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神》

第17章 慾擒故纵

作者:独孤红

日暮时分,落霞满天。

“百花城”前来了一个洒脱俊逸的年轻白衣客。他就是楚云秋。

在“赛刀会”的时候,“百花城”城门大开,城外三山五岳、四海八荒豪雄毕集,万头攒动,何等热闹?

而今,“百花城”城门紧闭,四外空荡寂静,除了那阵阵归鸟低空掠过之外,再也难看见什么,再也难听见什么。

楚云秋老远望见那紧闭的城门就皱了眉,如今他一双眉锋皱得更深。

难道说,如今的“百花城”成了空城?

“百花城”的人没有理由撤走!“百花城主”也没有理由舍弃这片基业!

楚云秋猛吸了一口气,扬声发话:“城上哪位在,江山求见城主,请开城!”

怪了,他这句话刚说完,两房巨大的城门在隆隆声中缓缓地打开了,当门而立的,是个腰佩长剑、戴银色面具的瘦高白衣人。

只他有一个人,再也没有看见第二个人了。从城门望进去,里头也是一片寂静空荡:楚云秋有些诧异。

那白衣人冷电般目光扫了楚云秋一下,旋即侧身退后一步。

楚云秋没有犹豫,迈步走了过去。他进了城,那白衣人又关上了城门,道:“往里去就是,自有人给你开城,自有人引你去见城主。”楚云秋没有说话,大步往里行去。

那白衣人没有说错,内城有人开门。

禁城的门开了,只是除了那开门的就多没看见一个人。

进了禁城,那开禁城的白衣人陪着楚云秋往那座宏伟的宫殿付去。

楚云秋很轻淡地问了一句:““百花城”怎么大异往昔?”

那白衣人淡淡地答了一句:“你错了,应该说“百花城”大异“赛刀会”时期,“百花城”平时就是这样。”

楚云秋没再问什么!那白衣人也没再说什么!

进入大殿,大殿空荡寂静,一个人也没有,连灯也没有,显得有点暗。

转眼工夫之后,殿后一扇门里走进来一个人,正是那位“百花城主”,竟然只有他一个人。

他进殿突地一怔,随即敞声朗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回来了,好极了,好极了!”说话间,他走过来落了座。

他目光一凝,上下打量着楚云秋,道:“莫非你没有找到我要你找的那个人?”

楚云秋道:“要是没找到,我也就不会来见城生了。”

百花城主两眼冷电暴闪,道:“好极了!你辛苦了,他现在……”

楚云秋道:“城主可否让我先谈谈另一件事?”

百花城主道:“可以,可以,当然可以,现在你是本城的贵宾,稍时我要好好的款待你,谈什么,你说吧!”

楚云秋探怀取出那一页三式刀法,道:“请问城主,这是“轩辕刀法”?还是“残缺门”的“左手刀法”?”

百花城主身躯一震站了起来,目中冷电直逼楚云秋,道:“谁告诉你这是“残缺门”的“左手刀法”,是我要你找的那个人么?”

楚云秋道:“你要我找的那个人?为什么你会以为是他?”

百花城主道:“你认不出,你要是认得出你当初不会要,而且你当时就会质问我。武林之中认得出这种刀法的,可以说是绝无仅有。”

楚云秋道:“你忘了,你要我找的那个人既瞎又哑。”

百花城主道:“我没有忘,我怎么会忘,可是除了他……”

楚云秋道:“是谁认出这是“残缺门”的“左手刀法”的,这并不重要,我已经知道这是“残缺门”的“左手刀法”,你也承认了,这就够了。你是什么用心,我明白,我可以不计较,可是有件事我必须弄清楚,你也必须据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残缺门主”?”

百花城主道:“你先答我一句,我要你找的人如今是死是活?”

楚云秋道:“活着,我对你起了怀疑,而且在我没有明白是非曲直之前,我也不会随便为你杀人。”

百花城主两眼寒芒一闪,说道:“这么说,你是不想知道你所要找的那个人的居住之所了。”

楚云秋道:“我要找的那个人还在人世么?”

百花城主仰天大笑,震得大殿里嗡嗡作响:“好!好!好!我认为我们该换一个地方谈谈!”

