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神》

第21章 夺门之计

作者:独孤红

过了好半天之后,不但先进洞的不见出来,就是那后来奉命去催人的也像泥牛人海,一去也就没了消息。

傅怡红忍不住心又是一阵的狂跳!他轻轻地咳了一咳,说道:“门主,这是怎么回事儿,贵属是远赴金陵我家姐去了么?”

蒙面黑衣人这时候也觉得不对了!他两眼电闪寒芒,方待有所行动,只听一阵步履声从洞里传了出来,知道他的人回来了。

他马上笑了笑道:“傅公子不用急了,来了。”

傅怡红的一颗心顿时为一之紧!他凝目往蒙面黑衣人身后那个漆黑的洞穴中望去,他希望能早一点看见他所要见的人。

老天爷可怜,他看见人了。

蒙面黑衣人背向着自己,自然他是没有看见的,不过,他也已听出步履声渐渐地接近了。

傅怡红一阵惊喜,一阵激动!他差一点就脱口叫出声来!他身边那一众青衣人也看直了眼。

洞里走出了两个人,一前一后,一男一女。

前头那位是个乌云微显蓬松,衣衫也有点儿零乱的绝色青衣女子,修眉檀口,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动人,尤其动人的是她那成熟的风韵。

但,此刻笼罩在她娇硌上的寒霜,凝聚于她眉宇之间冷肃煞气却懔人!

后头那位,是位风华秀绝、俊逸潇洒的白衣客。不是别人,正是楚云秋。

快到洞口的时候,楚云秋疾跨一步,到了蒙面黑衣人身后,道:““贱缺门主”,傅姑娘芳驾到了。”

站在各洞口外的黑衣人一怔,变了脸色,就要叫。

而这当儿那蒙面黑衣人也已听山话声不对,他还算机灵,连头都没有回,身躯一震,就要前窜。

奈何楚云秋一只右掌已落在他左肩之上:“迟了,阁下!”

那蒙面黑衣人闷哼一声,马上矮了半截。

这当儿,忽然间冷叱之声连连,傅怡红身后那一众青衣人四散疾掠,纷纷扑向那个洞口。

而站在十几个洞口之前的那些黑衣人,反应也相当的快,就在众青衣人闪身掠扑的同时,他们一个个抬手击灭了插在洞口的灯火。利时,谷里一片漆黑。

只听楚云秋低声叱道:“傅公子,叫回弟兄们退出去。”

傅怡红自也知道情势大不利,急忙传令外撤,他自己则竭尽目力前望,往楚云秋及乃姐方向迎去。

他一边走一边喊道:“江兄,姐姐。”

只听一个甜美话声在前面不远处响起:“怡红!你快走,我跟江大侠在一起,不要紧。”

随听楚云秋递过来一个人,他答应一声接过那个人往外退去。

忽听谷口方向传来一声闷哼!傅怡红心头一紧,忙抱声道:“留神谷口上头。”提一口气飞掠过去。

灯灭后难见事物不过是一会儿的事,转眼工夫之后隐隐约约已可看见些了。

众青衣人已然退出了谷口,傅怡红看出高高的谷口上头是伏着一团的黑影,他没有暗器,俯身从地上拾起一颗半个头大的石头,抖手打了上去。

只听一声痛呼,那团黑影从那高高的谷口上头掉了下来,“砰”地一声摔在谷里的地上,落地之后就没有再动了。

此时,楚云秋已偕同青衣女子掠到,傅怡红也没停,飞身扑出了谷口。

楚云秋偕同那青衣女子跟着掠出,楚云秋道:“是不是哪位遭暗算受了伤?”

一名青衣人道:“不要紧,江大侠,一点皮肉之伤。”

楚云秋道:“需要包扎么?”

那名青衣人道:“不要紧的,江大侠!”

那名青衣女子望着楚云秋道:“江大侠,傅飘红不言谢了。”

楚云秋道:“傅姑娘别客气,我跟傅公子虽说缘悭几面,但彼此很投缘,也有惺惺相惜之感。再说我为的是天下武林,如若贤姐弟为他们所制,府上必落入他们手中,那对整个武林来说是大大不利的。”

傅怡红道:“江兄别这么说了,我姐弟很清楚,要不是傅怡红一念悔悟,江兄是不会交我这个朋友的,我姐弟一再蒙江兄援手,江兄救了我姐弟就是救了传家,这恩情传家上下不会忘记的。”

