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神》

第05章 双凤公主

作者:独孤红

他出了茅屋,二条人影一前二后飞鸟般射落在竹藤内,后头两个正是刚才那两个紫衣人。

前面一人是个身躯魁伟、长髯及胸的黑睑老者,他穿一件紫袍,加上他那张黑脸,这当儿看起来简直就从头到脚一身黑。

他一落地环眼中两道冷芒便盯上了俊朗白衣客。

俊朗白衣客却含笑说道:“不用看,我藉藉无名,默默无闻,阁下是不可能认识我这个人的。”

左边紫衣人抬手一指,道:“彭老,就是这小子。”

黑脸紫袍老者冰冷说道:“叛徒郭桐跟贱婢紫云呢?叫他们出来见老夫。”

俊朗白衣客淡然她笑说道:“他夫妇现在没空,我是他夫妇刚聘的护院,有什么事找我也是一样。”

黑脸紫袍老者跟没听见似的,冷冷地说道:“去,进去给老夫把那叛徒及贱婢揪出来。”

他身后两个紫衣人双双一怔,面泛豫容迟疑着没动!

黑脸紫袍老者怨声说道:“还不快出去。”

一名紫衣人犹豫回道:“彭老……”

黑脸紫袍老者一抬手一巴掌打得那紫衣人踉跄暴退,差点没一屁股摔在花圃上。

“没有用的东西,‘双凤门’的门头全都给你们弱尽了,脸也都-你们给丢光了,给我让到一边去。”话落,他大步地走了过来。

白衣客道:“阁下,你实在不应该这样,你等于是打自己的脸。”

一句话工夫,黑脸紫袍老者已到了他面前,冷哼声中一掌当胸劈到,他这一掌凝聚了八成真力,一上手便是杀着。

俊朗白衣客脸色一寒,抬手一掌迎了上去。

只听“砰”然一声大响,俊朗白衣客衣袂不过瓢动了一下,黑脸、袍老者却衣袂飞扬,踉跄着往后退去。

两名紫衣人大鷘失色,忙双双迎土来扶住了他。

俊朗白衣客倏然笑道:“你也不见得有用吧!怎么样?你刚才那一巴掌不是等于打在了自己脸上?”

黑脸紫袍老者大叫一声,挣开两个紫衣人扶持,扑了过来,双手并出,一刹那间攻出了六拳八掌。

俊朗白衣客炓下一动末动,只上身俯仰移挪,轻松而洒脱地一连躲了黑睑紫袍老者六拳八掌。

黑脸紫袍老者獗风骤雨般一连串的猛烈攻势,竟没能碰着俊朗白衣客一点衣角,他心知碰上了扎手人物。

可是他身为“双凤门”四大护法之一,一向纵横睥睨,声威远霞,几曾受过这个辱,在惊怒之馀,烈性大发,他左手攻出最后一拳,右手就要变招。

俊朗白衣客一只左手突然闪电探出,极其灵妙地穿过那掌风拳劲,五指如钧,抓向黑睑紫袍老者的右腕。

黑脸紫袍老者只觉眼前一花,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呢,右腕上已落下了一道钢箍,先是右腕一阵酸痛,按着血脉倒流,胸口为之一闷。

他忍不住哼了一声!

两个紫衣人心胆慾裂,情急之下闪身慾动。

俊朗白衣客冷冷地说道:“怎么,你们两个现在胆大了。”

两个紫衣人机伶一颤,冷汗直逼,没再敢动一动。

黑脸紫袍老者须发俱张,目眦慾裂,大叫一声扬起左掌劈向自己天灵盖,可是他突然闷哼一声,左掌又无力地垂了下去。

只听俊朗白衣客冷冷地说道:“胜败乃是兵家常事,何必一愚若此,这样就能显出你的英雄气概么?”

黑脸紫袍老者颓然道:“你杀了我吧!”

俊朗白衣客道:“除非万不得已,我向来不伤人,你们也是奉命行事,身不由己,我不伤你,我要你带句话回去,情非孽,爱不是罪,这件事我截下了,我不许你“双凤门”伤害这对有情人,你们要是不听我的,休怪我上门去要你们十倍偿还。”

黑脸紫袍老者环眼一睁道:“你好大的口气。”

俊朗白衣客冷然道:“不信你们可以试试看,我还有别的事,没工夫和你多啰嗦,走吧!”

