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神》

第30章 一着之差

作者:独孤红

六人世家的人停在了一丈外,身着青衫,脸色稍嫌凝重的博天翔跟爱女傅飘红站在一起。

其他,冷铁土、柳不凡、白璞、桂天平、郭绍青面前各站着一名老者,分着黑、黄、白、紫、蓝色衣袍,身后也都站着一两个中年人或者是老者。

楚云秋迎前两步,抱拳一拱,道:“博前辈……”

只听冷铁生面前那白面长臂黑衣老者冷然道:“年轻人,我六大世家要找“神手书生”楚凌霄的后人,哪位是?”

傅天翔道:“这位就是楚少侠!”

楚云秋微微一怔!他满面惊讶,道:“博前辈怎知…”

傅天翔截口道:“是小女回家告诉我的。”

楚云秋猛然想起那天悔恨天解毒时的情景,当时博飘红也在场,他“哦”了一声,道:“那么诸位找我有什么事?”

傅天翔口齿启动,慾言又止,白面长髻黑衣老者却冷然道:“事到如今大大世家也不愿再瞒谁了,当年蒙面乔装围攻楚陵霄的就是我大大世家,我们不愿让你逐一找上门,所以主动联袂前来找你,就是为这件事,你明白了吗?”

一听这话,“双凤门主”莫言等都要上前,但他们脚下刚动,“逍遥宫主”就听见了,她抬起了双手拦住了众人。

楚云秋在那里呆了一呆,说道:“原来当日围攻先父的是诸位,这位前辈要是不说我还不知道呢!”

白面长髦黑衣老者道:“现在你知道了。”

楚云秋道:“不错!现在知道了。”

博天翔突然说道:“楚少侠,容我打句岔先表明自己的立场,当年事不管我做得对不对,如今楚少侠你对我传家有大恩,我此来不是为找楚少侠你搏杀的,我是来还债的,我愿意听凭你楚少侠处置。”

傅飘红一来就低着蚁首,此刻猛然抬头望向乃父,叫道:“爹您……”

其他五个世家的主人的脸上变了色。

那白面长髦黑衣老者诧声叫道:“天翔兄,你这是…”

傅天翔正色道:“大丈夫恩怨分明,你们现在应该明白,我为什么只带我女儿一个人出来,我不是来搏杀的,我带她来只是为让她给我收尸。”

白面长髦黑衣老者脸更白了,点点头道:“好吧!既然这样我五个不便勉强,你金陵博家除外就是。”

博天翔目光一凝,望着楚云秋道:“我的立场及来意已经表明”楚云秋道:“傅前辈是否也能容我打句岔。”

傅天翔道:“少侠请说,博天翔洗耳恭听。”

楚云秋目光一掠博飘红道:“好说,我先请教,博姑娘当日突然要回金陵去,是不是就为这件事。”

傅飘红桥面上幽怨之色顿浓,美目中泪光闪动,她不自主地又低下头。

傅天翔点头道:“不满少侠,就是为这件事。”

楚云秋叮了一口气,道:“我直到今天才明白,我在这儿说句话不知道诸位信不信,别说我不知道当年围攻先父的是人大世家,就是我知道我也不会逐一找上门去的,因为我根本没打算报这个仇。”

“当年之事过在先父,“诸位为的是天下武林,为的是世间苍生,千对万对,我唯一要找的是当初诱使先父舍弃正宗、改习“残缺门”“左手刀法”的人,我认为他才是罪魁祸首,他才是杀我先父的员外,我这话诸位信不信?”

“逍遥宫主”和“双凤门主”连连点头,大大世家的人却听直了眼。

只听傅天翔激动地道:“少侠,真的?”

莫言突然道:“我可以作证,楚老弟对我这么说趟。”

黄婉君道:“这是实情,我楚大哥一直走这种态度。”

悔恨天道:“我也可以作证。”

博天翔鬓发皆动,道:“少侠令人敬佩,打古至今,天地间只有少侠这么一个,我不说别的了,但是我欠少侠的不能不还!”

他探怀掣出了一把匕首,飞快往左腕砍去。

楚云秋电扑而至,探掌抓住了博天翔的右腕,正色道:“前辈做得千对万对,凭什么要废一只手?再说前辈要毁一只手作为报偿,他们五位又该怎么办?”

傅天翔鬓发暴张,身躯暴颤,他在苦笑声中松了手丢下匕首,道:“不管怎么说我不能不有所表示,这样吧,少侠既不把我们大家的人当仇人,我们这六家跟少侠之间便没有丝毫仇怨可言,我把小女送给少快作为报偿吧!”

