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十四章 燕归来

作者:独孤红

第二天,关山月没出“侍卫营”一步!他班里那十个,却是一天没见一个人影儿!

当然,放出去了,谁会舍得回来,想见得到,那十个在外面不知道有多疯狂呢!

关山月一个人躺在炕上,两眼直直地望,只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却见他满面的愁思,时而叹一口气!

快日落的时候,一阵急促步履声惊醒了他,紧接着门上响起了轻微的剥啄声!

关山月眉锋微皱,懒着没动,问道:“谁?”

门外那人应道:“领班,是我!”

“是燕青!”关山月道:“门没拴,进来!”

门开了,燕青行了进来,进门满脸赔笑哈了个腰!关山月道:“怎么,玩够了?”

燕青忙道:“不,领班,玩儿那有够?”

关山月道:“那么别人都在外头,你怎么回来了!”

燕青摇了摇手道:“玩归玩,领班,大伙儿心里都明白,您恩威并用,这三天的玩乐是您赏的,所以,所以……”

关山月笑道:“你回来就是为和我说这个?”

“不,领班,”燕青忙摇头说道:“是大伙儿不愿猛玩儿,在‘东来顺’叫了一桌酒,另外还叫了几个粉头,让我来请您……”

关山月一阵激动,笑道:“请我去吃喝一顿?”

燕青笑着点了点头,道:“您无论如何赏大伙儿个脸!”

关山月道:“燕青,替我谢谢大伙儿……”

燕青忙道:“怎么,您不去?”

关山月摇头说道:“不是我不识抬举,扫大伙儿的兴,我生平见不得女人,尤其是那些粉头!”

燕青忙道:“那容易,您去了大伙儿赶她们走!”

“干什么?”关山月道:“把人家招来了又赶人家走?算了吧,燕青,我往那儿一坐,这顿吃喝多别扭?没了粉头,对你几个来说,这顿吃喝又多无味?所以我看还是免了吧!”

燕青脸一红,忙道:“领班……”

关山月截口说道:“老实说,燕青!昨晚儿上我在‘雍王府’喝多了,如今可以说宿醉未醒,头昏沉沉的,实在懒得动,要不我早出去逛了,你快走吧,别让大伙儿久等,替我说一声,我心领了!”

燕青搓着手道:“领班,那怎么行?”

关山月道:“有什么不行的?快走吧,快走,快走,再不走我可要下炕赶了!”

燕青迟疑了一下,点头说道:“那,领班,我走了!”

关山月道:“告诉大伙儿一声,小心身子,别吃坏了,乐伤了!”

燕青答应着欠身走了,但他刚出门又推门折了回来,进屋笑道:“您瞧我多糊涂,有件事儿我一路想要禀报您,到了您面前却忘了,还好,想起来了,要不然我得再跑一趟了!”

关山月道:“什么事这么严重?”

燕青干咳了一声,迟疑着道:“领班,您的那位……您的那位,什么时候搬家了?”

关山月愕然说道:“我的哪一位呀?”

燕青笑道:“您真会装,红姑娘呀!”

关山月心头猛地一跳,只觉得血往上涌,上了头,上了脸,心想,这真巧,刚才还在想……当即“哦!”地一声,道:“你说她呀,她怎么了?”

燕青道:“我问她什么时候搬家了?”

关山月含混地应道:“搬了,早就搬了,怎么,你去过了?”

燕青一伸舌头,道:“老天爷,您可别冤枉人,我哪儿敢去,就是有人拿刀子顶在我的腰眼上,我也宁愿挨他一刀,记得上次大展神威,还说哪窄门儿的人是您的,谁敢往哪儿闯……”

关山月笑了:“过去的事儿了,还提它……”忽地凝目说道:“那你怎么知道她搬了?”

燕青嘿嘿一笑,得意地道:“不瞒您说,我不但知道她搬了,而且还知道她改了行,如今不在‘八大胡同’唱了,却改在‘天桥’走绳索卖起艺来,可真没瞧出,红姑娘有一身不含糊的本领,真工夫,走眼,真是走眼,也难怪,谁叫她是您的人嘛!”

