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神》

第24章 妙计偷天

作者:独孤红

悔恨天听完楚云秋找寻残废老人的经过,内心异常的激动。

他反手抓住了楚云秋,道:“江山,谢谢你,我相信那是他老人家,等我见过“双凤门主”之后,我马上就去找他老人家。”

楚云秋道:“不必谢我,我找寻那泣残废老人的动机并非出自善意,只不过我没有冒然行事而已,你能不能告诉我,如果那残废老人确是令尊,“残缺门主”说令尊夺他发妻、害他家破人亡一事,作何解释?”

悔恨天摇头道:“这件事我不知道,不过据我所知,家父跟家母的感情不太好,尽管如此,我们并不相信家父会做出这种事来,因为家父这个人一向很方正。”

黄君看了楚云秋一眼,道:“梅夫人闺讳含烟。”

楚云秋神情一震,望着悔恨天道:“令堂闺讳含烟?”

悔恨天道:“是的,听小君说,家母有一张画像怎么的……”

楚云秋沉默了一下,道:“提起这件事,我应该从头说起,好在这儿也没有外人,我用不着再隐瞒什么,我不姓江,也不叫江山,江山两个字只是我的化名,我姓楚,叫楚云秋,我父亲是“神手书生口楚凌霄……”

傅飘红美目暴睁,睑色猛然一变,可是这时候谁也没有发觉。

楚云秋按着说道:“以前我告诉你有个人想称尊宇内,舍弃正宗,改为“残缺门”的“左手刀法”,因而危害了武林,招致卫道之士联手围攻,指的就是我父亲。他老人家在伤在白道侠义之手以前,把一幅女子的画像寄放在一位佛门友人处,这幅女子昼像是画中女子的自昼像,画中女子署名含烟,后来被“扬州八怪”中的乐无畏冒充家父的朋友,佯说受家父之托取去,我赶到扬州问过乐无畏,他说有个人以百颗明珠的代价让他冒充家父的朋友,到家父那佛门友人处骗画。那人蒙面,不过他从口音及身材上判断,那人像极了令尊,而如今你既然说令堂的闺讳叫台烟,那可知那蒙面人定是令尊无疑……”

悔恨天的睑色,有点儿不对了。

他急急地插口说道:“可是,令尊怎么会有家母的画像?”

楚云秋没有答他的话。但他却从怀中取出得自“百花城”的那幅画像,展开来递给悔恨天,道:“画中的人可是令堂?”

悔恨天脸色大变,身躯一阵颤动,点头道:“正是。”

楚云秋道。。“你再看上头题的诗。”

悔恨天神色骇人,左手一翻抓住了那张画像,但旋即他又松了手,把目光转向一旁颤声道:“我总认为我的父亲不对,甚至恨我的父亲,可是现在……”

他住口不言,不说下去。

黄君伸手抓住了悔恨天,娇榕上的神色难以言喻。

楚云秋默默地收起了那幅画像。沉默片刻他才道:“老一辈的作为,我们做儿女的不便批评……”

悔恨天忽然冰冷地道:“你是从哪儿找到这幅画像的?”

楚云秋道:““百花城”!”

悔恨天目光一凝,厉声道:““百花城”?”

楚云秋当即把二次赴“百花城”的原因及经过说了一遍。

悔恨天听毕说道:“这幅画怎么会落到了“百花城”?”

楚云秋道:“我的看法是:“百花城主”显然找到过令尊,他在令尊身上横施报复,后来令尊突然逃脱了,但却已落得终生残废,而这幅画像也落在了“百花城主”手中。”

悔恨天忽地转望楚云秋,道:“你信得过我信不过我?我父亲不是那种人,他既然不齿他自己的妻子的作为,当然更不会做出跟他自己妻子所作所为一样的事来。”

楚云秋道:“我不敢说信不过你,我原就觉得这件事里有蹊跷,所以找才没敢冒然行事,不过百件事似乎有可能……”

悔恨天道:“什么事?”

楚云秋道:“刚才我告诉过你,“百花城主”告诉我当初引家父舍正宗入魔道的是那位残废老人,那也就是说令尊。”

悔恨天道:“怎见得这件事有可能?”

