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十三章 宗人府

作者:独孤红

前面一队亲兵,后面八个亲随,一顶软轿飞也似地到了“宗人府”前!

“宗人府”是专管同宗的衙门,唐宋时称“宗正寺”,到了明朝,置“宗人府”,掌皇族之属籍!

按清制,“宗人府”以宗会为长官,爵同亲王,其下有左右宗正,左右宗人,想想,就知道它是个多么久的衙门!

软轿停下,后面急步越前一名亲随打了轿帘!

轿帘掀处,一名服饰整齐,项挂朝珠,顶上戴三眼花翎的矮胖官儿钻出了轿门!

那是康亲王桩泰!

亲王驾临,“宗人府”站门的亲兵立即爬俯一地!

康亲王却是看也没看一眼,寒着脸带着亲随进了“宗人府”,像是刮了一阵风!

康亲王带着亲随直闯正堂,这一阵急促而杂乱的步履声,惊动了正堂里的四个官儿,那四个,迎出了两对!

按官职,是宗会,左右宗正,“侍卫营”统带拜善!

瘦瘦高高,留着小胡子,服饰整齐,顶戴三花翎的那位宗会大人面带惊容地拱起了手:“泰兄!”

康亲王板着一脸胖肉,淡淡地还了一拱:“尔兄!”

左右宗正与拜善一起打了千去:“卑职见过王爷!”

康亲王“嗯!”了一声,由宗会陪着上了正堂!

正堂里,堂上高高一列长桌,堂下两边站着十几个便服汉子,中央地上跪着好几个,那是娄四等!

落座后,拜善垂手侍立在堂下!

康亲王拿眼一扫,道:“尔兄,哪个是劫去海珠的贼?”

宗会一指娄四,道:“泰兄,就是这个人犯!”

康亲王一扫娄四,胖脸上起了一阵轻颤,霍地转注拜善,大声叱道:“拜善,你为什么不把他押到我到儿去?”

拜善哈腰说道:“回王爷,这案子是‘宗人府’交下来的,卑职理该把犯人押交‘宗人府’!”

康亲王砰然一声拍了桌子,但雷声大,雨点小,接下去他没发作,喘了两口气,大肚子直鼓动,转望宗会道:“尔兄,问出海珠格格的下落么?”

宗会一摇头道:“泰兄,他不承认……”

康亲王又拍了桌子,叫道:“不承认,打,打,给我打……”

宗会忙道:“泰兄先请消消气,听我说……”

康亲王没再说话,白着脸,瞪着眼等着听!

宗会干咳了一声道:“泰兄,这犯人在当一朵珠花时被当场捕获,泰兄请看这朵珠花可是格格的?”

说着,他自桌上拈过那朵珠花!

康亲王一把抢了过来,混身肥肉直抖,那只老眼发红,嘴chún抖动半天,始猛一点头憋出一句:“是,是,这正是海珠的……”

一顿接道:“人赃俱获,他还不承认?”

宗会干咳了一声道:“据他说,是有人栽赃!”

康亲王眼一瞪,道:“放屁……他,他说谁?”

宗会有点尴尬,道:“他说是‘侍卫营’的一名领班!”

康亲王倏地转瞪拜善,道:“拜善,有这回事么?”

拜善哈腰忙道:“回王爷,卑职的手下,何来格格的珠花?”

康亲王道:“那定然是狡赖,定然是他狡赖……”转望宗会,道:“尔兄,这案子你打算怎么办?”

宗会十足地老姦巨滑,含笑反问:“以泰兄之见呢?”

康亲王道:“最好能把他交给我,我就是打死他也得让他说出海珠被藏在何处!”

宗会干咳一声道:“如果泰兄真要他,我不便不给,只是,有件事泰兄恐怕还不知道……”

康亲王道:“什么事?”

宗会笑了笑,道:“泰兄可否请东堂坐坐,喝杯茶?”

康亲王迟疑了一下,点头站了起来!

宗会跟着站起,目注堂下喝道:“犯人统统收押,明天再审!”

说完了话,他,还有左右宗正,陪着这位康亲王桩泰去了东堂,拜善,他只有在东堂外候着!

东堂里坐定,这地方是歇息用的,气氛要轻松得多,已没有法曹森严凛然那股子味儿!

亲兵献上了茶,宗会劝茶,康亲王只略略举了举杯。

沉默了一下,宗会开口说道:“泰兄,这飞贼是有来头的!”

康亲王道:“什么来头?”