他那儿直说,关山月听直了眼,忙道:“怎么说?她在‘天桥’卖艺?”

“是啊?”燕青嘿嘿笑道:“您可真会装,难道您不知道?其实……”

顿了顿,赔笑接道:“领班,不是燕青斗胆说您,凭您,还养不活两个人?干什么还让她一个姑娘家整天抛头露面,向人伸手,看人脸色?干脆赁间屋把她接过来不就行了?您要是怕麻烦,明儿个大伙儿替您张罗……”

关山月听不下去了,一抬手,截口说道:“燕青,你没有看错?”

燕青道:“先前我也以为我自己眼花了,心想红姑娘怎么会武?又怎么会跑到这儿来卖艺,可是后来我仔细瞅了好几眼,没错,一点不错,除了衣裳已不是她常穿那大红的外,其他根本就是红姑娘,对了,还有那个叫小翠的丫头在帮场!”

关山月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燕青道:“今儿个早上我从‘天桥’过……”

关山月道:“在‘天桥’什么地方?”

燕青未答,瞪着眼反问道:“怎么,您真不知道?”

关山月笑了笑道:“告诉你吧,她跟我吵了一次架,呕气走了,这些天来我一直没空找她!”

燕青“哦!”地一声道:“原来是这样,我带您去!”

“不!”关山月道:“别让大伙儿久等,你告诉我,我自己去好了!”

燕青嘿嘿一笑,道:“怎么,领班,您现在宿醉醒了,头也不昏了?”

关山月脸上一热,笑道:“不错,现在全好了!”

燕青笑道:“那么我告诉您,就在摔跤大王乐宝林哪个栅儿上!”

关山月道:“好了,我知道了,你走你的吧!”

燕青一欠身,道:“领班,您千万要接红姑娘回来,往后我们几个也算有个家好回!”转身出门而去!

这话感人,关山月一阵激动接一阵,呆坐良久,突然腾身跃下了炕,登上鞋,大步闯了出去!

门忘了关了!

“天桥”……在“先农坛”后,在那年头儿,是个平民化的商贾杂技之所,星卜戏馆,杂耍,在这儿是应有尽有,五花八门,令人目不暇接,耳不暇听!

这“天桥”,无论在什么年头儿,哪一个朝代,它都是藏龙卧虎,带着神秘色彩的一方!

日头偏了西,风更大了,但是那刀儿一般的寒风刮不走逛“天桥”的人,更冻不了关山月一颗热腾腾的心!

他踏着雪,顶着风到了“天桥”,锣鼓喧天,热闹之声上了九霄云外,他在人群里东弯西拐,好不容易找到了那“摔跤大王”的棚子!

但是,到了那儿他怔住了!

摔跤的棚子边儿上,是有一块空地,空地上也有插柱子、摆着兵器留下的坑儿,可是,那块地空空的,就不见一个人影儿,在那一刹那间,关山月心里有说不出的惆怅与空虚!

他呆呆地站着,突然,身后响起了话声:“老哥,你来晚了,人家收场了,明儿个请早吧!”

关山月回过了身,眼前站着个矮胖汉子,一身利落打扮,不知是哪个棚子里的,他当即皱眉说道:“怎么这么早就收场了?”

那矮胖汉子眨眨眼道:“你老哥准是头一遭来!”

读书论坛独家首发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

关山月点头说道:“不错!”

“我说嘛,”矮胖汉子笑道:“关姑娘有个规矩,日头一偏西就收场……”

关山月一怔:“谁是关姑娘?”

矮胖汉子凝目问道:“你老哥来看谁的?”

关山月“哦!”地一声,道:“她姓关……”心里着实地一阵激动!

