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神》

第20章 红颜遭劫

作者:独孤红

天届黄昏,暮霭初垂的时候,一条人影像道闪电似的射进了扬州“梅家废宅”里去。他就是楚云秋。

他明明知道莫言已不在这儿了,也明知那贱废老人也已经远离,可是他不能不到这儿来看看。只因为他多多少少还怀着一线的希望,而且,他也认为要找到那残废老人,该从这一带着手。

大白天里,“梅家废宅”已经够寂静了,这当儿更显得寂静,甚至还带着此宅所特有的慑人气氛。当然,楚云秋没能听见什么,也没能看见什么。

可是,他还是在听,在看。他凝神,用他那敏锐的听觉搜索“梅家废宅”里的动静,他竭尽目力,目光缓慢移动,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他没能看见什么,但是他终于听见了声响。那声响就来自原来残废老人藏身的那口枯井里,很轻微,错非楚云秋这种敏锐的听觉绝听不出来的。

那声响,“啧”、“啧”地像在吃东西的声响。

楚云秋双眉一扬,两眼寒芒暴闪,飞身扑了过去。

到了井口再听,那“啧啧”之声越发清晰,没错,是吃东西的声响,只不知道那东西是人还是兽。

楚云秋轻捷异常地跳下了井,井底靠井壁上有个半人高黑忽忽的洞穴,那吃东西的声响就是从那儿传出来的。

楚云秋暗提一口气,凝功护佐周身大穴,矮身钻了进去。

洞里漆黑难见五指,他进洞没马上前进,等到两眼渐渐习惯黑暗,隐约能看见东西时,他才慢慢地往里钻。

这个洞不是直洞,而且也不浅,进洞约莫丈余洞势忽然右弯,拐过了这个弯才算到了洞底。洞底是圆的,地方不怎么大,一股潮霉味儿薰人,就在这个圆形的洞底,有一团黑影在动。

楚云秋一眼便看出那是个人,那个人确是在吃东西。而,就在楚云秋看见那个人的同时,那个人也看见了楚云秋,忽然窜起,带着一阵劲风扑向楚云秋。

楚云秋那怕他这个,翻出手掌,认准那人腰间穴道部位拍了过去,只听一声闷哼,那人翻身倒了下去。

楚云秋不怕他,可是绝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制住了对方,呆了一呆俯身抓起那人窜了出去。出井再看,楚云秋顿时为之一怔。

这个人不是那残废老人,楚云秋原不相信残废老人会那么傻,再回到那口枯井里藏身,他甚至不相信会在这座“梅家废宅”里找到那残废老人。

可是他绝没有想到藏身枯井的会是这个人。

这个人是“扬州八怪”里的“拼命二一郎”乐无畏。

这位“拼命三郎”现在可是狼狈极了,不但衣衫破烂,满头满脸是士是灰,而且面有菜色,简直就不成了人样。

楚云秋走了定神,一伸掌拍醒了乐无畏。乐无畏醒来连看都没有,翻身使要跑,可是他一只手臂握在楚云秋手里,哪跑得了呢!

只见他转了过来跪倒在地,磕着头儿,颤声说道:“傅公子!傅爷!我们兄弟几个全毁在了您的手里,现在只剩我一个了,您还……”

楚云秋为之一怔,忙道:“乐无畏,我不是傅怡红。”

乐无畏住口猛抬头,整个人怔住了,他圆睁着两眼叫道:“怎么是你……”

楚云秋道:“难得你还认得我,告诉我,堂堂的乐八爷怎么会落得这副模仆样,躲在“梅家废宅”这口枯井里?”

乐无畏道:“朋友,你……”

楚云秋道:“答我问话。”

乐无畏迟疑着没说话,楚云秋道:“乐无畏,你看也没看就把我当作博怡红,大概博怡红在我你,你不会愿意让我把你交给傅怡红吧!”

