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十二章 血滴子

作者:独孤红

关山月负手打量起这“雍王府”。

据他所知,玄烨(康熙)的三十个儿子中,这位四阿哥雍郡王胤祯的宅第深大。

那是因为胤祯的母亲卫妃颇为得宠,这位卫妃,说起来是位道道地地的汉家女子,原是外城驴马大街,开布庄的百姓卫光辉的老婆。

说来这卫妃也跟康熙有缘,康熙有一个宠爱的小太监,外号小如意,这小如意深知帝心寂寞,没事儿专陪着康熙到外闲逛!

有一天康熙带着小如意,一身便服正在驴马大街逛。

迎面来了辆马车,车里就坐着这位美貌的卫氏,两个人一笑生情,小如意出了个坏主意,就把这卫氏弄进了宫!

这卫氏原不十分贞节,偌大一座御苑看得她眼花缭乱!

再一想跟了皇上要什么荣华富贵没有,当夜便被康熙在“绛雪斋”里面幸了,一连十几天,康熙不离“绛雪斋”一步。

十几天后,圣旨下来,卫氏封卫妃,连他丈夫卫文辉也被赏了个御前侍卫官。

康熙所以宠爱卫妃,那一方面固然因为卫妃人长得美貌如花,十分娇嫩,另一方面也因为这卫妃天生异禀,她身上有一种甜腻的香味,据说人闻见这香味,就不觉心动,凡是她走过的地方,香味长留不散,她穿过的衣服,香味更浓,洗都洗不掉,沐浴所剩下来的水,宫女们都舍不得倒,因之,康熙算是迷定了她。

后来卫妃替康熙生下了胤祯,卫妃为了替他儿子争皇位,便把宫里的所有,尽量往胤祯手里送。

就因为这关系,这“雍王府”在众阿哥的宅第中算得上首屈一指……

关山月正在想,步履响动,那亲随快步走了出来,近身欠笑说道:“关爷,福晋请您进去。”说完了话,他转身带路。

关山月跟在身后,一路东拐西弯,没一会儿,停在一处暖阁前,那亲随刚一声:“禀福晋……”

只听暖阁里传出一个脆生生的甜美话声:“是关兄弟么,快进来,快进来。”

那亲随替关山月推开了门,关山月微低着头行了进去。

暖阁中十分暖和,也带着浓郁的幽香,一张小八仙桌上,围着几个旗装妇女,上首的一位,是雍容的中年美妇人,明目皓齿,肌肤凝脂,另几位,较为年轻,但个个都美貌如花。

关山月趋前欠身道:“见过福晋。”

雍王的福晋钮钴禄氏,停下斗牌,含笑说道:“兄弟,别客气。”

那另几位眼光都在关山月身上打转。

只听一位脆声说道:“姐姐,他就是王爷常提,提起便眉飞色舞挑拇指的关山月?”

钮钴禄氏含笑说道:“就是他,你们看看,怎么样?”

那位点头轻叹,道:“果然好人品,难怪王爷喜欢他,王爷的身边,本数高人荣长得英俊,高人荣跟他一比,可就差多了,像他这样的人品,我还是头一遭儿见……”

另一位突然说道:“你是汉人?”

关山月欠身说道:“是的。”

“成家了没有?”

关山月道:“还没有!”

“姑娘家真不长眼,像这样的俊儿郎哪儿去找,我给你留意着,赶明儿给你找个合适的。”

她的事也真多,也难怪,那年头儿官太太都兴这个,也欢迎这一套,见着喜欢的,就非替他张罗说亲不可!大概是坐着吃喝太空闲了。

关山月皱皱眉道:“谢谢您,山月是个江湖人,不敢急着成家。”

“瞧,他不急,你不急别人急呀,你是江湖人,现在不是呀,难道你打算一辈子不成家,一辈子光棍打到底。”

关山月没有说话。

“你喜欢汉家姑娘,还是我们旗人姑娘?”

关山月迟疑着,不知怎么说才好。

“说呀,一个大男人家,又有那么一身好本领,流血杀人都不怕,难道还怕臊了脸不成。”

关山月一咬牙,刚要说话。

钮钴禄氏突然道:“别跟他开玩笑了,他不同别个,不喜欢这一套——”一顿,接道:“兄弟,你今儿个来有事儿么?”

关山月暗吁一口大气:“回福晋,山月是有事要见王爷。”

钮钴禄氏道:“他带人上万寿山去了。”

关山月道:“山月听说了。”

钮钻禄氏道:“什么事儿,能不能告诉我?”