“可不是么?”矮胖汉子道:“汉寿亭侯关夫子的关……”

一摇头,接道:“关姑娘人标致,够义气,太难得了,在‘天桥’多少年来我还没见过这样的姑娘家,只是命苦了些,年纪轻轻的就出来抛头露面讨生活,唉……”摇头一叹,住口不言!

关山月道:“跑江湖嘛,有什么法子……”

矮胖汉子道:“所以说她命苦,不该生在跑江湖的家里!”

关山月道:“你老哥是……”

矮胖汉子拇指一翘,指了指“摔跤大王”的棚子,道:“兄弟乐宝林,就在这棚子里讨生活,往后请多捧场!”

关山月“哦!”地一声道:“原来你老哥就是名满北六省的‘摔跤大王’,失敬了!”

“好说!”乐宝林笑道:“‘天桥’多年,讨生活,混饭吃,全仗朋友们的照顾,也是‘北六省’江湖的抬爱,你老哥贵姓?”

“关!”关山月道:“关夫子的关!”

乐宝林眼一直,道:“你老哥也姓关?”

关山月笑了笑,道:“不瞒乐老说,关姑娘是舍妹,我由南七省赶来看她!”

乐宝林“哦!”地一声道:“原来是,哎呀,你怎不早说,自己人,自己人,咱们有缘,来,棚里坐坐!”摆手便往棚里让!

关山月忙道:“谢谢,不了,我还得找舍妹去!”

乐宝林道:“忙什么,待会儿我带你去,这‘天桥’只有我一个人儿知道她住在哪儿,不瞒你说,她认我做干哥哥了!”

关山月“哦!”地一声笑道:“哪太好了,久仰乐大哥为人血性,义薄云天,是位没奢遮的硬汉子,舍妹多承照顾……”

“什么话!”乐宝林道:“自己人还客气?我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说真的,兄弟,哪儿都欺生,这年头混饭吃不容易,她人长得标致,对人又和气,这一带有不少对她动了歪念头,要不是我在旁边顶着,她在这儿真呆不下去,就拿那个官儿子吧……

不,不提他了,扫兴,提他恶心,来,兄弟,棚里坐坐,喝杯茶,然后我赔你找她去!”

关山月迟疑了一下,赧笑说道:“乐大哥,我两个有好几年没见面了……”

“行!”乐宝林一点头,道:“也是,心里怪惦念的,兄弟,你等等,我招呼一声,咱俩这就走!”

扭头喊道:“里边儿的,照顾一下,我去去就来,不,干脆收场,今儿个不做生意了!”

棚子里有人答应一声,乐宝林拉着关山月就走!

两个人,并肩一路谈笑,往“天桥”西行去……

谈笑间没多久便到了“天桥”西!

“天桥”西没“天桥”地热闹,也没“天桥”那么拥挤,只有面对空旷的一排矮房子,这排矮房子前还围着一圈木棚,看上去挺宁静!

乐宝林抬手—指门前有棵树的第三家,含笑说道:“到了,兄弟,就是这个门儿!”

刹时间,关山月心里很激动,也有点紧张,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只知道这是他生平从未有过的现象,随着乐宝林的话,他微笑点头,含混地道:“原来她住在这儿……”

乐宝林摇头说道:“兄弟,房子是赁来的,能在这块地儿赁这么一间房子真不容易,虽然杂了点儿,可都是安份守己,凭能耐,靠劳力讨生活的良民……”

说着话到了门前,乐宝林抬手刚要敲门,突然他手停在了哪儿,回目说道:“兄弟,你听听,是不是有个男人说话……”

关山月微一点头,道:“不错,乐大哥好敏锐的听觉!”

里面,是有个男人的笑声隐隐约约地传了出来!

乐宝林脸一绷,冷哼说道:“准又是那个官儿子,这兔蛋今儿个缠,明儿个缠,从一大早上场缠到日偏西收场,我他娘的瞧着就不顺眼,真恨不得痛痛快快地……”

使足了劲儿砰砰地敲了门,他把门当成了那官儿子,官儿子惹不得,这两扇门可揍得!

