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录》

第十五章 惩恶少

作者:独孤红

关山月截口说道:“话,我再说一遍,为你那两条腿着想,假如你还想走路,从今后你最好别进这个门,也最好别再让我碰上,话说完了,带着你的东西,走吧!”抬手拿起椅子上的狐裘丢了出去!

年轻人不知轻重,抬手抱住了狐裘,却砰然一屁股坐在了石板地上,小翠忍不住“扑!”地一声笑了!

年轻人脸好红,刹时由红转白,再转铁青,翻身站起,恶狠狠地盯了关山月一眼,半句话没说,转身狼狈而去!望着他出了门,关山月倏然而笑!

忽听乐宝林喝道:“好身手,兄弟,我走眼了!”

关山月回身笑道:“乐大哥夸奖,比起您那手‘北六省’无敌的高绝‘摔跤术’……”

乐宝林摇头说道:“兄弟,你别过谦,这话等于骂人,我吃过多少年的江湖饭,见过的人也不可胜数,先前我走眼了,可是如今我看的清楚……”顿了顿,接道:“走江湖这多年,在‘天桥’待这么多日子,我从没见过像兄弟你这样的好手,举手投足全是高绝的真才实学,一点也不含糊的真工夫,我这‘摔跤术’不敢比,那只有几斤蛮力,还得取巧……”

关山月笑道:“乐大哥,‘北六省’无敌的‘摔跤术’可不是……”

乐宝林目光一凝,摇头说道:“兄弟,不谈这了,你真在‘侍卫营’吃粮拿俸当差?”

关山月点头说道:“真的,乐大哥!”

乐宝林面有异色,摇头说道:“兄弟,彼此不外,谅你也不会把我怎么样,恕我直说一句,你不该进那个门,你糟蹋了你这身所学!”

说着,走到一张椅子前坐下!

关山月笑了笑,没在意,也没多说,跟着坐在了他身边,抬眼望向对面的红姑,四道目光交接,那像电流通过了全身,两个人的心里都为之一颤!

红姑娇靥微红,微微地低下了头,直瞅着脚下那双沾着雪泥的绣花鞋!

关山月定了定神,道:“红姑娘,你怎么又回来了?”

红姑仰起了娇靥,很平静,但任何人只消一眼便能看出,那平静,是强装的,娇靥上犹带着三分红,她道:“这儿住惯了,我不想走!”这话也很平淡!

关山月道:“为什么不回到原来的地方去?”

红姑微一摇头道:“那儿我住腻了,那种生活我过腻了,也使我厌恶,所以我想换换环境,改改行!”

似乎前后矛盾!

关山月沉默了一下,道:“老人家呢?他知道?”

红姑微微点了头,道:“是我央求二叔的,他答应了我才回来的!”

关山月道:“没碰见他?”

红姑凝目说道:“你是说我大哥?”

关山月点了点头!

红姑摇头说道:“没到约定的会面处我就带着小翠折了回来,没碰见!”

关山月吸了一口气,道:“红姑娘,你知道,你不该折回来!”

红姑点头说道:“我知道,可是我………”娇靥微微一红,住口不言!

关山月道:“这些日子来,风声一直很紧!”

红姑娘低低说道:“我听说了,城里发生了几件大案子,闹得满城风雨,我承认有点揪心,可是我知道我没回来错!”最后那一句声音更低,头也垂了下去!

关山月微微一叹,道:“红姑娘,既然你明白了,那也就……”倏转话锋,道:“我还是希望你离开这儿,到江南找老人家去!”

红姑猛抬螓首,娇靥的神色很坚决,摇头说道:“不,我不走,绝不离开这儿,既然回来了,我就没有再走的打算,要不然当初我不会折回来!”

关山月很感动,暗暗一叹,他没再说什么!

这堂屋里,刹时陷入了一片沉寂……

突然——

“你俩!”乐宝林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兄弟,妹子,你两个究竟在说些什么?难道你两不是……”

关山月淡然一笑,道:“乐大哥,我敬您是位江湖英豪,有血性,义薄云天,没奢遮的好汉,事到如今,我也不愿再瞒你……”

顿了顿,接道:“乐大哥,你可听说过,以前‘八大胡同’有个色艺双绝的卖唱姑娘,叫红姑娘?”