乐无畏一颤道:“朋友,乐无畏把兄弟几个全毁在了慱怡红手里,如今只剩下乐无畏一个,你行行好……”

“可以。”楚云秋道:“要我行行好不难,你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乐无畏这当儿惊魂渐定,苦笑一声道:“就是为雪姑娘的哥哥“玉面剑客”薛空群,前些日子傅怡红带着人又来扬州找上了我们兄弟要人,我只说了声不知道,他就一下放倒了我们七个,他的人封锁了扬州水陆两路,我逃不出去,只好躲到这儿来了。”

楚云秋皱了皱眉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位傅公子也太过分了些,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乐无畏一惊,忙道:“朋友,你……”

楚云秋道:“你带我去找他,我给你化解这件事。”

乐无畏大惊,急迫:“朋友,我跟你无怨无仇……”

“对了:“楚云秋点点头道:“我跟你无怨无仇,我怎么会拿你往他手里送,我要想杀你也用不着假他之手,也早把你的命拿走了,是不?我只是认为这件事不能怪你,也认为傅怡红的做法太过分了些,所以找才要救你一命,要知道你老是这么躲不是办法,扬州城只这么大值地儿,他有一天会找到这儿来的。”

乐无畏满脸鷘容,迟疑着没说话。

楚云秋道:“乐无畏,我只是不忍再吓你,要不然我带着你到外头溜一趟,不愁会找不到傅怡红,你信是不信?”

乐无畏机伶一颤,忙道:“他住在“瘦西湖”一艘画舫上”楚云秋倏然笑道:“不错,真会找地方住,乐无畏,跟我去吧!只我一句话,他绝不会再碰你一根指头,你走前头。”他松了乐无畏。

乐无畏抖着从地上爬起来,颤抖着迈了步。看样子,他被傅怡红吓破了胆。

楚云秋不由为之摇头暗叹,叫道:“乐无畏!”

乐无畏像只惊弓之鸟,忙应了一声停步回身。

楚云秋过去拍了拍他道:“我们边走边谈。”抓着他的肩膊并肩往外行去。

楚云秋道:“你躲到“梅家废宅”来几天了?”

乐无畏道:“有半个山月了。”

楚云秋道:“你可曾看见过一个残废老人?”

乐无畏摇头道:“没有,没见过。”

楚云秋没再问,乐无畏也没再说话。两个人出了“梅家废宅”刚走没几步,两条人影如飞射落面前拦住了去路,是两名中年青衣人。

只听得一声:“乐无畏,你可真会躲啊:“欺身过来,探掌便抓。

乐无畏魂飞魄散,惊叫一声就要躲。

楚云秋一步越前,轻描淡写的一掌把两名青衣人逼了回去。

两名青衣人双双色变,左边一名冷喝道:“你是……”

楚云秋道:“你们两个可是金陵传家的人?”

那青衣人冷点头道:“不错,你……”

楚云秋道:“我姓江,是傅公子的朋友,我这就带乐无畏见你们傅公子去,你们两个带路吧:“那青衣人为之一怔,他还没有说话,那右边的青衣人突然一声冷笑道:“你把我们当成了二岁孩童,我们公子没有一个姓江的朋友……”

楚云秋淡淡然笑道:“那也许是他健忘,不要紧,我自己见他去。”

拉着乐无畏衍了过去。

两名青衣人四掌扬起,可是他们没有楚云秋快。

他们四只手刚扬起,楚云秋的一根手指已在那四只掌心各点了一下,他们俩闷哼垂手暴退,楚云秋已拉着乐无畏从他们俩中间穿了过去。

突然一声竹哨声划空响起,楚云秋倏然一笑,说道:“这位傅公子不容易见,看来在见他之前得好好地打上几架才行。”

就一句话工夫,四面八方夜色中,十几条人影疾掠而至,清一色的中年青衣人,落地就围住了楚云秋和乐无畏。

只听一人冷冷她笑道:“姓乐的,任你再会躲也逃不出爷们的手掌心!”

乐无畏还是有点害怕,但比刚才已经好多了。

楚云秋视若无睹,听若无闻,拉着乐无畏迳自走他的。

十几名黑衣人脸上都变了色,冷叱声中都扑了过来。

楚云秋洒脱扬声,刚扑过来的又退了回去,就这么边走边打,没多大工夫,“瘦西湖”已在眼前。只见灯光点点荡漾湖面,都是一艘艘的画舫。

靠着湖畔一艘大昼舫,灯光最亮,声声急促的竹哨声惊动远近。

楚云秋拉着乐无畏刚到“瘦西湖”畔,那艘画舫舱里已掀帘行出了一个人,一袭青衫,俊逸潇洒,正是名列“武林六公子”之首的金陵傅怡红。

楚云秋立即提声说道:“傅公子,你快请下个令吧!要不然,贵属就要撕裂我了。”

傅怡红凝目发声处一怔,长身而起,行空天马般一掠而至。

周围众青衣人恭谨躬身,一名青衣人高声道:“公子”傅怡红抬手拦住了他,同那楚云秋一抱拳,讶然说道:“江兄这是”楚云秋答了一礼,说道:“先跟傅公子告个罪,我说我是傅公子的朋友,要见公子,奈何贵属不信,为了自卫,我只有出手……”

傅怡红忙道:“江兄千万别这么说,这几个不长眼的东西冒犯江兄,劈了他们都是应该的。”

目光一扫,沉下脸色,冷笑道:“你们哪一个冒犯了江大侠?”