他振腕一抖、黑脸紫袍老者一个魁伟身躯踉跄着冲了出去,两个紫衣人忙扶住了他。

他霍地转过身来道:“你报个姓名门派。”

俊朗白衣客冷冷地说道:“我无门无派,你也不必问我的姓名,只要记住我这个人就可以了。”

黑脸紫袍老者一袭紫袍无风自动,满口牙咬得格格作响,说道:“好,好,小后生,老夫记下你了。”转身腾掠而去,两个紫衣人急急跟了去。

俊朗白衣客吁了一口气,转身进屋。

他带着笑进了左边那间屋,道:“恐怕毁了贤伉俪好几株花。”

郭桐直直望着他,道:“少侠武学之高……”

俊朗白衣客带笑坐下道:“让我看看阁下的伤吧!”

他伸手掀开了被子,撩起了郭桐的衣裳。

郭桐右腹“章门穴”上,有一个黑里泛青的指头印。

俊朗白衣客微微笑道:“真难为你能撑这么久。”

郭桐道:“起先不觉得怎么样。”

俊朗白衣客道:“阁下是个行家,怎么说这外行话,‘章门穴’上中了一指,岂是闹着玩的。”

郭桐苦笑一声,道:“这近一年来,我夫妇一直东奔西跑,这儿躲那儿藏,一直没有时间作长久停留疗伤,在一个地方待久了,让他们找着是死路一条,躲躲藏藏反倒龙活得久一点,所以也就只有任它恶化了。”

紫云在一旁焦急地问道:“少侠,你看……”

俊朗白衣客说道:“郭兄中的这一指是阴柔的指力,中指的时候觉不出什么痛苦,可是一日一恶化,那要此场刚的指力来得难冶,还好如今碰上了我,要是换个别人,或者是再迟十天半月……”

他顿了顿,转了话锋道:“大嫂请准备一盆热水,另外再拿一根没用过的大针。”

紫云答应一声,匆匆忙忙的准备去。

郭桐道:“少侠是打算……”

俊朗白衣客含笑说道:“阁下看着就是。”

他没说明,郭桐也没再问。

紫云做事很俐落,没一会工夫已把需要的拿来了,她把那盆热水放在床上,把一根新的大针就要递给俊朗白衣客。

俊朗白衣客说道:“大嫂你先拿着。”

旋即目光一凝望着郭桐道:“阁下,我要动手,痛苦可不小,你得忍着点儿。”

郭桐道:“少侠只管动手就是,我挺得住。”

俊朗白衣客探右掌按在郭桐的“章门穴”上。

郭桐起先没觉得怎样,过了一会儿,他皱了皱眉道:“好痒。”

俊朗白衣客道:“马上就不痒了,别说话,别动。”

这句话刚完,郭桐的肩锋猛然一觙,不由哼了一声。

转眼工夫之后,他额上见汗,咬紧牙关,身子起了颤抖,两手紧抓床澜,抓得吱吱地响,而且额上的汗越来越多,每颗汗珠有豆般大,下雨似的往下流。

他痛苦,紫云站在一旁心如刀割,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一双手也握得紧紧的,她想过去抓着郭桐,可又不敢。

这种情形足有一盏茶之久,郭桐浑身都让汗湿透了。

俊朗白衣客这时突然收回了右掌,郭桐身子往上一挺,才不再咬了,身子也不抖了,抓在床栏上的手也松开了,床栏的木头都让他给抓裂了,白衣客一收手,他整个人已昏了过去了。

紫云大惊,叫一声举步就要上前。

俊朗白衣客道:“不要紧,大嫂,请看。”他指了指郭桐的“章门穴”。

紫云泪眼模糊低头,郭桐的“章门穴”上变了样,刚才黑里泛青的指头印不见了,如今郭桐的“章门穴”上鼓起了一个半个馒头大小般的包,透明得简直就跟水晶球一样。

紫云忙道:“少侠,这是……”

“脓!”俊朗白衣客抬起了手道:“大嫂,针呢?”

紫云忙把针递过来,可是马上她又把手收了回去,没别的,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根钢针都捏断了。

她赧然笑道:“我再去拿一根来。”

她红着脸跑了,俊朗白衣客忍不住也笑了。

转眼工夫紫云又拿了根针来,俊朗白衣客接过针,让她举过灯来,把针在灯火上烧了烧,然后一针扎在了那个透明的脓包上,一股脓流了出来,腥臭。

俊朗白衣客道:“大嫂,拿热水来洗,一直洗到脓尽血止!”

紫云不敢怠慢,忙过来动上了手,没一会工夫,脓尽血止,紫云住手了。

俊朗白衣客道:“他的内伤已经拔根了,现在剩的只是这块皮肉上的小小伤口了,我用针扎,没有刀割,伤口很快就会愈合,他现在就能下床走动,不过贤伉俪搬离此处后,最好赶快找个地方让他歇息歇息,调养调养……”

紫云突然矮身跪了下去!