乐宝林猛一点头,道:“听说过,怎么没听说过?红姑娘的大名几几响澈了半片天,兄弟,难不成妹子就是……”

关山月一点头,道:“是的,乐大哥,她就是那位红姑娘!”

乐宝林呆了一呆,尖声叫道:“妹子,你,你怎么不早说,唉,怪不得,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他没说,只“叭!”地击了一掌!

红姑歉然地道:“大哥,您要原谅,我有理由不能说……”

“什么话,妹子!”乐宝林道:“你是谁不一样?‘北京’城里的人,你试打听,只要提起红姑娘三个字,没有不挑拇指的,人美,才高,艺绝,更难得孤傲高洁,卖艺不卖……”

倏地住口不言!

红姑娘没说话!

关山月却道:“乐大哥,她姓柳,叫绡红,是位江湖上的侠女,乐大哥听说过‘万利神贾陪钱郎中’这八个字?”

乐宝林道:“兄弟说的莫非是金老爷子?”

关山月点头说道:“是的,乐大哥见多识广,那就是红姑娘的二叔,我刚才所说的老人家,也就是指……”

“我的天!”乐宝林一跃而起,叫道:“妹子,你,你都该早说,都该早说,金老爷子名满江湖,哪个不知,谁不尊仰,我要是早知道……‘天桥’这帮人要是早知道,谁也不敢欺负你了!”

“大哥!”红姑道:“我不说过么,我有理由不能说?”

乐宝林道:“妹子,你有什么理由?”

红姑瞟了关山月一眼,道:“让他说。”

乐宝林收回目光,道:“兄弟,你说!”

关山月应了一声,道:“乐大哥,我姓关,叫关山月,当年在袁大将军麾下……”

乐宝林叫道:“兄弟,怎么说?你当年在袁大将军麾下?”

关山月点头说道:“是的,乐大哥!”

乐宝林道:“那如今你为什么投身……”

关山月道:“请听我说,乐大哥……”顿了顿,接道:“袁大将军归天后,我脱去戎装,穿上布衣,投身在江湖里,袁大将军归天时,曾交给我一纸遗令,在这纸遗令里,他交给我一项艰巨而神圣的使命……”

乐宝林忙道:“什么使命?兄弟!”

“听我说,乐大哥!”关山月道:“我接奉了袁大将军遗令后花了整整三年工夫,结识了一个人很不错,但热衷名利的江湖人,此人算得一方豪雄,姓巴,叫巴不韦,外号……”

乐宝林忙道:“莫非当年称雄四川,如今任职在城里‘集贤馆’的那位巴不韦?”

关山月点头说道:“正是他,乐大哥认识他?”

乐宝林摇头说道:“听说过,我听说他不容于江湖同道,在四川没法安身,才跑到‘北京’来碰运气.没想到让他一下碰对了,如今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纱缎,耍得很开,兜得很转,一些小衙门都得买他的帐!”

关山月道:“乐大哥没说错,他是碰对了,当年他在四川被江湖同道围攻,是我及时救了他,如今他成了雍郡王胤祯秘密机关中的一员,由于他的极力推荐,所以我来了‘北京’……”

乐宝林道:“这么说兄弟你也是……”

关山月笑了笑,道:“乐大哥,我如今是个大红人,一个炙手可热的人,雍郡王曾说,有一个关山月胜过十万甲兵!”

乐宝林道:“这我相信,只是兄弟你……”

关山月径自接道:“到了这儿后,我下榻于金老人家开设的客栈中,那是我早就知道他隐于京城,由他,我认识了红姑娘跟金飞,我帮金飞一个大忙,让他带走了康亲王的格格海珠……”

乐宝林失声说道:“怎么,兄弟,康亲王的海珠格格是你……”

关山月笑了笑,道:“我是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既是三生石上早订,我为什么不成全人家?当然他也帮了我一个大忙……”

乐宝林道:“什么,兄弟?”

关山月道:“乐大哥,你知道,金飞的一身水性,放眼天下,除‘微山湖’的鱼壳外,无人能及,我请他入禁宫,进内宛,救出了被囚在水牢多年的昭仁公主,另外还……”

红姑娘尖声叫道:“昭仁公主,是你叫他……原来……”

乐宝林也叫道:“原来闹得满城风雨,使多少人丢官掉脑袋的首件大事是兄弟你……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兄弟,你令我好不敬佩!”