他这句话刚说完,楚云秋倏觉站立处往下一陷,他作梦也没想到“百花城主”会在这地方施下流使俩,要提气时已来不及了。

一个身躯如飞坠下,刚落下一人多深,只听头顶砰然一声,下陷的翻板又台上了,没有一点隙缝,眼前马上漆黑一片。

楚云秋的身躯还在不停地往下落。他唯恐下面另有什么歹毒的埋伏,猛提了一口气使身躯缓缓地飘落,同时也运功护住了周身大穴。

缓缓地飘落中,脚下碰着了地,很平坦的地。他落地凝立,静等各种可能的变故,岂料等了半天,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并没有意料中的歹毒埋伏。

这当儿,他两眼已可辨物了。只见立身处是一个丈馀见方,方方正正的石室、四壁,连地上皆是一块块青石砌成的,既光滑又干净。

仰望头上,约莫四、五丈高,别说有个盖,而且盖得密不透缝,就是没有那块盖,想凭一口气中途不换气借方窜上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楚云秋知道,他算是陷在这儿了。

他也知道,越是处在阴黑的环境里越要保持镇静,意乱于事无补。

现在头一件事要做的就是脱困,明知道不容易,可是他不能不勉力试试,他也不能放弃这希望。他认为脱困的唯一一条路就是在上头,也就是从哪处掉下来还得从哪儿出去。

一念及此,他吸一口气抬跟上圣,两腿微曲,刚要腾起。

忽听左上方小小地一声轻响,随见一道灯光射了进来。

楚云秋忙提真气,闪身贴向左边石壁,同时抬双掌护佐头胸。

他抬跟上圣,只见左上方石壁开了一个小方洞,灯光就是从那个中方洞里射了进来的。就在这时候,百花城主的话声从那个方洞里传了进来:“这个地方怎么样,是不是比上头舒服些。”

楚云秋道:“你好不卑鄙。”

“卑鄙?”百花城主笑道:“兵不厌诈,这四个字你可懂?”

楚云秋道:“不管怎么说,我被你坑在这儿也只好认了……”

百花城主笑道:“哪怕你不认!”

楚云秋道:“你打算把我怎么样?”

百花城主道:“这个等会我自含告诉你,现在我要答覆你一问,你问我是不是残缺门主,我可以告诉你,我就是残缺门主。”

楚云秋脸色一变,道:“你应该让我早点儿知道。”

百花城主笑道:“让你早知道怎么样,你好把你父亲斫习“左手刀法”的那笔帐扣到我头上么?”

楚云秋大吃一鷩,闪身离开左边石壁惊喝道:“你知道我是谁?”

百花城主笑道:“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你不姓江,也不叫什么江山,你姓楚,你叫楚云秋,“神手书生”楚凌霄的儿子,不会错吧!”

楚云秋道:“你怎么知道……”

百花城主道:“说穿了一文不值,因为你长得很像楚凌霄,你头一回到“百花城”的时候,我第一眼就认出了你!”

楚云秋道:“那时候你为什么不当面点破?”

百花城主道:“刚才我不已经告诉你了么,我不能让你把楚凌霄所习“残缺门”“左手刀法”的那笔帐扣在我的头上。”

楚云秋道:“听你的口气,好像你知道当年引诱我父亲改习“琖缺门”“左手刀法”的是谁?”

百花城主道:“我当然知道,想习我“残缺门”“左手刀法”的人都得有人引荐,我身为门主,焉有不知道引荐的人是谁的道理?”

楚云秋道:“是谁?”

百花城主道:“按理,我不该告诉你,可是看在你我同仇敌忾的份上,我愿意告诉你,引荐你父亲改习我“残缺门”“左手刀法”的那个人,你已经见过了。”

楚云秋先听得一声“同仇敌忾”,再入耳一句“已经见过”,马上就想到是那一个人了。他的心头一震,道:“你可是指那“贱废老人”?”

百花城主道:“不错,就是他,可惜你已经找到了他,却又当面错过了!”

楚云秋冷冷她笑道:“你把我当二岁孩童。”

百花城主道:“怎么,你不信?”