楚云秋为之一怔!

莫言抚掌大叫:“傅老儿,有你的,这笔债连本带利还得不轻!”

逍遥宫主笑道:“博老好意我母子感激,只是这件事得先问问萧姑娘。”

萧栖悟一怔,羞红着娇播投过感激地一瞥,说道:“您老人家代云秋作这个主就是了”逍遥宫主却摇了摇头,说道:“不,姑娘!我刚才能为他作主,但,现在,却一定要你先点个头。”

萧凄悟迟疑了一下,飞快地扫了傅飘红一眼,整脸大方地道:“有这么一位可爱的妹妹,我求之不得。”

莫言大叫一声,一跳老高。

时逸骂道:“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岁了,留神摔折了你这把老骨头。”

莫言一瞪眼,说道:“怎么,碰着了乐事儿你不许我乐,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能活到八百岁还是改不了的。”

大伙儿笑了。逍遥宫主带笑说道:“行了,云秋,把博姑娘请过来吧!”

楚云秋还没说话,博天翔却一堆爱女道:“丫头,还不快过去见礼!”

傅飘红低着头款摆行了过去。

左北斗耸耸肩,道:“害我空欢喜一场,原以为有热闹可瞧了,谁知道雷声大,连一滴雨都没有,让楚老弟一句话全扫没了,稀松!”

时逸一巴掌挥了过去:“你老小子幸灾乐祸,安的是什么心!”

左北斗是在挖苦那五家,时速是怕那五家挂不住。

其实,都是成名当年的老江湖了,谁又会听不出来。

站在白璞面前那名清灌白衣老者赫然抱拳,道:“楚少侠宽怀大度,使得我王家感到万分羞惭……”

楚云秋料想此老必是白璞的尊人,忙抱拳道:“白前辈千万别这么说”白衣老者一整脸色,正色道:“少侠,老朽要直言一句,当年事我们几家做的不错,但是事隔多年后的今天,我们这几家决没有主动联袂跑来找少侠,意慾联手搏杀少快的道理,这里头有少侠还不知道的内情。”

楚云秋“哦”地一声,道:“白前辈是指……”

白衣老者目光一掠站在柳不凡身前的那名瘦削黄衣老者,道:“这件事柳长老较为清楚,还是由他来奉告吧!”

那名黄衫老者颇为窘迫地干咳一声,抱拳道:“少侠,是这样的,不满少侠说,这一趟是我发柬邀他们来的,只因为“残缺门主”传话要挟,说少侠正在找寻当年涉及令尊的人,我大家若不先联手对付少侠,他就要把我六世家当年蒙面参与涉及令尊的事密告少侠,并且派高手进犯我六世家,要使我六世家两面受敌,我六世家只求自保不得已,只有……”

楚云秋听得心头震颤。

他截口说道:“我明白了,“残缺门”派人找上了柳前辈……”

黄衫老者道:“不,他们的人找上了太子。”

楚云秋“哦”地一声,转望柳不凡,他还没说话,柳不凡已脸色一变跨步越弟把这件事禀报家父的时候,却瞒下了不少,如今,小弟甘领家父重罚,也要把前,忽然抱拳道:“楚儿的胸襟令小弟愧然,“残缺门”的人找小弟是实情,但小实情奉知楚兄……”他把“残缺门”的人利用它的弱点胁迫它的经过,一丝儿不再隐瞒地说了一遍。

他这里把话说完,黄衫老者那里勃然变色,陡扬厉喝,道:“畜生大胆,还不给我跪下。”柳不凡一声没哼跪了下去。

只听黄衫老者厉声又道:“我的脸都给你丢光了,柳家怎么会出你这种不肖的子孙,要你何用!”扬掌劈下。

楚云秋带着一阵风扑到,把掌托住了黄衫老者的右腕,道:“前辈,入非圣贤,谁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当众认错更是勇气可嘉,我佩服不凡兄,更感激他告诉我实情,请前辈看我的面,不凡兄只是一时糊涂,前辈该给他一个机会。”

黄衫老者一顿脚,道:“少侠,你让我父子羞煞愧煞!”

一顿又喝道:“畜生:今天要不是看在少快的份上,我非活活劈死你不可,还不谢过少侠。”

柳不凡仰脸抱拳,刚要说话,楚云秋伸手拉起了他,说道:“不凡兄,从现在起我交你这个朋友,朋友之间是用不着这个。”

只听身后有人叫道:“楚兄,还有冷铁生!”