楚云秋缓缓地道:“令尊痛恨家父,如不让这件事宣泄于武林,令尊只能用别的办法来报复。”

梅悢天脸上掠过一丝抽搐,道:“这么说,我父亲是你的仇人了。”

楚云秋道:“可以这么说,不过事实要真是这样,我似乎不能怪令尊。”

悔恨天道:“谢谢你,不过我倒认为“百花城主”指我父亲夺他发妻、害他家破人亡一事,既属无中生有,那么他告诉你当初引令尊舍正宗入魔道的是我父亲,这件事也可能虚而不实。”

楚云秋道:“当然不无可能,只是“百花城主”跟令尊之间若然全无仇怨可言的话,他为什么加害令尊于前,而今又处心积虑非置令尊于死地不可呢?”

悔恨天道:“也许,他想谋夺梅家的财富。”

楚云秋道:“或许当初是,可是如今悔家已经没有财富可言了。”

悔恨天道:“或许,他是怕我父亲报复。”

楚云秋道:“如今,令尊还能报复谁吗?”

悔恨天道:“那么……”只说了两个字他就住口不言了,显然他也不知道原因,他也说不上个所以然来。

黄君突然说道:“有件事,恐怕你们两个都没想到。”

楚云秋道:“什么事?”

黄君道:“你们俩有没有想过,梅家的灭门之祸又是谁下的毒手?”

楚云秋目光一凝,道:“姑娘说是“百花城主”?”

悔恨天道:“不会,我知道……”

黄君道:“我也知道,你为什么不多用脑筋想一想,怎么见得那些人不是他指使的?”

楚云秋道:“我想到过,可是我想不出理由。”

黄君道:“当年的事,当年的人一定有曾耳闻目睹者,咱们既然想不出理由,为什么不拔当年的人问问?”

楚云秋点头道:“说得是,我原就在找“残缺门主”!”

悔恨天道:“不,把“琖缺门主”让给我。”

楚云秋道:“我认为,你该先找令尊。”

黄君道:“我也这么想,恨天找着了悔老人家,我相信他老人家绝不会再惊慌逃避;你则去找“残缺门主”,等你找到了“残缺门主”之后,你们两下里一碰面,当年的事不就可以一清二楚了吗?”

楚云秋微一点头道:“我看也只有这样了。”

悔恨天道:“到时候,我希望你能把“残缺门主”交给我。”

楚云秋道:“只要能除去这个危害武林的“残缺门主”,把他交给谁都是一样的。”

悔恨天道:“那么,咱们就此别过。”他左手一举刀就要走。

楚云秋忽然伸手拦住了他,说道:“慢着,有件事我差点忘了问你,你又是怎么学了“残缺门”的“左手刀法”?”

悔恨天呆了一呆,道:“你问这……”

楚云秋道:“说给我听听,也许这里头牵扯着另一桩阴谋。”

悔恨天看了他一眼,道:“我告诉过你,发生变故的时候我没在家,等我回来才发现家里的人都倒在血泊里,只有我奶妈躲在阴沟里才悻免于难……”

楚云秋道:“不错,当日在“百花城”你是这么告诉我的,可是……”

悔恨天道:“之后我跟我的奶妈相依为命,我的奶妈有个哥哥是武林中人,奶妈带着我投奔到她哥哥那儿,住了几年之后,奶妈要她哥哥为我找个名师学武,以便我将来好为父母报仇。”

“她哥哥说,当世的武功,没有一种比“残缺门”的“左手刀法”更凌厉的,等学了“残缺门”的“左手刀法”,将来不但可以报梅家的血仇,甚至可以称霸宇内,我一听就点了头。就这样,我就被奶妈那位哥哥带进了“残缺门”……”

楚云秋口齿蠕动,要说话。

悔恨天却按着说道:“我记得当时的“残缺门”是在一座深山里,奶妈的哥哥把我带到之后就走了,从那时候起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进了“残缺门”的当天,有一个黑衣蒙面人告诉我要学“残缺门”的“左手刀法”必须先废去右手,这样才能全心全意依靠左手把刀法学好,我为了要报仇,竟然毫无畏惧地点了头,按着他点了我的昏穴,等我醒过来之后我发现置身在一间石室里,右手已经没了,裹着布,还有血债,但是我一点也不觉得疼。”

“从那时候起,每天有黑衣蒙面人进入石室传授我“左手刀法”,一直到有一天他们开了石室让我出去。从我进入“残缺门”,到我离开“残缺门”,我从来没有遇见第二个“残缺门”的人,离开“残缺门”之后,我曾经回过我奶妈哥哥的家,可是却没见着他们兄妹俩,我问过冲坊邻居,谁也不知道他们兄妹俩上哪儿去了,就是这样了,你看这里头有什么阴谋?”