宗会干咳了一声道:“我的意思是说,他背后有人……”

康亲王不悦地道:“你要怕他背后那人,就把他交给我好了!”

宗会老脸一红,忙道:“我这是替泰兄设想,为泰兄好!”

康亲王“哦!”了一声,宗会连忙接道:“泰兄,他是‘东宫’的人!”

康亲王一怔,道:“什么?”

宗会忙道:“我是说,他是二阿哥的人!”

康亲王脸色一变,道:“他是二……谁说的?”

宗会道:“拜善现在堂外,泰兄如果不信……”

康亲王未等话完,立即喝道:“拜善!”

拜善应声低头而进,近前说道:“卑职在!”

康亲王道:“宗会说,那飞贼是‘东宫’的人!”

拜善忙道:“回王爷,是的!”

康亲王脸色一变,道:“你怎么知道他是‘东宫’的人?”

拜善道:“回王爷,这飞贼叫娄四,原是‘京华武术馆’的一名武师,‘京华武术馆’日前被人挑了,经后调查,那‘京华武术馆’,是二阿哥开的……”

康亲王忙道:“以前拿住的那飞贼,叫什么‘翻天鹞子’的,不也是‘京华武术馆’的么?”

拜善道:“回王爷,是的,他跟‘翻天鹞子’是一路……”

康亲王道:“那海珠格格是他们劫去的是不会错了……”忽地一声冷笑,颤声说道:“有人惹不起‘东宫’,我可不怕,我这就进宫见皇上去!”

说着,他就要往起站!

宗会抬手一拦,忙道:“泰兄,去不得!”

读书论坛独家首发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

康亲王怒声说道:“怎么去不得?”

宗会道:“泰兄难道忘了,皇上南巡去了,如今由‘东宫’监国!”

康亲王气呼呼地道:“我知道,怎么样?”

宗会道:“泰兄明智,且冷静想想看,在这时候,你能进宫吗?”

康亲王呆了一呆,道:“难道说就罢了不成?”

宗会干咳了一声,道:“泰兄失女之痛,小弟不敢置喙!”

康亲王道:“那么,尔兄,你叫我怎么办?”

宗会迟疑了一下,道:“至少泰兄得等皇上回京……”

康亲王道:“谁知道皇上什么时候回京?要真等到那时候,只怕海珠他……”眼圈儿一红住口不言!

接下去是一阵沉默,宗会直咳嗽!

半晌之后,康亲王突然说道:“我的女儿不能白丢,我这个做爹的不能图为怕事就不顾自己的女儿,说什么我也要周旋到底!”

忽地站起,一拱手,道:“尔兄,我告辞了!”摆着肥躯行了出去!

宗会率左右宗正、拜善紧跟在后,忙送了出去!

送走了康亲王桩泰,拜善一骑快马,直奔“雍王府”!

他步履匆匆地进了“雍王府”,拦住一名亲随就问雍郡王,那名亲随招呼了一声,径自奔进后院通报!

暖阁里,暖意袭人,雍郡王正在跟关山月喝酒,竟然还有两位侧福晋陪着,看看关山月多大面子!

亲随刚一声:“禀王爷,‘侍卫营’统带求见!”

关山月便自笑道:“王爷,消息到了!”

雍郡王一声有请,那亲随低头退去!

这里雍郡王又对两位侧福晋摆了手:“你两个回避一下!”

那两位侧福晋满脸不高兴地站了起来,有一位还噘着鲜红的小嘴儿直嘟囔:“短命的拜善,早不来晚不来……”

雍郡王哈哈大笑:“骂得好,骂得好!”

两位侧幅晋回避了,刚走,暖阁里来了拜善,他一进门便道:“王爷,我来……”

关山月站起相迎,会做人的雍郡王也站了起来,一把拉住拜善笑道:“天大的事坐下再说,先喝两杯,我本预备派人去接你,小关说你去了‘宗人府’有公事!”

拉着拜善坐下,吩咐再添杯箸!

坐下后,拜善向关山月打了个招呼,转望雍郡王道:“是的,王爷,我就为这件事来向您禀报!”

雍郡王道:“不急,不急,先喝两杯再说!”亲自替拜善斟满了一杯!

拜善好生感激,还真有点受不住!

三杯酒下喉,半因酒意,也因为暖意袭人,拜善的脸色泛了红,他没等问就把“宗人府”的经过说了一遍!

听毕,雍郡王眉飞色舞,一举杯,道:“来,拜善,小关,你两个是我的大功臣,我敬你两个一杯,但有那一天,我绝不忘你两个的好处!”

