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神》

第28章 两相对质

作者:独孤红

有时逸和左北斗指路,马车很快地驰抵了楚云秋碰见梅恨天之处。

当然,梅恨天已不在这儿了。

时逸让薛空摹停住了马车,他跳下了车。

他坐在地上仔细看了一阵,然后站起来直抓头。

莫言也跳了下去,道:“怎么了,你不是精通追踪之术的吗?”

时逸皱着眉道:“足迹乱了,怎么这块地儿突然增添了这么多足迹,有另有女,不下几十个之多。”

莫言俯首往地上看去,但他却看不出什么来!

只听逍遥宫圭在车里问道:“可有什么发现吗?”

莫言回身把时逸的发现告诉了逍遥宫主。

逍遥宫主沉默了一下,道:“恐怕这是“双凤门”人留下的足迹,她们追踪而来想看个究竟。时老,增添的这些足迦是往那方向去的?”

时逸抬手一扬道:“往东去了。”

逍遥宫主道:“可看得出,走了多久了?”

时逸道:“顶多不过半个时辰。”

逍遥宫主道:“麻烦时老仔细看看,往东去的是不是也有悔恨天的足迹?”

时逸答应了一声,立即往东找了过去。

他走出几十女去,很快地又掠了回来,说道:“宫主,悔恨天的足迹跟那些人的足迦都往东去了。”

逍遥宫主道:“多半他们找悔恨天去了,二位请上车,咱们赶一阵吧!”

莫言、时逸双双跃上马车,薛空摹挥起一鞭,赶着马车往东疾驰。

时逸跟莫言两个人一直竭尽目力,凝望着车前地上的足迦,两对老眼儿,眨也没眨一下。

这些足迦并不是笔直往东,一会儿折向南,一会儿折向北,足足疾驰了近半个时辰之多。

薛空蔓忽然抬鞭往前一指,道:“三位请看!”

莫言、时速、左北斗忙抬眼往前望去。只见前面近百丈外,有一支为数几十伍在往西疾走,速度之快不下于自己这些人乘坐的疾驰马车。

莫言忙说道:“恐怕真让宫主说中了。”

逍遥宫主道:“空群!看到了什么?”

薛空摹把所见恭声禀告逍遥宫主。

莫言按着问道:“宫主,咱们该怎么办?”

时逸道:“这还用问,自然是追上去。”

逍遥宫主道:“时老说得是,追上去,先找他们也好,我要问问那位“双凤门主”,她究竟是何居心?”

薛空蔓叱喝声中猛挥了几鞭,马车驰速更快,飞也似地赶了上去。

逍遥宫主说道:“空台,叫他们停一下。”

薛空翼仰头发出一声长啸,裂石穿云,直传过去。

薛空摹这声长啸还甚管用,前头那支队伍末等啸声落,立即说道:“果然是“双凤门”的人。”

逍遥宫主冷冷地哼了一声,没说话。

马车驰行如飞,一转眼工夫之后,便已驰近“双凤门”那支队伍。

薛空摹收势停住马车,后头的马车不等拉停便分两边散开前驰,围住了“双凤门”这支队伍。

“双凤门”的人脸色微变,立即转身向外,蓄势以待。

潘朋、彭刚双双越众而出,四道锐利目光直逼车辕,潘朋震声道:“尔等何许人,这是什么意思?”

左北斗“哈”地一声,说道:“这个家伙人老眼神儿也不好了,怎么连咱们这块招牌都认不出!”

时逸冷冷地说道:“难怪,谁叫咱们三个这块招牌没人家“双凤门”的招牌大!”

彭刚冰冷一哼,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薛空台冷然截口道:““逍遥宫主”要见见贵门主。”

彭刚一征,说道:“你们是“逍遥宫”的人?”

薛空摹道:“不错。”

彭刚目中寒芒往后一掠,道:““逍遥宫主”现在何处?”

薛空台等纵身跃下车辕,薛空摹伸手掀起了车帘。

上彭刚往车里看了一眼,道:“老夫眼拙,哪位是“逍遥宫主”?”

逍遥宫圭冰冷道:“你跟谁称老夫?这就是你们“双凤门”的礼教了?”

只听双凤门主的话声传了过来:““双凤门”不能落人笑柄,彭护法不可失礼,闪开些。”彭刚、潘朋双双躬身退后。

双凤门主道:“小君!”