楚云秋皱了皱眉儿,道:“傅公子不是世俗中人,怎么突然间沾上了这么一身的俗气呢:“傅怡红倏然她笑了。他笑了后,说道:“那么我不说就是了。”

傅怡红又转望乃姐道:“姐姐,你怎么一个人跑到扬州来了呢?是不是家里有事。”

傅瓢红看了他一眼,道:“我所以一个人跑到扬州来就是为找你,现在既见到了你,我不能不告诉你,爹不肯让雪姑娘见门,娘嘱我把雪姑娘暂时安置在别处,然后到扬州来找你。”

傅怡红一怔,脸上顿时变了色。他黯然地说道:“爹不肯让艳芳进门,为什么?”傅瓢红雨眼望着他,没说话。

傅怡红激动地大声说道:“为什么?”

傅瓢红怔了怔,道:“爹说雪姑娘是个风尘女子,出身不好……”

傅怡红大叫道:“谁说艳芳是个风尘女子?她是为了找她的哥哥,难道我写的那封信爹没看。”

傅瓢红苦着脸说道:“看了呀!爹不信,而且认为不管怎么说雪姑娘也是在风尘里待过……”

傅怡红一跺脚道:“爹怎么这样,难道你跟娘没帮我说说话?”

傅瓢红嘟着小嘴兄道:“爹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谁能说得上话,他又容过谁说话了。”

傅怡红道:“那么艳芳呢?她是不是很伤心?”

傅瓢红道:“那自是在所难免,不过雪姑娘知书达礼,很明白事理,她倒没表示什么,愿意等你回去再说。”

傅怡红脸色顿然变得煞白,他点头道:“好吧,我这就回去,我自己去跟爹说,他老人家答应便罢,要不答应我跟艳芳外面住去。”

话落,向楚云秋一抱拳道:“江兄……”

楚云秋淡然道:“傅公子可愿意听我说两句。”

傅怡红道:“江兄请说,小弟洗耳恭听。”

楚云秋道:“令尊固执了些,但却山诸一番好意,自古侠女出风尘,雪姑娘是一个弱女子,为寻兄不惜身入风尘,不惜身入险地,胆识、意志愧煞须眉,令人敬佩,若以风尘见薄,那是世俗之见。但古来又有几人能免俗,父母之恩重,若为此跟老人家反目,那末免太说不过去。”

“再说,刚才令姐说得好,雪姑娘知书达礼,深明事理,尽管她深爱傅公子你,但绝不愿让你为她叛家,要是我没有料错,一日一雪姑娘知道傅公子有不惜叛家之心,她绝不会再跟傅公子你长相厮守,很可能会悄然离你而去,傅公子你信不信?”

傅瓢红静听之余,不住地向楚云秋投过深而异样的一瞥。当楚云秋把话说完,她立即转望傅怡红,缓缓地说道:“怡红,江大侠说约有理,我想”傅怡红沉默了一下“好一会儿才说道:“多谢江兄的教导,那么以江兄看,我该怎么办呢?”

楚云秋道:“好好跟老人家解释才是正途正理,锲而不舍,金石为开,真情能感天动地,傅公子,懂么?”

傅怡红一孢拳道:“多谢江兄,小弟受教了。”

傅飘红望着楚云秋道:“江大侠,傅瓢红也获益匪浅。”

一接触到傅飘红那双目光,楚云秋的心头不由为之一震,心里马上泛起了一种异样的感受,他忙说道:“傅姑娘取笑了。”

楚云秋有意无意地躲开了傅飘红那双目光。

他转望傅怡江说道:“傅公子,我要问一问这个人几句话,贤姐弟可以先请,不要耽误了时间。”

傅飘红道:“不急,等江大侠问完他,咱们一块儿走吧!”

傅怡红纵然急,但也不便说什么,当即把那黑衣人递了过去。

楚云秋当堂拍开那黑衣人的穴道,那黑衣老者醒过来,机伶一颤拉手就往自己脸上摸了摸。

楚云秋笑了笑,说道:“你难道察觉不出我没动你的覆面物?我用不着看你的脸,你骗得了别人但骗不了我,我不愿多伤人,可是,你要老老实实的答我问话,“残缺门主”现在何处?”

那蒙面黑衣人没有说话。突然楚云秋的一双手落上他肩头。

那蒙面黑衣人一怔,急急地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没有来过这儿。”

楚云秋怔了怔,随即他又说道:“他没有来这儿?据我所知,他急着找寻一个残废老人,既是如此他怎么会不来。”

那蒙面黑衣人神情一怔:他缓缓的说道:“他要找一个残废老人?谁说的?他没有交代我们找什么残废老人,只交代我们下手夺取几个大世家。”

楚云秋呆了一呆,讱然地道:“你说的可是实话?”