俊朗白衣客忙闪身躲向一旁,道:“大嫂你怎么这样:“紫云抬起头来,说道:“少侠的大恩大德……”

俊朗白衣客双眉陡扬,道:“大嫂请照顾郭兄……”

紫云翻身从郭桐枕下掣出一把形式奇古的匕首,站起来转身向外。

俊朗白衣客人目这把形式奇古的匕首,先是一怔,继而脸色陡变,急道:“大嫂何来这把匕首?”

紫云道:“这是……”

只听屋外响起个森冷的话声:““双凤门”杀令已到,屋里的快出来领死。”

俊朗白衣客道:“等会儿再说吧!”开门掠了出去。

出了茅屋观看,竹蓠内,夜色中,站着一个身材矮胖的红脸紫袍老者。

俊朗白衣客一出屋,那矮胖的紫袍老者便森冷地道:“你想必就是那个胆大妄为、不知死活伸手管我“双凤门”中事的后生。”

俊朗白衣客微一点头道:“就是区区在下,只你一个人来么?难道你比那个姓彭的护法高明不少?”

红脸紫袍老者两眼厉芒一闪道:“老夫来仅为传话,本门公主驾到,着你即刻随老夫前往“武圣庙”前领死。”话落,他转身要走。

俊朗白衣客淡淡地喝道:“慢着!”

红脸紫袍老者霍地转身回来。俊朗白衣客道:“我没有工夫到“武圣庙”去,我也不知道“武圣庙”在什么地方,你们公主假如要见我的话,让她到这儿来好了,我在这儿等她,不见不散。”

红脸紫袍老者勃然色变,道:“后生,你未免太狂了!”

俊朗白衣客道:“你要是没办法逼我去的话,我不能算狂。”

红脸紫袍老者两眼厉芒暴射,迈步欺了过来,可是他只欺一步,旋即腾身拔起,倒射出了竹痈,一闪便消失在竹蓠外夜色里。

俊朗白衣客身后多了一个人,是紫云出来了。

她满脸是焦急忧虑之色,道:“少侠,听说“双凤门”的公主到了?”

俊朗白衣客道:“是的,郭兄醒来了没有?”

紫云道:“还没有,少侠,“双凤门”这位公主一身所学在“双凤门”中仅次于门主……”

俊朗白衣客道:“谢谢大嫂,我会小心的。”

紫云迟疑了一下,道:“少侠,这位公主待人一向也较门主宽厚,你要是能俊朗白衣客微微一愣,旋即点头说道:“大嫂的意思我懂,大嫂放心就是,除非逼不得已,我一向绝不伤人,他们已经来了,大嫂请进去吧!”

紫云也看见了,远处瓢来了两点灯光,她闪身退了进去。

俊朗白衣客则慢步往外行去。

他打开了柴扉,士了竹篱,那两点灯光已进了十女内。

那是上头各画着一只翔凤的大纱灯,由两个身着宫装的紫衣少女提着。

两名提灯紫衣少女之前,是那黑脸紫袍老者、红脸紫袍老者,以及四名竹竿也似的瘦高紫衣人,吃过俊朗白衣客的亏约两名紫衣人就在这四个之中。

两名提灯紫衣少女身后,是四名身着紫色动装、背插长剑的美艳少女。

这四名紫衣少女之后,紧跟着一顶由四名紫衣壮汉抬着的八宝软轿,软榻上盘膝坐着一位云髻高挽、以一块紫纱覆面的宫装女子,她那袭宫装也是紫色的,胸前绣着一只振翅翱翔的彩凤,栩栩如生。

一块紫纱挡着,看不见这泣蒙面紫女女子的面貌,不过看她的身材、它的装束、以及那自然流露着的高雅气度,她给人一种冰肌玉骨、天仙下谪之感。

俊朗白衣客负手柴扉之前,不由往软榻上多看了两眼!

软榻来近,蒙面紫女女子的身躯微微震动了一下,由于过于轻微,似有还无,谁也没留意。

前头六个人,黑脸紫袍老者、红脸紫袍老者、以及四名瘦高的紫衣人,十一一道凌厉目光齐逼俊朗白衣客。俊朗白衣客却视若无睹,看也没看他们一眼。

蒙面紫衣少女轻抬皓腕,欺雪赛霜,晶莹如玉。一行人停下,四名紫衣壮汉把软榻放下退立一旁。

两道冷而清澈的光芒透过轻纱,在俊朗白衣客脸上扫了一下,蒙面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双凤公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刀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