关山月道:“禀报王爷跟禀报福晋都一样。”

一位侧福晋笑道:“好会说话。”

钮钴禄氏笑道:“说吧,兄弟。”

关山月道:“福晋如果方便,是否可以马上到‘康亲王府’去一趟。”

钮钴禄氏道:“有什么事,兄弟?”

关山月道:“劫掳海珠格格的贼人拿到了……”

钮钴禄氏刚“哦”了一声。那几位七嘴八舌的道:“谁拿着的?”

“贼人什么样儿?”

“……”

“……”

关山月只答一句:“是山月拿着的。”

雍郡王府几位侧福晋,听说劫掳海珠格格的贼人是关山月拿着的,随着几声含着赞美与佩服的轻咦划空响起。

“又是你!”

“上次拿飞贼的不也是你么?”

“难怪王爷喜欢你!”

“你跟他打了没有?”

钮钴禄氏突然说道:“兄弟,现在那贼人呢?”

关山月道:“回福晋,统带押着往‘宗人府’去了。”

钮钴禄氏道:“那么你要我……”

关山月道:“您只对康亲王说,贼人已拿到,现在‘宗人府’就行了!”

钮钴禄氏冰雪聪明,玲珑剔透,推牌站起,道:“我这就去,传话给我备轿。”

只听门外“喳”地一声,步履声如飞而去。

钮钴禄氏凝注关山月,道:“谢谢你,兄弟,你坐会儿,在这儿吃晚饭后,等我回来亲自下厨给你做几样菜,让王爷陪你喝两杯——”

只听那几位喜道:“对了,小关,你陪我几个聊聊。”

“给我几个说些江湖事,我最乐意昕。”

读书论坛独家首发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

“小关,你会斗牌么?来,坐我边儿来。”

“……”

“……”

关山月暗暗又皱眉,欠身说道:“谢福晋,我得迎迎王爷去。”

钮钴禄氏道:“干什么迎他呀,兄……”

关山月截口说道:“禀福晋,这几天不大安宁。”

钮钻禄氏忙道:“谁说的,怎么回事?”

关山月道:“回福晋,二哥请来了‘江南八侠’的几个徒弟,据山月所知,那几个人高来高去,身手都不弱。”

钮钴禄氏娇靥发了白,忙道:“那我不留你了,兄弟,你快去吧。”

关山月略略的一欠身,转身行了出去。

出了暖阁,他长吁了一口大气,放步而去。

“万寿山”又叫“景山”,因明朝崇祯帝吊死煤山而家喻户晓。

它坐落在“神武门”,距宫城不过百十来步,在那年头,它被视为大内的门户,寻常一点的人,是绝对禁止登临的。

关山月由“北上门”,登上“万寿山”进了“北上门”,“绮望楼”又近在眼前,他看见了“绮望楼”,同时,他也听见了“绮望楼”方向传来阵阵音响。

那音响,忽忽地,像刀儿一般的寒风呼啸,继而,还夹带着阵阵的叱喝。

关山月心头一跳,腾步窜了过去。

经过“绮望楼”,他看见了一幕景像——

高人荣抱着胳膊倒在地上,上半身都是血。

距高人荣不远处,地上仰天躺着三个雍郡王的护卫,四肢身躯好好的,单不见了头,腔子里血还在往外流。

雍郡王胤祯,手执一口长剑,左挥右舞,满头是汗,他头顶上,飞舞着黑忽忽一物,看样子,那东西是找机会向他头上罩,雍郡王正在拼命的格它。

那东西,连着一条极细的银丝,银丝的另一端,握在数丈外的一个人手里,那个人,是那白龙道人。

白龙道人身旁,站着个黑衣中年汉子,他手里提着三个黑忽忽的东西,里面鼓鼓的。

关山月一声沉喝:“王爷别慌,我来了。”

雍郡王一声颤抖喜呼:“小关——”

关山月人似天马行空,腾身一掠,扑向了雍郡王。

白龙道人视若无睹,听若无闻,而那中年汉子却脸色一变,抖手一道白光直取关山月胸腹。

关山月冷冷一笑,道:“你这是班门弄斧……接住。”

伸手一接,白光倏敛,那是一柄其薄如纸的柳叶飞刀,他两指一翻,抖手把飞刀射了回去。

这一刀,去势比来势快十倍,只听那汉子大叫一声,砰然倒在雪地上,那三个黑忽忽的东西掉在了地上,他左掌抓右腕,混身发抖,右掌上,那柄柳叶飞刀透掌而过。

敢情,他也想接,却没有关山月那手本领。

关山月到了雍郡王身边,道:“王爷,您把剑给我。”