关山月含笑举杯,拜善却不安地道:“王爷,我受之有愧!”

“谁说的!”雍郡王一杯仰干,瞪眼说道:“没有你,那些人犯能进‘宗人府’?拜善,你我不外,从今后别跟我客气!”

拜善沉默了,可是他那脸上的神色,却难掩他心中的感激与激动!

就这一杯酒,下次再有事,他能替这位阴险多智的雍郡王拼了脑袋,这就是用人!

雍郡王转注关山月,含笑说道:“小关,你看康亲王能闯出什么大乱子来?”

关山月摇头说道:“不了了之,二阿哥大不了被训叱一顿……”

雍郡王道:“我是说等皇上回来后!”

关山月道:“我也是说等皇上回来后,要不然准敢训叱二阿哥?”

雍郡王道:“那么,何以见得老二他会这般……”

关山月淡然一笑道:“或许,康亲王吃哑巴亏自认倒霉,他未必敢见皇上直陈此事,纵然敢,皇上会拿钟爱的二阿哥怎么样?”

雍郡王皱眉说道:“那么我这般心血……”

“没白费,王爷!”关山月道:“你收获不小!”

雍郡王道:“怎么说?”

关山月道:“纵然皇上不会把二阿哥怎么样,可是心里总不会对二阿哥满意,倘如此这般地日积月……”

雍郡王重击一掌,道:“我恨不得现在就……”

关山月笑道:“王爷,凡事不可操之过急,慾速则不达……”

雍郡王道:“你让我耐着性子慢慢来?”

关山月道:“王爷,事实上该这样,目前您该做的,是把握这难逢的良机,尽所能拉拢康亲王!”

雍郡王皱眉说道:“这个老头子很倔强,也很怪!”

关山月笑了笑,道:“为大事,您得忍着点儿,也别在意那么多,我认为您要放弃这机会,让康亲王被别的阿哥拉去了,那对您可是大损失,也是大大的不利!”

雍郡王道:“小关,你认为他很重要么?”

关山月微微一笑,道:“朝中,您文有张廷玉、陈阁老,武有年羹尧、鄂尔泰,而在我看,他四位都不及康亲工权大势大,恭亲王、简亲王虽然常统兵在外,但战绩算不得怎么好,以我看,康亲王日后定有被重用的一天!”

雍郡王沉吟了一下,道:“不错,边报迈尔丹造反,裕亲王、简亲王、直郡王统兵征讨,去年秋天出兵,到了今年夏天还没能平灭叛乱,皇上确有几次想派康亲王出去……”

顿了顿,接道:“小关,怎么拉拢他,你教教我?”

关山月笑了笑,道:“这您恐怕还得去求求福晋!”

雍郡王一怔说道:“你教我走内线?”

关山月道:“王爷,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请福晋以晚辈的身份多往康亲王府跑二趟,安慰安慰康亲王跟他的福晋,我认为这比您自己跑上百趟千趟管用!”

雍郡王大笑击掌,道:“小关,有你的,我采纳……”

只听门外亲随禀道:“禀王爷,直郡王爷到!”

雍郡王一怔,讶然说道:“是老大,他来干什么……”

关山月道:“王爷,有益无损,把握机会!”

雍郡王一点头站了起来,道:“拜善,你先回去吧,走后门!”

拜善应了一声,匆匆告辞而去!

雍郡王转注关山月,道:“小关,你跟我出迎!”

关山月道:“王爷,记住,你添了名新护卫!”

雍郡王点头说道:“我省得!”大步行了出去!

刚出暖阁,迎面走来了一男一女,男的中年,瘦高,眼眶往里陷着,额头显得很高,高高的鼻梁,薄薄的嘴chún,也是一脸刻薄相!

女的较年轻,一身满装,珠光宝气,白挺白,美也挺美,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略显胖了些,那双眼也显得小了些,燕瘦环肥,昔日贵妃杨玉环以丰腴美,胖不算什么,可是那双眼子,笑起来可就成了两条缝了!

一见面,那男的笑道:“老四,没出去?”

雍郡王含笑说道:“大冷天,懒得动,今儿个什么风……”

那男的笑道:“今个儿是西北风!”

雍郡王笑了,转望那女的一欠身,道:“大嫂,您好!”

那女的含笑抬皓腕道:“四弟别多礼,妹妹呢?”

雍郡王道:“她几个闲着没事,还不是在斗牌!”

那女的道:“我瞧瞧去……”

雍郡王忙道:“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宗人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