黄君抬皓腕掀起了轿帘,双凤门端坐轿内,话声微带冷意,道:““双凤门”跟“逍遥宫”素无往来,应该谈不上什么嫌隙,不知道宫主这是什么意思?”

逍遥宫主道:““逍遥宫”一向少与人来往,也从不侵人,跟谁也谈不上嫌隙,不过要是有人意图危害“逍遥宫”,那却是“逍遥宫”难以忍受的。”

双凤门主道:“宫主的意思是指“双凤门”意图危害“逍遥宫”?”

逍遥宫主道:“可以这么说!”

双凤门主突然笑了,她笑声很好转:“宫主一官之尊,“逍遥宫”在武林中,也很有点名气,宫主不应该是那莽撞孟浪的人。”

逍遥宫主道:“门主古利如刀,好不厉害,我提个人门主就明白了,楚云秋:门主知道这个人吗?”

黄君为之一忙。双凤门主也为之一征,道:“楚云秋是贵宫的人?”

逍遥宫主道:“门主既知楚云秋,当知他不是我“逍遥宫”的人,不过他跟我“逍遥宫”有极深的渊源、异常密切的关系。”

双凤门主道:“这一点我倒是真的不知道,而且我也不太明白,宫主跟我提起这个楚云秋”逍遥宫主道:“门主,楚云秋是“神手书生口楚陵霄的后人。”

黄君脸色一变。双凤门道:“我明白了,宫主敢是为我指“神手书生口楚陵霄杀害梅氏一家的事找我?”

逍遥宫主道:“正是,我要问问门主,有何谭何据指楚陵霄杀人满门?”

双凤门主道:“要是别的事我不敢说,这件事我不会不给宫主一个满意的答覆,不过我要请教,楚陵霄跟贵宫有什么渊源?有什么关系?”

逍遥宫主道:“我不满人,也周不着满人,“神手书生口楚陵霄他……他是:他是我的夫婿。”

黄君猛然一征,她脱口叫了声:“楚夫人!”

这答覆显然也大出双凤门主的意料,她忙了一忙,旋即说道:“我说楚陵霄没死跑到哪儿去了,原来他跑到“逍遥宫”招亲去了。”

逍遥宫主冷冷地说道:“门主错了,我跟楚陵霄的夫妻关系早在十几二十年前丫不是现在。”

双凤门又复一忙道:“怎么说?宫主跟楚陵霄的夫妻关系早在十几二十年前,不是现在。”

逍遥宫主道:“不错。”

双凤门道:“那么楚陵霄现在”

逍遥宫主道:“我不知道他现在何处,楚云秋就是我的亲骨肉。”

双凤门主淡然她笑了笑,道:“可是,我听说楚陵霄的妻子早在十几二十年前便已亡故……”

逍遥宫主道:“他以为我死了,但我没死,从那时候起我就离开了他,后来我就没有再跟他见过面。”

双凤门主道:“这是怎么回事?”

逍遥宫主道:“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不足为外人道,我只是要问问门主,凭什么指他杀梅家满门?”

双凤门主道:“宫主已在十几二十年前就离开了他,后来也没有再跟他见过面,怎么知道他没有杀梅家满门呢?”

逍遥宫主道:“他曾经是我的夫婿,我曾经是它的妻于,我当然知道它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双凤门主道:“据宫主所知,楚陵霄是什么样的人?”

逍遥宫主道:“天地间第一等奇才:天地间第一等英雄:“

双凤门主哈哈她笑了起来,忽然她面色一黯,说道:“好一个天地间第一等奇才,天地间第一等英雄,这话出自逍遥宫主之口,要是换个人,谁也不敢相信,可是我要告诉宫主,宫主跟楚陵霄虽是夫妻,但却不是真了解他的人。”

逍遥宫主道:“那么,门主以为谁才是真了解他?”

双凤门主道:“我。”

逍遥宫主突然道:“是吗?”

双凤门主道:“说句不怕宫主生气的话,楚陵霄是天地间第一等奇才是不错,但他却是天地间第一等丑恶的人。”

逍遥宫主冷然道:“门主怎么这么了解他?”

双凤门主道:“很简单,属于它的事,我比宫主知道的得多。”

逍遥宫圭冰冷道:“门主,楚陵霄不是那种人!”

