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神》

第02章 花城风雨

作者:独孤红

进了“百花城”,江山拉着白衣少年往旁边一拐进了城门,然后他松开了白衣少年,笑笑道:“芳驾何以谢我?”

白衣少年道:“谢谢你?我恨不得给你两个嘴巴。”

江山双肩一耸道:“那就不谈了,算我多管闲事。”

他转身要走,白衣少年冷然喝道:“站住!”

江山停步回身。

白衣少年冷冷笑道:“怪不得你这么大胆,你想就这么一走了之?”

江山道:“那么请芳驾告诉我,芳驾打算怎么办?”

白衣少年道:“怎么办?我要狠狠揍你一顿:“江山把双手往后一背,道:“这年头真是好人难做,管闲事落不是,这话一点也不差,芳驾请动手吧,我挨着就是!”

白衣少年眉梢儿一剔道:“怕你不挨着,你当我打不下手吗?”

他扬起了手。

江山目光一凝,直盯着那只手,道:“刚才它还在我手里,现在却要飞到我脸上来了,看来我的脸不如我的手有福。”

白衣少年猛然脸一红,忙把手缩了回去,道:“你敢再说,你、你怎么这么皮厚?”

江山笑笑道:“皮厚有什么不好?皮厚到那儿都占便宜,就拿现在来说吧,它可以免一顿打,是不是?”

他又要转身,白衣少年一整脸色道:“慢着!”

江山道:“怎么,莫非我这皮厚不灵了。”

白衣少年道:“少跟我贫嘴,你真叫江山?”

江山道:“你真叫黄君?”

白衣少年冷冷地道:“你看得出我……”他住口不言,没再说下去。

江山道:“也许我这双眼跟别人不同。今天到这儿来的人多得难以数计,我不敢说我双眼是唯一的一双与别人不同的眼,这话你该懂的。”

白衣少年道:“我懂,还有我不懂的是,我曾经想杀你,为什么你还会帮我的忙?”

江山耸耸肩道:“也许我这个人天生的贱骨头。”

白衣少年沉默了一下,道:“我不欠人的情,你帮过我的忙,有一天我会还给你的,我现在求你一件事,全当你什么都不知道,行么?”

江山倏然笑道:“我已经装聋作哑半天了,我要是爱说话的人,我不会装聋作哑到如今的,只是,这一件你打算怎么还我?”

白衣少年口齿启动,慾言又止。

江山一笑转身走了。白衣少年抬起了手,张口要叫,但是他没叫出声,那只手也缓缓地放了下去。

眼看就要正午了。

一天之中的正午最热。

一年之中的端午最热。

那也就是说:一年之中以这一天的正午最热?

“百花城”的城很大,这么多人进来了并不显挤,而且还有空地。

“百花城”的外城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那座像戏台似的高台也是临时搭建的。

高台上头有个棚,可以遮阳。台上一张长桌,上头铺着大红的桌布,桌后摆着几张椅子,别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往台后看,又是一道大理石砌成的石墙,两扇巨大的铁门紧紧闭着,想必城墙里头就是内城。

外城太光秃、太空荡了,近乎荒凉,未免让人有点失望,因为既没看见一朵花,也没看见一个女人。乱哄哄的,每个人都兴奋,也都紧张。

决定天下第一刀、赢得那重奖厚赏、名利双收的一刻马上就要到了。

突然,内城那两扇巨大铁门在轰轰的声响中缓缓打开了。

马上鸦雀无声,目光一起投射过去。这当儿就是掉根针在地上也能听见!

内城里一前二后走出了三个人。二个人都是一色白衣,戴着银色面具,可是这三个人看在众人眼里却大大的不相同。

因为前面那一个人是女人,而这个女人又踉一般的女人不尽相同。

一般女人,发型没有这个女人好看。

一般人的女人,身材也不及这个女人美。

一般的女人,连走路的姿势都没有这个女人好看。

这个女人是个典型的女人,十足的女人,从头发到脚上那双鞋,没有一处不是属于女人的,但不是一般的女人。,这个女人没有一处不动人,没有一处不散发着诱惑。

这个女人在别处是看不到的,只有在这“百花城”里才有,才看得见。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数了一具银色面具,挡住了它的脸。