那蒙面黑衣人苦笑着道:“夺取几个大世家的事我都说了,别的还有什么不能说出来的呢!”

这倒是真的:只听傅怡红道:“你“残缺门”要夺取哪几个大世家?”

蒙面黑衣人道:“就是你们“武林六公子”的家。”

傅怡红道:“为什么你们不下手诸大门派?”

那蒙面黑衣人道:“六人世家在武林中的声威和实力,较几个大门派有过之而无不及,如能夺得六人世家,那就等于控制了大半个武林,稍假时日之后,还怕诸大门派会不低头的吗?”

傅怡红脸色当堂为之一变,他抬眼望向了楚云秋。

楚云秋也为之神情震动,道:“你真不知道“残缺门主”现在何处?”

那蒙面黑衣人道:“我真不知道。”

楚云秋道:“那么,你们跟他怎么联络?”

那蒙面黑衣人道:“没什么好联络的,该交待的都交待过了,只等派出去的这几拨入夺得六个大世家,他自然会知道!”

楚云秋眉锋皱起,沉吟了一下,突然他一摆手说道:“好!你走吧:记住我一句话,别再让我在江湖土百碰见你们,再有下回可没这么便宜,去吧:“那蒙面黑衣人如逢大赦,腾身掠起,一头扑进了谷里!

傅怡红道:“江兄……”

楚云秋道:“擒贼需擒王,射入先射马,不找到“残缺门主”,对付这些人并没有什么大用,请告诉我六公子的家鄱在什么地方?”

傅怡红道:““金陵”傅怡红,“襄阳”冷铁生,“长安”柳不凡,“洛阳”白璞,“衡阳”桂天平,“杭州”郭绍青,几个人的家都住得很分散,江兄用不着去各处跑,论他们几家的实力,只要稍微提高警觉,“残缺门”便绝难得逞,以小弟愚见,等回到了画舫上,修书几封,派专人快马,到各处去知会他们一声,也就行了!”

楚云秋道:“几个大世家的实力我清楚,而且我一个人也分身无术,恐怕只有这样子了。”

傅怡红道:“那么事不宜迟,早一步要比迟一步好,咱们这就赶回瘦西湖去吧!”

楚云秋点点头,说道:“说得是,走吧!”

众青衣人当先腾掠而去,楚云秋、傅飘红、傅怡红也跟着迈了步!

他二一个人的轻功身法,自是比那些青衣人高明,尽管洒脱迈步,却始终跟那些青衣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看看瘦西湖已在望,忽见一名青衣人如飞折了回来,近前一躬身道:“禀少主,老主人来了。”

傅怡红一怔停步,急道:“你怎么知道?”

那青衣人说道:“属下等刚见着了崔龙。”

傅怡红道:“老主人呢?”

那青衣人道:“现在在画舫上了。”

又见两名青衣人飞掠而至,近前齐躬身,左边一名道:“见过少主!姑娘!”

傅怡红道:“崔龙,老主人来了?”

那青衣人道:“是的,少主。”

傅怡红道:“什么时候到的?”

那青衣人道:“回少主,老主人刚到,前天有人给府里送了一封信去,说姑娘在扬州地面出了事,所以老主人赶来看看。”

楚云秋、傅瓢红、傅怡红二一个脸色都变,不约而同腾身往前扑去。

二名青衣人呆了一呆,跟了上去。

楚云秋跟在傅怡红、傅瓢红姐弟二人之后掠上画舫进了舱。

只见舱里有三个青衣老者,一个坐着,两个站在坐着的那青衣老者椅后。

坐着的那位青衣老者长眉凤目,神色冷峻,看来有一种慑人之威。

站在椅后那两名青衣老者中等身材,一名白净,一名稍微带黑一点,但都太阳穴高高的鼓起,目光一般地锐利。

只要一看就知道这是两个内外双修的一流好手。

二个人进了舱,长眉凤目的青衣老者一怔,站了起来道:“我就知道“残缺门”定有诈!”

傅怡红见了长眉凤目的青衣老者,急急地说道:“爹,“残缺门主”并不是施诈,我是被他们掳了去……”她把被掳以及被救的经过,匆匆地说了一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夺门之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刀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