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 十 章 智如刀

作者:独孤红

站门的亲兵认识他,未经通报他便进了雍郡王府!

进了门,迎面碰见了高人荣,高人荣一怔,急步迎了上去:“关兄,今儿个是什么风?”

关山月寒暄着道:“王爷在么?”

高人荣道:“在,在,刚由宫里回来!”说着,他陪着关山月往内院行去!

一路闲谈,转眼间到了雍郡王府的书房外,高人荣立即扬声说道:“禀王爷,关山月来了!”

只听雍郡王在房里说道:“是小关么,快进来,快进来!”

随着话声,雍郡王由书房里大步行了出来!

关山月欠身一礼,刚一声:“王爷!”

雍郡王热烈地伸手拉住了他,一边往书房里拖,一面打着哈哈笑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思何可支,小关,怎么样,拜善那儿去过了么?他给你安排得怎么样?”

坐下后,关山月把在“侍卫营”的事概略地说了一遍,单把碰见海善与郭玉龙隐了下来!

听毕,雍王爷抚掌笑道:“打得好,打得好,也让他们瞧瞧,我胤祯的人可是好欺负的,只是小关,你不该弄那十个带!”

关山月笑了笑,道:“王爷,越是这种人越有大用!”

雍郡王“哦!”地一声,凝目说道:“小关,他们会有大用?大用何在?”

关山月道:“王爷,容我后禀!”

雍郡王皱眉说道:“小关,怎么一见面你就卖关子,好吧,由你了,你不说我也拿你没办法,今儿个到这儿来是……”

关山月道:“有好消息禀报!”

雍郡王忙道:“什么好消息,快说说看?”

关山月道:“王爷,仍是那句话,容我后禀!”

“要命!”雍郡王叫道:“又是后禀,你到底等什么?”

关山月道:“等王爷说说进宫的事。”

雍郡王愕然说道:“你怎么知道我进宫去了?”

关山月道:“是人荣兄刚才告诉我的!”

雍郡王道:“好快的嘴,我进宫怎么了?”

关山月道:“王爷该不会轻易进宫!”

雍郡王迟疑了一下,点头说道:“你没说错!我这趟进宫是为有大事!”

关山月道:“什么大事,王爷可以说说么?”

雍郡王面有气愠色,道:“皇上南巡去了,把我几个兄弟召进宫去吩咐,该吩咐的,最恼人的又是老二监位!”

关山月道:“王爷,这似乎是理所当然,二阿哥是东宫太子,圣驾一旦出巡,他不监国谁监国?”

雍郡王瞪眼说道:“小关,怎么你也这么说?”

关山月淡淡一笑,道:“王爷,您要我怎么说?”

雍郡王恨恨地一叹说道:“算了吧,他监国,他会什么,他是太子,他又凭什么?恨只恨那个云贵总督范承勋……”

关山月诧声说道:“王爷这话……”

雍郡王道:“皇上本来叫大学士明珠伴老二读书,读了一阵之后,眼看他就要变成一个书呆子了,谁知有一年范承勋进京来陛见,上了一本奏章,说什么本朝以马上得天下,子孙不宜弃置武功,也可巧皇上对范承勋十分看重,于是就请了不少江湖上能人在畅青苑教老二骑射习武,这一来老二也会武了,太子仍是他,监国仍是他……”

关山月道:“原来如此!”

雍郡王道:“你好像很不在意,一点也不觉得痛痒?”

关山月道:“王爷,太子都不足虑,又跟他争什么监国?”

雍郡王道:“话是不错,可是你得赶快给我出个有效的主意呀?”

关山月淡淡说道:“王爷,我只能提醒您一句,皇上每次出巡,对您来说都是难得的好机会!”

雍郡王道:“我知道,你要我派人进去行刺?”

关山月道:“王爷,那是下策!”

雍郡王道:“什么才是上策?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关山月道:“难道王爷时时处处都得依赖人么?”

雍郡王脸一红,叹道:“本来不是,可是自你来后,我总觉得事事得问计于你!”

关山月道:“王爷,我深感荣宠,也感激看重,只是,您自己若从此没了主见,那可就糟了!”

雍郡王道:“那也没什么,反正你在‘侍卫营’,我一有难的事儿,马上可以把你找来!”