楚云秋道:“我当然不信。”

百花城主道:“我有欺骗你的理由么?”

楚云秋道:“当然有!”

百花城主道:“说来听听。”

楚云秋道:“你想让我代你杀了他。”

百花城主笑笑道:“楚云秋,你是个聪明的人,现在我还用得着假你之手杀他么?不错,头一回我确有假你之手杀他的意思,那是因为他也是你的仇人,应该算不得我用什么计谋欺你。”

楚云秋道:“那么在当初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就是引诱我父亲改习“左手刀法”的人呢?”

百花城主道:“当初我要是告诉你这个,势必暴露我的身分,一日一暴露了我的身分,你还会相信我的话么?”

楚云秋道:“那么现在……”

百花城主道:“现在我并不计较你相信不相信了,是不?”

楚云秋道:“那么你又为什么用那二招“左手刀法”害我,你跟我并没有什么仇怨存在……”

“不错:“百花城主截口道:“我跟你并没有什么仇怨,可是父债子还,楚凌霄欠我的应该由你来偿还,所以找把那三招“左手刀法”佯称“轩辕刀法”给了你,凭你一身武功,当不至于死于想要抢夺刀法的人手里,可是终有一天你会死在这三招刀法之下,到那时我兵不血刃、手不沾腥就把你父亲欠我的要回来了。”

楚云秋道:“我父亲欠你什么?”

百花城主的话声倏转狠毒,道:“你父亲欠我一只手,欠我一片基业:“楚云秋道:“你这话……”

百花城主道:“你可知道我左手是怎么断的?你可知道我“残缺门”为什么迁来“百花城”?”

楚云秋道:“难道我父亲毁了你左手,毁了你“残缺门”的基业?”

百花城主道:“一点不错,他不我引荐他的人,反而迁怒于我,周瑜打黄盖,这能怨得了我么?”

楚云秋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百花城主道:“是你父亲被围攻之前。”

听他这么说,显然他并不知道当年被围攻的不是“神手书生”楚凌霄,他既不知道这件事,自然也就不会知道楚凌霄现在的下落。

楚云秋当然不会傻得告诉人家,他道:“我父亲做的事,我这做儿子的,不便评论,不过,你把这笔债算到我头上……”

百花城主道:“不该么?”

楚云秋道:“你有你的理,我怎么说你也不会放我出去,我只有认了,你告诉我,那引荐我父亲改习你“残缺门”“左手刀法”的人究竟是谁?”

百花城主轻轻地“咦”了一声,道:“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么,就是我让你找的那个残废老人。”

楚云秋道:“我问你他是何许人,武林中的哪一个?”

百花城主道:“你不必问他是谁,即使你知道他是谁又能怎么样?”

楚云秋道:“问问总可以,临死之前落个明白不好么?”

百花城主道:“临死之前落个明白固然好,可是我不能告诉你,因为他夺了我的爱妻,毁了我的家,我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是谁:“楚云秋道:“这是为什么?让人知道他是谁,对你……”

百花城主道:“对我自然不好,要不然我就告诉你了。”

楚云秋道:“对你有什塺不好?”

百花城主道:“那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楚云秋道:“难道你还怕一个将死的人?”

百花城主道:“话不是这么说,纵然你是一个将死的人,可是你终是个人。”

楚云秋道:“我知道他是谁,你信不信?”

百花城主道:“是么,那你还问我干什么?”

楚云秋道:“原来你不信。”

百花城主道:“我的年纪比你大一倍有馀,你却把我当成二岁孩童。”

楚云秋道:“他是扬州梅家的梅凌烟,可对?”

百花城主诧道:“梅凌烟?你为什么说他是梅凌烟?”

楚云秋道:“你知道梅凌烟么?”

百花城主道:“当然知道,武林世家,江南首富,我要不知道,岂不是人孤陋寡闻?”

楚云秋道:“是他么?”

百花城主道:“我要说不是,恐怕你不会相信,所以找干脆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你说他是谁他就是谁好了。”。

楚云秋道:“你倒真莫测高深啊?”

百花城主道:“楚云秋,我没工夫再跟你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慾擒故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刀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