关山月道:“乐大哥,他是……”

只听脚步响动,里面传出个俏生生的说声:“谁呀,敲门这个敲法,想拆门哪?”

关山月一声就知道是俏丫头小翠,心里禁不住又是一阵激动,只听乐宝林没好气地应道:“翠姑,是我!”

“哟!”小翠在里面叫了一声,道:“我当是谁,原来是您哪……”

门栓响动,两扇门倏然而开,小翠一张娇靥出现在眼前,堆着笑,笑得好美,好甜:“大爷,别生气,小翠可不知道是您,您今儿怎么收场这么早……”

一眼瞥见乐宝林身边还有个人,凝目只一细看,她突然怔住了,玉手掩住檀口,瞪圆了美目,说不出话来!

关山月强忍激动地含笑说道:“小翠,还认得我么?”

小翠老半天才定过神来说了一句:“关爷,是您,会是您……”霍地扭转娇躯,她便要叫!

乐宝林手快,一把揪住了她,喝道:“翠姑娘,别叫!”

小翠一怔回身,愣愣说道:“怎么了,大爷?”

乐宝林道:“是不是那个兔儿子在里面?”

小翠点了点头,道:“从场子里他跟到了家,来了就赖着不肯走,嬉皮笑脸的,恶心死人了,可是不敢得罪他……”

乐宝林双眉一扬,转望关山月道:“兄弟,咱们进去不进去?”

关山月笑了笑,道:“乐大哥,我已经来了,总不能这么任人缠她!”

乐宝林猛一点头,道:“对,兄弟,是汉子,我他娘的豁出去了,走,咱们进去瞧瞧去!”当先大步行了进去!

关山月迈步跟了上去,随手带上了门!

小翠碎步跟在身边,诧异地问道:“您二位怎么会认识的?”

关山月尚未答话,乐宝林已然说道:“现在别问,待会儿再告诉你!”

说话间已近堂屋,这小院子里一条石头路,两边是草坪,看上去挺幽静,房子一明两暗共是三间连在一起,两旁边那两,可是卧房,中间那间开敞的是堂屋!

堂屋里,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正是红姑柳绡红,她一身利落打扮,头上包着块纱,那一头乌油油的秀发露着一半,仍是那么美,风韵不减以往!

睽别没多久,在关山月眼里,她似乎是久别重逢,心里的感受不可言喻,别有一番滋味!

男的,是个白净净的年轻人,长眉细目,穿着讲究气派,长袍,马褂,旁边椅子上还放着一袭狐裘,看上去带着脂粉气,分明是纨绔子弟,吃饱了饭不干正事的公子爷儿!

一见乐宝林,柳绡红站了起来,含笑刚一声:“大哥!”

她突然凝了目,目光直愣楞地,檀口半张,像被人制了穴,一动不动,娇靥的神色,是激动,是惊喜,是意外,还有些令人难以言喻的东西!

乐宝林应道:“妹子,我来了,还给你带了位客人,你瞧瞧是谁!”这话也说得晚了些!

那年轻人也站了起来,“哦!”地一声笑道:“听敲门,我以为是雷神来了,原来是‘摔跤大王’乐老哥,多日不见了,你好啊!”

乐宝林傲不为礼,冷冷说道:“托大少的福,乐宝林一向粗健,至于说多日不见,大少健忘,今早才见过,我妹子的场子就在我蓬棚儿上,一天怕不要见大少好几回?”

年轻人脸一红,脸色微变,也许是碍着红姑,他没有发作,自己掩窘,嘿嘿一笑,他转望了关山月:“乐老哥,这位是……”

转载时请注明此信息:(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关山月淡然说道:“关姑娘的朋友!”

他是个意气人,有事往头上引!

年轻人“哦!”地一声强笑说道:“那难怪关姑娘对人一向不假颜色,原来她有阁下这么一位气宇轩昂,英俊潇洒,倜傥不群的朋友……”

关山月淡然一笑,道:“所以我希望你以后别死皮赖脸的纠缠!”