关山月摇头说道:“王爷.那不是办法,您绝不能失去自己的主见!”

雍郡王面泛诧异地凝目说道:“小关,你跟别人不一样?别人都希望我失却主见,事事依赖他,而你却劝我要自己……”

关山月淡然一笑,道:“王爷,我一不征名,二不逐利!”

雍郡王道:“瞧你这么一说,我左右全成了征名逐利的人了!”

关山月打着哈哈大笑道:“王爷,您可别这么说,万一这话传出去,您的左右就要恨我入骨,视我如眼中之钉了!”

雍郡王也笑了,笑着,他道:“小关,玩笑归玩笑,如今说正经的,你今天到我这儿来,该不会专程为看我来的!”

关山月道:“我来给王爷请个安,同时谢谢王爷对我的安排!”

雍郡王凝目问道:“就这么,小关?”

关山月道:“难道您认为不够?”

雍郡王一摇头,轻轻叹了口气,道:“说真的,小关,也许我这个人性子急,太过贪心,我并不希望你只来给我请什么安,我却希望你每次到这儿来,都能带给我点实际的东西……”

关山月道:“王爷,譬如……”

雍郡王道:“消息,策略!”

关山月道:“王爷,那是您左右智囊谋士的事,我只管……”

读书论坛独家首发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

雍郡王一摆手拦住了关山月话头,道:“小关,别耍赖,你以为我要你是干什么的?只管行动?没那一说,我让你一身兼数职!”

关山月笑了,道:“那么,王爷,我不敢再卖关子,更不敢再耍赖,今天我就为您带来了最实际的东西!”

雍郡王两眼一睁,忙道:“什么,快说!”

关山月缓缓说道:“王爷,消息与策略,您要的不就是这两样么?”

雍郡王道:“这个我知道,但是到底是什么消息,什么策略,你倒是快说呀?”

关山月笑了笑,道:“王爷,凡事不可操之过急……”

雍郡王直翻眼,没说话!

关山月沉吟了一下,接道:“王爷,您这趟进宫,难到没听到任何消息?”

“有啊!”雍郡王道:“皇上南巡,太子监国……”

关山月道:“这不算什么,还有么?”

雍郡王想了想,突然猛击一掌,道:“有,我想起来了,你瞧瞧,只因为老二监国,却把我给气糊涂了,真是,要不是你提……”

“王爷,恕我插句话!”关山月道:“气能令人智昏,像您这么一个人,应该不动声色!”

雍郡王没再说话,他接着说道:“我听来了这件大消息,囚禁在‘团城’下水牢里的前明昭仁公主昨夜被人救走了,哈郡王被刺了,康亲王的海珠格格失踪了,你指的是这几件消息么?”

关山月点头说道:“是的,王爷!”

雍郡王道:“这三件消息怎么佯?”

关山月道:“这就是我为您带来的消息!”

“天!”雍郡王身形往椅背上一仰,叫道:“我还当你给我带来了什么好消息呢,原来却是这两件不关我痛痒的……”

关山月截口说道:“谁说不关王爷痛痒?”

雍郡王霍地坐前,凝目说道:“我说的,难道不对?”

关山月摇头一笑,道:“我不知王爷是真的被气昏,还是明知故问装糊涂……”

雍郡王没接话,关山月接着说道:“王爷,前两件,在朝廷来说,是大事,但确实丝毫不关您的痛痒,可是这后一件大大地有利用价值了!”

雍郡王似乎没多大兴趣,淡淡说道:“怎么说,小关?”

关山月笑了笑,道:“我请教那‘翻天鹞子’是哪儿的人,又是谁的人?”

雍郡王愕然说道:“小关,‘翻天鹞子’是谁?”

关山月摇头说道:“王爷何其健忘,就是那夜闯‘康亲王’府,如今已被砍了的飞贼呀!”

雍郡王“哦!”地一声,笑笑说道:“我想起来了,你原来是说他,真是,我脑子里一天装了多少东西,还会时时刻刻地记着他……”

“不然,王爷!”关山月摇头说道:“别的人您或许可以不必记,但这个人您却绝不能忘掉!”

雍郡王讶然说道:“为什么,小关?”

关山月道:“王爷还没答我,他是哪儿的人,又是谁的人?”