楚云秋回身望去,冷铁生对他抱起双拳,一脸羞愧之色。

他知道冷铁生要说什么,他并没让冷铁生开口,当即说道:“铁生兄,你也用不着这样,过去的已过去,从现在起大家都是朋友,那就够了。”

冷铁生神情一变,道:“恭敬不如从命,那么我什么都不说了。”

白面长胡黑衣老者冷然道:“铁生,难道你也有对不起楚少侠,辱损家声的地力?”

冷铁生连连点头。

楚云秋忙道:“冷前辈,我和铁生儿有过一次小小误会,打过一次架,就这么回事,你看该怎么办?”

白面长臂黑衣老者听若无闻,寒脸望着冷铁生,道:“铁生,是这么样?”

冷铁生却没有隐瞒,当即从他追赶莫言为楚云秋所拦说起,一直说到他几次下手劫夺那一页三武刀法。

冷铁生把错全榄在自己身上,被南宫海天诱骗、利用的事,他只字未提。

他那里说完话,白面长髦黑衣老者脸上变了色。

楚云秋却一步跨前说了话:“前辈,年轻人血气力刚,都有个糊涂冲动的时候,冷前辈赏我个脸。”

只听萧栖悟道:“冷前辈,这件事我清楚,冷公子是受了家兄南宫海天的骗,不能全怪冷公于。”

白面长髦黑衣老笑了笑,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话好说,要不是楚少侠宽怀大度,我这个儿子早没了,我居然跑到这儿来要跟楚少侠拼命,真是羞煞愧煞!”

抬眼望向冷铁生,目中两道寒芒直逼过去,冰冷道:“畜生!你好好的给我听清楚,也给我牢牢的记住,这回全看在楚少快的面子上,再有下次,我会当没你这个儿子。”冷铁生低头恭谨答应。

楚云秋呼了一口气,道:“行了,一场要起的干戈化为玉帛,从现在起大家都是朋友,而且是好朋友,为免“残缺门”乘虚侵袭,诸位要是没什么事就请回吧,容我日后一一登门拜望……”

白面长髦黑衣老者说道:“少侠放心,我们几个临出门的时候都把家里作了万全的准备、最妥善的安排,虽不敢说是铜墙铁壁,固若金汤,却敢说“残缺门”难越雷池一步,现在我们还不回去,我们要追随少侠左右,剿灭了“残缺门”这群余孽之后才返家门。”

另五家主人异口同声,都是这么说。

楚云秋一抱拳道:“我不敢当诸位这追随二字,诸位急公好义,为天下武林而置府上的安危于脑后,也令我敬佩,不过我仍请诸位就此回府。“残缺门”的伎俩防不胜防,他们在短期内若不扩充实力,拿几处有利的据点,势难再在武林中生存,而有利的据点只有当世约六人世家,我敢说他们对六人世家必不轻易放手,千力百计、不惜牺牲也非要达到他们的阴谋不可。

所以找认为只要诸位能各守门户,不让他们夺得这几处有利的据点,诸位要尽的心、出的力,较诸位在江湖上追逐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诸位都是明智高人、成名当年的武林前辈”只听博天翔导。“多谢少侠指点,少侠不用再说了,我这就头一个回去,我仍是那句话,让飘红跟着诸位在外头历练历练,到时候我再来接她回去,告辞。”他一抱拳要走。

楚云秋忙道:“傅前辈请慢走一步,这儿有前辈一个亲戚要跟前辈谈谈。”

傅天翔讶然道:“少侠是指…”

楚云秋一招手道:“空群兄过来。”

薛空群纵掠而至,他自报姓名,表明身分之后马上跟博天翔谈上了。

傅天翔这里暂时留了步,另五个世家主人纷纷告辞,接连率众离去。

其他五个世家的人刚走完,傅天翔也跟薛空群谈完了话,转个身跟众人打了个招呼也走。目送傅天翔离去之后,楚云林回过身,只听逍遥宫主道:“云秋,咱们现在是……”

楚云秋脸上浮现一片凝重神色,道:“娘,有件事我一直没机会说,恨天想必也跟我一样……”

逍遥宫主虽看不见,但她听得出爱于的语气不对,忙道:“什么事?”

楚云秋口齿启动,要说,但他旋即又改口道:“还是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一着之差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