,道:“原来如此,这么一来内情就复杂了,难怪他会舍了这残废老人赶到“百花城”去……”

迟疑了一下,凝目接道:“老人家,看看江相公似乎有很多难言之隐。”

莫言神情一震,也迟疑了一下才道:“不错,他是有不少难言之隐,我知道一些,可是我不便说……”

萧栖悟浅浅一笑,道:“是老人家误会了,我没有背地里打听江相公那难言之隐的意思,我也不会这么做。”

莫言窘迫地一笑,刚要说话,忽地两眼一睁,挺身生了起来。

翠吟道:“老人家的穴道开了。”

萧栖悟头一个站了起来,道:“那么咱们快走吧!”

显然,她表面平静,内心比谁都还急。

莫言跟翠吟自然是毫无异议,然而世间事往往是慾速则不达的。

二一个人这里刚刚掠下小楼,从前院两两八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巧施援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刀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