雍郡王道:“你这岂不是多此一问?他是‘京华武术馆’的人,而‘京华武术馆’是老二为保帝位所开设的秘密机关,那‘翻天鹞子’当然是老二的人!”

关山月道:“这就是喽,王爷,您忘了他么?”

雍郡王皱眉摇头,道:“我仍想不出他有什么值得我……”

关山月道:“我请问,王爷,据您所知,那夜‘翻天鹞子’潜进‘康亲王’府,究竟拿走了什么?”

雍郡王道:“难道你不知道,什么也没拿走!”

关山月道:“这意味着什么,王爷?”

雍郡王沉吟说道:“这意味着什么?小关,你这是什么意思……”

关山月道:“我提醒您一句,那夜海珠格格不在!”

雍郡王毕竟悟性过人,轻击一掌,道:“我懂了,小关,那意味着在人而不在物!”

关山月道;“不错,王爷,可是如今海珠格格失踪了!”

雍郡王双目一睁,急道:“小关,你的意思是说,海珠格格是被……”

关山月道:“我不敢断言,总之他们脱不了嫌疑!”

雍郡王倏地皱眉摇头:“小关,你不是不知道,‘京华武术馆’被挑了……”

关山月道:“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说他们有嫌疑!”雍郡王道:“怎么说?小关!”

关山月道:“您知道,海珠格格是在往西北赏雪时失踪的,一起失踪的还有两名亲随两个丫头!”

雍郡王点头说道:“这个我听说了!”

关山月道:“那么,您想,是不是有可能,‘京华武术馆’的人匿藏西山,可巧碰见海珠格格前往赏雪……”

“对!”雍郡王猛击一掌,但旋即又摇头说道:“小关,这只是有可能!”

关山月道:“您就应该把握每一个有可能,对您的敌对一方,都能成为一个致命的打击!”

雍郡王微微动容,一点头,道:“对,小关,可是这得有证据!”

关山月道:“没有证据已人人肯定这件事是二阿哥干的,假如再有证据,只怕二阿哥要被整惨了!”

雍郡王道:“那当然是有证据好,小关,你有没有办法……”

关山月笑了笑,道:“不瞒王爷说,我已经派人四出地找娄四去了!”

雍郡王“哦!”地一声,道:“你派了谁?”

关山月道:“我班里的十个弟兄!”

雍郡王道:“他们行么?”

关山月道:“王爷,您忘了他们的出身,他们都是当年北六省的绿林人物,对北六省自然很熟悉,而且我所料‘京华武术馆’的那些人,必不会远去,一定化整为零,匿藏在京畿附近!”

雍郡王笑道:“这就是适才要后禀的他们的大用?”

关山月点头说道:“是的,王爷,如今用不着我多禀了!”

雍郡王笑道:“是用不着了,小关,那娄四就是你给我提的,那替老二做说客,要以美人名马相赠的那个?”

关山月道:“是的,王爷,就是他!”

雍郡王道:“弄到他有用么?”

关山月道:“王爷,他是二阿哥的人!”

雍郡王道:“你以为到时候他会承认么?”

关山月微微一笑,道:“王爷,撇开我的办法不谈,‘侍卫营’有的是酷刑!”

“好厉害,好狠!”雍郡王拍着坐椅扶手笑道:“小关,他承认是老二的人,那似乎没有大用!”

关山月道:“所以我来看您,这要您想点办法!”

雍郡王道:“要我想什么办法?”

关山月道:“您想办法进‘康亲王府’,弄件海珠格格颇为值钱的饰物,然后把它交给我,剩下的您就别管了!”

雍郡王哈哈大笑,道:“小关,你想干什么,栽赃?”

关山月笑了笑,道:“我是为王爷效力,为王爷卖命!”

雍郡王笑道:“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成了栽赃的头儿,只是……”笑容微敛,一摇头,接道:“我不明白老二为什么要这么做……”

关山月道:“王爷,您还管他动机如何,目的何在么?”

“说得是,说得是!”雍郡王连拍坐椅扶手,笑道:“小关,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有机会,哪管是不是他……”

这位雍郡王不愧极富心智,关山月心头暗震,笑道:“王爷不愧高明,一语中的,我的主意是是二阿哥干的,那最好不过,不是他也要想办法弄成是他!”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雍郡王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智如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