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神》

第26章 恨刀夺魂

作者:独孤红

柳不凡这个惊弓之鸟、漏网之鱼还在没命的跑。他连头都不敢回,他是吓破了胆。他也不敢找空旷的地方跑,因为那会暴露身分,他专找能掩蔽的地方跑。

跑着跑着,他眼前出现了一片密林。他心里一喜,加速身法疾掠扑了过去,几个起落便奔到,一头钻进了那片密密的树林里。

进了树林转身外望,哪里有那个煞星的人影?柳不凡心身都为之一松。

刚才使的是一口气,现在心身一松,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往树干上一靠,顺着树干滑了下去。他在喘,喘得好厉害。

他这里身子刚着地,突然一个冰冷的话声自后响起:“你跑得可真不慢呢!”

柳不凡魂飞魄散,心胆慾裂,顾不得再跑了,他知道来不及了,其实他还想再跑,奈何两腿发软,不听使唤。

他尖叫一声:“梅兄饶命”翻身跪倒在地。

他跪下去了,可是他也直了眼儿。眼前不是那个煞星悔恨天,赫然是个两眼透射阴森光芒的黑衣蒙面人,他人虚脱了,身子一晃差点没倒下去。

只听那黑衣蒙人冷笑道:“真光彩,真露脸,“武林六公子”之一的柳不凡,居然让个残废人吓破了胆,还跪下来求他饶命,这要是传扬出去……”

柳不凡白净的一张玉面,刹时通红。

他霍地窜了起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黑衣蒙面人沉声道:“你办砸了我的事,还有脸问我什么意思?”

柳不凡抗声道:“那不能怪我,谁知道悔恨天的毒已经解了……”

那黑衣蒙面人道:“谁解的?”

柳不凡道:“我怎么知道,你问我,我问谁?”

那黑衣蒙面人冷冷笑道:“你问谁?那种毒非你的独门解葯不能解,你问谁?”

柳不凡道:“天地良心,我没有给他解葯,你怎么不想想,我会给他解葯吗?我要是给了他解葯,还敢去找……”

那黑衣蒙面人道:“那么是谁解了它的毒,谁又能解他的毒?”

柳不凡道:“我怎么知道,我要是知道不就好了吗?”

那黑衣蒙面人沉默了一会儿,道:“不管怎么说,这件事算砸了,砸了这件事对本门的影响很大,我一定要补救……”

柳不凡忙道:“那是你们的事,别再找我了。”

那黑衣蒙面人阴森目光一凝,道:“那是本门的事?”

哼哼一阵阴森冷笑接道:“谁告诉你那是本门的事,别忘了,这件事是你公子办砸的,而且楚家这个后人在世一天,对你六人世家就是一个大威胁,设若让他知道当年围攻他父亲的是你大大世家,我不知道那后果……”

哼哼雨声,住口不言。

柳不凡神情一紧,忙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那黑衣蒙面人道:“没听我刚才说了,我要补救!”

柳不凡道:“我知道要补救,我是问怎么个补救法?”

那黑衣蒙面人道:“很容易,只问你愿不愿听我的话!”

柳不凡道:“我愿不愿听你的话,你又要我去干什么?”

那黑衣蒙面人道:“别忘了,姓楚的这个后生在一天,不但对本门是个威胁,对你大大世家也是个大威胁。”

柳不凡道:“既是这样,你们为什么老躲在暗处,让我老站在明处?”

那黑衣蒙面人森冷一笑道:“这不难让你明白,只因本门跟你六人世家之间,本门拿的牌是至尊,你大大世家拿的牌却是一副弩十。”

柳不凡chún边浮现一丝冰冷笑意,道:“你也别忘了,真正害了楚陵霄的是你“残缺门”的“左手刀法”!”

那黑衣蒙面人点头道:“不错,是这样,可是“残缺门”并没有强迫谁学这种刀法,楚陵霄学“残缺门”的“左手刀法”是周瑜打黄盖,两厢情愿,再说他楚陵霄又不是二岁孩童不懂事能破人哄骗,这能怪得了“残缺门”吗?可是……”

阴阴一笑接道:“六人世家联手,那么多高手围攻楚陵霄一个,把楚陵霄砍得体无完肤,最后掉下了赤壁,这就绝不同了……”

柳不凡扬眉道:“六人世家为的是天下武林!”

那黑衣蒙面人道:“这话你大大世家得对楚陵霄那个后人说,跟我说没有用,再说,你六人世家是为天下武林吗?这你应该比我明白,是不?”