黄君道:“有,他们兄妹俩如今无缘无故的就那么不见了,还有,你奶妈的哥哥要不是“残缺门”的人,也一定跟“残缺门”有关系,要不然,他不可能只提“残缺门”,“左手刀法”固然霸道,却并非无敌,他也不可能这么容易把你引进了“残缺门”!”

楚云秋点头道:“我也这么想。”

悔恨天道:“你们俩的意思是说,这是他们安排好的?”

黄君道:“恐怕是。”

悔恨天道:“用意何在?”

黄君道:“让你亲手毁灭你自己。”

悔恨天道:“这就不可能了,既有害我之心,当初何不给我一刀,当时他们要杀我那是人容易了,何必等到日后冒着让我发现之险?”

黄君为之一怔,一时没说出话来,抬眼望向楚云秋!

楚云秋苦笑一声,道:“我不能不承认他说约有理……可是我不能不说他奶妈兄妹俩确实教人心生疑窦。”

目光一凝,望着悔恨天道:“你说你的奶妈给你画的十张人像,是什么时候给你的?”

悔恨天道:“我进“残缺门”的头一天。”

楚云秋沉吟道:“有点像不打算再见你了,但也可以解释为不知道你那一去要多远,怕其间发生什么变故,日后见不着你,误了你报仇。”

话锋一顿,接道:“记得你告诉过我,你回家之后你发现家人都倒卧在血泊中,你的父母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悔恨天忽地一怔,急迫:“确是这样,可是如今我父亲……”

楚云秋一点头道:“我感到奇怪的就是这个,既然令尊、令堂当时俱已遇害,怎么如今令尊……”

悔恨天脸色一变,道:“会不会那残废老人不是我父亲?”

楚云秋摇头说道:“可能性也不大,他要是不是令尊,为什么偏偏要躲在梅家废宅后院那一口枯井里?对梅家的环境,怎么会那么的熟悉?又为什么刮去水榭墙上那阕“钗头凤”?”

悔恨天呆了一呆,说道:“那这么,究竟……”

黄君道:“当时你去看清楚没有?”

悔恨天道:“这倒没有,我一到后院先碰见我的奶妈,我父母倒卧的所在还是她指给我看的,我只看了一眼,她就惊慌地拉着我跑了。”

楚云秋摇头道:“这就更让人莫侧玄奥了,本来以找的推测是当时令尊不在家,因而跟你一样幸免于难,也可能他们挑的就是令尊不在家的时候下手,因为他们顾虑令尊一身武功极高,怕难以得手,可是,不管这动机可能是哪一种,他们都没有理由假造令尊的尸体来哄骗你……”

黄君道:“有理由,这样好使他跟奶妈走。”

楚云秋道:“要是这样的话,梅家的惨祸就是“残缺门”下的毒手,当然,那位奶妈画的十张人像也是一种嫁祸栽赃的手法,梅老人家回家发现,或者当时就知道,或者几经查访才知道是“残缺门”下的毒手,因而找上“残缺门”去,却因为众寡悬殊,不敌被擒,遭受非刑……”

黄君插口,说道:“可是,那“残缺门主”却说梅老人家夺他的发妻,害得他家破人亡……”

楚云秋道:“这或者是一种借口,最让我感到不懂的,就是他们为什么要留下恨天?”

黄君道:“说不定那个“残缺门主”,是想安排来日让恨天杀了梅老人家。”

楚云秋道:“不可能,恨天岂有不认识他生身之父的道理。”

黄君道:“试问,现在谁能认出那残废老人就是悔老人家?”

楚云秋听了微微一怔:他抬眼凝望着悔恨天,缓缓地说道:“那十张人像里,可有我所告诉你的那么一个残废老人?”

悔恨天摇头道:“没有!”

黄君道:“也许他奶妈在画这十张人像的时候,悔老人家还没有找到“残缺门”去,所以……”

楚云秋道:“那么他们留下恨天的理由,就不该是来日让恨天亲手杀自己的父亲,理虽不该如此,他们一定有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妙计偷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刀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