但或许就因为她数了这么一具银色面具,才让人觉得她更美,更诱人。

庐山之所以美,巫山之所以动人,就是因为它藏在云雾里。

赤躶躶的美虽然强烈,虽然能给人视觉上的满足,但那只是一时的。

这个女人扭动着她那蛇一般的腰肢,风摆杨柳搬上了台,她往桌前一站,目光从那具银色面具上那两个洞里往外射,略一环扫,有不少人口水滴了下来,也有不少的人摇摇慾倒。到这儿来的这些人,从没有见过这种目光。

这双目光不但能蚀入骨,而且能销人魂。

“诸位!”这个女人说了头一句话,话声甜美得很,动听得无法形容,就是把古来的文学名家都请来,只怕也要掷笔而叹!

突然,台下响起了一阵惊叹声。紧接着,砰然连声,当真倒下好多值。

“城主让我代表他向诸位致万分的歉意,因为本城礼聘的几位名家在路上有所耽误,不能如期赶来,以至“赛刀会”只好被迫延期,俟各名家赶到,“赛刀会”自当马上举行,在“赛刀会”之前,诸位的吃住自有本城负责,但请诸位不要擅自出城到外头去,因为“赛刀会”随时可能举行,事关诸位的名利,请各位千万不要自误!”她的话说完了,扭动着腰肢下了台,扭动着腰肢又行回了内城。

没有一个人不高兴,甚至连一个抱怨都没有。

因为这些话是这个女人说的。

谁要是生气,谁要是抱怨,那等于是生她的气,抱她的怨,谁忍心?

不但没有人不高兴,不但没人抱怨,反而有人笑了。

那是江山。他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果然不出我所料,果然是这么一回事,只是这人又岂是省油的灯?”

果然是那回事?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江山没有明说,也没有人问他,因为根本就没有人听见。

这座“百花城”的确大这么多三山五岳、四海八荒的人物住进了外城的宾馆里,居然还没有住满。

“百花城”的宾馆建筑,十分精美,而且气派豪华,每一间可以住两人,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凡是日常用的东西,不但应有尽有,而且都很讲究,极尽奢华之能事。

宾馆所在这个大院子里,另有一座大听似的建筑,比一般的大厅要大上五、六倍,四壁分悬名人字画,琳琅满目,美不胜收,举凡一几一椅,莫不是世间最考究的,虽王侯之家也不过如此。

跟江山住一间屋的,是一个瘦弱的青衣少年,人长得很好,可是却像大病初愈一般,不但身子显得瘦弱异常,脸色也苍白得怕人,一举一动慢吞吞的,好似动得快一点就会昏倒似的。

这青衣少年不知是先天残废还是怎么,少只手,少了的是右手。齐肘以下衣袖空荡荡的,所以别人的刀都挂在腰左侧,他的刀却挂在腰右侧。

这青衣少年似乎是天生的冷漠,江山跟他一间屋,但这间屋却像只有他一个人似的,打从午后住进这间屋一直到现在太阳偏了西,他始终没看过江山一眼。

江山躺在自己的床上,嘴里哼着小调,却是一直没理他。

外头步履杂乱,门上响起了一阵轻微的剥叩声,青衣少年在闭目养神,似乎根本没有听见。

江山挺身坐起道:“哪位?请进。”

门开了,屋里走进两个穿白衣的、戴银色面具的女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身于十分诱人。

这两个白衣女子各端着一个大托盘,托盘上放着饭、菜、汤,量嫌少了些,但都十分的精美。

她们像走近了一间空屋于,目不斜视,把两个大托盘往两边桌上一放,转身就走。

青衣少年仍然闭目养神,一动末动。

江山却轻咳一声含笑站起:“两位姑娘请留步。”

两个白衣女子停步转身,四道目光望向江山,没说话。

江山含笑,指了指他桌上的饭菜,道:“我有个小毛病,每餐都要喝两杯,不知道两位姑娘是否……”

只听左边一名白衣女子冷冷说道:“你要什么酒?”

江山道:“什么酒都行,我什么酒都喝。”

左边那名白衣女子目光随即转望青衣少年,道:“你要不要?”