柳不凡的脸色变了,chún边飞快地掠过一稻泞笑意,道:“这就叫一棋受制,全盘俱没,好吧,要我怎么听你的,说吧!”

那黑衣蒙面人哼哼一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如进退者方算高人,这才是。我让你做的事很容易,现在赶回你家去,对你的父亲陈明利害,然后让他柬邀另五家,来一个先下手为强,斩草除根,你听明白了吗?”

柳不凡道:“听是听明白了,只是……”突然凝目往黑衣蒙面人身后望去。

黑衣蒙面人忙侧身回顾。

柳不凡眉腾凶煞,一声不响,闪电出掌击向黑衣蒙面人右胁。

只听黑衣蒙面人一声冰冷轻笑:“我早就防着你了。”

抬手一档,柳不凡那一掌正拍在他右小肾上,黑衣蒙面人没有怎样。

柳不凡却觉那一掌像拍在烙铁上,闷哼一声,垂下了手。

黑衣蒙面人抬手扣住了柳不凡的喉管,那只手居然是只铁手,只听他冷冷笑道:“跟我玩这一套,你还差得远,脸都慾红了。”

黑衣蒙面人猛力一堆,柳不凡跟跆几步摔倒在地上,两手直揉脖子。

黑衣蒙面人冷哼说道:“给我滚回家去,你若敢阴奉阳违,跟我要姦施猾,逗留在外头不回去,让我碰见你就没命,而且我马上揭你六人世家的底,看看那姓楚的会不会放过你六人世家,言尽于此,给我滚!”

柳不凡一声没说,抱着脖子翻爬而起,疾飞出林而去。

望着柳不凡那狼狙背影,黑衣蒙面人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栋然、不寒而栗的阴森冷笑,一闪没了林深处!

悔恨天毫无目的的狂奔,他自己觉得他快要爆炸了。

他原同情他的母亲,母亲却是那么个人,刚转而同情父亲,不料父亲也是那么个人,他伤心、他悲痛之余,良师益友般楚云秋叉成了它的仇人之于,这刺激实在是太太大了。

它的性情刚好一点儿,如今又旧病复发,而且来势更厉害了。他脸煞白,眼赤工,朱,神态吓人:他找楚云秋,却不知楚云秋在哪儿,他到处狂奔,像只出了押的疯虎一样。突然,他收势停住了。

身侧是一片竹林,风过处,竹摇叶响八斗汁沙沙之声。

他缓缓转身,面向着竹林,竹林里缓步走出一个人来。

硕长的身材,一袭黑衣,长眉细目,脸色苍白,冷的逼人,狠意凛人,赫然是“胡刀”冷厉。

悔恨天两眼中寒芒暴闪,他冰冷地道:“是你!”

冷厉森冷地一笑道:“难得你还记得我,咱俩有缘,又碰上了,这回看谁来救你,你是拔刀对决呢,还是丢刀磕头?”

悔恨天抬手抚上了刀柄,但旋即他又垂下了手,chún边门过了抽塔道:“我找的不是你,我不愿意多伤人,你不要逼我:“他转身要走。

冷厉纵身掠起,带着一阵劲风落在他面前,道:“刚才你怎么说?”

悔恨天把刚才的话,一字不满地又说了一遍。

冷厉仰天旺笑,道:“你找的不是我,你不愿意多伤人?好说,好说,这是我冷某生平头一回碰上对我说这话的人,奈何我找的是件,我要看看你那把刀是怎么样的伤我,拔刀吧!”

悔恨天道:“冷厉”

冷厉脸色一寒,森冷之气外透,冰冷喝道:“拔刀!”

悔恨天脸上的肌肉起了跳动,额上见了汗,道:“不要逼我”冷厉抬手抚上刀柄,悔恨天填目厉声大叫道:“你不要逼我!”

冷厉刀拔出了一半,睁圆了眼瞪着悔恨天,一动不动,他目光里充满了讶异,也充满了惊骇!

悔恨天手里握着刀,缓援往下垂去,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突然,冷厉从额头一直到小腹出现了一条血线。脖子以下因为有黑衣裹着看不大清楚,脸上那一部分却极为明显清晰。

血线出现的时候,冷厉两眼的光芒渐渐消失,渐渐于暗淡,按着身子往前一栽,笔直地倒在了地上,“坪”地一声,从头顶到小腹一分为二,鲜血四干急涌,五脏、肚肠、惨不忍睹。

悔恨天的刀垂了下来,衣服抖得窍窍直响,脸上的肌肉跳得更为厉害,眼儿也更加的红了。只听他声音颤抖而又沙哑地道:“叫你不要逼我,你为什么不听?你这是何苦,你这是何苦?”突然转身疾奔而去。

悔恨天又是一路狂奔,这回刀在他手里。

他知道他比刚才更危险,刚才他还能克制自己,可是现在,它的刀沾了血,他的眼也看见了血,他心里很明白,但却克制不住自己,他有一股杀的冲动。

那股冲动就像是口渴之极的人盼水一样!