关山月道:“乐大哥,身为先朝遗臣,这是我的职责,也是我先朝遗民,汉族世胄的职责!”

乐宝林道:“兄弟,我惭愧,我只知道终日卖力气混口饭吃!”

关山月道:“乐大哥要这么说,我就为我刚才的话而感到不安了!”

乐宝林正色摇头,道:“别这么说,兄弟,我不是个不明大义的人!”

关山月道:“是的,乐大哥,这我知道,要不然我不会把这些不该知道的,毫不隐瞒地告诉您!”

读书论坛独家首发  潇湘子扫描  风云潜龙ocr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

乐宝林还待再说,红姑突然说道:“关爷,这么说,公主如今是跟二叔住在一起了?”

关山月点头说道:“红姑娘,可以这么说!”

红姑娘道:“你是打算让公主在陕甘长住?”

“不!”关山月摇头说道:“我让飞兄弟带了一封信给老人家,请老人家半途改道,护送公主到另一个地方去!”

他没说出那地方是哪儿,那就表示他不愿说!

红姑冰雪聪明,玲珑剔透,也就没再往下追问!

倒是乐宝林开了口:“兄弟,你刚才说金少侠送走公主时,另外还带了个什么?”

关山月道:“乐大哥,还有一颗贼头!”

乐宝林脱口一声惊呼,道:“兄弟,你是说……敢情这三件大案,全是你一个人的杰作!”

关山月笑了笑,没说话!

乐宝林目光一凝,道:“那么,兄弟,事完了,你为什么不走,却怎又投身……”

关山月截口说道:“乐大哥,那三件案子,除了拯救公主之外其他的对我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乐宝林呆了一呆,道:“关爷,这还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什么才是大事?”

关山月道:“我留下来不走,以后要做的才是大事!”

乐宝林错愕了一下,一巴掌拍上大腿,叫道:“兄弟,我明白了……”

目光一转,投向了柳绡红,道:“就因为他不走,所以你又折回来了,可对?”

红姑没想到这位义兄会有突如其来的这么一问,娇靥一红猛地垂下了螓首!

便连关山月也感到很不好意思!

“我说兄弟!”乐宝林又大巴掌拍上大腿,道:“既然这样,还耗什么劲儿,干脆,找个好日子,我这个大哥做主,给你们俩办一办,一旦成了亲,有了家……”

红姑红云泛上了耳根,忙道:“大哥,不行!”

乐宝林诧异说道:“妹子,怎么不行?难不成你不愿意?”

红姑微一摇头,急道:“不是我,大哥,是他!”

说完了这话,一颗乌云螓首几几乎垂到了酥胸!

乐宝林怔了一怔,霍地转注关山月,叫道:“兄弟,你不愿意?为什么?”

别看关山月平日各方面如何高绝,如今他嗫嚅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红姑突然仰起螓首,整了整犹带三分羞红脸色,道:“大哥,你该明白,他这人跟一般人不同,他所负的使命也是非同小可,目前他不能成家,不能有家室之累,我认为像如今这样也挺好……”

乐宝林恍悟地道:“原来……可是,妹子,你俩要耗到什么时候?像兄弟这样,那可说不定要到什么时候……”

红姑道:“大哥,我知道,我愿意等他,对我二叔我也说的很明白,哪怕是十年八年,甚至于一辈子,我都愿意等,其实,我跟他都不是世俗儿女,只要心里有,何必,多此一举拘于形式?”

伊人深明大义,复又多情痴心……

关山月略略感动之余,情不自禁地投过深深的感激一瞥!

乐宝林叹道:“妹子,难得你……既然你愿,那就这样吧!”

红姑道:“谢谢您的关心,大哥!”

“妹子,这什么话!”乐宝林瞪眼说道:“我从小就没了家,一个人在外流浪,闯江湖这多年,除了几个徒弟外,一个亲人都没有……承你看得起,认我做个干哥哥,我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妹子看待,如今金二叔不在这儿,你的事就该我张罗!”

红姑微现激动,但是她没说话!

小翠突然俏生生地笑道:“刚才关大爷跟大爷一块儿站在门外,害得我半天说不出话来,关爷,您是怎么知道姑娘在这儿的?”

关山月笑了笑,道;“是我班里的一个弟兄,在‘天桥’无意中看见了红姑娘,回去对我说了,我起先不信,可是他说他绝没看错,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惩恶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心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