左手一扯雍郡王,右掌一把夺过了长剑,就在这时候他只觉头上—阵怪风,那东西如飞罩落。

关山月冷冷一笑,翻腕长剑上撩,直向那东西削去。“噗!”地一声一剑正着,那东西却仍然无伤,长剑利锋竟未能动它分毫,只一荡,它又飞了过来。

只听雍郡王带喘说道:“小关,留神,这不知道是什么玩艺,厉害得很,一罩就没了头。”

关山月道:“王爷放心,请瞧瞧人荣兄去,我自有办法应付。”

雍郡王应声纵向高人荣。

白龙道人突然一声冷笑:“少吹嘘,贫道自练成这宝贝后,至今还没有人破得。”

关山月道:“该到我这儿为止。”

手上一缓,那东西忽地罩下,眼看就要罩在关山月头上,关山月身形突然后仰,演了一式最俗的“铁板桥”。

那东西落了空,收势不住,如飞落下。

关山月腰往起一挺,探左掌一把抓住那银丝,只一抖,白龙道人踉跄前冲,关山月大喝一声,右掌中长剑脱手飞出,剑化长虹,直奔白龙道人咽喉。

白龙道人是“江南八侠”中甘凤池的高足,身手自不等闲,一惊偏头,长剑擦身而过,右边耳朵顿时没了影儿。

他闷哼一声,心胆俱裂,弃了银丝的那一头,东西不要了,地上那位也不顾了,捂着耳朵转身飞遁。

关山月冷笑说道:“白龙,你还想走吗?”

一垫腿,便要追。忽听雍郡王叫道:“小关,让他去,快过来看看人荣。”

关山月硬生生地收住了势,转身向高人荣倒卧处扑去。

雍郡王蹲着一条腿挟着高人荣,身上沾满了血,高人荣脸色苍白,紧闭着眼混身发抖,身旁,一柄带着血渍的柳叶飞刀,寒茫白光泛青。

关山月一震,抬手闭住高人荣四处穴道,顺手拔起一把飞刀,凝目一看,瞿然摇头:“好毒的——你留下!”反腕挥刀,背后一听惨嗥。

雍郡王凝目看时,那中年汉子蹲下了身连连怪叫,左脚上面插着一柄柳叶飞刀,仅露刀柄在外,他惊声叹道:“小关,好手法。”

关山月道:“王爷先放下人荣,过去看看那一位。”

雍郡王应声而起,跟着关山月走了过去。

那中年汉子疼得满头是汗,抱着腿直叫,关山月近前三不管地弯腰抽出了那柄刀,那中年汉子大叫了一声,往后便倒,关山月手起刀落,那中年汉子立即昏死了过去,那持刀的那只手跟那只脚,突然飞到了数尺外。

关山月刀交左手,闭住那汉子手腿穴道。又在那汉子胸前点了一指,那汉子大叫一声醒了过来。

关山月这时说道:“如今我已为你闭了穴,止了血,手脚虽去,命已可保住了,答我问话,你可是‘鲁中三虎’中的一个?”

那汉子张牙咧嘴地点了点头。

关山月道:“谁支使你来行刺王爷的?”

那汉子含混一句:“二阿哥。”

雍郡王脸色一变,咬牙说道:“原来是他——”

关山月接着问道:“你怎么知道王爷在这儿?”

那汉子带着哼哼道:“是八阿哥约四阿哥到这儿来……”

关山月霍然转注,道:“王爷,是么?”

雍郡王点头说道:“是老八,好个老八……”

关山月道:“您明知他跟您是对头,您就不该来。”

雍郡王羞恼地道:“小关,我能表示怯懦么……”

关山月冷笑说道:“王爷,表现勇敢胆大不是这么一个法子,后果如何,要不是我才到府里去一趟,听说您在这儿及时赶到……”

雍郡王羞愧少,悔恨多,他强笑说道:“小关,我明白了,多亏了你,下次不敢了,行么?”

堂堂郡王低头向他认了错,不管真假,关山月自不便再说什么,转过头去擦手,边对那汉子说道:“你如果能走,你就自己走吧。”

雍郡王刚一声:“小关!”

关山月忙用眼色止住了他。

那汉子几疑做梦地沉声说道:“什么,你,放我走?”

关山月道:“我要让你知道雍郡王是个怎么样的人。”

雍郡王笑了,道:“回去告诉老二跟老八一声,别老这样对自己的弟兄。”

那汉子一低头,拱腰站了起来,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血滴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