突然,迎面来了两个黑衣人。这两个黑衣人看见他却是一忙,旋即脸上浮现惊容,要躲,悔恨天已从他们身旁掠过,停地没停地又往前奔去。

两个黑衣人几乎是同时倒下了。

悔恨天恐怕已经疯狂了。跟有黄君在身旁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

悔恨天跑得变成了一点。

有个人带着一个人从这儿经过,是楚云秋抱着那残废老人。

他看见了地上那两个黑衣人,脸色微微一变,抬眼四望,可巧他看见了那一个黑点,他双眉睫扬,飞身追了过去。

楚云秋的轻功身法高绝,奈何他带着一个残废老人,腾掠之间总是吃点亏。

他看不出那一个黑点是什么人,但是他从那两个黑衣人的致命伤看,这种刀法不多,只有一种─“残缺门”的“左手刀法”。

会这种刀法的也不多,若非“残缺门”的一等高手,要不就是悔恨天。

盏茶工夫之后,轨快接近了,但还差约莫五十女。

够了,他看出那是悔恨天了,他也看见悔恨天左手拿着那把刀。

他诧异:他震惊:他不明白悔恨天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样,但他知道悔恨天的“邪病”犯了,他也知道那可怕的后果。

就在这时候,他看见悔恨天前面二十多丈外,有两个人走过,那是时逸和左北斗两个人。他的心猛一震,舌绽春雷,震声大叫:“悔恨天,站住!”

悔恨天似乎没听见,仍往前狂奔。

时逸和左北斗却听见了,双双停步望了过来。

楚云秋大惊再叫:“时老,左老,快躲。”

就这两句话工夫,悔恨天已奔近时逸和左北斗,他左臂飞快扬起,刀光一闪,时逸和左北斗双双倒了下去。

楚云秋心胆慾裂,厉声大叫:“悔恨天”忽见时逸和左北斗一主一右地从地上窜起,往这边飞奔过来。

楚云秋心中猛然一松,而悔恨天也身躯疾旋掉转方向追了过来。

四、五十女距离本不近,但双方施展轻功身法,相互间无形中就缩短了一半距离。转眼工夫,楚云秋已迎着时逸和左北斗。

悔恨天已进至两女内,楚云秋大喝:“接住人!”振臂把残废老人掉向时逸和左北斗。按着他拔出了小玉刀迎向悔恨天。两条人影电般相接,“当”地一声,一道寒光冲天而起,两条人影又疾快地分了开来。

悔恨天握着一把断刀,身躯摇晃。

楚云秋衣袂飘扬,左臂上衣衫破裂,添了一条血道子!

时逸、左北斗大惊,双双急叫:“江老弟”楚云秋忙说道:“我不要紧,谢谢二位!”

只听悔恨天一声厉喝,运人带那把断刀一起投射过来,疾苦闪电一般,乍看只有一道寒光。

楚云秋大喝一声,道:“悔恨天,你疯了!”小玉刀迫着寒光一展,发出“当”地一声,寒光条敛,楚云秋的身躯摇晃着退后了两三步。

悔恨天脚下跟枪往后暴退,手里的断刀只剩了一个刀把。

可是这当儿,他已红了眼,沈哼声中稳住了身躯,一扔刀把,闪身又要扑。

楚云秋舌绽春雷,霹雳大喝:“悔恨天,你连我也不认识了,我是江山。”

悔恨天身躯一震,脚下也为之顿了顿。

他木然地道:“江山?”

楚云秋道:“不错:你”

悔恨天道:“你叫楚云秋,江山是你的化名,是吧!”

时逸和左北斗听得微微一征。

楚云秋沉声说道:“我不已经告诉过你”

悔恨天道:“幸亏你告诉了我,不然我还不知道呢,我找的就是你。”

他闪身扑了过来,楚云秋为之一征,轨在这一征神工夫,悔恨天已带着一片劲风扑到,一只左掌如钧,当胸就抓。

楚云秋抬手一掌拍出去,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恨刀夺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刀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