双凤门主哼了一声,道:“我不能不佩服楚陵霄,因为他能使任何一个人认为他是个英雄,我也不能不对宫主表示无限同情,因为宫主比世上任何一个人都来得可怜。”

逍遥宫主怨声道:“门主”

双凤门主截口道:“宫主不要动气,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最真实不过的,好在楚陵霄还在人世,宫主跟他若有夫妻团圆的一天,可以当面问问他,我还有别的事,失陪了。”

“双凤门”的人要动。

“慢着!”逍遥宫主沈喝一声,道:“真到那一天就来不及了,我要门主现在就拿出证据来,如若不然”双凤门主道:“怎么样?”

逍遥宫主道:“我认为门主挑起这场搏斗,居心匝测,我不能坐视,也难以容忍……”

双凤门主突然柔声道:“楚夫人,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最真实不过的……”

逍遥宫主道:“门主应当知道,空口无凭。”

双凤门主道:“楚夫人……”

逍遥宫主道:“门主,我也心平静气跟你说一句,拿出证据来,门主你要是跟楚陵霄有什么怨隙,尽可以光明正大的找他,不该无中生有假他人之手……”

黄君听到这儿,实在忍不住,突然说道:“宫主,我义母绝不是无中生有,也绝无意假别人之手做什么。”

逍遥宫主道:“姑娘”

黄君道:“晚辈黄婉君,曾经化名黄君,楚云秋既是宫主的亲骨肉,宫主该从他那儿听到过晚辈。”

莫言一征,叫道:“这么说,你就是那位“血无痕”黄君。”

黄婉君道:“正是。”

萧栖悟从车里探出身子道:“姑娘还认得我吗?”

黄婉君道:“我早就看见姑娘了,我愿为当日的事向姑娘致歉!”

萧栖悟道:“那倒不必了,我也不敢当,这原是人之常情,只是我听说姑娘被掳失踪了,怎么如今……”

黄婉君毫不隐瞒,当即把悔恨天劫掳它的经过,以及后来见着楚云秋,双方误会冰释,甚至连楚云秋为悔恨天解毒的情形,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萧凄悟道:“这么说,悔恨天现在已是门主的义女婿了。”

黄婉君微微垂下了蚁首,他的声音放低着说道:“是的!那是因为我发现我对悔恨天有相当深的感情,所以找只好……”

萧凄悟道:“应该这样,这种事儿本就不能勉强,姑娘的选择是对的,只是我听说楚少侠对梅少侠原就不错,刚听姑娘说楚少侠也救过梅少侠,照这么看,门主似乎不该对楚少侠……”

黄婉君抬起了蚁首,道:“萧姑娘错怪我的义母了,她老人家所说的旬旬真实,而且她老人家也是迫不得已,事实上,她老人家明知道悔恨天不是楚少快的敌手,但如今“双凤门”追赶悔恨天,就是为了阻拦悔恨天找楚少快的父亲……”

萧凄悟道:“姑娘非常聪明,当知道那种结果是一样的:“黄婉君道:“话是不错,可是站在悔恨天约立场,这种血海深仇不能不报。”

萧凄悟道:“血海深仇固然不能不报,但如今争论的是楚大侠究竟是不是杀害梅家满门的真凶”黄婉君一整脸色,点点头说道:“是,确是。”

萧凄悟道:“姑娘,这种事关系重大,一定要有证有据……”

黄婉君道:“萧姑娘,事已隔多年,而且当初楚大侠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萧凄悟道:“那么,门主怎么知道这是楚大侠杀了悔家满门?”

黄婉君道:“是楚大侠亲口告诉我义母的。”

逍遥宫主突然说道:“这么说,门主认识楚大侠?”

黄婉君说道:“是的,我义母认识楚大侠。”

逍遥宫主道:“姑娘,楚大侠要是真杀了梅家满门,他会告诉别人?”

黄婉君香chún掀动了一下,慾言又止,但旋即又说道:“晚辈只能告诉宫主,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逍遥宫主道:“姑娘,借令义母一句话,要是换个人,谁也不敢不相信她的话,无如我……姑娘,“双凤门”在武林中的名声我恨清楚,我也不愿跟贵门为敌,无如这件事关系太以重大,要是令义母找不出真凭实据来,我实在不能让梅少侠或楚云秋寻仇。”

双凤门主突然说道:“宫主的意思,是……”

逍遥宫主道:“我不惜一切要阻拦梅少侠,且我要门主对梅少侠说明门主的真正用心。”

双凤门主叹了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两相对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刀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