楚云秋笑了笑,说道:“傅公子,我不计较这些,要计较我就伤人了,怎么慱公子认真起来了呢?他们诸位奉了傅公子的令谕,是奉命行事,我带着乐无畏一块儿走,他们诸位自应出手夺人,这怎么能怪他们?看我薄面,算了。”

傅怡红道:“江兄既有此谕,傅怡红焉敢不遵,承蒙江兄擒得乐无畏来楚云秋微微一摇头截口说道:“傅公子误会了,我不是为慱公子你擒得乐无畏来,我是在“梅家废宅”无意中巧遇乐无畏,他把前因后果告诉了我,我一念不忍,特地带他来跟傅公子求个情,希望傅公于能高抬贵手放过他!”

傅怡红呆了一呆,说道:“怎么?江兄…”

楚云秋道:“傅公子,我已经找到了雪姑娘兄长“玉面剑客”,再说当初劫掳武林人,乐无畏他们也是被逼无奈,应该是情有可原。。”

傅怡红雨眼一睁,急道:“怎么?江兄已找到了艳芳的哥哥?”

楚云秋道:“不错,详情容我稍待奉告!”

“好!”傅怡红点点头道:“江兄是傅怡红的恩人,天大的事也全凭江兄一句话,传令下去,事已了结,乐无畏所到之处不得阻拦。”

两名青衣人应了一声,飞掠而去。

傅怡红砖圣乐无畏,高扬双眉冷然道:“乐无畏,你可以走了,你七个把兄是我杀的,你要为他们报仇,错过今夜尽可以找我。”

乐无畏听得一声“可以走了”,如逢大赦,哪里还敢多说句什么,连谢楚云秋都忘了,撒腿奔去,一溜烟没了影儿。

楚云秋微微笑道:“傅公子好威风。”

傅怡红道:“江兄这是损我,请上船坐坐。”抬手肃容。

楚云秋道:“该说的还没有说,我只好打扰片刻了。”

迈步向着湖畔那艘昼舫付去。

登上了昼舫,进了舱,分宾主落座,一名青衣人献上香茗。

楚云秋道:“雪姑娘没同来?”

傅怡红道:“没有,小弟在半路上传令从家里调了一部分人来,派畿个人护送韶芳回家去,小弟则带着剩下的人折回了扬州,小弟答应过丰芳,非找到它的哥哥不可。”

楚云秋道:“傅公子性情中人,一诺千金,找雪姑娘的兄长,不但千对万对,而且令人敬佩,只是傅公子现在是个有妻室的人,往后手底下还要放宽些才好,斗胆直言,也请傅公子不要见怪。”

傅怡红王面一红,窘迫她笑道:“江兄怎么说这话,不吝忠言足见江兄视小弟如知己,小弟感激还怕来不及呢!”

楚云秋笑笑道:“傅公子言重了,上天有好生之德,非十恶不赦之徒,留他一命末尝不是咱们的阴德,是不?”

傅怡红连声应是,而且再三致谢。

楚云秋道:“傅公子,不要客气了,现在,且听我找到“玉面剑客”薛空群的经过……”他便把误打误撞进入“逍遥宫”,以及解“逍遥宫”危厄的经过,从头到尾详细地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傅怡红惊喜地道:“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不瞒江兄说,小弟还一直硓心他已遇害了呢!小弟两次身受江兄恩惠……”

楚云秋一摆手道:“说什么恩惠,我两次都是赶巧了,我已经把雪姑娘鬻歌寻兄、邂逅傅公子的经过告诉了“玉面剑客”,武林事了,相信他会兼程赶往金陵探望二位,扬州这儿已经没事了。“残缺门主”率领徒众进入江湖,居心叵测,他派人侵袭“逍遥宫”一事,即是一例,傅公于在外头要没什么别的事,还是请早一点回府看看吧!”

傅怡红双眉微扬道:“江兄的意思小弟懂,也至为感激,金陵传家在武林中虽不敢自诩大家,但自卫的力量还有,“残缺门”既有此叵测的用心,小弟不知道便罢,既知道了岂有袖手旁观、只顾门前的道理,愿率属下众兄弟,追随江兄左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红颜遭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刀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