这话,份量够重的!

乐宝林一惊!

年轻人脸色猛然一变,逼视关山月道:“你说什么?”

关山月道:“你要愿意再听第二遍,我也愿意……”

“住嘴!”年轻人叱道:“你姓什么,叫什么,是干什么的?”

红姑与乐宝林忙递眼色,关山月只作未见,道:“有劳动问,姓什么,我不想说,干什么的,我可以告诉你,吃粮拿俸当差的!”

年轻人“哈!”地一声道:“原来是个吃粮拿俸当差的,关姑娘真好眼光,好胃口,吃粮拿俸有几何?能养得活人?你在哪儿当差?”

关山月道:“‘侍卫营’,你听说过么?”

红姑与乐宝林为之一怔!

年轻人仰天大笑,狂傲之态毕露:“‘侍卫营’,‘侍卫营’,原来是‘侍卫营’里当差的,嗯,来头不小,挺唬人的,可是,你……”

抬手一指自己鼻子,轻狂地道:“你知道我是谁,是干什么的么?”

乐宝林忙道:“兄弟,这位是‘九门提督’的大少……”

随着话忙递眼色,那意思是说,这主儿惹不得,最好点到为止,见好就收!

关山月“哦!”地一声,道:“原来是向提督的大少……”

年轻人道:“你明白就好,我告诉你,以后这个门……”

关山月道:“向大少,大清有的是皇律,难道向提督叫你这般纠缠民女的么?”

年轻人脸色一变,道:“你好大的胆子,就是拜善他也不敢对我这样说话,告诉你,本少爷看上谁是谁的造化,有享不尽的荣华……”

关山月截口说道:“关姑娘她无福消受,话我说在前头,以后谁要是再敢进这个门儿半步,别怪我打断谁的两条腿!”

年轻人气白了脸,大声叫道:“好个不知死活的奴……”

关山月淡然说道:“你,说话干净点!”

“干净点?”年轻人气得发抖,怒笑说道:“骂你那是便宜,本少爷今儿个还要揍人,我看看是谁给你的胆子,是谁在背后给你撑腰!”

迈步走了过来,举手便掴!

乐宝林看看事已闹起,不出头是不行了,当即跨步上前,抬手一拦,道:“大少……”

年轻人挥手喝道:“你闪开,谁多嘴我连谁一起揍!”

乐宝林忍无可忍,双眉刚扬,关山月已然笑道:“乐大哥,您请闪开,这事您别插手,让我来代向提督管教管教他这不肖的儿子!”

顺手一带,把乐宝林带出了好几步去,乐宝林一怔,直了眼,满脸诧异地瞅着关山月!

火上浇油,那年轻人脸色铁青,抡拳便打!

关山月伸手一抄攫上他的腕脉,只一抖,年轻人一个身形飞出屋外,砰然一声摔了个大跟头!

他爬了起来,好半天才颤声说道:“这还得了,简直是要造反,简直是要,本少爷不还手,走,你跟我找拜善去!”

关山月含笑摇了头,道:“对不起,向大少,要去你自己去,我没有工夫!”

年轻人险些为之气结,抬手遥指,颤声说道:“你,你,你真是‘侍卫营’的?”

关山月笑道:“这还假得了,你尽管上‘侍卫营’找统带问一声,绝对有我这个人,顺便告诉你一声,我姓关!”

“好,好,好,你姓关!”年轻人道:“姓关的,你要是有种,你就在这儿等着别走!”

关山月笑道:“你放心,一时半会儿我还不会走,其实,走又有什么关系,走得了和尚走不了庙,‘侍卫营’里你还怕找不到我么?”

“好!”年轻人猛一点头,咬牙说道:“你等着!”转过身,瘸着腿就要走!

关山月突然喝道:“慢着!”

年轻人一震,还真没敢动,他转回身道:“你还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