青衣少年跟睡着似的,没动,也没有答理。左边那名白衣女子没再问第二句,偕同同伴转身付去。

江山摇摇头,像自言自语,又像对青衣少年说话,道:“都是“百花城”的人,怎么这位会这么冷。”

江山这句话只能算是自言自语,因为那青衣少年没理他日江山没在意,转身坐在自己那张桌前,刚坐下,那名白衣女于拿着一把银壶跟一只银杯走进来。

江山忙又站起,含笑说道:“谢谢,姑娘吃过了么?”

那白衣女子冷冷地道:“吃过了。”

把银壶、银杯往桌上一放,没再说话转身就走,而且还顺手带上了门。

那青衣少年还是没有动静。

江山看了他一眼,道:“阁下,起来吃吧,饭菜都冷了。”

青衣少年挺身下床,不是走向他那张桌,也没看江山一眼,迳自开门行了出去。江山为之一怔,可是旋即江山的目光落在青衣少年的床上。

青衣少年床上有一样东西,黄光闪动,明亮刺眼,那是一把金黄的小剑,不过一根手指长矩,极其小巧玲珑,剑把上还缀着一个鲜红的丝穗儿。

江山的眼闪漾起明亮的异采。

就在这时候,一阵轻快步履由远而近,江山的身躯竟然离椅平射,一闪使到了青衣少年床前,他脚不落地,右手抓起那把金色小剑,左手一按床沿,人又平射了回去,四平八稳地、点尘末惊地落回了他的椅子上。

他来去快捷似电,像根本没动过。

他很快地倒了一杯酒,然后拿起碗筷吃了起来。

门开了,青衣少年走了进来,目光落在自己床上,然后又抬眼望向江山,当他望向江山时,刹那间,他的目光突然变得明亮而冷峻,像两把霜刃一般。

他关上了门,缓步走向江山。

江山转脸望了他,含笑说道:“阁下的饭菜都凉了。”

青衣少年的行动,一直都很缓慢,可是这当儿却快得出奇,只见他一步使到了江山身旁,两道冷峻目光直逼江山,冷冷地道:“你有没有看见我的东西?”

江山微愕抬眼道:“你的东西,什么东西?”

青衣少年道:“我刚才躺在床上的时候,不小心把身上一件东西掉在床上,你要是看见,希望你能还给我。”

江山道:“阁下这话……阁下到底掉了什么东西?”

青衣少年脸上掠过一丝激动与焦急的神色,道:“你告诉我有没有在我的床上看见就行了。”

江山摇头道:“没有!”转过脸去端起了桌上的银杯。

青衣少年脸色变了,转身要出去,可是突然又转了回来,两道森冷的目光直逼江山道:“摊开你的手让我看看。”

江山霍地仰起睑,道:“阁下怎么……好吧。”

他把左手伸到青衣少年眼前摊开。

青衣少年chún边掠过一丝森冷笑意,道:“另一只!”

江山道:“另一只跟这一只一样,什么都没有。”

青衣少年道:“我要你把双手摊开!”

江山道:“要是我不摊开呢?”

青衣少年道:“那只怕由不得你。”

江山倏然笑道:“阁下这种蛮横不讲理的人我倒是生平首见,我倒要看看是怎么样的由不得我,我的右手在这儿,阁下看着办吧!”

他转个身把右手平放在桌子上。

青衣少年左掌闪电递出,疾扣江山右腕脉。

不知道江山是没来得及躲,还是根本没有躲的意思,青衣少年左掌很容易地搭上他右手的腕脉,冷声说道:“摊开!”他五指用上了力。

江山含笑望着他,不但没动,连眉头也没皱一皱。

就在这时候”青衣少年感觉有点不同了。

他觉得他的左掌不是扣在江山的腕脉上,而像扣在一段软绵绵的东西上,软得奇特,让他一点也用不上力道,他禁不住心里猛然一惊!

他这里刚一惊,左手扣着的那段软绵绵的东西像突然灌足了气,猛地一错,而且产生一股反震的力量,硬生生把他的左手弹了起来。

他何止心惊,简直骇然,一只左手被震得热辣辣的带点酸麻,想拔刀都不听使唤,他只是急忙转身后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花城风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刀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